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校医的爱情

    校医的爱情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 时间:2024-05-22 17:40
  • 小说《校医的爱情》正倾情推荐中,作者茫茫灯光所著的小说校医的爱情围绕主人公汪沛昱张呈安开展故事,小说内容是:汪沛昱当然会伪装自己,主要是因为他真的超爱啊!
  • 校医的爱情小说

    推荐指数:8分

    校医的爱情

  • 校医的爱情最新小说免费阅读

    几声衣服的擦拭声之后的声音归于平静。

    “你换好了?”

    里面的人应声嗯了一下。

    “我拉开帘子可以吗?”

    里面的人又嗯了一声,这次来的有点迟。

    汪沛昱把他的外套穿上了,拉链拉到锁骨处,而锁骨后上两个浅窝刹那间就锁住了张呈安的眼球。

    想到他里面没有穿别的衣服,裤子上衣都脱了,只穿了他的一件外套。

    张呈安的脑子很乱,他受过专业的训练,也接受过教育,医生不该对患者产生…想法。

    更何况这是个完完全全的男人。

    汪沛昱不知道张呈安为什么突然间伸手过来把外套的拉链猛地拉起来,拉到顶,遮住了汪沛昱的半张脸,汪沛昱眨巴着眼睛看他。

    汪沛昱指了指脸上的靠在鼻子旁边的拉链,笑了笑,“张校医,这样我会很难睡着的。”

    张呈安马上意识到自己的白痴行为,伸手过去给他马上拉下来,拉回去也只是把它拉到脖子中间。

    汪沛昱接过手,将拉链拉到锁骨下面。

    “抱歉,抱歉。”张呈安有些尴尬,掩饰般把汪沛昱床边的衣服拿起来,“老师,我出去帮你吹吹。”

    汪沛昱笑了,刚想说不用麻烦了,没想到他跑的这么快。

    校医工作间里有一个吹风机,张呈安一边吹汪沛昱的衣服,一边觉得自己的行为确实傻瓜透顶。

    他的双手触摸着老师的衣服,细腻柔软的布料,让他想起了汪沛昱刚刚的模样。

    他刚刚就是穿着这件衣服,现在他穿着自己的外套,那件外套也才堪堪到他的大腿吧,张呈安的大手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又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过了许久,太阳要落山了,晚霞想要透过窗子照射到汪沛昱的身上,可惜早就被张呈安拉上帘子隔绝了。

    外面张呈安正在给一个小女生看病,他带着听诊器,侧着头,一脸认真。原本好看的一张脸,更添魅力。

    女孩捂着肚子,担忧到眉头皱起来。

    他利落收起听诊器,从身后的药柜里拿出一个棕黄色的药瓶,倒两颗在一张白纸上,又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热水放到女生面前。

    刚好这时候张呈安发现汪沛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从帘子后面探出半个头来,在看他。

    张呈安洋溢起一阵高兴,他声音温柔地叮嘱女生先吃药。转而又面向汪沛昱的病床问,“好点了吗?”

    汪沛昱舒坦道:“已经好多了。”

    小女孩在外边吃了药,张呈安让她注意饮食。女生点头,道谢之后便走了。

    张呈安向汪沛昱走去,拉开蓝色帘子。

    汪沛昱笑着看他,“张校医,看病的时候还是脸上放松点好,别让人觉得自己是得了什么大病。”

    “以前上课的时候,老师也让我不要这么严肃,现在你一说我倒是想起他来了。”

    汪沛昱带着点逗趣的意味指了两下他笑道:“那看来,你没记住老师的话。”

    张呈安也笑了。

    汪沛昱坐起来,用被子盖住两条大长腿。

    张呈安用两根手指把一张圆形的滑轮椅拉过来,很放松地坐下,叹了口气,便把手放在汪沛昱的额头上探一探温度,“汪老师还有不舒服的吗?”

    张呈安说话的声音很温柔,高大的身体,看上去极度有安全感。

    “没有,我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我等下就可以回去了。”

    张呈安点了一下头,“那就好,倒是不用这么着急。”他将椅子转了下,背对着汪沛昱,开始整理桌面上的物品。

    汪沛昱肆无忌惮地盯着他的后背看,身材真好。可看着看着,自己就睡着了。

    汪沛昱醒的时候外面已经是黄昏天,中午饭也没吃。张呈安也没吵醒他,只是小心地将滴完药水的针管拔了。

    汪沛昱把帘子重新拉上,拿着张呈安刚刚递给自己的衣服,还带着阳光的温热,他脱下那件宽大的运动外套。

    外面传来张呈安的声音:“醒了?”

    “醒了。”汪沛昱回复。

    见帘子微动,“你在换衣服吗?”张呈安背着身,喉结上下滑动,他手中的动作变得迟疑,“啊,我先出去一下。”

    汪沛昱听见他要出去,笑着打了个哈哈,“没必要,你说的都是男人,又不是小姑娘。”

    张呈安嘴巴不自觉地啊了声,双手也有点不知道要放在那里,就在空中随便挥了几下。

    他抬手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傍晚的六点半了,自己早该下班了,“老师,你要不要去吃饭?”

    这样问了之后自己觉得有点后悔了,猜测他应该结婚了吧。

    但还是莫名带着点期待问,“还是该回家吃饭?”

    “好哦。”汪沛昱的声音明朗清脆,帘子响动声音传来,汪沛昱没听到后面一句,“很好,衣服已经完全干了,你吹了很久了吧,是该好好请你吃一顿才好。你帮我一个大忙。”

    汪沛昱说话的语气像是奖励一个好学生。

    张呈安回头看到了,汪沛昱的腿又细又直……他忍不住心脏乱跳。

    汪沛昱笑了。

    张呈安抬眼看他,眼里有些慌张。

    “你看到了?还得锻炼锻炼。”汪沛昱爽朗的声音溢出笑意,抬起自己的手臂,挤着自己的肱二头肌。

    手臂鼓起一块,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又看了一眼张呈安。

    “你给我看?不是搞笑吗?”张呈安笑了,眼前这个人,真的太单薄了。

    “又不是没有,不要太羞辱人了啊。”他笑眼弯弯的,警告他。

    “走啊,请你。”

    汪沛昱和张呈安并肩走到学校的停车场的那条路上,雨已经停了,傍晚的天上慢慢放出光亮,留下一片澄黄的晚霞。

    望着这样一片天,汪沛昱摩挲着手指,觉着应该抽上一根烟,但想想还在学校,算了。

    汪沛昱今天骑的是摩托,张呈安肯定是要知道的了,虽然并不想让学校的人知道,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硬头皮去了。

    穿上风衣,带上头盔,裹得实在。

    张呈安正在整理自己的机车,汪沛昱这时候开车过来,在张呈安身边按了一声喇叭。

    张呈安看见他,还以为是认错人了。

    “汪老师?”张呈安试探性地问。他没有想到这样一个看起来严谨的老师,居然跟自己一样是骑机车摩托来的,瞬间对他的印象有了些改变。

    汪沛昱嗤笑一声,把头盔往上推,嘴角勾出一个笑,“是我。”

    张呈安长腿一迈,骑上自己的机车,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一直保持在一定距离。在校园的时候速度不可以开快,旁边的学生看到两辆那么帅的机车到时候,纷纷往他们身上看。

    张呈安只是带了个头盔,身上穿着一件短袖露出强壮的手臂,加上他的身材本来就高大,很快就有人认出来是新来的校医。

    而在前面行驶的那个人,浑身包裹严密,外面裹一件黑色风衣,看上去很酷,根据没一个人能认出来,这个人是谁。

    汪沛昱看着那么多学生,多年的淡定自若,现在却有些心慌,害怕自己这么久维持的严厉形象会有一丝损毁。

    于是一出校门口,上了马路,汪沛昱一拧油门迅速加速。

    突然的加速,令张呈安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就又跟上去了。

    汪沛昱带头,张呈安在后面紧跟着他,迎向晚霞,前往不远处的夜市。

    汪沛昱把张呈安带到一个临时的停车点,一下车就把自己的皮衣外套脱了,现在这个天气还是有点热,脱了皮衣好多了,他从机车里拿出自己的银色边框眼镜带上,转头跟张呈安指了个方向,“往前走。”

    “汪老师,不带眼镜开车?”张呈安笑。

    “不用,度数不高。”他走到张呈安身边,一边走,一边把最上面的衬衣扣子解开,扇了扇领子,露出一小块雪白的肌肤。

    他松了口气,更加放松道,“开车不方便,不过,按理说带上更好。”

    张呈安斜睨着看他,微笑道:“汪老师不戴眼镜显得很年轻。”

    张呈安算是话说到他的心窝里,他最喜欢听的就是别人夸他年轻,他高兴得眼睛眯起来,“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会夸人了,是不是真的?”

    “真的,我这个人不爱说谎。”张呈安见汪沛昱仅仅因为自己夸一句,眉眼都弯起来了,看来这个男人也不是很复杂。

    汪沛昱带张呈安到海边的夜市,黄色的霞光还挂在天边。

    这边的店铺刚刚开始第一波生意,这个时候人少位置随便坐。马路靠近海滩,可以清晰地看见海浪翻滚,拍打到岸边然后激起雪白的浪花。

    两人面对大海深呼吸,汪沛昱像一只懒猫,伸了个腰。

    “我看你也没多老,怎么就跟年轻划了一条线,自己站出去了?”张呈安

    这小屁孩,汪沛昱转移话题。

    “烧烤行不行?”汪沛昱漂亮的眼睛盯着他。

    要是汪沛昱提早告诉他,他会坚决不来吃烧烤,但是现在已经到了。

    张呈安也不好再拒绝,“可以。”

    两个帅哥,并肩走,引起路边不少人的瞩目。汪沛昱察觉到了周围的目光,心里很满意。

    张呈安没有注意别人,他的眼睛在汪沛昱的洁白的颈脖处看了好久,极度骨感的薄背,看起来极其很容易被损坏。

    汪沛昱在一家看上去中规中矩的海鲜店停下,店外面全是木椅,汪沛昱是这里的常客,熟练地拉开椅子,看了一眼张呈安对立面喊道:“老板,6瓶啤酒——”

    张呈安打断他,“两碗豆浆,”他继续说:“你不能喝,刚刚才吃了药。”

    汪沛昱忽然想起来,点头,“一时之间,没想起来,还真是差点没命了,还好有你。”汪沛昱朝他哈哈一笑。

    张呈安这时候他还是觉得这人不错的,眼睛眯着笑,眼尾炸花。

    不过张呈安细想他这个做老师的也不怎么严谨。

    汪沛昱眯着眼睛,打量了一眼张呈安,脱了白大褂,现在就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t,很明显的锻炼痕迹,肩宽,手臂上的肌肉真好看。

    “你经常锻炼吗?”汪沛昱这句话并没有特别的企图别,只是两个人面对面不说些什么很尴尬。

    张呈安把手机放到桌面,眨巴眼睛,没料到汪沛昱会突然问这个,“以前喜欢去打拳。”

    “练拳?”

    “巴西柔道。”

    汪沛昱之前听说过巴西柔道,主要是练这种很容易把人打死,脸上的笑瞬间有些僵,“真不错……怪不得你身体这么好。”

    张呈安点点头,转身问老板,“煮一份白粥吧,再来一份水煮肉片可以吗?不要加辣,清淡些。”

    汪沛昱拦着老板让他等等,看向张呈安,“你吃那么少吗?我请你,不用客气。”

    “没跟你客气,是你的。”张呈安笑着,有点像恶魔。又对老板说,“3瓶啤酒,一份招牌海鲜。对了,刚刚那两碗豆浆也是给汪老师的。”

    “喂!”汪沛昱才不想吃白粥,可眼前这个人是医生,他无奈地笑了笑。

    “怎么了?汪老师。”

    汪沛昱手撑着下巴,小声嘀咕,“哪里有人开车去海边,就是为了吃一碗白粥的。”

    张呈安摊开手掌,坏笑着耸耸肩,“没办法,生病了,就是这样。”

    汪沛昱咬了咬后槽牙,喝了口白开水,笑道:“对,没错。”

    张呈安心想不服气?“得听医嘱不是?学生要听你的话,你可得听我的。”

    他拿起一瓶啤酒倒头就喝,汪沛昱可以清晰地听见他吞咽的声音。

    张呈安喜欢他这个吃瘪的表情。像一只委屈的小猫,拉拢着耳朵,脸上还带着不服气。

    等待的时间里,张呈安打开手机玩了一把游戏。

    汪沛昱也没在意他,他微信朋友圈,今天……好几个花枝乱颤的小零都发了最新的动态,汪沛昱点进图片一看,是南城新开的一家gay吧。

    汪沛昱看这家新店,灯光和装修都没什么新意,但这不重要,每次新开的一家gay吧,都是去打猎的而已。

    汪沛昱的嘴角勾起一个笑,心里评论道,玩得真疯。

    张呈安一局游戏轻松拿了mvp,抬头看见汪沛昱看着手机笑,“汪老师,是有什么好玩的趣事?”

    或许是有些心虚,他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掩饰道:“没什么。”

    汪沛昱注意张呈安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没有发现什么,“白粥先上来了,慢用,海鲜还要煮一下。”老板热情地端上来,张呈安伸手示意给汪沛昱。

    “汪老师,你吃那么少,怎么了,今天胃口不好?”老板问。

    “是,胃口不好。”汪沛昱笑,放下手机,双手接过那碗白粥。

    恰巧手机屏幕亮着,张呈安不经意间看见了,那张灯红酒绿的照片里,一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的男人穿着暴露…一颗红色的心点亮了。

    汪沛昱给他点赞了…

    所以刚刚那个笑是因为这张照片吗?

    张呈安的眸子瞬间蒙上一丝阴沉。

    汪沛昱拿筷子敲了一下张呈安的啤酒,“诶,这瓶就别喝了。你不是也开车了吗?”

    张呈安不像刚刚那样嚣张,反而脸上露出过分乖巧的笑容,“是,汪老师。”

    汪沛昱笑着,这家伙还挺乖。

    他转眼看向自己的手机,才发现自己刚刚没按到息屏,他拿起手机赶紧关了朋友圈,有些尴尬,他不会看到了吧。

    张呈安却先开口,“刚刚不小心看了汪老师的手机,抱歉。”

    果然看到了。

    汪沛昱不希望别人看穿自己,他用力地点了点头,露出一个尴尬的笑,“没…没关系。”

    “汪老师喜欢那样的?”张呈安淡淡地问了汪沛昱一句。

    “不,这是我的侄子,他喜欢而已。”汪沛昱胡诌。

    张呈安听见他解释,笑了,“原来是这样。”

    “对!”

    汪沛昱松一口气,嗯的一声,拿起勺子用力的舀了一勺白粥。心里祈祷张呈安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

    他吃完一碗粥之后。

    在一旁的张呈安居然已经把一整盆的海鲜都吃完了。

    这人吃东西真是快得可怕,汪沛昱这样斯文的人坐在他对面显的差别太大了,本以为自己会嫌弃,不知道犯浑怎么的,破天荒地觉得他那样大口吃东西的模样,还挺性感。

    不知道是张呈安察觉到了汪沛昱的视线还是怎么的,他逐渐开始斯文起来。

    他有烟瘾,在学校能忍一会,出来了就没必要忍了。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咬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从嘴边吐出烟雾,烟雾萦绕。

    这一系列动作都落在张呈安的眼里,汪沛昱明显在他眼底看出厌恶。他没有一丝愧疚,双腿交叠,背靠在椅子上,嘴咧着笑,晃了晃手里的烟,“怎么,张校医没有说不让吸烟吧。”

    张呈安莫名的恼火,就是不说话,看着他,面面相觑,拿起面前的啤酒抬头喝下去,眼睛盯着汪沛昱一刻也不离开。

    汪沛昱可是当老师的人,这种对视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过了十几秒,张呈安觉得像是过了一个世纪,先撑不下去,讪讪地避开他的目光。

    汪沛昱自鸣得意,笑得更深了,掐了烟,站起来理一理自己的衬衫,“我先去结账。”

    张呈安抬头:“呵,谢谢汪老师。”

    “不用。”

    汪沛昱虽然有一米八,但是看上去并不算身强有力,幸好有晨跑的习惯,身材也算得上紧实。

    张呈安酒量很好,这几瓶啤酒就跟喝水一样,但没碰第三瓶。

    汪沛昱结完帐,貌似要走了。

    “汪老师,家里离这里远不远?”张呈安眼睛抬起来看他,那眼睛还是那样好看,像黄昏一样。

    汪沛昱愣了一下。

    “不远……”

    “那我送送你。”张呈安站起来,眼睛看着他,手指磨砂着,有一种想要揽住他这副小身板的错觉。

    这有什么好送的,汪沛昱不理解,把钱包放到口袋里,“不,谢了,两个男人就别送了。”

    汪沛昱往前面快走了几步,修长的腿跨到机车上,“走了!”

    说完戴上头盔。毫不留情地开车走了,速度快到一眨眼就看不见了。

    “啧。”张呈安心里不甘心,要说是为什么不甘心,他又一时间说不出来。

    汪沛昱在风驰电速间想,张呈安各方面放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都很顶。但一看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住的人。

    要是张呈安能够在下面,还真是一件美事。

    头盔下他的笑容更深。

    “期末考试快到了,大家回去注意好复习。”

    “最后那两个人,还在说话吗?说什么呢,来跟我说说。”汪沛昱双手按在讲台上,严厉地盯着坐后面的两个人。

    “张鹏和孟欣又是你们俩,说吧,在说什么?”

    两个人别扭地站起来,全班同学齐刷刷地看向两个人,孟欣尴尬地低着头,张鹏小心翼翼看了眼左右的同学,一只手捂在嘴边:“老师你想知道的话,下课我跟你偷偷讲,这个话题不适宜在这里说,大庭广众的。”

    汪沛昱笑了,心想这几个小鬼又在想什么,还有点不祥的预感,“好,下课你们俩来我办公室。”

    他修长的手指在空中向下抖了两下,“坐下吧。”

    下课铃声音准时响起,汪沛昱一秒不拖直接下课,“张鹏?孟欣?”

    “来了,老师。”张鹏拉着孟欣,还是第一次这么踊跃,把班上的同学都看呆了。

    孟欣瞥他一眼,嫌弃道:“别拉。”

    班长戳着笔头,“我怎么感觉张鹏这次被叫去办公室这么开心。”

    “天天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是我得疯。”小雨戳着笔叹气。

    张鹏跟孟欣来到办公室,很多科目的老师都还在,他们两个互相给了个眼神。

    张鹏贴近汪沛昱,“班主任,我们俩有一件比较私密的事情,想跟你商量。”说完就跟汪沛昱疯狂眨眼。

    “长沙眼,要请假?”

    “当然不是,”张鹏凑近汪沛昱的耳朵,被汪沛昱无情地用书挡住,“有事直说。”

    张鹏退了两步,“我,我表姐以后就要来我们学校上班啦,我回家的时候悄悄加你微信发她的照片给你,可漂亮了。”

    张鹏一脸兴奋的样子藏不住,快要溢出来了。

    汪沛昱抬了抬眼镜,“冒昧地问一下张鹏同学,你跟我说这个的意思是?”

    “哟,张鹏,那是你表姐呀。我确实知道最近要来一个小姑娘。”杨晶老师吃着饺子转头过来八卦。

    “是呀,杨老师。”张鹏猛点头,孟欣见状给杨老师使眼色,“我们做学生的也懂得关心老师的,对不对。”

    杨老师看到这情况,哈哈大笑,“我平时就说吧,老汪你就该找个女朋友了,你看,不仅你爸妈着急,学生也着急了。”

    汪沛昱看着他俩的眼神,好看的丹凤眼生气到闭起来,打开保温杯喝一口菊花茶降降火,生气又无奈道,“以后不准讨论这些,回去吧。”

    孟欣根据以往的经验,班主任这是生气了,孟欣只想夹着尾巴赶紧逃。

    可是张鹏不死心呀,要是班主任真跟自己表姐好了,那他在班里不得横着走,他一边被孟欣拖着,一边道,“欸,老师我那个表姐,你真不考虑?可好看。”

    “不考虑。”汪沛昱似笑非笑地给张鹏一个立马烟消云散的眼神。

    张鹏像一只被训的小狗,彻底宣告失败。

    办公室的男男女女都忍不住噗地笑了,汪沛昱咬了咬牙,眯着眼睛陪笑。

    汪沛昱是农村出身,学习成绩好,人看起来又俊又本分。家里虽然没什么钱,但汪沛昱出来工作这么多年,已经给家里改变了许多。

    汪沛昱是gay,他的父母都知道,对于农村人来说这个简直如同霹雳惊雷。

    汪沛昱因为这件事跟家里人闹了好几年。

    他除了每个月定时给家里人寄钱,近年跟家里的联系变得很少。甚至很久没有回家,要是回家,也只是呆上一天办完事就走,他可受不了,连续的道德炮轰。

    汪沛昱生病就是这样,容易得病,病倒了,好得也快。

    他这几天都没有看见那个校医,毕竟没什么事他们俩下班的时间不一样,如果不是故意为之,很难见到。

    汪沛昱好像也体会到那些女生的心情了,对于好看的人,确实会有想多看几眼的冲动。汪沛昱轻轻摇头,拿起自己的红笔,赶紧改卷子。

    “班主任,我头疼,想去校医室。”一个女生跑进来,捂着头。

    像是正好的一样,“好,你去吧。”汪沛昱没课,写了张假条给她之后,就站起来说要陪她去。

    女孩受宠若惊,连忙摆手,“不用了,我同桌陪我去。”然后指着外面,那个姑娘探出一个头来,确实是她的同桌。

    汪沛昱讪讪地笑了,由她们俩去了。

    坐在办公室的他无聊地很,摆弄着手机,他妈正好发一条微信过来。

    他妈秉承着没必要绝不给他发微信这条原则已经很多年了。

    汪沛昱马上点开,只有几个字。“中秋,带爱人回家,男的也行。”

    最后四个字,汪沛昱没忍住笑了,这是妥协了。

    可是……他那里有人能带回家?

    他还记得高中那年,自己表白的书信被那个男生交还给了父母。别人根本接受不了,以为他是一个有神经病的怪物。

    确实,谁知道了不说一句自己是个怪物。是自己太天真,不懂得藏起来,这种感情要如何诉之于口,公之于众。

    大闹一场是一定的。

    “喜欢男人?”汪母思想观念里面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她愤怒地把筷子摔到地上,接着连同碗一起摔到地上,砸了个稀碎。

    自己的儿子究竟是怎么了!从小就是好孩子的典范,品学兼优,性格温和,从来不跟父母争论些什么,怎么会犯这种糊涂!

    “你是脑子里哪一条筋搭坏了!我俩死命干活供你上学,我看你是学傻了……”汪沛昱的脑袋被他爸粗鲁地按在桌子上质问。

    那时候的木质桌面并不光滑,汪沛昱的脸摩擦出了鲜红的血痕。

    他没有喊一句疼,只是他的眼睛装不住眼泪猛地流个不停,心像是燃尽的灰烬浇上凉水,冲得他整个人都跌宕下去,心彻底空落落的,才是疼死了。

    他收回这些回忆,再想也只会让自己更加难以释怀。

    难过的回忆,遗忘是最好的。这么多年来,汪沛昱很多事情都听自己父母的唯独是自己喜欢男人,这件事他一直在跟父母坚持,他不想要跟一个自己不爱的女子结为夫妻,这样对别人,对自己都太不负责了。

    现在收到这条信息,汪沛昱知道自己的坚持奏效了,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接受程度有多大,但现在就是成功的起点,他笑了回了个,“好。”

    可是带谁?汪沛昱头痛。

    离中秋还有七八天,哪里找个人出来。

    汪沛昱还是想要带个人回家的,毕竟能让二老开心。

    用钱当然能找一个配合自己演戏的人,只是不了解陌生人的为人,怎么放心带他回去,而且他知道自己母亲的眼睛是有多么毒辣。

    从小就是什么事情都骗不了她。

    周五,汪沛昱的课在最后一节,学校让每个班主任的课都安排在最后一节,方便班主任通知学生周末的事情,很多都是学生听烂了的防溺水,防火安全。

    汪沛昱前几个星期按照学校的要求讲了几遍,后来发现,每个星期内容差不多,直接把自己的话录个音,每周给学生们放一次就算。当然这是在领导不巡查的时候。

    学生们也识趣,这个时候就开始做其他的作业,收书包是不敢的,毕竟老古董还是老古董。

    汪沛昱:“看什么黑板,好看吗?看我。”

    “张鹏,我看你又要睡觉了。”

    “没有,老师。”

    “那你回答一下,考试这首古诗抒发的是什么感情吧。”

    “……”

    下课铃响,学生们的心里暗暗兴奋,最后一节课了,明天就放假。

    汪沛昱布置了一张卷子,底下就开始叫苦连天,汪沛昱带着不争气的眼神看他们,“再喊就多一张。”台下,果然立刻闭嘴。

    他微微勾起嘴角,心里笑了笑,修长的手放下粉笔,摩擦指尖的粉末后,潇洒地走了。

    学生们周末做卷子很苦,但是他的周末很愉快。

    名正言顺的为了完成二老的任务,周六的白天他睡了满满的一觉,傍晚才揉着惺忪的眼睛,开始洗澡涂上护肤品,往脖子喷上新买的香水,香味很淡,是白桃味的,没有甜味只有白桃的香味。

    他的指尖划过衣柜里的衣服,最后落到一件新买的锁扣毛衣,这衣服最近在网上挺火的,穿上去,锁骨全露出来了。

    他天生优越的锁骨线条,在这件衣服的修饰下,镜子前的他宛如天仙尤物。

    汪沛昱看镜子里的自己,眉开眼笑。

    果然无论自己什么年纪,还是这么好看。

    他穿上风衣,开着机车,一个人驰骋在风中,来到一百多公里之外南市gay吧。

    来那么远,可以减少遇到熟人的概率,不然他这个样子多尴尬。

  • 校医的爱情小说
  • 校医的爱情

  • 作者:茫茫灯光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