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带回漂亮宝贝

    带回漂亮宝贝by阿九0921免费阅读

  • 时间:2024-05-22 17:24
  •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叶峥许央小说《带回漂亮宝贝》,作者:阿九0921,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带回漂亮宝贝主要讲述了:叶峥也不打算要和许央分开,就算他要走了,也带上许央一起走!
  • 带回漂亮宝贝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带回漂亮宝贝

  • 带回漂亮宝贝by阿九0921免费阅读

    凌晨五六点的天,在农村已经算不早了。天边才露出蒙蒙亮的一点亮光,就已经有人走在道路上同熟人打招呼扛着工具去做活了。

    村子不算大,都是住久了的人。即便走在路上没瞧清楚脸,远远的听到声儿就能知道是谁。

    人还没走近,就能远远的打起招呼来。

    村长德叔向来是村子里起的最早,打招呼最热情的那个。

    忽然,他远远的瞧见了一个人。原本开口就要打招呼寒暄两句,只是眯起眼睛瞧了半天也没看出这人是谁。

    啧,有些眼生啊。

    走近了,德叔一看,哟,是个陌生面孔。

    站在面前的是个年轻人,长相不错,个儿也高。身上穿着一套灰色的运动服,头发乱糟糟的,一副没睡醒的模样。

    虽然没见过这人,但是光看着这人的打扮,手里拿着的智能手机,德叔便知道这人是城里头来的了。

    他们这村子有一班最早的公交车,正好差不多这个时间到。

    只是好端端的一个城里的小伙子,怎么来这儿了?难不成是来找亲戚的?

    德叔扛着锄头,好心的问了一句:“小伙子,你谁家的?怎么一大早站在这儿呢?”

    叶峥面无表情,手里抓着已经快要关机的手机,裤兜里还鼓囊囊的装着一根手机充电线。

    哦,里头还有两百块钱和一颗糖。前两天被他小侄子塞进来的。

    没想到他当初瞧不上的两百块钱,现在成了他全身的家当。

    见人问了一句,叶峥瘫着一张明显没睡醒的脸回答了一句:“不知道。被我爹丢过来的。”

    德叔瞪大了眼睛,谁家的爹这么狠心?这么大一个儿子白白丢到马路上?瞧着也是好端端的一个人,不像个傻子啊。

    德叔下意识以为他在开玩笑,只是瞧来瞧去,也没见着人笑的模样。姑且就算相信了。

    德叔活了大半辈子,还是头一回听说这种事儿。

    他是这个村的村长,平时乡亲们有事儿没事儿都找他处理大小事,他也练就了一副热心肠。

    如今见这个年轻人孤零零的站在大马路上,也没忍住操心起来:“你爹也真狠心,你妈不管啊?这大晚上的还冷呢,睡哪儿?”

    叶峥低着头摆弄他弹出仅剩电量的手机,随口道:“我妈早没了。”

    好不容易看见他亲爹给他发的消息,还没把消息发出去,手机屏幕骤然黑屏了。

    没电了。

    叶峥眉心狠狠的跳了两下,没睡醒的起床气和心里头的郁闷交杂成一股无厘头的愤怒堵在心头。

    忍耐片刻,叶峥回想着刚刚在手机上看见的消息,问:“大爷,您这儿有没有个叫李德生的?”

    德叔眯起眼睛,想了好半天,才恍然在记忆里想起这么个人。

    “李德生?那个当兵的吧?早没了。”

    得。

    叶峥转头,面无表情的抬脚顺着刚刚走过来的路走回去。

    他就是个傻逼,他还以为那个亲爹对他还能有点感情,昨天骂他说把他送去乡下喂猪他只当成了一个笑话。

    甚至连今天早上保镖把他扛上车他都不带反抗的,还安稳的睡了一路。

    直到颠簸的公交到了终点站,司机开口催促他下车,他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那个亲爹可能真没把他当成亲儿子。

    还真把他送乡下来喂猪了。

    连他要走,德叔连忙叫住他:“小伙子,你去哪儿?公交一天可就这么一班,去县城都要走整整一天呢。”

    然后,他看见那个小伙子的步伐停了停,然后转过头来。

    “大爷,您给我找个住的地儿吧。”

    忍过这一天,他叶峥从此就不算叶家的人了。

    他那个便宜爹不把他当儿子,他也不把他当亲爹。

    德叔一愣,抓了抓脑袋,有些犯愁了。

    这么大一个小伙子,如今走也走不了,没个亲人在身边,确实得找一个落脚的地方住着。

    可是他家也没地儿住啊。

    思来想去,德叔对他道:“跟我来吧。我带你去找一个地方。”

    ***

    昨晚有老鼠,闹的房子里不安稳。许央抓着扫把找了好久的老鼠,也没找到。

    他昨天睡的好晚,今天还没睡醒,就听见村长爷爷喊他:“许央,央央啊!”

    许央一激灵儿,赶紧从热乎乎的被窝里爬起来。

    外头还是早上,也有点凉。

    他就这么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和宽松的黑色短裤,脚上穿着两只大了很多的人字拖,然后跑出去了。

    外头的篱笆围栏已经被村长推开了一个小门,德叔瞧见他,道:“哎哟,怎么穿这么少出来了?”

    许央头发乱糟糟的,眼神茫然的看着他,乖乖的叫了他一声:“村长爷爷。”

    德叔应了一声,然后问他:“央央啊,爷爷这儿有个人,今晚能不能在你这儿住一晚?”

    许央听了,原本困的快要闭上的眼睛立马清醒了,目光落在了德叔身后的年轻人身上。

    叶峥也听见了,他也看见了许央。

    个儿不高,长的不错,白白净净的。瞧着模样也乖。

    偏偏身上穿了个他大爷都不穿的背心和运动短裤,脚上大了几码的人字拖让他看起来像只鸭子似的,走起路来显的格外笨拙。

    他今天没个住处,人家好心给他找了地方住,他也聪明的没开口去吐槽人家。只是沉默着,盯着这小孩儿看。

    德叔给他介绍:“这是许央,没有爹妈在身边,是自己一个人住。你今晚和他凑合住一晚。”

    说到这儿,德叔话语停顿一下,然后语气变得严肃:“许央他年纪小,十九岁,小时候生了病,脑子不太好。你别欺负他。”

    脑子不太好?

    叶峥盯着许央看,脑子里闪过的第二个念头就是,看起来未成年,居然有十九岁了?

    许央被他直白的目光盯的瑟缩了一下,看着他点头,然后被村长爷爷眼神示意,才吞吞吐吐对叶峥说了第一句话。

    “哥。”

    村长爷爷小时候教他的,见着比他大些的叫哥或者姐,人家总不会生气的。

    何况这人看起来有点凶,许央有点怕他。

    叶峥没去在意他的反应,听见他的话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然后转头对德叔道谢:“谢谢大爷。”

    德叔见他有礼貌,看起来也不像个流氓。加上他急着去田里头做活儿,便转头叮嘱了许央两句。

    无一例外就是交代他好好照顾自己,让他今天不用去他那儿帮忙了。

    许央看着他,不知道是没睡醒还是没听懂,好半天才慢吞吞的点头。

    德叔见他点头了,便放心的走了。

    只留下叶峥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他,反应还挺慢,真是个傻的?

    今天不用去干活了,许央本来就没睡醒,看着村长爷爷走了,便迷迷糊糊的转头回房间继续睡。

    可是走到房间里,忽然听到了背后的脚步声,许央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外头还有个人呢。

    果不其然,一转头,他就盯上了一堵肉墙。

    许央微微仰头,才把那人看全。

    面对陌生人,许央总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只是这人没心眼,一副小心的模样全在脸上了。

    叶峥看的好笑,道:“我又不能卖了你。”

    说着他绕来许央,找地方想给他的手机充电。

    许央站在原地看着叶峥到处找插电口,小声道:“卖掉我也不值钱的。”

    没人会要一个小傻子。

    叶峥没听进心里去,在小小的屋里找了一圈也没看见充电的地方,便转头问许央。

    “小傻子,插电口在哪里?”

    看起来单纯乖软的一张小脸,顿时带上了几分怨气来。

    “我不叫小傻子。”许央小声反驳,“没,没有插电口。”

    他的屋子就这么大,加上他平常没什么插电的地方,根本没装插孔。

    就连屋里头唯一的一个小灯和小风扇,还都是拉绳的。

    叶峥挑眉,不信:“那你平时怎么充手机的?”

    许央啪嗒啪嗒的穿着他的人字拖走到床边,小心翼翼的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东西,然后伸出来给他看。

    “平时都是在村长爷爷那里充的。”

    叶峥定睛一看。

    还没他巴掌大的老人机。

    从小到大叶峥还真是头一回见。

    叶峥的嫌弃毫不掩饰的表现在脸上,许央却宝贝似的把老人机给放了回去。

    虽然小了一点,但是可以用好久呢。

    纵然叶峥再嫌弃,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找许央要他的老人机。

    “能不能借给我打个电话?”

    许央刚拍拍枕头把手机放好,闻言转过头,看了他几秒,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卡的。”

    他说话一直都是慢吞吞的。

    他从小没什么亲人,一直都是靠着村长爷爷的接济长大的。

    等他长大了,村子里大人都有手机了,村长爷爷便给他也买了一个老人机用。

    只是一老一少凑在一块儿研究好久也没想出来许央拿着它能干嘛。

    打电话吧,他又没个亲人可以打。玩游戏吧,这玩意儿也看不清啊。

    德叔摆弄了一下午,终于按通了一个键。

    一按下去,那玩意儿会唱歌,可大声了:“套马滴汉子你威武雄壮……”

    德叔满意了,把手机塞给许央:“行了,你以后拿着它听个曲儿。”

    许央茫然的接过,然后茫然的点头。

    所以许央这才有了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只是里面没有电话卡,其实也没关系。

    只是在叶峥听来就有些不相信了。

    他把许央的小手机找出来,一看,还真的没卡。

    叶峥看着许央,实在不理解:“没卡你拿着它做什么?”

    许央对这个小手机可宝贝了,叶峥太粗暴了,许央都怕他把自己的宝贝弄坏了,连忙抢过来。

    “坏人!”

    许央嘴里嘟囔着,看着自己的小手机,快心疼坏了。

    为了向叶峥证明他的宝贝格外有用,许央把自己日日夜夜听的那首歌按出来放给他听:“有用的!”

    “套马滴汉子你威武雄壮……”

    叶峥:“……”

    “噗嗤。”

    还真被他逗笑了。

    许央不明白他为什么笑,只是舍不得手机里的电那么快没了,于是马上把它关上了。

    他也只舍得晚上睡觉前才听一小会儿的。

    叶峥算是放弃了,捏了一路的手机随手一丢,一屁股在许央的床上坐下来。

    裤兜里的充电线硌得慌,叶峥低头抽充电线的时候,把裤兜里的糖和钱都给抽出来了。

    许央看见了,有些羡慕:“钱。”

    对钱他可不傻,有了钱就能买好多吃的,尤其是这个红色的,能买更多了。

    叶峥懒洋洋的坐在床上,偏过头看他,问:“要钱做什么?”

    许央也在床边坐下了,只是到底警惕这人,没敢和他坐太近。

    “要钱,买糖。”

    有糖,小胖他们也就愿意和他一块儿玩了。

    叶峥挑眉,随手拿起掉在床上的糖递给他:“诺,糖。”

    许央瞪大了眼睛。

    这个糖和他见过的糖不一样,包装可好看了,看起来会发光似的。

    他愣住了,一动不动,叶峥却以为这个小傻子连糖纸都不会剥。

    反正今天也要在人家这儿住一晚,叶峥给他把糖纸剥开了,把糖塞进他嘴里,也算是道谢了。

    这个糖和许央吃过的糖都不一样,是硬硬的,甜甜的,还不粘牙。

    许央一边腮帮子鼓鼓的,被糖哄的眉眼都带笑了,还懂事儿的喊了他一声:“谢谢哥。”

    叶峥听了,也笑了。

    看起来这个小傻子倒也不傻。

    只是单纯的厉害,一颗糖就能把人哄好了。那一车糖岂不是就能把人拐走了?

    许央确实很好哄。

    他是个小傻子,没多少人待见他。别人稍微给他一点好处甜头,他就能傻乎乎的对人家好。

    吃了人家的糖,许央不知道有什么能够偿还的,抱着手里的小手机,他只是犹豫了一下,紧接着十分大方的递出去了。

    “哥,你听歌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叶峥就想起刚刚听见的那首歌了,现在想来仿佛还在耳畔。

    “套马滴汉子你威武雄壮……”

    停。

    叶峥眉心跳动,没接。

    “不听,你拿回去。”

    许央小声含糊的“哦”了一声,抱着小手机,有点开心。

    今天在车上叶峥被颠簸的没睡好,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安稳的地儿,坐着坐着便有了睡意。

    好在这房子小了点儿,只是这床不小。

    叶峥脱了鞋上床,盖上被子,还不忘警告许央:“我睡了,别吵我。”

    村长爷爷说了,哥是今晚要住在他这儿的。

    许央含着糖,点了点头。

    只是坐了一会儿,他也困了。

    床被叶峥占了大半,他只能小小的缩在一个角落里,害怕一个翻身掉下去了。

    嘴里的糖刚吃完,还甜甜的,许央抱紧了他的小手机,偷偷扯了一点被子盖肚子上,也睡熟了。

    大概是换了个环境,睡的不舒服。即便犯困,叶峥也只是睡了一会儿就醒了。

    要不是脚边有东西碰着,叶峥起来一看是个人,要不然他早下意识一脚把这东西踹出去了。

    叶峥坐起来,盯着那人看。

    许央睡的正熟,一部老人机格外宝贝,睡着了也不撒手,紧紧抱在怀里。

    床边就是窗,叶峥几乎不用起来就能推开窗户。

    不仅屋子小,而且里头也没有多少家具,就一张桌子一把椅子和一张床。因此显的地方格外空旷。

    凡是肉眼能够看见的地方都收拾的挺干净的,就连窗户上都擦的干干净净的。

    窗户一打开,外头的阳光照进来。

    不偏不倚,照在许央的脸上。

    许央一激灵,醒了。眼睛刚睁开又闭上了,快要被外头的大太阳照瞎了。

    摩挲着爬起来缓了一会儿,许央才看见正盯着他瞧的叶峥。

    睡前的记忆慢慢回笼,许央看着他,慢悠悠的喊了一声:“哥。”

    叶峥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

    只是中途又转过头对他说:“别叫我哥。我叫叶峥。”

    听见“哥”这个字他就烦。

    他总是阴晴不定的,许央不敢惹他,小声“哦”了一声。

    叶峥偏过头盯着窗外看,外头阳光正好,篱笆建的低矮,几乎一眼就能看到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人。

    大多都是拎着菜篮子或者扛着锄头的人,不像他以前看见的拿着手机开着小汽车的那副场景。

    还挺清净稀奇的。

    阳光一照,屋里里都亮堂了。

    叶峥把头转回来,指挥着许央:“把被子拿出去晒晒,以后我就住你这儿了。”

    许央茫然看他:“嗯?”

    村长爷爷不是说只住一晚吗?

    叶峥以为他不愿意,从一边之前抽出来的钱里拿了一百块钱给他:“给你去买糖,以后我住这儿,行不行?”

    他想明白了。他爹瞧不上他,他也瞧不上他爹。反正是把他送乡下来的,他干脆就在这儿住了。看看老头子什么时候能来求着他回去。

    看见钱,许央咽了咽口水,大着胆子对叶峥商量:“能不能买两个?”

    叶峥笑了,把钱塞给他:“全买了都行。”

    许央眼睛一亮,拿着钱跑下床,像是迫不及待要去买糖了似的。

    可是刚跑了两步,脚下的人字拖差点没被人绊着。许央这才停下了脚步,终于想起来把他身上的老头背心给换了。

    他的衣服也不多,就晒在院子里的那几件。

    抱着衣服跑回来,许央迫不及待的脱了身上的老头背心,也丝毫不顾及叶峥在场。

    当然,一个男人,也没什么好看的。

    叶峥也只是粗略的扫了一眼,背倒是挺白。

    “哥……”

    转头想起叶峥说不喜欢他叫哥,许央又换了个说法:“叶峥……”

    其实“峥”这个字许央不认的,也不知道是哪个,叶峥说了一遍,他也就学着那个音念了一遍。

    许央眼睛亮亮的看着他:“你想要和我一起去商店吗?”

    要是在这儿住一段时间的话,叶峥还真需要出去走走。

    恰好他刚睡醒,坐在床上也没事儿干,干脆点头答应了。

    有了人陪同,许央的兴致显得很高,甚至一路走过去的时候都哼着歌。

    叶峥侧耳听了一段。

    啊,熟悉的汉子。

    叶峥面无表情。

    叶峥太安静,反而显得许央很闹腾。自娱自乐玩儿了一会儿,许央踌躇的靠近他,小心翼翼的问:“你是不是后悔了?”

    叶峥漫不经心的在心里想着事情,敷衍的“嗯”了一声。

    尾音上扬,是个问句。

    许央眼睛亮亮的仰头看他,道:“你是除了村长爷爷以外第一个给我钱买糖吃的,你是好人。”

    这句叶峥听到心里去了,嗤笑一声,问:“之前抢你手机的时候不是还说我是坏人么?”

    许央也想起来了,他摇摇头,认真道:“你是好人。你是第一个愿意陪我去商店的人。”

    说着,许央低下了头,有点失落:“他们都嫌我傻,不和我玩儿。”

    叶峥垂眸看他,脸上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其实通过看到的一些东西,他大抵能猜到这个小傻子是个什么样的背景。

    无父无母,住在一个小房子里,智商又有问题。大概是谁也不想攀上的一个麻烦。

    偏偏他单纯的很,即便面对一个陌生人也能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旁人对他稍微好一点儿,估计就追着人家跑了。

    说不上单纯,大概就是蠢。

    许央自说自话的举动叶峥见过太多次了,都是被人用在他身上求同情使的,放在这个小傻子身上,八成他没那么多心机。

    许央带着叶峥走了一段路,远远的看见门上挂了一个红牌的人家,高兴的伸出手指去指:“那个就是我们村子里的小卖部,里面有可多的糖啦。”

    正巧这会儿,一个小胖子滑着板车从许央身边经过,还不忘冲着他做个鬼脸。

    “小傻子!去了商店你也没钱!”

    可惜他还没滑出一段路,就被叶峥用脚拦下了。

    小胖子一个猝不及防,一屁股墩坐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盯着叶峥。

    叶峥看着他,似笑非笑道:“小胖子,没大没小的,小傻子叫谁呢?”

    叶峥毕竟还要在许央家里住一段时间,加上他这人天生有点正义气息,最讨厌这种没大没小的熊孩子。

    和他家里那个混蛋小侄子一个样儿。

    许央瞪大了眼睛,连忙拉着叶峥跑。

    叶峥猝不及防被他拉着跑了起来,蹙眉:“发什么疯?”

    跑出去三秒,身后坐在地上的小胖子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哇啊!”

    许央一边捂耳朵一边拉着他快走,边走边小声道:“你不知道,他妈妈可凶了。每次我和他玩儿,他玩儿不过我就告诉他妈妈。”

    说这话的时候,许央不自觉的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来。

    一个小傻子,就算被小孩儿冤枉了,家里没人撑腰,只能乖乖挨训。

    叶峥闻言挑眉,他这辈子还没被人骂过呢。当然,他那个便宜爹不算人。

    叶家少爷,说出去谁敢触他的霉头?

    说是商店,其实也就是一户稍微大一些的人家,在大厅里摆了几个货架。比起叶峥见过的那种带电梯的几层商店,这里他自然是瞧不上眼的。

    可是许央却稀奇的很,一头钻进货架里,一眼没看着人就不见了。

    叶峥站在门口上下打量了一圈,这里也就称的上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零食和生活用品,这里都有。

    再一转头,就已经看到许央跑到结账前台去了。

    一个大妈翘着二郎腿正嗑着瓜子儿,忽的面前来了一个人,懒洋洋的掀起眼皮看了一眼。

    有些意外:“哟,这不是许央吗?怎么今天有钱来买糖了?”

    许央冲她笑了笑,没有说话。只是眼神儿盯着他刚刚拿出来的两包糖,有些迫不及待。

    大妈拍了拍手里的瓜子壳,正要起身给他结账。

    谁知一个大男人忽然出现在许央身后,低头对他道:“剩下的钱给我买一些生活用品。”

    许央转头瞧他,傻愣愣的。

    张大妈忽的眼睛一亮:“哟,这谁家的人?”

    叶峥抬眸看她一眼,漫不经心回答道:“石头里蹦出来的。”

    这句话任谁听了都知道是句玩笑话,偏偏许央这个小傻子猛的把脸往他面前凑:“真的?!”

    他这个样子太傻了,傻到叶峥都看不下去了,抬手把他的脸推到一边:“真的。”

    爹不疼娘不爱的,可不就是石头里蹦出来的?

    张大妈从前台绕出来,去货架上取生活用品,一边还不忘搭话。

    “小伙子,许央这个人不太聪明,大家都哄他呢,没爹没娘,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哎,毛巾你要不要?”

    叶峥转头应了一声:“要。”

    再把头转过来的时候,许央已经蔫了,刚刚买糖的一股兴奋的劲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失落之语还有些的愤愤不平。

    许央小声道:“我不是小傻子。”

    声音太小了,张大妈没听见。这话也不知道他是说给自己听的还是说给叶峥听的,反正听起来怪可怜的。

    叶峥看着,也不知道怎么的,那点聊胜于无的同情心就上来了。

    随手揉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叶峥随口道:“真巧,咱俩都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这话算不上安慰,但是许央却听高兴了。

    看吧,奇怪的人不只是他一个。

    张大妈存着私心,拿的都是同样的货,价格却贵几块钱。

    盆啊,桶啊,毛巾啊,牙刷啊,还拿了好几条包装上积灰的短裤。

    往前台桌上一放,嗓门儿响亮:“七十八块!”

    许央瞪大眼睛。

    叶峥出门玩儿从来不带现金,身上的卡叶家的名头都是钱。

    如今身上分文没有,只能抬了抬下巴使唤许央:“付钱。”

    许央心疼坏了,脸上写满了“舍不得”。

    一个从来不操心这种小事儿的大少爷,一个从来没买过这么多东西的小傻子,被人坑了也不知道。

    但凡有个心眼儿去货架上瞟一眼,都能看见一模一样的盆,上头贴的价格却不一样。

    钱是叶峥给的,纵然许央再舍不得,也只能给钱结账。

    一张红色的钱给出去了,只找回了二十块。

    许央嘴巴一瘪,比叶峥当初抢他手机还要难过。

    只是剥了一颗糖塞进嘴里,又不难过了。

    两人往外走了几步,张大妈在后头喊:“你东西不要了?”

    叶峥回头,和腮帮子含的鼓鼓的许央对视一眼。

    含着用人家钱给的糖,许央显然机灵多了,把二十块钱小心的塞进裤兜里,转头哼哧哼哧搬东西去了。

    他个子小,力气也小,搬着东西还有些费力,总瞧不着路。

    叶峥看见了也装没看见,总不能让他搬着桶和盆,里头还放着几条短裤晃悠在大马路上吧。

    他从小到大都不会干这种丢脸的事。

    好不容易回到家了,许央累的脑门儿上都是汗。把东西放下,甩了甩酸痛的胳膊。

    屁股还没坐下呢,忽然外头传来忒大一嗓门儿:“许央!小傻子!”

    许央刚放松下来,被这一喊吓的一激灵,本能的往叶峥身上窜。

    叶峥屁股刚坐到床上,被他突如其来窜过来,自己也吓了一跳:“你做什么!见鬼了!”

    许央一张小脸皱成苦瓜:“嗯!”

    叶峥还没反应过来大白天哪儿来的鬼,外头突然传来更大的一嗓门儿。

    “妈!就是这个小傻子找人踢的我!”

    哟,叶峥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刚刚大马路上被他绊倒的小胖子的声音么?

    人家堵在门口了,许央也不能真躲一辈子。

    拉着一张脸,许央小心翼翼的从房间里探出一个头。

    小胖子眼尖,看见他了,仗着有他妈撑腰,鼓鼓的小肚子挺起来,更像一个皮球了。

    “小傻子!你出来!我看见你了!”

    这流程,看样子平时没少干这种事儿。

    叶峥拎着像鹌鹑的许央丢回屋子里,自己走出去了。

    扫了小胖子一眼,叶峥散漫道:“找我?”

    叶峥不同于许央,长得人高马大的,而且一看全身就特有劲儿,神情看起来也不像个好惹的。

    小皮球缩了回去,小胖子默默的抓着妈妈的衣角躲身后去了。

    一眼看去,其实小胖子妈和小胖子长得还挺像的。

    都胖胖的,而且他妈看起来更加的不好惹。

    胖妈系着围裙,两只手上还沾着面粉呢,听见自家儿子被欺负了,直接把面团一甩,揪着儿子的耳朵来找说法了。

    谁想,许央没见到,忽然看见个陌生人。

    胖妈上下打量他一圈,问:“你谁?”

    叶峥不是个有礼貌的君子,在城里的那会儿天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出去喝酒抽烟,要不然他那个爹也不会看见他就头疼,直接把人丢到乡下来。

    几个大男人在一块儿,嘴碎的多了,接几句脏话也不是没说过。

    一句“你谁”跳出来,叶峥差点接一句“你祖宗”。

    但是对方再怎么看都是一个长辈,叶峥滚到舌尖的那三个字又给咽了回去。

    叶峥不说话,小胖子以为他怕了。

    毕竟他妈在村子里是赫赫有名的不好惹,在他的一群小孩子帮里,除了打不过他的,更多人怕他就是怕他妈。

    小胖子又有底气了,站了出来,指着叶峥道:“妈!就是他!他和小傻子一伙儿的!就是他踢的我!”

    叶峥不咸不淡的扫他一眼,道:“我踢你?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动脚踢你了?年纪挺小,一点教养也没有。许央再怎么说都是你长辈,小傻子叫谁呢?”

    叶峥那一脚是从背后踢的,也没踢他身上。

    真要说看见叶峥踢他了,这还真不是。

    小胖子没话说了,急了:“我不管!就是你踢我!不然就是那个小傻子!”

    自己儿子被人说没教养,胖妈气的不行。

    但是她到底是个成年人,更能审时度势。

    叶峥虽然是个眼生的,但是无论怎么看都不像个好惹的。这一身的装扮也像个城里来的,万一真惹上了麻烦也不好。

    摸不清人家的底,胖妈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何况她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德行她自己清楚,平时也是个小霸王,在家里都管不住,在外头逮着人可劲儿欺负。

    许央脾气好,脑子却不灵活,经常被她儿子欺负。

    到底是自己儿子干的,胖妈平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真看见儿子委屈了,也没少出来帮忙撑腰。

    偏偏今天小傻子也有人撑腰。

    就在几人对峙的时候,许央像颗小炮弹一样冲出来了,学着小胖子的模样紧紧揪住叶峥的衣角。

    “才没有!是你,你骂我!所以他才帮我的!他也没有踢你,是你自己摔倒的!”

    许央还是头一回这么反驳别人。

    他傻,只是因为小时候生病了,反应比一般人慢。又加上从小身边没亲人,没人教,又没上过学,所以很多东西都不懂。

    但是许央还是个正常人,说话他还是会的。

    平时不敢反驳无疑就是没人撑腰,所以许央才不敢这么和人说话。

    可是现在有人给他撑腰了,许央就不怕了。

    刚刚还在房间里缩的像个鹌鹑,忽然就硬气起来了。

    叶峥低头看着从腰后探出个脑袋的人,诧异的挑了挑眉。

    小胖子也是第一次被许央这么说,自己也被吓了一跳。顿时缩在妈妈身后,不敢再开口了。

    胖妈见状皱眉,眼神儿瞪过去。

    许央还是那个鹌鹑大的胆子,怕了,脑袋默默缩回去了,抵在叶峥的背后。

    叶峥腰间的衣裳被他紧紧抓着扭着,快要变成麻花了。

    胖妈看着这场景,还是决定先回家。给了许央一个眼神警告,然后又揪着小胖子的耳朵往家的方向拎。

    “妈!疼……”

    小胖子嗓门儿嚎的可怜。

    等到人走出去好远,许央才咕蛹着脑袋探出来看,小声问:“他们走了吗?”

    叶峥被他这副不争气的样子逗笑了:“怕?刚刚不是还挺勇敢?”

    许央紧张的舔了舔唇,仰头看他,双手仍旧紧紧揪着他的衣服:“不是,你是第一个帮我出头的人,我不怕。”

    这副信任满满的模样,与之前警惕小心的模样截然不同。

    叶峥看的有些来了兴致。

    就像平时偶尔喂养的流浪猫,起初还缩着躲着不敢出来,被喂养久了,就主动把自己的脑袋伸进他的手里蹭。

    傻的很,一点防备心都没有。

    叶峥拍了拍他的脑袋,被人追着捧着喊叶少的那段风光时候的体验在此刻又感受到了。

    叶峥想,收一个这样的小弟也不错。

    叶峥捏着他的脸,逗他:“叫叶哥。”

    许央不明白为什么他之前不让叫哥,现在又让叫哥是为什么,只是叶峥刚刚给他出头了,他就听话的喊了一声。

    叶峥把自己的衣服从他手里抢回来,抚平了,对着他抬了抬下巴:“跟着我,以后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许央皱了皱脸:“叶哥,我不喜欢喝辣的,我喜欢喝甜的!”

    叶峥面无表情,曲起手指在他的脑门儿上弹了一下:“得,别喝了。”

    末了,他补充:“叫我名字,别叫叶哥。”

    许央不明白,也听不懂。

    只是看着叶峥进房间了,他也连忙跟进去了。

    这会儿也到了午饭的时候,叶峥饿了,理所当然的使唤许央给他做饭去。

    许央也听话,又剥了一颗糖含着,高高兴兴的做饭去了。

    厨房就在房间的旁边,一个非常小的隔间里,建了乡下用来做饭的灶,上头支一口大铁锅,然后只能勉强站进四五个人。

    许央一头钻了进去,也不知道在里面捯饬什么。

    叶峥做大少爷做惯了,本来在床上坐着等吃。到底是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还是去厨房看了一眼。

    令他意外的是,许央虽然瞧着不靠谱,但是做起饭来有模有样。

    叶峥进去的时候,许央还坐在小板凳上严肃的往灶下放柴呢。脸被火光照的通红一片。

    叶峥打开盖子一看,锅里还是水混着米。

    叶峥还真没见过这么原始的做饭方法,眉心跳了两下,真诚问:“这饭能熟?”

    许央同样真诚的点头。

    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像叶峥一样锦衣玉食长大的,即便这种法子被他瞧不上,但是这个村子乃至其他的村子,还是有很多人吃着这种法子做出来的饭长大的。

    叶峥打算相信他一次。

    等饭熟的时候,叶峥闲得无聊,随意找个话题和许央聊天。

    “十九岁你就会煮饭了?有工作么?哪儿来的钱生活?”

    许央一边往里面添柴,一边慢吞吞的回答。

    “从小到大一直是村长爷爷帮我。小时候我去村长爷爷家吃饭,长大了,爷爷给我送米还有菜,教我做。”

    “我想去找工作赚钱,但是人家笑我傻,不要。只有村长爷爷要我。”

    说完,许央仰头看他,认真强调:“村长爷爷对我很好,每个月都给我钱的。”

    叶峥不用想也知道早上碰见的那个大爷是在好意的帮他。

    看那个大爷,早上扛着锄头的,大概也就在田里做事儿。哪儿用的着再找个人帮忙?不过就是借着这个理由每个月给钱救济着小傻子罢了。

    叶峥没说话,却盯着他出了神。

    他十九岁的时候在干嘛呢?

    哦,那会儿高中毕业,勉强上了个二本。他爹逼着他上大学,他没去,天天像个二世祖跟人抽烟打架。

    钱这方面,叶大少爷还真没愁过。

    一个月十万的零花钱,怕是能养这小傻子一年了。

    这么想着,叶峥忽然想起他爹之前骂他的话了。

    “你也就是我叶袁的儿子!脱了我这个爹,这个叶家,你这个人丢出去谁也不认识你!你就等着讨饭吧!”

    唔,现在想来,倒也不是假话。

    只是当初他听不进去罢了。

  • 带回漂亮宝贝小说
  • 带回漂亮宝贝

  • 作者:阿九0921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