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BO >>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小说季风白景

  • 时间:2024-05-18 10:39
  • 小说《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正倾情推荐中,小说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围绕主人公季风白景开展故事,作者偷青酒所著的内容是:白景是因为穿越过来没有记忆,所以不知道大佬其实就是季风。
  •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小说

    推荐指数:8分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

  •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小说季风白景

    系统给我两个身份选择。

    柔弱不能自理的alpha,

    或者武力值爆表的omega。

    慕强的我默默把手放在O的按钮上。

    系统:「亲亲,身份选择都是有副作用哒,不管是A还是O,信息素会对所有人存在致命吸引力……」

    我立马将alpha按钮拍烂。

    生怕走上强制爱路线。

    但某天还是被人抵在墙上,一双修长的手拂过我的胸膛。

    「哥哥,你要是不愿意标记我,那只能让我终身标记你了哦。」

    睁眼来到abo世界。

    我活动脚腕上的镣铐,靠在墙边不动声色打量四周。

    整个房间被铁栅栏分成无数个牢房,每间关着两个人。

    牢房中间夹道站了个人,唾沫横飞激情演讲。

    「……奴隶们,金主大发恩典!在百兽斗里活下来的人都能免除奴籍,成为平民!多好的机会啊……」

    听得神神叨叨的。

    突然,我鼻尖耸动,偏头瞥身边的男人一眼,是omega的信息素,外溢的很严重。

    似乎是发情期到了。

    我皱起眉头。

    又瞧那人一眼。

    此刻,他难受地蜷缩在墙角,双臂抱膝,脸埋在其中,身体抖的厉害,看起来弱小又无助。

    信息素越发浓郁,像青梅糖,很好闻的味道,勾地我颈后的腺体微微发烫。

    铁栅栏外那人已经讲得差不多了,正意犹未尽地结尾。

    「……当然当然,这么诱人的奖励不可能没有一点难度——杀人魔头——代号冬,此刻正藏在你们其中!你们只需要活着就能得到奖励,而他必须把你们都杀了!……」

    我举起手,打断他,「那个,请问有抑制剂吗?这里有个omega好像发情了。」

    演讲人怪异瞥我一眼,随即发出嗬嗬怪笑。

    「我的失误,忘记告诉你们福利了。是的,看这精妙的安排!每个笼子里关了一个alpha和一个omega,在惊险刺激的比赛中也能和对方一起“放松身心”,请放心,笼子是特制的,不会暴露信息素和隐私。

    「如果不幸遇上发情期,双方可以和和美美轮空后面几天比赛。当然,如果omega怀孕,双方都会失去比赛资格。」

    我再次打断他:「所以有抑制剂吗?」

    如他所说,笼子是特制的,青梅糖香味在密不透风的环境几乎是赤裸的撩拨。

    我几次深呼吸,压下心里的躁动,但身体反应可不太妙。

    我的人设可是柔弱不能自理的alpha!

    虽然不知道这位发情期的omega实力如何,可我怕他把我整废了。

    演讲人嘴角咧大,弯腰与我平视,并没有回答我的话,「祝你用餐愉快!」

    说完,他拍拍铁栅栏。

    四方牢房竟降下幕布,世界瞬间暗下来。

    我抱紧自己,缩在那人对角线的墙角,心里默念我是正人君子我是正人君子。

    手指时不时掐大腿肉以保持清醒。

    压抑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偶尔有几声闷喘。

    黑暗里分辨不出时间流逝。

    但我能感觉到喘息声在慢慢靠近我。

    还能怎么办?

    装睡啊!

    我紧闭双眼,努力将呼吸控制地均匀平稳。

    一只修长瘦弱的手攀住我的手臂,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廓。

    我听见软绵无力的声音。

    「你的心跳好快,是不是没睡着?」

    我虎躯一震,心跳不受控制地加速,迫切想把贴在身侧的人拽开。

    那人仿佛有所察觉,先一步握住我的手腕,刹那间如铁铸铜浇般,我动弹不得。

    他低低软语,似是抽泣:「哥哥,我难受,你帮帮我好吗?」

    我:?

    如今我抽身都难,还能拒绝吗?

    他靠在我肩头,青梅糖味愈发浓郁。

    「哥哥,咬我一口……就一口……」

    话音落下,我仿佛看见他伸长白皙的脖颈,露出那一块小小的凸起,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我不自觉磨磨后槽牙。

    他的声音如恶魔低语,诱惑我打开潘多拉魔盒。

    我咬破舌尖,血腥味和痛感让我清醒一瞬,而此刻我已经按住他的肩膀,鼻尖几乎抵住那他的腺体,准备亮出尖牙。

    他松垮地环抱住我的腰,头埋在我胸前,一派温顺的绵羊模样。

    我将他推远些,嘴里含糊道:「我脱个衣服。」

    他默不作声。

    我敏锐地从信息素里察觉出暴戾的情绪。

    很淡,转瞬即逝。

    但我顾不了那么多,抓住衣摆将上衣套头脱下,边把衣服搓成条边问:「能接受捆绑吗?」

    「嗯。」

    于是我摸黑握住他的手,两只手腕并拢,衣服缠紧打了个死结。

    踉跄地起身,摇晃着扶着墙走远些,身心到忍受的极限时,一头撞在墙上。

    昏迷前脑海里还在疯狂叫嚣:「你是个弱鸡,不要把自己撞死了!」

    空气中信息素一滞,似乎透露出主人震惊的情绪。

    我清醒时,幕布已经撤下,光线穿过栅栏照亮牢房,残留的青梅糖味淡淡浮在空气里。

    「哥哥,醒了?」

    我寻声望去,终于看清那位omega的脸。

    黑顺的额发搭垂,五官精致,柔和的线条让他看起来像个漂亮又无害的瓷娃娃。

    我坐起身,揉揉隐隐作痛的脑袋,嗯了一声。

    他翘起嘴角,眉眼弯弯冲我扬了扬被绑住的手腕。

    「哥哥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嘶一声,面露抱歉,「对不起,我马上帮你解开。」

    说着,走过去蹲在他面前,揪住衣服尾巴尝试解开。

    我……有绑的这么紧吗?

    我扒拉其中死结,咬紧牙关硬是解不开。

    他的目光落下我脸上,如闲聊般开口。

    「我叫季风,哥哥叫什么?」

    「白景。」

    「白景哥哥是个正人君子呢,为了我的清白宁愿把自己撞晕,我还是头一次遇到哥哥这样的alpha。」

    季风把正人君子四个字咬的很重,说完还轻松一笑,问道:

    「能告诉我哥哥当时在想什么吗?」

    「害,能想什么,」我随口胡诌:「当然是在想,干净是男人最好的嫁妆。」

    季风笑容一滞,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好不容易把死结解开,我松一口气,抖抖衣服套头穿上。

    抬头扫视一周,惊讶发现许多牢房都空了,想来昏迷这两天死亡不少人。

    我干脆坐在季风身边,想套套他的话。

    「季风,你厉害吗?」

    季风低下头,避开我的目光,侧面看柔和的轮廓更加乖顺。

    「很弱。」

    我一拍大腿,像找到知己:「我也很弱,咱们可以抱团取暖!」

    季风侧头瞧我一眼,思索片刻,忽然伸手抱住我,「嗯,抱团,取暖。」

    「哎,不是这个抱团……」

    我无奈的拍拍他的手臂,见他没动,干脆也伸手回抱,「行吧,先抱一个。」

    然后扣住他的肩膀,拉开两人距离。

    「我们两个弱鸡要好好商量一下,以后该怎么办。」

    季风却想失神一般,讷讷望着我,没头没脑说道:「哥哥,你好香,你的信息素,好香。」

    闻言,我下意识摸向后颈的腺体。

    忽然想起系统的话。

    「身份选择都有副作用……信息素对所有人有致命吸引力……」

    致命……吸引力……

    我目光触及季风如狼似虎的眼神,心道不好。

    演讲人说过,发情期的两人方轮空比赛。

    这是唯一已知可以避免比赛的方式是在发情期。

    可是我不知道我易感期是多久。

    季风说,可以用我的信息素诱发他发情期提前。

    虽然他的发情期刚过。

    我一个头两个大,仿佛预见未来的日子——诱导季风,把自己撞晕,醒来诱导季风,再把自己撞晕……

    如此反复,能不一个头两个大吗?

    季风告诉我,其实不必把自己撞晕,因为他只是伪装自己到了发情期,不会过度影响到我。

    毕竟一直在发情期,铁人都受不住。

    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娇娇弱弱的omega。

    「但是,伪装发情期需要哥哥对信息素安抚,可以吗?」

    季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亮晶晶地望着我。

    「毕竟我太弱了,怕控制不住真进入发情期……」

    逃避比赛上季风已经出了大力,我哪能推脱,当即拍拍胸脯保证,「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可我万万没想到季风需求这么大。

    我瘫软在地,对怀里餍足的季风哭丧脸道:

    「季风,我真的没有了,一滴信息素都没有了……」

    季风撇撇嘴角,但马上恢复那副懂事体贴的样子:「哥哥受累了,先休息一会再继续吧。」

    我欲哭无泪。

    情愿把自己撞晕。

    那位演讲人来看过我和季风几次,从最开始的好奇,感慨,到后面板着脸,表情在说:「你个老六我真的服了。」

    终于熬到决赛。

    前面的人无一例外都在百兽斗里,成为野兽的美食。

    整个牢房只剩我和季风。

    我感觉我都苍老好几岁。

    身体力行体现纵欲不能过度,不然会虚,虚地两股颤颤,走路扶墙。

    演讲人更改赛制,宣布决战是一对一,活着的人可以离开这里,成为平民。

    他见我俩相互依偎的模样,原本迈开的步子顿住,从鼻孔哼出一声冷笑。

    「到现在,你们居然还对对方毫无二心吗?一A一O,似乎结果很清晰了,但是,“冬”啊,你究竟能演到哪个地步呢?」

    「你会舍得献出自己的生命,让他离开吗?」

    说完,他又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我愣了好几秒,不可置信看向季风。

    「你是“冬”?那个杀人魔头,这里最大的BOSS?」

    季风低垂眼皮,睫毛颤动。他抬眼,眼眸中水光潋滟,似乎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

    「哥哥,你怀疑我吗?」

    看着他这幅我见犹怜的模样,我心下柔软,不禁下意识怀疑。

    「难道我才是那个“冬”?」

    我穿越过来后没有之前的记忆,难道我才是那个暗处的BOSS?

  •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小说
  • 纯爱alpha总被馋身子

  • 作者:偷青酒   类型:ABO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