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星洲所图

    星洲所图江晟程璟然小说

  • 时间:2024-05-22 16:55
  •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江晟程璟然小说《星洲所图》,作者:元薇,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星洲所图主要讲述了:他的内心世界居然这么痴汉,之前是一点都不知道也完全没有感觉到啊。
  • 星洲所图小说

    推荐指数:8分

    星洲所图

  • 星洲所图江晟程璟然小说

    我是霸总娇妻文里的冤种医生。

    半夜十二点,霸总的金丝雀摔下床,他一个电话就把我叫过去。

    没办法,他给得实在太多。

    我就当赚外快了。

    直到某天我突然听见他的心声。

    「老婆穿白衬衫好禁欲,好想撕烂他的衣服。」

    呃……老婆,是指我?

    「只是轻微擦伤,这几天注意点,别让伤口接触到水就行了。」

    我语调平缓地叮嘱眼前英伟俊朗的男子。

    他叫江晟,比我小两岁,是一位睥睨天下、杀伐果敢的霸总。

    床上躺着的那名娇滴滴的女子,名为楚绵绵,是江晟养的金丝雀。

    江晟对她视如珍宝,每回一点小磕小碰,打个小喷嚏什么的,就把我喊来医治。

    今晚楚绵绵不小心摔下床,手肘擦破了皮,他就十万火急地把我招来——我来晚一点估计伤口都得愈合了。

    我背上药箱请辞: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告辞了,楚小姐好好休息。」

    江晟送着我往屋外走。

    我客气婉拒:

    「江总不用送了,您回去照顾楚小姐吧。」

    我话音刚落,江晟的声音传进我脑海。

    「他怎么还叫我江总,不是让他喊我阿晟吗?总是跟我这么疏离,好难过。」

    我茫然地看向江晟,他的嘴巴明明没有动。

    我不解地问:

    「江总,您在说什么?」

    江晟错愕:

    「我没说话啊……」

    我干笑:

    「哦……兴许是我听错了。」

    我走到大门处,江晟帮我打开门。

    「谢谢,有劳。」

    我从江晟身前走过,他的声音再次钻进我脑海里。

    「老婆穿白衬衫好禁欲,好想撕烂他的衣服。他身上香香的,用的什么沐浴露?」

    我吓得咯噔一下,再次抬首看向江晟。

    他薄唇紧抿,仍旧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表情。

    他反问我:

    「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调整心情,什么老婆禁欲的,一定是我的幻听。

    「江总,再见。」

    江晟点头:

    「再见。」

    他这边回答完,我脑子里又听见他说:

    「见老婆一面好难,想跟老婆贴贴,别急着走可以吗?」

    见鬼了!

    这声音哪来的!

    我吓得不轻,脚底抹油地匆忙离开。

    到家后,我看了眼手机。

    江晟如常给我转了一万元作为诊金。

    其实我不过是给楚绵绵清理一下伤口,涂了点碘伏。

    但这一万块我赚得心安理得。

    我白天要上班,半夜还得任凭江晟随叫随到,这钱就当是给我的精神补偿了。

    江晟见我点了收款,随即发信息过来。

    【到家了吗?】

    我:【刚到,谢谢江总关心。】

    【以后我让司机接你,夜里开车不安全。】

    我在心里吐槽。

    知道不安全,你不也每个月喊我过去两三回?

    我客气回复:

    【没关系,路也不远。】

    这倒是实话,楚绵绵住的高档小区,距离我家车程也就十分钟。

    江晟回我:

    【辛苦了,晚安。】

    我回复了个【晚安】,没再理会。

    我暗忖,刚才在江晟家听到的那些一定是错觉,怕是这几天忙坏了,精神出问题了。

    我换上睡衣,疲惫地躺回床上。

    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竟梦见自己年少时,与江晟刚认识的情景。

    十五岁那年,我父母双亡,我姑收养了我。

    姑姑家住在一片富人别墅区,邻居家里都是些公子哥儿、千金小姐,我跟他们格格不入,平日只躲在房间学习,极少出门。

    姑姑家有个比我小两岁的表妹。

    那时我正在备战高考,她说想去小区旁的体育公园看打篮球,非让我陪她。

    我寄人篱下,不好拒绝,只能带上复习资料跟她一起去了。

    篮球场上,六名男生正在玩「斗牛」。

    我没心思看球,兀自坐在场边看书。

    表妹不时扯我胳膊,说那个穿黑衣服的男孩好帅,球技还很精湛。

    黑衣少年,正是江晟。

    表妹是冲他去的,围观者里有不少小女生,都是江晟的拥趸。

    他们打着打着,篮球飞到场边,差点砸到我。

    好在我反应快,伸手挡了回去。

    江晟跑过来,一面道歉一面把球捡回去。

    中场休息时,表妹催着让我去找江晟要联系方式。

    本社恐i人,在表妹的威逼利诱下,硬着头皮去加了江晟好友,再推送给表妹。

    自此以后,表妹隔三岔五就拖着我去看江晟打球。

    得知他是我们邻居,就住我们同小区,她更激动了,嚷嚷着一定要把江晟追到手。

    江晟外形出众,还是大企业的继承人,倒追他的女生很多,我表妹优势不大。

    后来高考将至,我没再陪她去看球。

    表妹回来还念叨,说江晟今天找她说话了,问为啥最近没见到我。

    表妹告诉他我要高考,他哦了一下,没再理她。

    表妹半不正经道:

    「我之前总觉得,他打球时喜欢往我这边看,还以为他在瞄我呢,该不会,他其实是在看你吧?」

    表妹最近迷上耽美小说,腐眼看人基,喜欢随地大小嗑。

    我全然没当回事。

    总之,我跟江晟认识,全因为我表妹这个契机。

    我所得知的江晟有关消息,都是从表妹嘴里来的。

    她打听到江晟父亲早亡,靠母亲支撑起家族企业。

    他的母亲手段狠辣,把夫家那边的亲戚治得服服帖帖的,没人能撼动江晟的地位。

    表妹还自作多情地抱怨:

    「哎呀,看来未来婆婆是个厉害角色,感觉做他家媳妇儿是个苦差事,我还是考虑考虑吧。」

    后来,我考上大学,只偶尔回一下姑姑家,与江晟更没多少接触。

    再往后,便是他得知我做了医生,出高价找我给楚绵绵看病,我俩的联系才密切起来。

    睡醒后脑袋昏沉沉地,我揉着两边太阳穴,喃喃自语:

    「整晚都梦见那家伙,怎么回事……」

    我起床梳洗,让自己尽快恢复清醒。

    工作日,医院的工作一刻也不得闲。

    我一早回去查房,又跟进了几名病患,一转眼已经到了中午。

    同办公室的女前辈再次提出给我介绍对象。

    「小程,上次跟你说的,我同学的妹妹,你抽空去见一面吧?那姑娘又漂亮又温柔,还是小学老师,跟你十分般配……」

    前辈平日对我很照顾,我盛情难却,只好点头应允。

    「好的,谢谢你,我这几天有空,可以见一见。」

    她喜上眉梢,立即安排隔天的相亲事宜。

    我至今没交往过女友。

    一来是我太宅,交友圈也窄;二来是我心思都放在工作和学习上,对感情生活没啥追求。

    过去有女孩倒追过我,都被我闷葫芦的个性劝退了。

    见面地点在一家古色古香的中餐厅,女生与我面对面落座。

    对方叫周婷,比我小一岁,长得温婉动人。

    周婷对我还挺满意,羞答答地与我交谈,我保持礼貌地应对着,有些心不在焉。

    不知为何,面对再温柔可人的美女,我都提不起兴致,我都怀疑自己是否性向有问题了。

    我礼数周全地端起小茶壶给周婷斟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程医生?」

    我回头,视线对上江晟阴沉的脸。

    他身旁跟着助手,看样子是来应酬的。

    「江总,你好。」

    我起身与他打招呼,江晟快速瞥了一眼我对面的周婷。

    他心里的声音再次钻进我脑中。

    「这女的是谁?他女朋友吗?他什么时候谈恋爱了?」

    我微微怔愣,江晟随打趣:

    「打扰程医生跟女友约会了吗?」

    周婷羞赧地红了脸,我不知为何,不太想被江晟误会,我解释:

    「没有,我跟周小姐也是初次见面。」

    江晟的心声再次传来。

    「他在相亲?他要结婚了吗?那我怎么办?」

    我心头猛跳,很想告诉自己这只是错觉。

    可江晟眉心微蹙,眼神愈发冷冽,叫我难以忽视。

    我忙打岔:

    「江总还要忙吧?有空再一起吃饭吧。」

    「嗯,不打扰你们了。」

    江晟离开后,周婷忍不住兴奋地问我:

    「刚才那个是江氏的总裁吗?你们认识啊?」

    我一语带过:

    「有过一些接触。」

    周婷憧憬道:

    「我在财经新闻见过他,想不到真人这么帅……」

    她顿了顿,欲盖弥彰地改口:

    「不,我是说,其实你也很帅,你们是不同类型的。」

    我原本没在意,被她这么一解释,倒显得我多心了。

    我本就不是能言善道的,我嗯了一声没接腔,气氛一时尴尬起来。

    菜上来后,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正吃着,江晟的助理小康急匆匆来了。

    「程医生!江总噎住了,您赶紧去看看!」

    噎住了?

    我倏地站起来,跟着小康奔入包厢。

    江晟坐在座位上,他掐着自己的喉咙,面色发紫,呼吸困难。

    他的客户着急地为他拍背。

    我立即判断,他这是异物卡喉的表现。

    我果断冲过去,把江晟拉起来。

    我从背后环抱着他的腰,找准脐上两指的位置,左手握拳放在他的腹部,右手包住拳头。

    我收紧手臂,拳心向后上方冲击,猛力撞了四下。

    我使用的是海姆立克急救法,效果显著,江晟哗的一声,吐出一颗虾球。

    他神情恍惚,大口呼吸着珍贵的空气。

    我摸了摸他的脉搏,确认他已脱离危险。

    「江总,你觉得怎样?」

    我轻抚他后背问道。

    江晟眼角还噙着泪花,他喘息道:

    「没、没事了……谢谢……」

    他的心声再度飘来:

    「老婆救了我,他心里还是有我的,呜呜呜……」

    医者父母心,就算今天被噎的是陌生人,我也会救的,江晟怎么这么容易就感动啊?

    我有些心虚道:

    「那就好,你喝点温水缓一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

    江晟心里道:

    「别走!我不许你跟那女的约会!」

    他当即挤眉弄眼,堆出个痛苦的表情。

    「我……心跳很快,头也有点晕……」

    江晟作势要晕倒,我忙伸手扶住他。

    「啊啊,抱到老婆了!好开心!」

    江晟表面扮演虚弱病人,内心却乐得唱起了花鼓戏。

    他一手搭在我肩膀上,体重全压在我身上。

    江晟比我高大半个头,我有些支撑不了,只好让他坐下。

    我心想你这家伙可真会装。

    可我没好揭穿他,鬼知道我脑子里的声音哪来的,搞不好真的是我过度疲劳产生幻听了!

    我只好顺坡下驴道:

    「江总如果还是感觉不适,要不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吧?」

    江晟立即接话:

    「不要这么麻烦,璟然,你帮我看看就行了……」

    可他此刻内心的想法明明是:

    「我不去医院,我想让老婆照顾我!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错过!」

    谁是你老婆啊,我羞恼交加,我一个大老爷们被另一个男的喊老婆,简直臊得慌!

    还有,江晟你不是有楚绵绵了吗?

    你一脚踏两船,还男女通吃啊?

    我对此反感至极!

    「可是我,我还得陪朋友……」

    我正想着找个借口婉拒他,一直在门外关注情况的周婷蓦地插嘴:

    「程医生,既然江总需要你,那我先告辞了,你先把江总照顾好吧。」

    4

    江晟顺势把脑袋贴在我胸前,装出体力不支的模样。

    周婷满脸「嗑到了」的表情,跟我挥手告别。

    脱身的借口没了,我骑虎难下,只好与小康一起把江晟送回家。

    300平豪华江景房里空无一人。

    我还以为楚绵绵会出来迎接,我完成交割后就能脱身。

    「江总,楚小姐呢?要不要打电话让她回来?」

    听完我的问题,江晟心里又犯嘀咕:

    「好不容易跟老婆二人世界,谁要绵绵来当电灯泡?平时为了见老婆,我才让她装病的。」

    这话信息量过大,我听完直接傻眼。

    楚绵绵之前都在装病?

    是江晟为了见我才让她这么干的?

    这又是唱的哪出?

    江晟不知道自己在我心目中已人设崩塌,他淡然自若道:

    「哦,她平时不住这里,你不用太介意……」

    楚绵绵跟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个问题,我差点就冲口而出。

    江晟似乎察觉我脸色不对劲,他旋即捏着喉咙装模作样:

    「我感觉,嗓子又不舒服了,是不是异物没清干净……」

    装,你继续装。

    我冷眼看着,沉声道:

    「要不江总还是去医院挂个急诊吧,我能力有限,诊断得不够细致。」

    江晟忙改口:

    「啊?这么晚了,不用麻烦了……抱歉,耽误了你的休息时间,我按照你平时出诊的诊金结算给你吧?」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他一说起钱,我瞬间没了底气。

    平日我一万好几地收江晟的钱,眼下还在金主跟前摆谱,委实是没有自知之明。

    管江晟怎么想,面子上可不能跟他闹翻。

    我迅速放缓语气:

    「也不是什么大毛病,今晚你好好休息……」

    江晟从善如流:

    「我想起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怕夜里还会感觉不适,璟然,要不你今晚留下吧?」

    我一怔,江晟的真实想法全涌入我脑海中。

    他在心里狂喜,叫喊着:「老婆,快留下陪我,我想跟老婆过夜。」

    我下意识知道不能答应他。

    可拒绝的话来到嘴边,在舌尖上绕了几圈,硬是说不出口。

    江晟用湿漉漉的眼睛,渴求地瞅着我。

    我又想到江晟给我的转账。

    算了,人怎么可以为了尊严跟钱过不去呢?

    我只是看在钱的份上,嗯,就是这样的。

    我充分说服了自己,应允道:

    「好吧,我睡客厅就好……」

    「没事,你睡我隔壁房间。」

    江晟喜上眉梢,屁颠屁颠地跑去给我铺床铺。

    夜里,我又梦到了过去。

    那天是周末,我如常与表妹前去围观江晟打篮球。

    他身姿矫健,抢篮板,带球过人,假动作,进球,一气呵成。

    落地时,江晟的脚突然崴了一下,接着跌坐在地上,痛楚地抱住小腿。

    比赛被迫中断,队友围了过去。

    表妹忧心忡忡地拉着我上前关心。

    江晟强撑道:

    「没、没事……抽筋了……」

    队友为他拉伸放松,但手法不对。

    江晟疼得龇牙咧嘴,面白如纸,我看不下去,自告奋勇地上前。

    「我知道怎么按摩,让我试试吧。」

    我蹲下脱掉他的球鞋,让他把腿架在我膝盖上,用拇指按揉他小腿肚上的承山穴。

    江晟的表情逐渐放松,他轻喘道:

    「谢谢你,璟然……」

    「不客气,举手之劳。」

    我正要站起来,江晟猛然扯住我的胳膊,我重心不稳,扑倒在他身上。

    我刚抬起头,被江晟结结实实地吻住。

  • 星洲所图小说
  • 星洲所图

  • 作者:元薇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