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废土哨兵训导法

    废土哨兵训导法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2024-02-29 17:19
  • 为您推荐优质好看的小说《废土哨兵训导法》,由作者士多百梨倾情打造的小说正推荐中,围绕主角林致与霍祁讲述故事的废土哨兵训导法小说主要内容是:还以为爱人是真的弱小,现在才知道他才是废物啊!
  • 废土哨兵训导法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废土哨兵训导法

  • 废土哨兵训导法全文免费阅读

    手术室的门在几个小时后打开。

    一名医生率先从手术室里走出来,问:“谁是家属?”

    周晴马上站起身:“我,我是。”

    医生面带喜色,接着说:“手术很成功,再卧床修养三个月就好了,你运气不错,我们这里新来了一位林医生,不然啊——”他故弄玄虚地顿了顿:“这小姑娘的腿可能要保不住了。”

    周晴松了一口气:“谢谢,谢谢你医生,也谢谢林医生。”

    “林医生”缓步从手术室里走出来,闻言,笑了一下:“没事,你在这等等,她马上就出来了。”

    说完,便离开了手术室,径直走向更衣室。

    一天的连轴转让他有些疲惫,他无精打采地换完衣服,把无菌衣扔进垃圾桶,再把头发理好。

    一打开门,就见霍祁倚在墙壁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灯光斜斜地打在他身上,眉眼间落下一片阴影。

    霍祁说:“一天没吃饭了吧。”

    林致与的肚子适时叫了起来,他无奈地笑了笑:“你呢,你也没吃?”

    霍祁点点头:“我刚从巡查队回来,本来要去孟姐那做报告的,但是……饿着肚子怎么能干活。”

    他又亮出手里的车钥匙:“走吗?我把巡查队的车偷回来了。”

    林致与点点头:“好。”

    霍祁带着林致与上了他偷来的车,巡查队的车和灾难前的旅游车很类似,座位很多,四面都是空的,只有四根铁杆撑着一个顶棚——但是应该比旅游车坚硬。

    林致与坐在最前面的座位,或者说副驾驶,他系上安全带,靠在车座上,车随着路面的起伏轻轻摇摆,晚间的风从四面吹过来,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平时的警惕心好像散的一干二净了。

    迷迷糊糊间,他听见霍祁的声音。

    霍祁说:“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林致与用自己累得有些生锈的脑子想了想,说:“不知道。”

    霍祁轻笑了声,不再说话了。

    林致与的睡意逐渐加深,他感觉身下坐着的巡查车像个摇篮。

    突然,车停了。

    他的身体随着刹车的惯性往前倾,又被安全带拉回来。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问:“到了?”

    霍祁摇摇头:“还没有,是公交车。”

    林致与好奇地往外看,他这才知道蓬塔基地里是有公交车的。

    这里的公交车像一节火车车厢,很长,透过车窗可以看见里面紧密排布的座位,外面罩着坚硬的铁皮,一侧有四个门,方便人们快速上车。

    此时公交车在一个简易搭成的公交站台前停下,道路很小,公交车一停就堵住了霍祁开着的巡查车的道路。

    他有些意外,蓬塔基地与黎窟基地非常不一样。蓬塔基地有时让他觉得像是回到了20世纪90年代。

    霍祁发现了他的好奇,问他:“你之前在哪个基地?”

    林致与说:“黎窟。”

    霍祁:“哦,我好像听孟姐说过,黎窟基地好像发展空间是挺大的。”

    林致与:……

    霍祁又说:“基地的公交车营业时间不长,这好像是倒数第二班公交车,正好被我们赶上了。下次有机会带你坐。”

    说话间,公交车又启动了。

    霍祁也重新启动。

    林致与的瞌睡虫已经完全被赶走了,他向外打量着周围。

    灯光透过叶片洒落在地板上,点缀出一串串光斑,人们三三两两地行走在街头,路边的房屋挤在一起,透露着古朴而安详的气息,这一刻,时光好像静止了。

    他忽然有些庆幸自己留了一条命,逃来了蓬塔基地。

    霍祁停在了一家小屋门口。屋子上没有招牌,只有屋角上挂的一块破旧的红布,上面用黑色的字体写着“饭店”两个字。

    霍祁说:“房屋紧缺,这吃饭的时候是个饭馆,不吃饭的时候就把那块布扯下来,换一块,就变成水果店了。”

    饭店里有挺多人,几张可折叠桌摆在中央,现在几乎坐满了,墙角用凳子围出一块空间,里面放了锅和灶台。

    墙上的菜单有点陈旧,边角上沾了一些油污,上面写着几个简单的菜。

    【辣椒炒土豆丝】【10分币】

    【芋头汤】【8分币】

    【炒鸡蛋】【20分币】

    【炖鸡肉】【100分币】

    ……

    霍祁问:“你想吃什么?”

    林致与扫了一眼菜单,摇摇头说:“我好像都吃不起。”

    霍祁说:“没事,我请你。”

    林致与轻笑,眼下的卧蚕鼓起:“那怎么好意思,”说完又指着菜单,“我要吃那个最贵的。哦,还有那个。”

    付完钱后,记菜表就被传到“厨房”,食材在黑黑的大锅里翻炒,烟从灶台上低矮的窗户里飘出去。

    霍祁带着林致与在一个边角落座,桌子很旧,但是被擦得很新。

    他们稍微等了一会儿,菜就被端上来。

    林致与点的是一份炖鸡肉和一份芋头汤。

    他以为芋头汤是指水煮芋头,炖成汤,但其实不是。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小碗芋头熬烂煮成的糊状物,上面撒了一点葱。闻起来很香。

    林致与在霍祁的注视下尝了一口,眼睛亮了起来:“嗯,好吃诶。”

    霍祁满意地笑:“其实我很久没来过了,但是我记得这家菜最好吃。”

    他又把鸡肉往前推:“你吃这个,老板养的鸡不多,过两天可能就没了。”

    林致与觉得有些奇怪,明明是同龄人,却硬是让他吃出一种爸爸带孩子的感觉。

    于是他又把鸡肉往霍祁的方向推推:“你也吃啊。”

    霍祁又推回去:“你先尝尝。”

    林致与也推过去:“没必要吧,呵呵……”

    他们推来推去,直到一双筷子敲在霍祁头上。

    霍祁被筷子一敲,痛得缩了缩脖子,发出轻微的一声。

    “嘶——”

    林致与一抬头,发现原来是孟菖。

    孟菖手里拿着一双简易的木筷,高马尾在身后一甩,手里使劲,用粗的那一端狠劲敲在霍祁头上。此时正抬着下巴,用鄙视的眼神看着霍祁:“吃个饭还推来推去的。”

    林致与马上把推着碗的手放下,乖乖坐好,露出无害的眼神。

    孟菖自己拖了个凳子坐过来,找老板拿了个碗:“你们不吃就给我吃。”

    她夹了两口菜,又看霍祁:“我要的报告呢,不是让你今晚写好吗?”

    霍祁缩着脖子,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孟菖。

    林致与觉得有些好笑,霍祁现在这个样子简直和白地一模一样。

    孟菖见多了他这样子,冷笑一声。

    她又转过头来,看林致与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往林致与碗里夹了点菜,声音瞬间变得温柔起来:“不是怪你啊,你多吃点,霍祁这点做的还是不错的,这家最好吃,你以后想吃就叫他带你来啊。”

    林致与端着碗,有些受宠若惊,他没想到知道他全部底细的孟菖会对他那么和善,不住地点头:“……啊,好,谢谢孟姐。”

    孟菖观察着林致与的脸色,考虑一会儿,又说起正事:“基地高层和另外两个基地联络过了,所有基地都出现了程度不一的变异,其中,黎窟基地的情况最为严重。”

    林致与听见有关黎窟基地的情况,咀嚼的动作顿了顿,说:“是吗,有多严重?”

    孟菖说:“黎窟基地内的食用植株都发生了变异,现在已经动用基地储备粮了。”

    林致与垂下眼睛,看不清神色。

    饭桌上一时沉默下来,霍祁也因形势的严峻变得沉寂。

    孟菖想起什么,冷着脸又问霍祁:“门口那巡查车,你开过来的?”

    霍祁心虚地点点头。

    孟菖道:“清点的时候发现少了一辆,我就猜是你小子偷走的。先饶你一命,晚上给我物归原位,听见没有?”

    霍祁又点头,然后弱声说:“我能吃饭了吗,姐。”

    孟菖勉强放过了他,斜着瞥他一眼:“吃吧。”

    林致与看他那孙子样,还是没忍住,“噗呲”一声轻笑了出来。

    孟菖见状,也反应过来,缓和了神态,摇摇头,无奈地笑:“吃饭吧。”

    三人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热气在桌上升腾,笼罩住神色不一的三人,不管各自心里在想什么,饭桌上还是弥漫着温馨的氛围。

    吃得差不多时,林致与突然发现霍祁挤眉弄眼在给他打暗号。

    他怔了一下,摇摇头,没太看懂。

    霍祁果断放弃,清了下嗓子,说:“孟姐,我们俩吃饱了,先走了啊。”

    孟菖头也没抬:“行,记得送完小林把巡查车放回去。”

    霍祁点点头应声好。

    然后拉着林致与往外走,悄声问他:“想试一下公交吗?”

    林致与点点头。

    霍祁说:“好,那就走。”

    霍祁看了孟菖一眼,拉着他直接略过了门口的巡查车。

    林致与说:“车呢,不要了吗?”

    霍祁回头一笑:“我把钥匙塞孟姐兜里了,呵,来得真巧,她吃完就会发现的,让她开回去吧。我带你去坐公交。”

    他带着林致与往一个无人的公交站台跑,时间很巧,他们刚到那就来了一辆。

    霍祁说:“这是末班车。”

    他从兜里掏出几枚硬币,放进门口的箱子里。

    车里的人很少,零星地分散开,坐在不同的位置上。霍祁找了个连起来的座位,带着林致与坐过去。

    霍祁口袋里的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一眼,对林致与说:“孟姐的,不接,她肯定要骂我。”

    然后直接挂断。

    林致与往后懒散地靠在车座上,车座非常简易,只有一块坚硬的铁板,靠上去有些凉,但是他莫名觉得很舒服,一切好像都很安逸。

    霍祁的声音也很柔和,他说:“睡吧,到了我叫你。”

    林致与本来没想睡觉,但听了他的话,吃饭前的睡意突然席卷而来,黎窟基地与意外的变异都被他抛在脑后,他伴着车里偶尔的小声交谈,缓缓闭上了眼。

    朦胧中,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披在了他身上,很温暖。

    【蓬塔基地今日播报……】

    【今天早上五点三十二分,种植园中突发两起变异事件,变异植物分别为玉米与土豆。】

    【巡查队第三小队及时赶到现场,危险已经解决。】

    【近期变异频发,请大家尽量不要独自与植物独处。】

    【当然,也请广大居民朋友们放心,基地当全力保障居民的安全。】

    【同时,基地也鼓励大家观察身边的每一处异常,及时将异常情报上报到巡查队。】

    【感谢各位的支持与配合。】

    【……】

    熙攘的市集此时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中央悬挂的显示屏上,样貌端庄的播音员正用轻柔的嗓音为居民们播报今日的新闻。

    在手机成为稀有物的现在,为了方便大范围传递消息,基地在人流密集的区域都安装了显示屏,平时处于黑屏省电状态,变异发生后,基地就采用显示屏告知大众。

    播报很快结束,市集又恢复了热闹。

    叫卖声接连不断地响起,一片杂声之中,有一处角落异常安静。

    “唉…”

    身穿黑色大褂的大叔摘下头上汗湿的帽子,眉毛挤拢在一块,面带愁色叹了口气。

    刚刚新闻里说的玉米变异让他心里有几分不安,他每天早起去种植园购入玉米,再将玉米蒸熟卖出去。

    收入虽然微薄,却也能安稳地维持生活。但如果没有玉米可以买,他吃饭的营生就干不下去了。

    他用毛巾擦擦汗,伸手将刚蒸好的玉米一一摆放整齐,把卖相最好的一面朝外。

    热气扑腾到他的脸上,带来熟悉的玉米清香。

    早市的时间很宝贵,花费太多时间在担忧未来上是一种奢侈。

    重整旗鼓,他清清喉咙准备开始今天的揽客,一抬眼却看见了斜对面卖土豆的小姑娘。

    小姑娘耷拉着眉眼,无精打采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

    他一猜,就知道这是跟他有着一样的担忧。

    人就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独自遇到困难时,会很慌乱,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转,但是如果两只无头苍蝇撞到一起,却又像有了依靠,不管对方靠不靠谱,反正就是有了主心骨。

    大叔嘿嘿一笑,心里宽慰起来,他沉声朝着小姑娘那头大喊:“卖土豆的!一天天的瞎想啥呢,客人都不搭理了,有一天过一天呗!”

    小姑娘身子一抖,被大叔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下意识寻找声音的来源,等看见大叔摊子上摆着的玉米,又明白过来,点着头回应他。

    “诶,好,谢谢叔!”

    *

    水泥浇筑的楼梯盘旋而上,空气中悬浮的灰尘在光下无处遁形,简陋的护栏高度堪堪到腰。

    霍祁拾级而上,磨砂的鞋面上星星点点地沾了一些水迹,刺鼻的味道闻起来像是某种消毒水。

    他刚执行完基地的日常任务,一回来便看到了孟菖的信息,要他来办公室。

    橡胶鞋底轻巧地踩在台阶上,与水泥地面贴在一起,稳重无声。

    一大团黑泥突然从他身边窜过,往上跳了两级,拦在他身前,咧开嘴向他示威。

    霍祁看着眼前黑扑扑的狼,有些无奈:“你又钻哪去了?”

    塔内的卫生条件不算差,他不知道白地上哪能把自己搞成这样。

    灰色应该是耐脏的,但耐不住硬要把自己蹭脏的狼。

    他没有洁癖,但是怕麻烦。

    清洁完才过不到二十分钟,他实在不想重新洗一遍。

    白地头颅压低,眼里藏不住兴奋,尾巴隐隐有了往上翘的趋势。

    又来……

    霍祁嘴角抽了抽,心里有了准备,身子灵敏地往旁边一躲。

    白地“嗖”地一声跳到他刚刚的位置。

    扑了个空,白地心虚地瞟他一眼,对上他的眼睛,又转过头去,躲开他的视线,状似无意地抖动身体,试图把身上的灰抖落到霍祁身上。

    好在狼毛比较短,泥灰死死地附在毛上,白地抖动半天也没抖下来什么。它大张嘴巴,打了个哈欠,终于是放弃了这个“抹黑”计划。

    这个精神体,是非有不可吗……

    要不改天问问吴博士有什么能把精神体宰了算了……

    忍了又忍,霍祁才忍住换掉精神体的冲动。

    他皱着眉,嫌弃地用脚把白地掼远一些,小心再小心,咖色的工装裤还是不可避免地粘上了一些灰。

    额头的青筋跳动着,他刻意忽视掉这团大麻烦精,绕开它继续往上走。

    白地兴致未减,蹦跶着要来赶上来蹭他。

    霍祁加速远离他,快步往上爬。

    白地也加速。

    霍祁加大步伐,长腿一迈,一步三个台阶。

    白地又加速。

    霍祁闭眼,深吸一口气,又在心里想了想换掉精神体的可能性,无奈跑了起来。

    二楼走廊上的人纷纷回头,只见楼梯上两道残影飞奔而过。

    一人惊讶地问身边人:“那是什么?”

    身边人沉思一会,犹豫地回道:“……应该是霍教官吧,他经常这样和精神体训练。”

    “哇……真刻苦啊。”

    “是啊,要不人家怎么是教官呢。”

    一直冲到四楼,霍祁才停下来。

    他转身,一只手横在胸前,示意白地停下来。

    “停停停,干正事了,别玩了。”

    白地伸着舌头喘气,身子随着呼吸起伏明显,它慢下速度,蹲坐在霍祁面前。

    霍祁往右边某个方向一指,除了塔内自带的白噪音外,空荡的走廊里依稀可以听见一些流水声:“去那边,洗干净了再回来找我。”

    永远别来找我也行。

    原地转了个圈,白地歪歪脑袋,顺着霍祁的指示慢悠悠地踱去。

    塔内的四楼是办公区,这个时间大家都忙着,走廊内没什么人。

    霍祁放出精神力探查,确定没人后,松了口气。

    还好,没太丢人。

    他弯下身去,拍拍裤腿,试图把粘上的灰拍走。

    没用。

    算了,他又起身,看了眼周围,整理一下衣服,还是一条好汉。

    往走廊深处走去,走到头,便是孟菖的办公室。

    门微合上,留了一条缝,没锁。

    他轻敲两下,听到了回应,便直接推门进去。

  • 废土哨兵训导法小说
  • 废土哨兵训导法

  • 作者:士多百梨   类型:古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星洲成全小说

      星洲成全

      青苔上瓦

      小说《星洲成全》作者是青苔上瓦,顾晧琛杜知著是小说中的主角,星洲成全主要讲述了:顾晧琛和杜知著都是花心的人,他们虽然在一起了,但不妨碍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有白月光这件事。
    • 先生是哭包小说

      先生是哭包

      风寄明月

      《先生是哭包》是由作者风寄明月倾情打造的小说,简明昭霍颂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先生是哭包讲述了:霍颂也不是很喜欢哭,只是他没法接受简明昭要和他离婚,他们难道不是相爱的关系才对嘛?
    • 未见春深小说

      未见春深

      辛加烈

      《未见春深》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辛加烈,梁听玉虞夏是小说中的主角,未见春深主要讲述了:虞夏是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他身边都是利用关系,但因为对方,他意外体会到了感情。热门评价:冰薄荷Enigmax皇宫玫瑰Alpha
    • 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小说

      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

      橘酱噻​

      作者橘酱噻​所著的小说《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正倾情推荐中,小说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围绕主人公沈确开展故事,内容是:苏墨是个可以委屈自己的人,但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孩子,他跑路也只是想要给自己全新的生活。
    • Omega须知手册切尔小说

      Omega须知手册切尔

      切尔

      小说《Omega须知手册》正倾情推荐中,小说Omega须知手册围绕主人公伊雷·哈尔顿雪莱开展故事,作者切尔所著的小说内容是:伊雷认为雪莱是自由的,虽然这个世界给O定下了太多的规矩,但这都和雪莱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