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2024-01-18 15:20
  •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小说在哪里看?纯爱小说《武林盟主有个保镖》由作者青小雨倾心创作,主人公是晏子安黎恒,武林盟主有个保镖小说主要讲述了:晏子安是为了报恩所以随着黎恒一起去找真相,也是为了黎恒而找真相。
  •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小说

    推荐指数:8分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

  •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小说在线阅读

    缴刀令颁布十几年后,江湖人才凋零,青黄不接。

    武林大会即将重开,众人兴致勃勃,不为别的,只为露一露自家门派名号,做一做宣传。

    这年头,大门派隐居不出,小门派招不到人,营生困难,倒得倒散得散,拼拼凑凑,只凑了百家门派参会,名帖一经发出,武林众人无不惊叹——

    “这家还在呢?我以为前年就散了。”

    “这谁?没听过名字啊……”

    “什么什么铁拳?铁什么拳?这年头但凡用拳的,都叫铁拳,识别度太低了。”

    “祁山冲霄门?这什么门派?哪家的?”

    “不写了吗?祁山的。”

    “不是,祁山在哪儿啊?”

    “呃……”

    祁山,冲霄门。

    名帖被小童带回,门派掌门捋着胡须,意气风发:“好好好!正是让他们见识见识我好徒儿的时候!我冲霄门今日终于有机会扬眉吐气了!”

    小童揣着手,歪着头,道:“大师兄终于要出山了吗?”

    掌门面无表情:“他哪日没出山?让他好好练功,一天到晚也不知道跑哪里去……”

    话音未落,一股冷风“嗖”的刮过面门,定睛一看,不正是“大师兄”晏子安?

    “师父!”十七岁的晏子安兴致勃勃,眨眼间出现在二人面前,“您猜弟子发现了什么?”

    掌门心下升起不好预感,捋着胡须的手抖了几抖:“……什么?”

    “后山的悬崖下方有一石洞,里头可藏了武功秘籍?”

    “……想太多。”

    “那为何有石洞?”

    “为师如何得知?为师又看不见……等等,你怎么知道崖壁上有洞?”

    “先前弟子问过您。”晏子安老实答道,“每日上山下山,浪费时间,为何不从后山悬崖直接下去?您回答弟子,曾经也有人这样想过,正是您的师弟,我的师叔。”

    掌门缓慢倒抽一口气,不好的预感逐渐成真:“没错,师弟他总有奇思妙想,一日打算从后山峭壁直接下山,从那以后……”

    掌门转身,负手而立,冷风吹来,令他面容苍凉。

    “为师就再也没有这个师弟了。”

    小童:“……”

    小童默默擦了把汗,先前就觉这门派人数太少,还以为是贵精不贵多,哪里知道,是太能作死?

    晏子安茫然道:“弟子今日也试了试。”

    小童:“……”

    掌门:“……”

    晏子安丝毫不觉有什么问题,还从怀里掏出一把刚摘的草药,长相奇特,堪称奇花异草,想来有些价值。

    “下去的过程里发现了一个石洞,不过被藤蔓遮挡了,弟子还没仔细查看。”

    “这是从半山腰摘的药草,紫花白蕊,叶呈三瓣有腐烂纹路,感觉像是小师弟想要的‘紫白蛛网’。”

    掌门终于端不住了,转过身一把抢过草药,仔细分辨。

    “是是是,是它!”掌门抖着手,胡须也跟着抖,狂喊,“价值千金!价值千金啊!”

    “那太好了。”晏子安憨厚一笑,“下面还有许多,不过被一白色大虫护着,我跟它打了几个回合才拿到呢。”

    掌门:“……”

    小童:“……”

    “小师弟能开心就好。”晏子安一派轻松,拍了拍衣摆的灰,转身要走,“我去告诉小师弟这个好消息。”

    掌门欣慰又骄傲地看着自家大弟子,仿佛看到了冲霄门的辉煌未来。

    这就是他亲自选定的弟子,他就知道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百年,不,千年一遇的武林奇才,此番参加武林大会,武林盟主宝座势在必得!冲霄门经历五百年的沉浮,终于能再次站上巅峰,也不枉一代又一代的掌门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

    虽然前任掌门把位置传给自己时,是开开心心下山的,仿佛终于摆脱了什么负担。那欢快的脚步,年轻二十岁的容颜,在夕阳下发光的长须,直到如今,也时不时会在他脑海里盘旋。毕竟,自己偶尔也会有想撂挑子不干了的时候,这掌门位置,谁爱干谁干!

    但是!但是!

    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掌门热泪盈眶,想叫住晏子安,将武林大会的名帖交给他,然而一眨眼功夫,那身影已消失不见了。

    “……”

    小童偷看掌门,恭敬道:“掌门,需要弟子跑一趟吗?”

    掌门将名帖递过去,一派潇洒威武,捋了捋胡须,高深莫测:“去吧。转告子安,此事关系门派荣辱,务必尽心。”

    小童接过帖子,应了声是,慢吞吞走了。

    掌门又道:“今日是个好日子,晚上吃肉吧。”

    小童的脚步登时欢快起来,一蹦一跳的跑走了:“弟子遵命!”

    “紫白蛛网”是个好东西,小师弟武功平平,但炼药有一手,兴奋的当场一个鲤鱼打挺,结果把腰扭了。

    “大师兄!”齐大弟狰狞着脸,喊,“你这狗屎运也太好了吧!”

    晏子安坐在椅子上喝茶,背脊笔直,下颚微微扬起,得意:“还好还好。就是那白虫不好相与,打得我手臂酸。”

    齐大弟又喊起来:“还有白虫?!”

    “嗯呐。”

    “死了?!”

    “自然。”

    “白虫浑身是药啊!”齐大弟再次一个鲤鱼打挺,没能起来,呲牙咧嘴道,“快快!趁尸体没腐烂,快带我去!”

    于是,当掌门在祠堂祭拜先人,感叹家有好徒弟时,就听得后山响起惨不忍闻的喊叫,那喊叫声还带口音,“哎啰啰啰啰”的,仿佛喂猪。

    掌门:“?”

    小童气喘吁吁跑来:“不好了掌门!晏师兄带着齐师兄跳崖了!”

    掌门:“……”

    祁山,高,很高。

    一般猎户、樵夫,顶多只能走到祁山小半山腰的位置,再往上,高耸入云,不见山顶。祁山,又被当地人称为“小仙山”。

    而祁山内部之复杂,没有当地的向导,无人能从山中返还。

    冲霄门,顾名思义,便是冲上云霄,破禁制,成仙人,本就带有一股子不输天不输地的自负傲慢。

    然传承五百年的门派,如今已无人知晓,其中弟子也仅剩八人而已。还得算上侍奉的小童。

    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能扬眉吐气的大弟子,掌门自然奉作心肝宝贝。他急匆匆跑向后山悬崖,就见云海翻涌,对面山头的百年老松孤单耸立,枝头颤巍巍探向太阳,如凡人追寻那永生不败的神话。

    鸟儿成群飞过,云海上方金光灿烂,如同仙界。

    这哪里是普通人能自由来去的地方?

    “子安安安安安——!”掌门中气十足,一声大吼,回音四起。

    下一秒,晏子安破云海而出,肩上还扛着一个,落地后不及向掌门师父解释,先将人放了下来。

    “呜呕呕呕呕——”齐大弟跪在地上狂吐,面色惨白,头发凌乱。

    掌门:“……”

    晏子安“啊呀”一声,满脸无辜:“是小师弟要我带他下去看白虫的,哪里知道刚跳下去人就不行了。”

    齐大弟双腿发软,头也发晕,闭着眼摇头,边吐边道:“呕……师父……呕……弟子……呕……”

    掌门:“……你吐完了再说话。”

    齐大弟觉得自己很冤枉。

    他确实说了“带我下去看”,但不是说“带我跳下去看”。

    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晏子安可以好好的路不走,选择飞天遁地,但他还是更希望使用两条腿应有的功能——走路下山。

    齐大弟吐了个昏天暗地,小童帮忙擦汗端水,现场一片狼藉,掌门捏着鼻子,站在一边,同晏子安商议完了武林大会的事情。

    晏子安很高兴:“师父,我终于可以下山了?!”

    掌门满面严肃:“此次你背负重任,需知一言一行皆代表冲霄门。这么多年你从未离开过祁山附近,外面人心险恶,遇事多写信回来,多保重自己。你性子温厚真诚,需知人心隔肚皮,不是人人都如师父、师弟这般纵容你。能不能夺得武林盟主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好好的,为师和师弟们等你的好消息……”

    话音未落,晏子安已飞身落入云海,如雏鹰展翅,第一次飞翔浩瀚天空。

    “知道了师父——!”

    “师父不必担心,弟子一定会为门派争光光光光光——!”

    回音四起,余音未消,又添新声。

    掌门衣摆被风鼓起,抬手拢嘴,大喊:“给你收拾的行李还没拿拿拿拿拿——!”

    晏子安第一次正式“出山”,兴奋异常。

    第一日在祁山附近端了一窝山匪,第二日救了一位被拐了孩子要自尽的寡妇,第三日从狗熊嘴下救下一位樵夫,第四日……他弄丢了师父准备的荷包。

    晏子安脸色严肃,坐在客栈大堂,认真和小二掰扯。

    “我可以帮忙洗碗切菜。”

    小二面无表情:“我们暂时不招人了。”

    “我也可以当打手。”晏子安道,“有谁吃霸王餐,不给住宿钱,我帮你们收拾。”

    小二看着眼前这位“吃霸王餐不给住宿钱”的本尊,怀疑他是在拐着弯的威胁,无言以对。

    晏子安生得高大,面容俊朗,双目炯炯有神,他一头乌发高束,随意戴了草帽,踩着双草鞋,虽一身正气,却也穷酸潦倒,掌柜的自知倒霉,不敢招惹,叹气摆手:“算了算了,日行一善,你走吧。”

    然而晏子安谨记师父的话,出门在外,一言一行皆代表师门,立刻肃容:“不行!这事是在下有错在先,在下一定会付清饭钱和住宿钱!否则便一日不走!”

    掌柜的备受震撼——现如今威胁人都这么理直气壮了?!

    他忙从自己的荷包里掏出钱来,想了想,又将整个荷包丢了过去。

    “您拿走吧,别耽误我生意了!您往这儿一站,谁还敢进门啊?”

    小二也道:“大侠,行行好,咱们有话好好说。您开个价,咱们小本生意不容易啊……”

    最后,晏子安拿着掌柜的荷包以及小二赠送的干粮,茫然的站在客栈门外,只听身后“砰”的巨响,掌柜的关门落锁,速度极快,生怕他反悔。

    晏子安:“???”

    师父说人心隔肚皮,可外面的人也挺好啊,他们都好热情善良。

    过了一日,掌门收到了晏子安的信。

    掌门一目十行的看完,一旁齐大弟满脸漆黑——炼药炼的。

    齐大弟一边咳嗽一边问:“师父,大师兄走到哪里了?”

    掌门心情复杂:“还在山下转悠呢。”

    “啊?”

    “他小子走错路了,又把荷包弄丢了,还吃了霸王餐……”掌门扶额,“早知如此,为师该陪着他去的。”

    齐大弟不赞同:“大师兄过了下月就十八了,事事都要您陪,如何像话?”

    “他自小没离开过祁山,咱们人又少,事事顺着他,他哪里知道外面的事?”

    “所以才要历练啊!”

    齐大弟道:“师父,这回武林盟主还是其次,让大师兄去历练才是正经。否则一辈子就是个武痴,什么也不懂,日后又要怎么继承师门?”

    掌门抬头望天,叹了口气:“道理是这个道理……但,客栈掌柜的报案了啊。”

    齐大弟:“……”

    “小童今日采买回来,说山下镇子里,都是你大师兄的通缉令了。”

    齐大弟:“……”

    小童所言一字不差。

    主要晏子安平日就是上山下山飞着玩,也没人见过他的真容,就是见了,也看不清,因为他速度太快了,风一样,嗖就过去了。

    如今正式下山历练,一来就在山头跟土匪打成一片,又抓狗熊又抓拍花,他也不知官府何用,没将人送去官府,而是自行绑了丢在一边,捡了土匪的兵器背在身上,令人误会。

    最近又出了吃霸王餐还“威胁”店主的事,这便引起了官府注意。

    掌门:“幸好没人认识他。”

    冲霄门的颜面算是保住了。

    齐大弟悲伤提醒:“可大师兄是要做武林盟主的人啊。”

    被发现不过时间早晚问题。

    掌门:“……”

    头好疼。

    晏子安还毫无所觉,继续上路,第十三日,他收到了师父回信。

    “安啊,你一直都走错路了啊。”

    晏子安震惊:“师父如何得知?”

    掌门好似知道他会有此问,已在信里提醒了:“每日送信来的信差都是同一人,说明你一直在附近打转啊。”

    晏子安:“……”

    一个月后,晏子安第一次独自渡过了自己的十八岁生辰,也终于走出了祁山附近。

    这一路,他搭过驴车,也跟过货郎,帮着押过镖,赚取了一点路费,也误入过青楼,以为是客栈,再被里头花枝招展的美人们吓得跳楼而出。

    他风尘仆仆,眼带对世间的好奇光亮,看见任何事都新鲜亢奋,又管不住自己的手,路见不平定要拔刀相助。

    现如今,独自出门闯荡的大侠已经很少见了,大部分江湖人都成群结队,喜欢抱团。

    他一招惹,就招惹一群,于是路上常能见一群人拔刀追砍,他一人一手抵挡,另一只手还举着馒头或者大饼,边啃边打。

    一次,他还误入了江湖人的内斗里,左边一群,右边一群,先打嘴炮,再摆姿势。

    他在旁边围观半天,莫名其妙。

    “什么时候打啊?”他扯着嗓子问。

    其余人:“……”

    晏子安:“这都站一炷香了。”

    “关你什么事?哪儿来的神经病?”

    晏子安道:“这条路大家都要走的,你们摆了半天阵,又不打,要让别人怎么走啊?”

    “关你什么……”

    话音未落,有小弟子大喊:“官府的人来了!!”

    于是两方如释重负,互相唾弃一番,按流程结束“战斗”。

    “算你们运气好!”

    “今天是给官爷面子!”

    “再有下次,打断狗腿!”

    然后一哄而散,仿佛什么也没发生,风吹过,落叶缓缓飘落,路人见怪不怪。

    “江湖人,是这样的。”身后传来马蹄声,隔着老远,晏子安耳朵只动了动,就将来人话音听了个一清二楚。

    “咱们这一带,江湖门派众多,大大小小加起来十几个……这不,又要开武林大会了,大家兴致比较高。”有男声解释着,“让黎公子看笑话了,下官会派人加强巡逻。”

    “嗯。”

    只一个字,却如清泉落地,琴弦撩拨,让晏子安忍不住转头看去。

    就见来人骑着一匹黑马,黑发用玳瑁高束,配以暗色锦袍,翠玉腰带,丝履踩镫。他背脊挺直,一手轻搭膝盖,一手攥着缰绳,转头时,狭长凤目冷厉,自带威严。

    黑马渐渐近了,马上人注意到视线,低头看来,两人视线在半空对视。

    初秋的风里夹着落叶,从二人之间滑落,晏子安感觉时间仿佛被拉长了,马上人的一举一动都让他挪不开眼——他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人。

    他们长久的凝视对方,随着马儿靠近,对方也不动声色上下打量他。

    “黎公子?”

    “这里居然有乞丐?”黎恒开口,指向晏子安,“去问问,这人是从哪儿来的?可是逃难?是灾荒?”

    晏子安:“???”

    晏子安合拢傻兮兮张开的嘴巴,左右看看,茫然道:“我?我只是路过啊?”

    原是乌龙一场。

    黎恒不由蹙眉,又看向身旁的中年男子:“不是说裕河县有溪草书院坐镇,从古至今,百姓安康,从未有食不果腹之事?”

    中年男子委屈又冤枉,小声咕哝:“……他、他这身板也不像食不果腹吧……”

    黎恒:“……”

    确实。

    黎恒再次疑惑打量晏子安,晏子安低头瞧瞧自己。

    他就这一身衣服,穿了月余,脏了就洗洗,晒干了又穿,脚上是双草鞋,背上背着草帽,除了掌柜的给的荷包,再无长物。

    他一身风尘,也没怎么收拾,蓄着浅浅胡茬,头发随意用木簪束了,脚指头还带着一路而来的泥垢。

    本来是不觉得如何的,但此刻跟马上人一对比,晏子安后知后觉不好意思起来,揉了揉脑袋,憨憨一笑,脚指头在草鞋里一阵乱缩。

    他这一笑,倒是显得俊朗非凡,浓眉大眼,红唇齿白,本身个头高大,宽肩窄腰,褴褛的衣衫挡不住他浑身肌肉。

    黎恒打量的视线加深,眉头微挑,手里的缰绳轻轻晃了晃,黑马似乎感觉到什么,打了个响鼻。

    “有路引吗?”黎恒身旁的中年男子皱眉问,“打哪儿来的?”

    晏子安回神,老实答:“祁山。”

    “祁山?”男子眉头更紧,好在跟在马后的小厮解释了几句,他恍然大悟,“啊,你是说楚州的猿臂山?可是猿臂山下的‘白回镇’?”

    晏子安眨眨眼,想到一路过来,确实有人提起过‘白回镇’,便点了点头。

    黎恒终于收回打量的视线,眉目冷清,问:“怎么回事?”

    男人解释:“祁山已是很久以前的叫法了,几百年前,还有修仙的传说,称‘祁山近天,手可摘月’。现如今已是荒山一座了,改名叫猿臂山,山下有一白回镇,人数虽不多,但都是采药好手,因而出名。”

    黎恒奇怪:“那他为何说自己是祁山来的?”

    “呵呵,或许是久居深村,习惯沿用以前的叫法吧。这事也是有的。”

    “原来如此。”

    “公子,咱们还要去书院参观,这就走吧?”

    黎恒点头,策马前行,两人擦身而过。晏子安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脚指头在草鞋里动了动,决定先找个地方,把自己收拾一番再上路。

    待他走出很远,黎恒却在马上回头,遥遥看了眼他的背影——那挺翘的屁股,着实勾人眼球。

    晏子安选了一家小店入住,又写了封报平安的信,令小二帮忙送去驿站。

    他自己打了热水,仔细搓洗一番,然而没有新衣裳,便裹着毛巾去找小二借用。

    他在山上如此惯了,加上门派统共没几人,还都是大老爷们儿,自然不知何为羞耻不雅,加上他轻功高强,速度极快,任人睁大眼睛仔细瞧,也只能看见白花花一抹白影倏然而过,根本瞧不清什么。

    于是小二刚收拾了杂物,拍着手转身,就被眼前的“男色”吓了一跳。

    “啊——!”

    “劳烦,可有衣服借用一下?”晏子安赤裸上身,毛巾裹着下身,浑身肌肉,威武高大,笑眯眯问。

    小二:“……有、有的,您稍等。”

    小二忙从里间翻出旧衣,只是衣服有点小,晏子安穿着手腕脚脖露出一大截,胸肌将衣襟撑得快要炸开。

    小二:“……”

    晏子安不适的活动一下,听到胳膊下方传来诡异的“刺啦”一声。

    二人齐齐僵住。

    晏子安尴尬道:“抱歉,我会买一身新衣赔你。”

    小二莫名面红,咽了咽口水:“……不、不用了,反正是旧衣服了,本也不穿的。”

    晏子安大喜:“是吗?那就谢谢了,你真是好人。”

    小二:“……”

    “敢问这附近可有成衣铺子?”

    “……往西市去,那里什么都有。”

    “多谢。”

    话音未落,人又“嗖”的一下不见了。

    晏子安穿着紧窄的衣裳,背着草帽,踩着草鞋,溜溜达达的出门了。

    他一路行来,引得无数女眷悄咪咪偷看——这胸可真大啊,这人可真俊啊,这小腿肌肉……啧啧,比家里的骡子可强多了。

    有一马车停在不远处,车帘被一只细白嫩手掀起,里头传来娇俏女声:“去打听打听,那是谁家儿郎?”

    “是。”

    只是不等车边小厮上前询问,晏子安走得飞快,已寻不到踪影。

    晏子安一路走一路问,找到西市后,径直往成衣铺而去。

    只是刚到半路,就遇见了突发情况。

    一群地痞流氓正调戏良家妇女,旁人不敢上前阻拦,战战兢兢,眼带无措。

    那妇人满脸泪水,哭着哀求,却只引来流氓的不屑辱骂。

    晏子安想也不想的冲上前,手指一拎一弹,那流氓便飞了出去。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飞的,回过神,已被拍在了墙上,脑仁剧震,头晕眼花,缓缓落地,站不起来了。

    同伙们一瞧来了个厉害的,仔细分辨,却不知是何门何派。

    “喂!你可知你打得是谁?!”

    晏子安闻声茫然:“怎么你们也不知道吗?”

    同伙:“……”

    晏子安径直去扶妇人,问过对方没什么大碍,便要送其回家。

    “你站住!”同伙里有人站出来,厉声道,“你叫什么?哪个门派的?!”

    “不会是丐帮吧?”又有人嘲笑。

    晏子安目不斜视,只扶着那妇人,淡然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在下呃!嘶……”

    他话音未落,被妇人阴悄悄掐了一把,毫无防备,登时疼得呲牙咧嘴。

    旁人不知缘由,以为他是怕了,哈哈大笑。

    “还以为是哪儿来的莽夫,原还有点脑子!”对方道,“看好了!你今日打得是溪草书院院长嫡子,袁赭,识趣的,自己跪下磕头道歉,把那女人还来!”

    妇人一哆嗦,求助地看向晏子安。

    晏子安并未搭理那几人,只问:“你为何掐我?”

    妇人:“……”

    妇人小声道:“我是怕恩人自报家门,之后会被他们欺压。恩人,袁家不是好惹的主,我不敢奢望什么,只求你带我离开此地,之后的我自己会想办法……我也不想牵连恩人……”

    晏子安点点头,抓着妇人胳膊,往背上一带,妇人尚未反应,他已带着人“嗖”的飞走了。

    “好轻功!”有围观者大喊一声,见袁家众人恶狠狠瞪来,忙又闭了嘴。

    晏子安带妇人回了家,一落地,那妇人来不及道谢,忙要去里间收拾包袱,趁日落城门关闭前离开此地。

    听到动静,有俩孩童从里头跑了出来,围在妇人脚边“娘、娘”的喊。

    妇人狼狈不堪,一边拉扯孩子,一边道:“娘有事要忙,你们别闹,听话……”

    晏子安左右看看,这处小院位置不错,也打扫得干净,孩童穿着整齐,脸白白嫩嫩,一看便是养得很好。如今却要放弃宅院,落得个无家可归的境地了。

    晏子安心里不忍,道:“此间男主人呢?”

    妇人收拾的手一顿,捋了捋落到脸前的发丝,苦涩道:“幺子出生没多久就染病去了,家里就我一个。”

    晏子安皱眉,摘下荷包,直接塞给了妇人,又道:“你不必怕,那什么袁家,我去端了便是,你大可安生住着。”

    妇人一愣,忙将人拦住:“不可!恩人不可!你你你不是本地的吧?这袁家可不是一般人,别说你了,便是知府衙门也未必敢管……”

    晏子安:“?”

    “溪草书院,乃天下贡生圣地,百年传承,光是天子门生便不知凡几。”妇人道,“袁赭乃本任院长嫡子,作威作福惯了,寻常人奈何不了他。便是告官,其中复杂,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

    晏子安:“??”听不懂。

    妇人见晏子安一脸懵懂,无奈道:“罢了。总之恩人不必再管这事,多谢恩人大义!”

    言罢,便要磕头道谢。

    晏子安忙将人扶住了。

    妇人满脸绝望,低头抹泪,哽咽着又去收拾东西了。

    晏子安皱眉站在原地,思索片刻,还是打算去查查看那什么书院。

    一个书院而已,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还能难得倒他?

    正此时,妇人的长子,看着大概七八岁的男童走了过来。

    “大人,你是什么大人?”

    晏子安:“长了两只眼睛,一只鼻子,一张嘴的大人?”

    晏子安还伸手比了比两人身高:“比你高很多的大人。”

    男童:“……”确定了,是不长脑子的大人。

    男童牵着弟弟,无语道:“我是说,你救了我娘,是哪门哪派的大人?我们要如何寻你?”

    晏子安:“为何寻我?”

    “若袁家死追不放,我们总得有个去处。”男童从容不迫,道,“实不相瞒,我也曾想过选个门派学点武艺,如此总能保护娘和弟弟,不过娘亲想让我念书考官……哼,看看那溪草书院,会念书也不过如此,还不如一群莽夫。”

    晏子安笑了,露出欣赏之色。

    “祁山,冲霄门。”晏子安从怀里取出一枚铜钱,那铜钱上刻着翔云图纹,递给男童,“拿这个去祁山,登门求见,此后便无人敢欺你们。”

    男童眼睛登时亮了,接过铜钱,仔细收好:“冲霄门很厉害吗?”

    “自然!”

    “为何我都没听过?你们都有什么功夫?胸口碎大石?吞火踩刀尖?”

    晏子安:“……?”那是什么鬼东西?

    晏子安没吭声,只在男童面前嗖的消失了,又嗖的出现了。

    “这是轻功,基础中的基础。”晏子安人站稳了,发丝才慢慢落下,负手道,“名为水上抄,一共九重,我也不过练到八重而已。”

    “哇!”

    “听说练至第九重,便能上天摘月,与天并肩。”

    “哇——!”

    男童哇完,奇怪道:“还有呢?这应该算是逃生技能?”

    晏子安:“……”

    “万山拳、共十九重;吹花飞雪,共十一重;一山指,共七重;点石成金,共十三重……”晏子安侃侃背道,“你还想知道什么?”

    “……都没听过。不过点石成金听起来很厉害,那是什么?”

    “点穴技法。”晏子安指了指自己的穴位,“十三重练完,千里外封人经脉,兵不血刃。”

    “……听不懂。”

    晏子安便抬手给男童示范。

    “人的几大穴位,其中最紧要的……”

    他捞起衣服,抬手几招,看着气势强劲,但男童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区别,正比划着,男童的弟弟走上前来,想伸手去摸晏子安的肌肉。

    晏子安长期练武,对人近身十分敏感,下意识要一掌拍开,意识到是个孩童,又急忙撤掌,这一下,刚巧拍上自己的穴位。

    只一下,他就知道糟糕了。

    正如玩飞刀不小心扎自己身上了,下毒不小心被自己吃了,晏子安这一下,封了自己最重要的经脉,内功无法运作,一提气便浑身经脉俱断般的疼。

    他忍了忍,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男童:“……哇!!!!”

    这招真的厉害了!!想学!!

    “糟了……”晏子安一抹嘴唇,道,“我把经脉封了。”

    男童:“???”

    “要一个月才能自行恢复,期间不能动用任何内力。”

    “那……”

    屋漏偏逢连夜雨。

    袁家的人已追了上来,包围了小院,一众人在外呵斥:“里头的人!出来挨打!”

    男童惊恐的瞪大眼,反应过来,又满怀希冀的看向恩人。

    恩人咽下又一口血,只觉浑身气脉逆流,呼吸不稳,连带手脚发软发酸,提不起半分力气。

    他默默闭眼调息,无奈开口道:“恐怕这次,是真的要出去挨打了。”

    男童:“!!!!”

  •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小说
  • 武林盟主有个保镖

  • 作者:青小雨   类型:古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