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BO >>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by花心光波biu

  • 时间:2024-05-18 11:42
  •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徐添贺程念小说《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作者:花心光波biu,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主要讲述了:没想到人生会这么幸运,在穿越之后能马上遇见喜欢的人,而对方就是他的对象!
  •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小说

    推荐指数:8分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

  •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by花心光波biu

    灯红酒绿,长袖罗裙。

    徐添贺眨了眨眼,还是没能从“上一秒暖和被褥,下一秒DJ艳舞”的境遇中反应过来。

    这都是啥玩意儿?

    “哎哟徐总,这小O可是咱兄弟好不容易给你找来的,你要不去,那可真是不给兄弟们面子啊。”

    一道油腻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徐添贺转头一看,一个秃瓢。

    呃。

    一个挺着大肚子头上孤零零两根毛肥头大耳满口黄牙气质猥琐的秃瓢。

    他咋会认识这种人?

    不对劲儿。

    他认识的人里绝对没有这么个死埋汰样式儿的。

    “你谁啊?”徐添贺蹙眉,神色冰冷。

    他环顾一圈,这环境倒像一个歌舞厅。徐添贺怒火渐起,这帮不要命的,做局竟敢做到他身上。

    秃瓢谄媚一笑,道:“徐总这说的什么话,我是李向群啊!昨个还一起喝酒呢,您昨天说想要的那个小O,我都跟您弄来了。”

    李向群?

    他不ins啊。

    “啥小O?”徐添贺不动声色地问。

    这群人明显是认识他,跟他还挺熟。就是说着啥小欧小欧的,小欧是啥玩意儿?

    秃瓢还没开口,他旁边的一个瘦男人就忍不住抢了话头,邀功似的道:“是昨天那个侍应生嘛,叫凌清远的,白白净净,身世也干净,好拿捏。”

    这名字一出,徐添贺猛地感觉到脑子一晕。

    一大段记忆像填鸭似的被填到他的脑袋里,传来阵阵眩晕感。

    他是徐添贺。

    但他又不是徐添贺。

    准确来说,他穿越了,穿到了另一个世界的徐添贺身上。

    这个徐添贺跟他同名同姓,甚至于在记忆中,他们长得也一样。

    不同的是,徐添贺在自己的世界里直男一枚,二十八了还在搞工作,事业做得风生水起。

    就是仿佛没开情窍似的,二十八了还没找着媳妇儿。

    但在这个世界,徐添贺是一个男Alpha。

    而男Alpha在体力智力方面,都是这个世界六种性别中上层水平的存在。

    没错,六种性别。

    男Alpha,女Alpha,男Omega,女Omega,男Beta,女Beta。

    可是,光有这个性别优势,徐添贺并没有发挥出性别该有的作用。

    相反,他成为了一个软饭男。

    嫁到一个特别有钱的男Omega家啥也不干每天等生活费的那种。

    徐添贺人麻了。

    他一个高大威猛的东北大老爷们,穿成男Alpha,这他理所当然地认了。毕竟哥就是纯爷们儿,贼男人的那种。

    可是!他咋可能会去吃软饭!!媳妇儿还是个男Omega!!!

    不对。

    徐添贺警觉。

    好像说的是他“嫁”过去,那这个做媳妇儿的,难道是他自个儿!?

    不行不行。

    恐怖故事!!

    徐添贺猛地回神。

    秃瓢还在说话:“徐总啊,那小O就洗干净在楼上包间等着呢,这时间也不早了,那您先去……”

    徐添贺猛一拍桌子,怒道:“去去去,去啥玩意儿去啊!老子结婚了你们不知道啊!?”

    众人被吓了一跳。

    周围形成一片安静地带,只有劲爆的DJ曲还在震响。

    看这奇妙的氛围,秃瓢还是站出来说话了。

    他堆着笑,小心翼翼地道:“徐总您不是说这婚姻是貌合神离吗……”

    徐添贺一愣,又是一堆记忆纷至沓来。

    记忆中,这个软饭男用尽花言巧语跟这个有钱的男O结婚后,却开始抱怨这个O性格太强势、太不体贴、不温柔,天天出去抛头露面。

    虽然每个月拿七位数的生活费倒是毫不手软,却总是嫌自己没地位。

    于是经常背着男O出来花天酒地,虽然不敢真刀实枪地乱来,可还是成了这家歌舞厅的常客。

    每月生活费都砸里面,就为了那些个B或O依赖崇拜的眼神。

    这不,昨天看上了一个来兼职打工的男O,非要这个秃瓢老板把人弄到自己床上去。

    徐添贺无语凝噎。

    这软饭男也是看男O出差快一个月了,没怎么管他,胆子大起来了,都敢把外人往床上带了。

    徐添贺在心里抓狂,咋滴就穿到这么个人渣身上了啊!!

    shift!

    这人渣不会穿到他的身体上吧!?

    我靠靠靠靠!

    哇呀呀呀呀呀呀呀!

    老天爷保佑,可别让那个人渣埋汰老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冰清玉洁的身体啊!

    快把我送回去啊啊!!

    徐添贺在心里狂怒。

    嘴上却处变不惊:“昨个儿只是说醉话。把人送回去,以后都别打扰他。”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信男愿斋戒三天,多做好事,只求让我回到自己的身体里。

    把人放走,也算是他为原主积德的善事一件了。

    ……嗯?

    不对。

    徐添贺翻了翻记忆,好像有说他今天会发生些啥事儿。

    凌清远,也就是那个小O,被这老板下了药,绑在楼上包间。

    软饭男有点心虚,上去的时候找错了房间,神奇的是门卡也能开,不过里面什么都没有。他以为秃瓢耍他,但喝醉了酒,倒头就睡了。

    中了药的凌清远却遭了殃,遇上了一个同样被下了药的Alpha,被强迫一夜风流。好在没被强行终身标记。

    但……

    徐添贺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他看向后续剧情,心里直呼卧槽。

    但凌清远意外怀了崽!还带球跑!

    怀崽!带球跑!

    男的!

    徐添贺“卧槽”一声。

    在嘈杂的音乐声里显得微不足道,但是在这几个关注着他的人面前,倒是显得突兀了。

    徐添贺轻咳一声,道:“我还是上去瞅一眼吧。”

    秃瓢了然地笑起来,一伸手,递出一张房卡,“徐总,那魅in改建的投资……”

    魅in就是这家歌舞厅的名字。

    徐添贺也明白了其中的交易,他没点头,只淡淡道:“出来再谈。”

    “好好!”秃瓢心道有戏,眉开眼笑,“徐总您玩得开心。”

    徐添贺两只手指捏过房卡,没明面上表露出嫌弃。

    他抬步离开了人群,走进电梯。房卡上有3-312字样,看来就是三楼的312房间了。

    不过剧情里说他走错了房间。

    徐添贺回忆一下,想起文里说318房间的8写得太像2,所以才走错。他挨个儿仔细辨认了一下门牌号。

    徐添贺心想,一个大男人,怀崽,这怎么受得了的?他一想就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还是得去瞅瞅,能救回来一个算一个。

    敲两下门,没人应声。

    看来那个Alpha还没来。

    房卡触门,“滴”一声。徐添贺按下门把手,打开了门。

    歌舞厅做的毕竟不是专门的酒店业务,门一打开,一张大床扑面而来。

    随之而来的,是满屋子的青苹果气味。

    徐添贺脚步一顿。

    记忆里好像是说,A和O是有那什么信息素的,说是一种在特殊期时散发的吸引另一半的味道。

    还描写说,A闻到O的信息素会失控,O闻到A的信息素也会失去理智。

    ……这啥破设定。

    徐添贺皱了皱眉,他倒是没什么感觉,也没感觉自个儿信息素不受控。

    以防剧情里的情况出现,徐添贺锁上了门。

    室内灯光暧昧,柔柔地打着转儿照。

    床中间果真有一个人躺着。

    徐添贺凭借5.0的视力,看到那人着装清凉。

    左瞅右看没见着多余的毯子,徐添贺目光一顿,利落地把纯白的沙发罩扒了下来。

    然后一个箭步上去,把床上的男生一丝不露地裹住。

    很好。

    徐添贺很满意,没有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虽然现在的媳妇儿不是他娶的,但他毕竟穿过来了,是有家室的人,男德还是要守的。

    床上的男生双目紧闭着,死死咬着嘴唇,满脸潮红,一副被逼到绝境的样子。

    徐添贺在兜里掏啊掏,总算掏出来了自己的手机。

    然后失德地图一搜,附近的医院,只需要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

    但是就这样抱着个人出去,肯定十分引人注目。

    徐添贺走到浴室,接了半盆凉水端出来。

    对不住了兄弟,我看你也是被强迫才怀上崽儿的,哥们儿这就帮你一把!

    剧情里,凌清远怀了崽后惶惶不可终日。他一个未婚O,却怀了陌生A的孩子,这对他的平静生活简直是毁灭性打击。

    他还在上大学,因为医院不支持偷偷打胎,他只能先休学。

    最后肚子实在藏不住了,还被邻居们指指点点,连家里人都骂他,还因为嫌他丢人把他赶了出去。

    他想去找那个A,却在新闻上看到A订婚的消息,遂黯然放弃。

    然而孩子生下来养到三岁,该上幼儿园了,却意外被那个A看到了。

    A竟然还是有权有势的大家族的继承人,看到这个跟他长得很像的孩子,他当即要认回去,还要把凌清远接回去。

    然后就是凌清远被A家族里的人各种刁难各种伤害的剧情,到了大结局,才等到所有人都接受他。

    思及此,对狗血虐文毫无概念的徐添贺只感觉离谱。

    抱着对这种感情不认同的想法,徐添贺心想,既然一切的源头就是他穿的这个软饭男做的恶,那就由他来终结这破剧情!

    徐添贺将凉水对上凌清远,兜头一浇。

    “哗”一声。

    凌清远猛地咳嗽起来。

    脸上血色褪去,凌清远猛地清醒过来。身上虽然还燥热着,但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无意识。

    “你是谁!”凌清远动了动身体,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脚腕都被绑住了。

    他恐慌起来,惊出一身冷汗。A对O几乎有绝对的压制力,这种情况他更是毫无反抗之力。

    “我来救你的。”徐添贺这才发现凌清远好像被绑了起来,“大兄弟,把手抻出来,我给你解开。”

    凌清远慌乱地看了眼四周,这暧昧的环境让他心里咯噔一声。

    “别抖了,我有媳妇儿,不会把你咋样。”徐添贺看着凌清远抖啊抖,无奈道。

    门口传来脚步声,徐添贺眉目一凛。

    “你憋着别出声,我去办点事儿。”说完走到门边。

    门“滴”的一声响起,把手被从外面按下。

    门开了,正欲走进来的Alpha对上一张冷厉的脸,被惊一跳。

    “干哈呢哥们儿,走错屋了吧?”徐添贺蹙着眉,牢牢堵着门,满脸是被打扰的烦躁。

    Alpha清醒了几分,看了看手里的房卡,又看了看门牌号。

    药效让他的脑袋都迟了几秒,他道:“没走错。”说完显露出几分敌意,是Alpha领地被侵占的攻击感。

    徐添贺恍若未觉,他翻了翻Alpha的房卡,不耐烦道:“你这是318,我这是312,睁俩眼不用来看东西,被shift糊住了啊?”

    Alpha愣住了。

    徐添贺后退一步,猛地甩上了门,还挂上了链条。

    Alpha反应过来,愤愤踹了踹门,似乎是实在难受,很快离开了。

    “艾玛,这破信息素设定,Alpha一股子冲味儿。”徐添贺大步冲到窗户边,打开窗户猛地呼吸一口,才感觉鼻子活了过来。

    床上的男生还警觉地看着他。

    “得了,望我干啥啊,手抻出来呗,我给你解开。”徐添贺揉揉鼻尖,走到床边。

    虽然凌清远是Omega,且长得清秀柔弱,但徐添贺没一点儿AO意识,再加上他没受到O的信息素影响,就是铁直一枚,根本对男的起不来怜惜之情。

    凌清远受制于人,别无他法,只好把手从裹着他的沙发罩里伸出来。

    被绑得还挺紧。

    但徐添贺精通各种绳结绑法,于是三两下就解开了。

    凌清远手自由后,很快把自己脚上绑着的绳子也解开了。他意识到自己被换上的离谱衣物,苍白着脸用沙发罩把自己裹紧了。

    “……你是谁?”凌清远又问出声。

    徐添贺没回答,他问:“你还有力气走路不?”

    凌清远迟疑着点点头。

    “那行,等会儿我给你带医院去,你这情况,不上医院不行。”徐添贺说,“医院不远,但是为了防止被人发现,我们得走消防通道,坐不了电梯也走不了大门儿。”

    “……好。”凌清远应声。

    徐添贺开门环顾了一圈,没看到有什么人,也没闻到有人停留的气息。

    于是朝凌清远打了个手势,示意他出来。

    凌清远却不动。

    徐添贺疑惑地回头,问:“杵那干哈,走啊!”

    凌清远有点难堪。这人简直没把他当Omega看。

    “我,衣服……”

    徐添贺一看,也是,就这样裹着沙发布出去,太引人注目了。不裹吧,太清凉了,也引人注目。

    他解开自己的西装外套,随手扔给凌清远,“你先裹着。”

    凌清远犹豫一瞬,还是将西装外套裹上了。直接裹在纯白的沙发罩外面。

    徐添贺转头一看,“哈”地笑一声。

    无他,实在是太像男人穿着长裙了。虽然配上凌清远的脸不算违和,但徐添贺铁直的心里满满是想笑的感觉。

    凌清远感觉更难堪了。

    好在徐添贺不是那种很没素质的人,他只看一眼就收回视线,道:“行,你跟着我走,麻溜地躲着点儿人。”

    房门旁边就贴着消防安全路线图,徐添贺认真看了看,将路线记下了。

    索性一路还算平稳,徐添贺将凌清远安全地带到了医院。

    凌清远本来到了医院想临阵脱逃,但没成功。

    徐添贺一问才知道凌清远是真的缺钱。

    于是他大手一挥:“钱我出,你去检查。”

    结果到了缴费机,一扫码,弹出来几个“余额不足”。

    徐添贺傻眼了。

    徐添贺翻翻手机联系人,发现有一个备注“宝贝”的人总是给他大额转账。

    这个估计就是原身那个人渣嫁的有钱男人了。

    点进去看了看头像,只有一片广阔无垠的金沙蓝海。

    不是吧。

    这头像简直比他刻板印象里的中老年还中老年。

    ……等等。

    这个有钱哥们儿的年纪是多大来着?

    徐添贺翻翻记忆,发现并没有这方面描写。

    而且,奇怪的是,他的记忆完全呈文字型展示,以至于他压根不知道他现在名义上的对象长啥样。

    现在这种情况,是该暴露自个儿不是原身,还是隐瞒自己已经换了芯儿?

    徐添贺沉思一瞬,最终还是觉着要先按兵不动。

    不过,没钱这种情况……

    徐添贺犹豫一会儿,缓缓按下了视频电话拨通键。吃软饭是一方面,瞅瞅人长啥样以防暴露也是一方面。

    视频响了很久,还是没人接。

    徐添贺耐心等着。

    在自动挂断的前一秒,屏幕变了样子。

    首先映到屏幕里的是一头浅棕色长卷发。

    徐添贺愣住,这咋是个女生?

    镜头稍稍晃了晃,皮肤冷白到发光的人就露了脸。

    眉似精修,一双桃花眼微微睁大,似乎有点惊讶。鼻梁高挺,嘴唇胭红,美得惊天动地。

    徐添贺脑袋一片空白,眼睛眨也不眨。

    这这这,这也忒好看了!简直每一点都踩在他的心巴上!

    “徐添贺?”美人疑惑开口。

    ……是男声。

    显而易见的清冷男声。

    徐添贺瞬间回过了神。

    不是,长头发,漂亮脸蛋,这怎么能是个爷们儿呢!?

    难不成这就是他的那个对象,程念?

    徐添贺闷闷地“嗯”一声,像是被打击到了,幽怨地看着手机屏幕。

    镜头那边,程念微微蹙眉。

    “什么事?”他问。

    徐添贺已经很久没联系他了,只除了每月固定发生活费的时候会活跃一点。

    程念不是傻白甜小O,他早早感知到了徐添贺的态度变化,所以早就没了所谓的期待。

    这样貌合神离的婚姻,对他的事业来说,反倒轻松不少。

    只是这样一反常态,没到月底就找他……

    程念眉头皱得更深了。

    这人不会是闯了什么大祸吧?

    眼看着屏幕那头的美人神色不虞地蹙眉,徐添贺心头一紧,仿佛自己犯了什么大错。

    认错的话脱口而出:“对不起媳妇儿,我错了!”

    ……嗯?

    话一出口感觉到了不对。

    徐添贺顿住了。

    程念也微微愣住。

    气氛在沉默中莫名尴尬起来。

    程念很快反应过来,他略过这句话,语气淡淡地问:“你有什么事?”

    神色带着拒人千里的冷冽距离感,像冰山顶上永远也触碰不到的雪莲。

    徐添贺又是张口一秃噜:“老婆,饿饿,饭饭。”

    话一出口徐添贺是真的想给自己一嘴巴子。不是,这人是男的!男的!男的!

    就算再好看也是男的!

    跟他一样的带把大老爷们儿!

    身为一枚铁血直男,怎么能看人长得好看就憋不住嘴呢!

    程念默了默,从话中听出一股捉襟见肘的意味,于是问:“没钱了?”

    艾玛。

    太善解人意了,不愧是他老婆!又漂亮又温柔又可人!

    徐添贺猛一高兴,嘴角都压不住。他笑得非常不值钱,一句话都藏不住:“媳妇儿,我救了个人,现在在医院呢,就差七百块钱,做个检查就够了!”

    总的来说这话也没错,徐添贺心安理得地给自己安了个救人的名头。

    程念没在意徐添贺跟以前截然不同的奇怪称呼,他敏锐地警觉起来:“医院?”

    虽然婚姻貌合神离,但是出轨有私生子搞出病等等事情,绝对是程念无法容忍的。

    好在徐添贺是真的清清白白。

    他乐颠颠地邀功:“对对,媳妇儿我救了一个中了药的男的,我是不是可热心肠了!”

    “媳妇?”程念终于注意到这个奇怪的称呼,他不习惯儿化音,学起来有点怪怪的。

    徐添贺:“嗷。”

    他莫名有一丝丝心虚。

    难道这边的人不叫媳妇儿?

    不是吧不是吧,那不能因为称呼不对就暴露吧?

    “你这几天去哪里了?”程念问,“怎么说话一股北方口音。”

    北方?

    徐添贺眼睛一亮,问:“那老婆你猜,这是北方哪儿的口音?”

    虽然他觉得自己妹有口音,但是银在他乡,为了回到自个儿高大威猛风流倜傥英俊潇洒冰清玉洁的身体里,他不得不向生活低头。

    程念摇摇头,算是回答这个问题,而后道:“下个月生活费转你了。”

    他觉得徐添贺变得有些奇怪。之前最过界的称呼也就是宝宝宝贝亲爱的之类,自结婚后徐添贺更是冷淡下来了。

    现在突然开始被亲亲热热地喊着老婆,程念是真的不习惯。满脑子怪怪的感觉。

    徐添贺打开支付钱包一看,一串“艾玛”脱口而出。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好家伙,自己当老板的时候,每个月像拉磨的驴一样投身工作才能赚得着钱。

    这人渣倒是有福,啥也不干钱也不缺。

    “老婆你真好!”徐添贺无痛滑跪,“老婆我最爱你了!”

    程念兀地呛了一口水,狼狈挂了视频。

    “……老婆么么哒。”徐添贺看着黑下来的屏幕,撅着嘴补足了剩下的话。

    媳妇儿长这么好看,性格脾气这么好,给零花钱还那么痛快,到底是谁在不珍惜!!

    好在被我给碰上了。

    我!东北爷们儿!最宠老婆了!

    徐添贺喜滋滋地想,好好好,以后这就是我媳妇儿了!

    花着老婆的钱缴了费,徐添贺感觉浑身舒坦。

    人生圆满了,既能混吃混喝又有完整家庭。

    啊。

    这要是他自己的身体,那才是人生至尊巅峰时刻。

    徐添贺吹着小口哨晃晃悠悠到了凌清远做检查的病房。

    他没贸然进去,站门口敲了敲门。

    自从对老婆一见钟情后,徐添贺的AO意识倒是突然鲜明了许多。

    至少猛地意识到凌清远是个O,虽然是个男人,但在这个多性别社会,意义还是不一样的。

    等了一会儿,医生来开了门。

    凌清远规规整整地穿着病号服,半躺在床上,手边挂着吊瓶。

    见徐添贺进来,他抬眸望过去,道:“谢谢你,钱我会……”

    徐添贺“嗐”一声,摆摆手,道:“谈啥钱啊铁子,咱又不是那心肠冷漠见死不救的人,你要给我面子,就当交我这个朋友,钱的事儿就这么过去。”

    “你要不给我面子,那咱可连兄……咳,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哈。”

    徐添贺心里想着AO有别,但一开口却还是一股称兄道弟的味道,完全没把凌清远当异性来看。

    唉,果然能让他心动的,只是程念,他媳妇儿。

    徐添贺这样美滋滋地想着,在心里骄傲地挺起胸膛。

    最后钱的事就这样翻了篇。

    凌清远和徐添贺加了联系方式,说着有事儿一定帮忙的客套话。

    然后徐添贺循着记忆回了家。

    “嚯。”徐添贺站在大门口感慨,“大别野啊!”

    雕花镂空栏杆大门,院里各种当季的花开得正盛,精致又漂亮。

    徐添贺高高兴兴地进门。

    却被惊到了。

    艾玛。

    本以为花园里那么富有生命力,别墅里也会温馨有家的气息,没想到房里头竟然一片死寂。

    进门就是空旷,打眼而来的沉闷感。

    家具都是性冷淡风,数量也少,撑不起这样大的空间。重要的是也没什么人,空气里一股灰尘的味道。

    ……这得是多久没回来住了啊!

    难怪老婆不着家,原来是他没把家布置好。

    他真该死啊。

    徐添贺后退两步,眼尖地看到花园里有人在修枝剪叶。

    嘿,这不是雇的有人吗?

    怎么屋里就没人打扫打扫?

    徐添贺翻了翻记忆,发现原身也是时常不着家。

    就算回来了,也对布置温馨家庭环境没兴趣,满脑子想着怎么在这段婚姻关系里占掌控地位、控制更多的钱。

    ……

    徐添贺对此感到无语。

    他不再纠结这件事,上楼下楼逛了两圈。

    二楼有主卧、次卧以及客卧。

    徐添贺按了按主卧的门,没能打开。他又试了试次卧,“啪嗒”,门开了。

    奇怪。

    徐添贺走进卧室,发现卧室乱了八遭的。床铺乱成一团,衣服也胡乱扔着。

    好在按记忆里来看,衣服都是没穿过只试了试的,不脏。

    但这里的杂乱程度还是让徐添贺这个轻微强迫症十分不爽。人渣就算了,生活习惯还那么埋汰。

    想了想,他又心酸,这么漂亮的老婆,到底看上那个人渣哪点啊!!

    徐添贺一个人住,虽然常做家务,但他住的房子没有这么大。于是从网上找了个清洁团队,把别墅里里外外清洁了一遍。

    死气沉沉的大别野焕然一新,徐添贺满意地支付了订单。

    不过主卧的门他打不开,这让他很是疑惑。

    记忆里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这段,徐添贺到处都没找到原因,只好先放着。

    一楼大厅太空旷了,只有一张大餐桌几把椅子,看样式还是匆匆忙忙布置下来的,一点格调都没有。

    徐添贺嫌弃地让人将椅子餐桌收进库房,自己挤着地铁去了家具城。

    忙忙碌碌一整个下午,别墅内部才真的算是焕然一新。

    一楼地板被大面积铺上了波斯风绒地毯,餐桌椅子都换成了简约的柔和色调,侧边用现代屏风隔绝出一片小空间,放上几个超软的小沙发,随时可以躺上去享受落地窗透进来的日光浴。

    徐添贺逛来逛去,还买了不少小玩偶小装饰品,在房子里这边放一个那边缀一个,把大房子装点得看起来热热闹闹的。

    总算舒心了。

    徐添贺懒洋洋地躺在小沙发上。

    窗外天已经黑透了,只有几盏路灯柔柔地打着光线。

    这小日子过的。

    徐添贺感慨,这生活才叫带派啊。

    夜色浓重,门口还是无声无响。看来今天老婆也不会回来。

    徐添贺在玄关留了一盏小灯,然后打着哈欠上了楼。

    他没住原身的那间次卧,而是住到了今天刚收拾好的另一间客房,跟主卧之间隔着次卧。

    夜深了,忙了一天的徐添贺沉沉睡了过去。

    凌晨时分,大门“咔哒”一声,一道疲惫的人影踏了进来。

    似乎没想到玄关处有人留了灯,有点惊讶。

    然而更惊讶的,还是走进门发现整个别墅内部大变样的盛况。

    程念脚步顿住了。

    然后退回两步,抬头看了眼门牌号。

    ……没走错啊。

    他兀地想起今天徐添贺打视频时候肉眼可见的变化,心底渐渐生出几分疑虑。

    次卧的门紧闭着,一点光线也没透出。

    天晚了,还是等明天再观察吧。

    于是他按上主卧的智能锁,“滴”,进了卧室。

    -

    第二天早上徐添贺早早起了床。

    他生物钟还算规律,早七晚十一,工作最忙的时候也没亏待过睡眠。

    早上的空气湿湿润润,连呼吸都带着一股潮意。

    ……这倒怪了。

    徐添贺疑惑,他出差去的南方也没这么高湿度啊。

    打开手机看看天气,湿度显示百分之八十八。

    但徐添贺迟钝地嗅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他的后颈微微发热,但感觉不太明显,他自然而然地忽略掉了。

    早晨正是锻炼的好时候。

    徐添贺洗漱完毕上了三楼。昨天把整个别墅都熟悉了一遍,三楼有个很大的健身房。仪器保养得都很好,看起来像是常用的样子。

    往楼上走,越靠近健身房,这股潮湿的水汽感就越重。

    徐添贺脖颈持续发热,他后知后觉地想到,他穿到的是一个有信息素设定的地方,脖子上发热的地方,应该就是那个叫“腺体”的东西了。

    这个潮湿的雨水味道,说不定是Omega的信息素。

    真奇怪。

    明明他昨天还对O的信息素没感觉。

    ……不对。

    别墅里怎么会有其他人?

    徐添贺忍着被信息素挑起的热意,三步作两步快速跑进了健身房。

    健身房里的信息素尤为浓重。

    徐添贺一进去,就被潮润润的湿汽扑了满怀满脸。他眸底有一瞬间的迷离,但很快清醒过来。

    然而下一秒他就愣住了。

    一个绑着高马尾的瘦高男生正在拉伸手臂肌肉。浅棕色的长卷发随着动作摇晃起来,发丝扫在男生冷白中带着红润的脸。

    是一张他熟悉的脸。

    桃花眼胭脂唇。阳光照进来,为精致的脸庞打上一层莹润的光。汗水顺颊而下,微张的唇透出性感的意味。

    咕咚。

    徐添贺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空气中的潮湿气息让他更加迷离。看来程念的信息素是清新的雨水味。

    徐添贺迷醉一般嗅着,突然猛一拍脑袋,让自己清醒了过来。

    ……没出息!

    程念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吗!他毕竟是个男的!

    这么一想,徐添贺的思维又发散起来。

    ……嗐。他想,这里男O是不一样的。反正就算是男的,也是他媳妇儿了。

    徐添贺艰难地移开眼睛,在心里把自己标榜“铁直”的沙包捶打得歪歪扭扭。

    被浓烈的信息素包裹,徐添贺感觉自己的后脖颈越来越热。

    于是另一股浓烈的清甜气息也升腾起来。

    徐添贺耸耸鼻子,眨了眨眼,诧异道:“谁吃冻梨呢?谁?!”

    说着左右望了望。

    程念正锻炼着身体,莫名其妙地被这股Alpha的气息缠上。

    被Alpha信息素勾到有点腿软感觉令他感到些许陌生的不适。

    “你。”程念停止拉伸,转脸看向一脸傻样说着奇怪话的Alpha。

    程念的肌肉虽然薄薄一层,但看着很有力量感,紧实地裹在腰细腿长的身体上。

    他捏了捏手指,似乎想要打人,语气十分冷淡:“把你的信息素收一收。”

    以前徐添贺几乎没在他面前暴露过信息素,他没想到,这个Alpha的气味对他竟然有这么大影响。

    “啥?”徐添贺一僵。

    不是,不是吧!?

    他一个东北铁血大老爷们儿,信息素竟然是香甜的冻梨味儿!?

    徐添贺愣半晌,没动。

    香甜的……冻梨味儿的……Alpha信息素……

    干哈啊!

    干哈啊老天爷这是!!

    徐添贺在心里咆哮,“香甜”和“Alpha”,这俩词儿怎么看怎么不搭好吗!!!

    他可是铁血东北大老爷们儿!!怎么着不得配一个一闻就能感觉出高大威猛特别帅特别霸气的味道!

    弄这酸酸甜甜的,这下好了,给人整得都不痛快了!

    徐添贺僵在原地,满脑子生无可恋。

    但眼见着程念的眉头越皱越深了,他只好委委屈屈地忍着燥热感,使劲儿收回信息素。

    窗户外刮来一阵风,将屋里浓郁的信息素味道吹散了。

    徐添贺嗅了嗅空气,发觉没什么味道了,于是眼睛湿漉漉地看向程念,说:“老婆,我收干净了,没味儿了。”

    俩人对视上。

    程念默了默,抿着唇率先移开视线。

    他抬手轻触一下自己微微发热的腺体,想着,自己跟徐添贺结婚大半年了,这人也不肯帮他临时标记一下解决每月的特殊期。

    今天这是怎么了?

    怎么会在他面前,表现出一副被引出信息素的样子?

    疑点太多,程念没注意到徐添贺对他不合理的称呼。

    徐添贺直勾勾的视线黏在程念脸上,让程念想忽视都难。

    于是他转头看向徐添贺,试探道:“三天后是我的特殊期,这两天我会在家办公。”

    话出口,程念盯着徐添贺的眼睛。

    果然,徐添贺眸中闪过慌乱,视线都有些飘忽,不敢再对视。

    这个发现让程念心底微微一沉。

    事实上徐添贺是真的慌了。

    特殊期?

    特殊期是啥玩意儿啊?

    徐添贺着急忙慌地开始翻记忆,越翻越乱,发现脑袋里根本没有关于特殊期如何相处的记忆。

    这这这……这咋办?

    真是急死人了!

    但很快,徐添贺灵光一闪。

    特殊期!

    难道这就是ABO世界里的那种,信息素易感期?一般AO一个月有三天左右时间,信息素非常不受控,很容易受到别人信息素的影响。

    徐添贺猛松一口气,总算翻到了这段生理课。

    不过O要怎么度过特殊期来着……

    徐添贺又翻翻记忆。

    越翻眼睛瞪得越大。

    竟然是,要相匹配的A在后脖颈上的腺体咬一口,然后注入信息素!

    这里的人称之为临时标记!

    做完临时标记,AO躁动的信息素就会被压制下来,不那么容易受周围环境影响。

    徐添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正在发热的后脖颈。

    又下意识朝程念的后脖颈看了看。

    “嗯。”想起程念刚刚说的话,徐添贺回过神,道,“在家办公挺好,嗯,好……”

    一生健谈的徐添贺突然词穷。

    他眨了眨眼睛。

    因为程念突然凑近了。

    漂亮精致的脸庞离徐添贺的脸仅仅一个呼吸的距离。

    这可不是社交安全距离。

    徐添贺甚至连呼吸都滞住了。

    快要凑到他鼻尖的Omega眉眼弯弯,笑得魅惑,像吟唱神秘曲调的海妖,张口吐出几个字:“不要忘了,到时候再帮我做临时标记。”

    徐添贺又眨了眨眼。

    “咕咚”一声,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一轮。

    凑得,太,太近了。

    头发丝儿都蹭到他脸上了。

    徐添贺视线又飘忽起来,离得这么近,他有点不好意思张开嘴说话了。

    于是他闷闷地“嗯”一声,随即又怕不能表达出他特别愿意似的点点头。

    徐添贺通红着脸,正定了定神想与凑得极近的眸子勇敢对视上,蛊惑人心的Omega却在下一秒离远了。

    徐添贺还在害羞,以至于他并没有发现,Omega脸上的笑意已经迅速消散了。

    程念是真的笑不出来。

    他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人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徐添贺。

    他跟徐添贺结婚这大半年以来,这个Alpha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不像别的夫妻那样亲密接触。

    他也真正认识到,也许Alpha跟他结婚就是纯纯为了他的钱。

    再加上这个Alpha之前总是说一些离谱的、想要管教他的话,程念也对家庭与婚姻没了耐心。

    只要不影响他的事业,不背叛婚姻以至使他平白产生道德风险,他都可以冷眼旁观,随Alpha怎么折腾。

    毕竟在金钱方面依附于他,比任何一种关系都更容易掌控。

    只是。

    如今好像发生了一些变故。

    程念抬眸看向还在愣神的Alpha,没再说话,只扯下一条毛巾草草擦了擦汗,然后抬步走出健身房。

    徒留徐添贺在原地进行剧烈的心理活动。

    徐添贺此刻心里既激动又紧张。

    激动的是,老婆凑近看真的太太太好看了!皮肤简直没有一丝瑕疵,五官完美得真像艺术家雕刻出来的,甚至连呼吸都是香的!

    这铁直本Alpha不当了!徐添贺在心里大声宣布,徐哥我要媳妇儿不要虚名!

    这么一想倒真是一身轻松。

    只是有几个他不得不在意的问题,让他有点紧张。

    那就是……

    程念到底有没有发现他不是原来那个Alpha?程念跟原身也亲密过吗?

    徐添贺翻了翻记忆,发现两人好像没有亲密的相处。

    婚前人渣A甜言蜜语一套一套,看程念反感跟A的接触,就表现得十分尊重他,距离把控得很好。

    婚后人渣PUA大法一个接一个,打压、贬低、意图控制,表现出一副不想接触程念这样不顾家的O的样子。

    徐添贺低低骂一声:“这瘪犊子完蛋玩意儿。”

    单从记忆里来看,俩人婚前婚后都是很有距离感的。

    程念因为自身强大、内心自信,所以从不信渣A说出的那些贬低打压的话。

    但总是被念念叨叨,程念也烦了,于是三天两头出差忙事业,十天半个月不回家都是常事。

    回家了渣A还要甩脸色,所幸俩人一开始就不在一屋睡,于是程念眼不见为净,回来了就埋头待在主卧不出门。

    徐添贺脸色古怪。

    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分房?

    这真是一场正常的婚姻吗?

    随即他又松一口气,不管怎样,那个人渣一点儿也配不上程念。

    难怪主卧上了锁,原来那是程念的房间。

    老婆这安全防范意识真不错。

    徐添贺又惆怅,穿成媳妇儿的对象是好,可是媳妇儿的对象是个人渣,这可真是埋汰人啊!

    想着想着他又自我安慰,说不定就是因为那个渣A不干人事,老天爷才派他过来,总不能让那个人渣祸祸了这么好的老婆。

    嗯。就是这样。

    他就是为拯救而来的!

    徐添贺满意地点点头,给自己下达了“好好宠媳妇儿”的任务。

    这样好的老婆,有人不珍惜,那只好换他来了。他保证,一定会让程念的幸福指数蹭蹭蹭往上冒。

    徐添贺给自己幻想乐呵了,哼着小曲儿开始健身。

  •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小说
  • 东北爷们儿穿成Alpha

  • 作者:花心光波biu   类型:ABO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