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全文阅读免费

  • 时间:2024-05-17 16:45
  • 主角为傅玉宁谢谌澜小说叫《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作者:金榜有名,小说剧情精彩,吸引眼球,实力推荐大家观看。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主要讲述了:在穿越过来之后一直都记得自己的身份,也知道他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人。
  • 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

  • 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全文阅读免费

    傅玉宁到现在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他不可置信地抬头环顾一圈,映入眼帘的是精美雕花的龙床以及随风轻柔摆动的上好丝绸黄色帷帐。

    厅内摆放着的金色九龙夺珠八角香炉正徐徐燃烧,细烟缭绕。

    富丽堂皇的宫殿内静可闻针落,伺候的宫人们纷纷低垂着脑袋,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

    殿内唯一声源只有凄切的女子哀求声。

    “呜…陛下,求您放了民女吧…民女已经有心上人了…唔…”

    这女子哭了没几声便被堵住了嘴。

    龙榻上,正准备实施暴行的小皇帝傅玉宁闻声一顿,过了很久才从宕机的状态清醒过来。

    他的对面坐着一名被堵住嘴,哭的梨花带雨的少女,她身着亵服,衣衫不整,半个香肩裸/露在外,双手被捆绑,端的是清纯动人、楚楚可怜。

    这一幕若放在寻常男子眼中必然是活色生香,血脉喷张。

    然而傅玉宁却瞪大眼睛,不舒服的吸了吸满是血腥味的鼻子,许多原本不属于他的记忆霎时蜂拥而至……

    当即心肝俱颤,惊呼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天,他穿书了!

    穿成他曾经看过的一本后宫权谋文《权倾朝野》,里面的炮灰男配小皇帝傅玉宁。

    对方名字相貌统统跟他一样,但却是个只知道贪图享乐、沉迷美色的昏君,他极其信赖自己身旁的司礼大太监谢谌澜。

    谢谌澜是这本书的男二,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奸臣,他残忍暴虐狠辣无情手段令人发指,最后杀人杀的就剩个书名,与小皇帝不相上下!

    在他俩不懈努力的狼狈为/奸/下,短短五年,就让原本富饶强大的云水国割地赔金、民不聊生,百姓怨声载道。

    谢谌澜不仅权势滔天,后宫还极多,书中女子无不为之倾倒,这其中就包括小皇帝的整个后宫!

    原著中小皇帝并未逍遥多久,时机成熟后,谢谌澜转而扶持男主上位,小皇帝就沦为了阶下囚。

    再后来,男主上位后,为感谢谢谌澜扶持,就把傅玉宁交给对方处置。

    因傅玉宁强占谢谌澜白月光,导致白月光不堪受辱而当场自尽。

    对方为报复他,就砍去他四肢,挖去他眼睛,将他做成人彘养在水缸中,还让人骑在他头上每天撒尿拉屎。

    谢谌澜恨他入骨,并不想他痛快死去,日日给他用上好药材吊着命,怕他自尽还命人敲掉了他的牙齿,割掉了他舌头,折磨了他整整五年才断气。

    傅玉宁接收了原主记忆,认出方才榻上求饶的女子正是谢谌澜的白月光柳月出,他又急又怕,眼前一黑,直接晕了。

    只不过晕了几秒他又清醒过来,可他这会儿也不敢睁眼。

    他都没搞清自己为什么会穿书,一柄无形利刃就已经悬在脑袋上。

    太离谱了!

    旁人穿书都会带什么系统和金手指,最不济还有中华上下五千年的智慧结晶,可他偏偏是个只会张嘴吃饭的草包,这可怎么办啊!

    “陛下?陛下您怎么了?”

    有宫人惊呼着上前用颤抖的手去探他鼻息。

    还好,有气儿。

    “来人呐,快传太医,陛下晕过去了!”

    原本安静的殿内霎时乱作一团,请太医的请太医,报信的去报信,搬救兵的搬救兵。

    不多时,一阵急急的脚步声踏进来,殿内奴才们纷纷低眉顺眼的见礼。

    “司礼大人。”

    ——是谢谌澜。

    装晕的傅玉宁心中一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紧接着,太医也随行而至。

    他短暂诊脉后表情有些微妙,“呃…许是陛下初经人事,情绪太过于激动,这才导致气机逆乱晕厥,待微臣开个镇静降火的方子养上几日便不会有大碍了。”

    说着让宫人用沾了温水的帕子给他擦去鼻间干涸的血迹。

    傅玉宁:“......”

    他就说他这个鼻子怎么黏糊糊的,原来是流鼻血了!

    感情原主面对美人儿兴奋过头直接嘎了,然后他就过来了?

    丢人啊,真丢人啊。

    现在原主变成他了,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傅玉宁的脸皮都开始发烫了。

    还好他急中生智保住了自己的身子,也保住了这条小命。

    暂时的。

    谢谌澜面无表情细细盘问过当时在近侧侍候的太监,了解完事情的大概经过。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此刻那张昳丽艳绝的脸上乌云密布。

    小皇帝抢人进宫的事他并不知晓,要不是心腹来报,此刻他还在城外处理兵部尚书贪/污受贿一事。

    如今看来是被调虎离山了。

    他凤眸低垂,掩住眼中憎恶,缓步来到龙榻旁看他。

    装晕的傅玉宁就快装不下去了。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以及一道带着冷意的目光毫无避讳的停留在他身上,似要将他千刀万剐。

    他甚至害怕下一秒谢谌澜会拿把刀直接把他捅成筛子。

    于是决定醒过来,但为了不与对方撕破脸还假意咳两声提醒对方,好让对方把那吃人的眼神收一收。

    “咳咳咳…”

    果然还是有用的,傅玉宁悠悠睁开眼睛,就收获了一句虚情假意的关怀。

    “陛下,可觉得还有哪不适?”

    很奇怪。

    谢谌澜的声音并不像寻常太监那般高亢尖锐,而是正常男子那般,低润悠扬的,语气是不辨喜怒的薄凉。

    但傅玉宁又记得书中写对方是个真太监,他带着好奇和探究朝那人看去。

    绯色的蟒袍如天边云霞,领口和衣领处的锁边用的皆是昂贵的金丝线,日光下闪动着细弱的光芒,胸前绣的纹样是大团花仙鹤,那鹤展翅精致栩栩如生的好似要飞出来一般。

    艳丽华服其实会放大人脸上的瑕疵,可那张貌若谪仙的脸硬生生扛住了,毫不夸张的说,这抹绯色身影出现后,殿内任何东西都黯然失色。

    傅玉宁生在美颜滤镜满天飞的现代,只有在乙游里才看到过五官这样真实完美的人,不由得呆愣片刻。

    “陛下。”

    谢谌澜唤他,声音没有起伏,态度不卑不亢,将傅玉宁的神情尽收眼底,分外不屑。

    “谌澜,谌澜啊!你可算回来了!”

    傅玉宁在恐惧与保住小命之间纠结了一会儿,又抽空回想了下两人之前的相处模式,先发制人,开始了他的表演。

    他扯住对方袖袍,一副惊慌模样,好像快哭似的,“前几日你不在时,有人跟朕举荐了个绝世美人,朕今日把她召进宫,却发现...朕…好像不太行…你说这该如何是好?”

    谢谌澜沉默一瞬,“陛下不必忧心,胡太医说过陛下龙体无虞,想来是陛下太过于紧张,修养几日便会恢复如初。”

    傅玉宁才不忧心。

    他只是在疯狂暗示:他不行、他根本没有碰对方最宝贝的白月光,求对方千万不要把他做成人彘!

    “啊.....对,朕觉得是这美人有问题!”

    小皇帝话锋一转,先下手为强:“是她无福伺候朕,接不住这泼天富贵,所以朕把就她赏你了,回头你给朕再找几个新的来!”

    谢谌澜喜欢柳月出,那他何不做个顺水人情成全他们。

    他俩坠入爱河就没时间搭理自己了,他可以抓住机会离宫跑路。

    反正男主将来会是个好皇帝,这天下又不用他操心。

    谢谌澜沉思一瞬,动动唇刚要开口谢恩,却听得耳边传来“唔唔”悉悉索索的异响。

    两人同时一怔。

    从旁手脚利索的小太监立刻小跑过去,循着声音从里侧龙榻的夹层中捞一个身形饱满的少女。

    只见她身着亵衣,眸中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如风中娇花楚楚动人。

    那纤细的双腕还缠着绳子,这副颓靡模样不禁让人联想到她的经历。

    小太监帮她解开绳子,拽出堵口的软帕,她“哇”的一声就哭了,扑通跪倒在地“民女哪里都不去,民女幸得陛下垂爱,愿终身侍候陛下左右,求陛下成全!”

    此刻的她相较之前完全变了人,神情坚定,言语掷地有声,明明谢谌澜就站在眼前,可她竟连看都不看一眼。

    傅玉宁一时反应不及,怔愣过后听这话吓的差点跳起来。

    这,这不是谢谌澜的白月光吗?

    她不是已经被宫人带出去了吗,怎么还在这?

    其实是柳月出想趁傅玉宁晕的时候逃跑,可她行动不方便,滚到榻下反而磕伤脑袋晕了过去,方才殿内兵荒马乱根本无人发现她。

    她刚醒过来就听到了两人谈话。

    “你.....你方才不是还说你的心上人是谌澜吗?朕成全你,朕不喜欢夺人所爱,你还不赶紧起身谢恩?”

    傅玉宁暗示加剧透吓得都结巴了,他真的很想冲上去质问:大兄弟,你要不要看看你在说什么?

    一个要亡国的皇帝和一个权倾朝野的大官儿,用脚趾头都知道该怎么选吧?

    而且他记得这段书上也没有啊!(他看完时间太久,有些细节忘记了)

    谢谌澜脸色有些阴沉,只是他一言不发,令人捉摸不透想法。

    无形的寒意散发开来,整个殿内的温度也跟着骤然下降。

    傅玉宁只觉得冷飕飕的,他偷偷看对方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他,还勾着唇给了他一个淡淡笑容,他不由得想起原著中有个【司礼大人一笑,伏尸百万血流成河】的剧情,他瞬间头皮发麻,更害怕了。

    谢谌澜现在肯定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威胁柳月出的事,所以才会闭口不言。

    傅玉宁百口莫辩,冷汗直流。

    偏偏柳月出就跟要证明什么似的,根本不给他喘息时间,并且咄咄逼人,“民女上了龙榻就已经是陛下的人,天下岂有一女共侍二夫的道理?陛下若将民女随手赏了人,民女不如死了痛快!”

    说着她冲那门前的紫檀高浮雕九龙柜撞去。

    宫人们齐齐惊呼。

    傅玉宁的近侍小太监反应快立刻冲过去拦,直接被撞飞,原地转了个圈,恰好此时外头传来唱声:“皇后娘娘驾到!”

    皇后慕容文茵脸上带着得体的假笑,一只脚刚踏进高高的门槛,就看到有人影朝她扑过来,快到她都看不清,还没来得及惊呼就被扑倒在地,身后跟着的宫女跟多米若骨牌似的哗啦啦倒了一地。

    “咚”的闷响声传来。

    柳月出脑门撞出一个大鼓包,额前青紫一片,倒在地上生死不明。

    慕容文茵也后脑勺着地晕了过去。

    “皇后娘娘!”

    有宫女尖叫。

    傅玉宁看到柳月出的伤,只感觉“嗡”的一下,大脑瞬间一片空白,他心跳快如擂鼓,难受的捂住胸口“你......你......”两眼一黑,也跟着倒在地上。

    小太监惊呼,“陛下?陛下!”

    “快、快传太医!”

    永和宫闹得鸡飞狗跳,太医们组团出动。

    胡太医被小太监拖着跑,还掉了一只鞋。

    他赶来为傅玉宁施了几针,半个时辰后人才悠悠转醒。

    傅玉宁醒过来的第一件事,病中垂死惊坐起,揪住床边小太监急急问道,“那个柳姑娘如何了,她醒了吗,她的伤重不重?”

    小太监哆嗦了一下老老实实回答,“司礼大人叫人将柳姑娘移去了偏殿,可她醒过来后依旧哭闹着要寻死,皇后娘娘念其对陛下一片挚心,已经破例封她为贵人,让她安心养伤。”

    傅玉宁:“......???”不是,她有病吧?

    他胳膊撑着床僵持了一会儿,像泄了气的气球摔回了枕头上。

    慕容文茵。

    原著中她对谢谌澜一见钟情,爱的死去活来,还为其守身。

    小皇帝身边美人太多,因她相貌平平娶了也没动过她,不过她很聪明,一直借小皇帝的手除去自己不喜欢的人。

    柳月出被掳进宫的事从头到尾都是她的手笔。

    她故意的!她就是故意的!

    傅玉宁怨气冲天,他恨恨瞪着床帐瞪了半天。

    原本就是甄嬛迷的他此刻突然顿悟了,很多事情不是隐忍就能解决的。

    要他忍谢谌澜那个大反派也就罢了,但这些小卡拉咪他要气死一个算一个。

    若毫无反抗之举,只会让那些欺负他的人愈发觉得他好欺负,更加肆无忌惮,到时他没被大反派杀,也会被接踵而至的小卡拉咪整死!

    原著中,这些助攻的蚊子苍蝇可有不少!

    想到这里他咬牙切齿道,“你去,给皇后传话,让把她收着的龙凤册给朕拿过来,就说今晚朕要和谌澜一同好好研习,让她别来打扰!”

    小太监先是一懵。

    反应过来面红耳赤连滚带爬的跑了。

    胡太医手里端着刚煎好的药走到门口,听到这话他便将伸进门槛的右脚默默缩了回去,退出去又重新进了一遍。

    长春宫。

    殿中央摆放着华丽的白玉制成的四扇屏风,上头绘的凤凰栩栩如生,好似要从里头飞出来一般。银朱色的月光纱帷幔随风飘荡,像飞舞的霞光般流光溢彩。

    慕容文茵正拉着柳月出给她介绍这些千金物件以及得宠的好处,听完小太监传的话声音立刻高出几个分贝,“你说什么?”

    其实她俩的伤都不重,甚至她们比傅玉宁醒过来的还要早。

    柳月出没打算真寻死,她往柜子上撞纯粹是做样子给小皇帝看。

    助跑虽快,但中间被挡了一下,加上她有意控制,所以撞上去的力道更不会大。

    而她头上的大鼓包是之前从龙榻上滚下去磕的,开始不明显,后面撞一下就鼓的更加厉害了,只是看起来骇人。

    反正她宁死都不要跟谢谌澜扯上关系!

    没错,她也是魂穿过来的。

    真正的柳月出因为剧情设定在滚下龙榻那一刻就已经摔死了。

    她现在是:钮祜禄•柳月出!

    她看过这本书,谢谌澜是个大奸臣,喜怒无常,残忍至极,还把小皇帝做成人彘,与其待在这种人身边她还不如待在小皇帝身边。

    因为小皇帝以后会有数不清的美人,根本临幸不过来,她能做到完美隐形。

    而且宫变后,男主登基就会把她们放出宫,届时她就自由了。

    她的思绪很快又被眼前几欲崩溃的慕容文茵拉回来。

    小太监将傅玉宁的话又重复一遍后,她表情都开始扭曲了,“陛下既要,本宫这就让人去为陛下取!”

    《龙凤册》是皇家私密之物,由历代皇后保管,共有一册三百八十页,是教妃嫔如何侍候皇帝的绘册。

    小皇帝突然要这个,还说要同谢谌澜一起研习,她怎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小太监离开后,她找了个借口把柳月出打发了出去。

    顺手搬起桌子上的琉璃花樽就往地上摔。

    “啊啊啊啊!”

    琉璃崩裂发出清脆声响,溃散的碎片在阳光照射下散发出七彩光芒。

    傅玉宁这等粗鄙滥俗的蛆虫竟也恬不知耻妄图染指那般仙姿玉骨的人!

    谢谌澜应该会有办法拒绝的吧?

    可他再如何不愿,怕也难逃生杀予夺的皇权!

    慕容文茵这样一想,顿觉胸中郁气翻涌,哗啦啦一口气又砸了好几个花瓶。

    “不行,本宫得想个法子!”

    她抱住古董花瓶的两只手停顿下来,尖锐的指甲摩擦在瓷器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声。

    ——

    小太监捧了册子后急忙回永和宫复命。

    他走时傅玉宁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瞪着床帐,他来时傅玉宁还是这样,“陛下,您要的东西奴才带来了。”

    他一边说着递上去,一边将气的半死不活的傅玉宁扶起来,还在贴心的在他后背放个软枕让他靠着。

    除去带过来的东西,又一并把慕容文茵那难看的表情顺嘴描述了一下。

    傅玉宁当即龙心大悦,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小太监一脸期待道,“回陛下,奴才是新来的,还没有正经名字呢!”

    柳月出这事一出,谢谌澜彻底给永和宫来了个大换血,新进一批全是他的人。

    傅玉宁思索一番“以后你叫古他那。”

    小太监:“……”

    他原本还期望着得个好名儿去其他小伙伴面前炫耀,可这名字听起来甚是怪异。

    傅玉宁翻开手中册子,尴尬咳嗽一声,满脸神秘,“古他那,是一位名叫游乐王子的神明手中无往不利的神器,朕是赞你忠心护主,办事得力。”

    小太监眼睛一亮,继而开心起来。

    【于是,青春之夜,红炜之下,冠缨之际,花须将御…】(以下是番茄不让写的内容)

    明黄色的高玉纸上,一行行结构严谨的隶书体排兵列阵,掺了金粉的笔墨在光线下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傅玉宁只是看了几眼《龙凤册》上的开篇序言就面红耳赤。

    这诗也太直白了!

    他往后翻了一下,又立刻给合上了。

    这个东西,果然还是藏起来得好。

    “那个,古他那…”魔仙能量变身!

    不对!

    “谢谌澜哪去了?把他给朕叫回来,今晚让他陪朕用晚膳,哪都不能去!”

    傅玉宁觉得憋屈极了。

    该死的慕容文茵生怕他多活一天,她要这么玩,那他就用谢谌澜恶心死她。

    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古他那呵呵一笑,“陛下您忘记啦,司礼大人这会儿在勤政殿呢,奴才这就去带话!”

    哦,傅玉宁想起来了。

    小皇帝头脑简单的程度跟自己不相上下,他是从来不会处理政务的。

    除了亲自会面接见大臣以及早朝这种非露面不可的活动,其他时间都是谢谌澜在处理,就连批阅奏折都是。

    如果对方不是个大奸臣,那他愿称之为云水国操碎心的老父亲。

    云霞一点点染红天边,宛如一副徐徐展开的绚丽画卷。

    勤政殿的门槛这两天都快被踏破了。

    “兵部侍郎的内宅昨日下官就已经派人去搜过,可并未发现赃物。”

    刑部侍郎黄全书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兵部侍郎贪/污受贿,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事,可却找不到证据,找不到证据就结不了案,结不了案就等于跟这位对着干。

    说起这兵部侍郎以前还是谢谌澜最信任的爪牙,说落/马就落/马,他们这些人更加惶恐。

    为这事,他都好几日睡不好觉了,愁的头发白了一片,只好厚着脸皮来求指点。

    谢谌澜坐在右首黄花木的雕花圈椅上,闻言持象牙佛珠的手一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语气是惯有的薄凉,“黄大人是被这暮年添丁之喜冲昏了头脑,这么小的案子都不会办了。”

    黄全书大惊,额上瞬间薄汗淋漓。

    “怎么,本司要如何办案,还要得到黄大人应允?”

    黄全书先是一愣,反应过来急忙道,“不敢,不敢,是下官愚钝,下官明白了,下官马上去结案!”

    此刻他才明白,这人要的只是结案,不是证据。

    谢谌澜起身,宽大的手掌在他右肩拍了拍,佛珠上的红穗顺势扫上他脸颊,冲他摆了摆手。

    人走后,刘僖又进来道,“主子,陛下派人来传话,让您今晚陪他一起用晚膳,哪里都不准去。”

    一开始他也觉得意外。

    小皇帝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粘主子了,他不是都恨不得主子累死在勤政殿内自己好逍遥快活么?

    可后来……

    谢谌澜背对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把着那串象牙佛珠不知在想什么。

    良久他淡声道“知道了。”

    “回主子,还有一件事……”

    刘僖思量着,没敢直接出口,先是啰嗦完今日傅玉宁的全部动向,缓了缓才进入主题,“今日,陛下差人去长春宫要了那《龙凤册》,说是今晚要与大人一同研习……”

    小皇帝登基刚满一年,因着之前年岁太小,老皇帝从不让宫女近身侍候,现在年岁渐长娶了个皇后还没碰过。

    好容易选个了美人掳进宫又发现自己不能人道。

    刘僖把这些在脑海中过了一遍,愈发心惊:小皇帝不会是觉得自个儿对着女人不行,要换男人试试吧?

    那他还真是活腻歪了。

    永和宫今晚似乎格外热闹,宫人们路过都要张望一二。

    古他娜瞅着不对劲,来来往往的也就那几幅熟悉面孔,他顺手揪住一个,“喂,你哪个宫里的,闲着没事在这磨蹭什么呢?”

    小太监先是脸色一白“我是长春宫当值的,奉皇后娘娘命前来丈量损坏的规格器具好回去比对着修,时间可能有点久,还望古公公行个方便。”

    说完从怀里摸出一块金条就往他手中塞。

    “哦~那跟我进来吧。”

    古他娜掂量一二,不动声色把那金条塞进袖口转身进了殿内。

    “陛下,陛下!”

    他安排好人后一路小跑进寝宫,像献宝一样把金条握在手里给傅玉宁瞧,三言两语就把这事抖露出来,脸上写满了‘在线等夸’四个大字。

    那小太监定然是皇后派来的眼线!

    虽然不晓得皇后要干嘛,但他敏锐聪明的脑袋瓜子是绝对不需要质疑的!

    金条璀璨的金光犹如太阳般炽热耀眼令人无法忽视,傅玉宁与它四目相对那一刻就知道自己恋爱了。

    他眨眨眼,十分不舍的将自己目光从金条上移开,毫不吝啬夸赞“做的好,做的妙,做的呱呱叫,这金子赏你了。”

    小皇帝对待忠心的下人可是很大方的。

    古他娜呵呵笑,笑完他又皱眉,“陛下,那奴才......”

    傅玉宁看着金条道,“就按他说的做,你不要暴露,晚膳时还要让他在一旁跟着伺候。”

    黄昏时分,外头负责传膳的宫人们早已鹄立多时,这头试菜小太监一声“传膳”,罗列整齐的队伍便鱼贯而出,几十个人各自捧着绘有金龙的朱漆盒,浩浩荡荡直奔永和宫而来。

    场面极其壮观令人震撼。

    傅玉宁哪里见过这种阵仗,第一道金丝八宝鸭端上来时他就已经流口水了。

    谢谌澜站在一旁为他布菜,执筷的那只手,骨骼分明,线条流畅,每个动作都充满了力量和美感,像艺术品般令人赏心悦目。

    御膳房做菜真的好吃。

    以至于傅玉宁吃撑以后才想起自己还有正经事要办。

    “谌澜坐下,陪朕一同用。”

    他话音刚落,古他娜就利索的搬来小圆凳。

    谢谌澜似乎早有预料,勾了下唇角,“谢陛下!”

    傅玉宁:“……”

    剧本是这样写的吗,他都不客气一下的?

    害自己准备了好多话都没说出来。

    他捧着脸去看对面人颇为崇拜道,“谌澜绝世容光,朕光看着你这张脸就能多吃三碗饭,朕的谌澜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文韬武略样样精通,有你,真是朕之幸、云水之幸!”

    管他反派正派天底下没有不喜欢听好话的派,只要他多拍马屁,给他拍舒服了,于自己的生存环境就越有利。

    谢谌澜抬眸看他一眼,又继续看碗里的菜。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傅玉宁总觉得对方勾唇笑了一下。

    “这个、那个、朕觉得那个菜好看很是配谌澜!”

    傅玉宁指哪儿古他娜夹哪儿,两人配合无比默契。

    小皇帝较之前好似换了个人般。

    以前对着喜欢的美人那眼神是猥琐的、肮脏的,现在明明嘴上夸着他眼神却是澄净的。

    谢谌澜捏着筷子一个眼神,刘僖心领神会的接下了他触发的调查任务:真假美猴王。

    一通殷勤过后,傅玉宁夹着那本为了气皇后而伪造的《龙凤册》硬着头皮来到大奸臣身边,开始进入主题。

    他心里不断为自己加油打气:没事的,靠近他一下而已,他又不是读者,不会啃自己皮鼓。

    “今日,朕研读书册其中有几道难题,日想夜想百思不得其解,朕想着谌澜乃我朝股肱之臣,素日处理各类疑难案件不在乎话下,定然有法子帮朕解惑,于是特来求助一二......”

    在古他娜和刘僖复杂的目光中,那本明晃晃的册子就摊开在了谢谌澜眼前。

    傅玉宁白净的指尖触在上面几行歪歪扭扭的字上:

    【假设,未来世界有一款游戏叫《某者荣耀》,游戏中分上中下三路。

    参与的每个玩家都需要击杀兵线获得经济来保证自己身发育强大与否。

    但其中的虚拟人物马超凭借自己强大的机动性,经常吃完自己上路兵线又跑到别人的中路吃别人的兵线,请问,按照云水国律法,马超行为是否构成侵占财产罪?为什么?】

    谢谌澜:“……”

    那张昳丽艳绝的脸上浮现些许困惑,表情复杂。

    小皇帝拿出《龙凤册》的那一刻,他已经做好让其缠绵病榻半年后病死的准备。

    但现在…

    琥珀色的瞳仁一瞬不瞬的盯着他,似乎很想知道,他这脑袋瓜子里到底能装多少水。

    傅玉宁小脸一红。

    妈耶,这样绝色美男的“深情”凝望他还真是顶不住呢!

    两人离的近,谢谌澜身上独有的冷香阵阵钻入鼻尖,霎是好闻,搞得他也想要同款链接。

    “咳…”他以拳抵唇掩饰尴尬,“是朕太过唐突,爱卿一时间无法给出答案也是人之常情…不着急,长夜漫漫咱们有许多时间研习…那咱们继续来看下一个…”

    【已知,话本《西游记》中虚拟角色孙悟空乃吸收天地精华的一块灵石孕育而成,某日孙悟空暴怒之下将石头击碎,请问孙悟空的行为属于杀父弑母吗?为什么?】

    谢谌澜:“……”

    他觉得这两道题比勤政殿堆了三天的奏折还要难缠。

    半晌,他轻啧一声慢悠悠开口,“陛下…”

    他刚开口,话头被傅玉宁打断,“不着急,爱卿在这里好好准备,朕先去内殿沐浴,待朕回来再一同研习。”

    他说完,守着的宫人全都自觉撤出殿内。

    刘僖担忧的看一眼自家主子,最后也只能跟着出门。

    “哈哈哈哈哈哈哈!”

    傅玉宁回到床上笑得打滚,方才谢谌澜脸都绿了,什么智多近妖,还不是被他简单的两道题就给难住了。

    慕容文茵派来的眼线肯定已经回去报信,今晚她怕不是要被气死。

    可他不知道,他前脚刚进寝宫谢谌澜就接到刘僖消息,急匆匆离开了永和宫转而去了长春宫。

    柳月出病了,高热不退,胡言乱语,嘴里大喊着,“西南殡葬管理职业学院恭迎熹妃回宫!”

    太医被叫过去好几个,慕容文茵亲自守在床榻前。

    见谢谌澜来她眼睛一亮,捏住帕子故作伤心道,“都怪本宫没有照顾好月儿妹妹,她白日里才遭了一劫,现下却……太医说月儿妹妹高热反复,今晚得有人守在这儿。”

    眼线来报,小皇帝与谢谌澜研习完《龙凤册》后还遣散宫人进了寝宫,差点气死她,还好她有后招,让狗皇帝奸计不能得逞!

    谢谌澜看都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榻前。

    榻上少女因痛苦而眉头紧蹙,嘴里含糊不清的念念有词,“你有这么高速运转的机械进入钟国,就是我给出的原理,小时候。你知道为,为什么有圣灵给它运转先位?黄龙江一带全都带蓝牙!”

    谢谌澜:“……”

    他听了一会儿没听懂,便问道,“她如何了?”

    太医立刻上前,“是伤寒症,开些清热解毒的药喝了便会好,只不过用药需要派人盯着,每两个时辰喝一次。”

    他摆摆手,“你去吧。”

    虽然谢谌澜全程没说几句话,可慕容文茵还是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

    以往此人不管是对谁,态度永远是高高在上冷漠、不屑的。

    可如今却肯这样不顾非议漏夜前来后宫,还屈尊降贵的关切,她嫉妒的快要发疯心里开始盘算起其他。

    消息很快传回永和宫,傅玉宁还没捂热床又一屁/股爬起来:好你个慕容文茵,跟朕来这一套是吧?

    他把古他娜招过来“胡太医最擅长医治伤寒症。你去,带着胡太医去长春宫把谢谌澜给朕换回来,你就说朕也病了,朕要是一株香的时间还见不到谢谌澜朕就驾崩!!!”

    “让他们看着办!”

    白月光会生病,他也会生病!

    于是,这个寂静的夜晚,太医们再次组团出动。

    擅长治疗伤寒症的一批全被调去长春宫治疗柳月出,得到了彻夜把守的死命令。

    另一批则是进了永和宫为小皇帝诊治。

    傅玉宁为演戏逼真还让太医给自己下了药,一碗药下去立刻感觉头重脚轻,天旋地转,浑身发烧!

    刘僖跟着谢谌澜从永和宫跑到长春宫,又从长春宫跑回永和宫。

    真好,又是鸡飞狗跳的一天。

    谢谌澜不疾不徐赶回来,殿内齐刷刷跪了一地的宫人,他轻抚着佛珠上的红穗,冰凉的目光掠过一众人,语气慢悠悠,“伺候不好陛下,难道是想下去伺候先帝?”

    他从未感觉像今晚这样疲累。

    果然,小皇帝还是病死省心。

    宫人们听这话吓得肝胆俱裂,刚想开口求饶,却有人抢了先。

    “不怪他们,要怪就怪朕……”

    傅玉宁颤颤巍巍从帐中探出脑袋。

    小皇帝皮囊并不差,母亲禧后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他的这张脸像极了母亲。

    换了芯子后褪去了原本的猥琐奸诈,这张脸的优势愈发显现出来。

    因为发热缘故,双颊飞上两抹云霞,白玉似的肌肤如今覆上一层薄粉,整个人看起来像朵娇艳欲滴的大牡丹,清娆水嫩。

    小狐狸似的眸子也红红的,无辜可怜“是朕不好,朕病的不是时候,朕……咳咳……朕只是觉得自己要死了……朕害怕……”

    “但……若有爱卿在身边相陪,那就不一样了,朕龙驭殡天后……也能直接跟列祖列宗介绍:看!朕这一生虽然算不上个勤政爱民的明君,但朕培养了一个忠心爱国、尽瘁事国的臣子!”

    说完,像怕人跑了似的,一把拽住他的袖袍。

    谢谌澜:“……”

    小皇帝向来骄纵,还贪生怕死。

    却为了能把他召回来饮尽一大碗自损身体的苦药。

    有意思。

    比朝堂之上那群看见他就跟鹌鹑一样,恨不得把脑袋杵进地下的老东西强。

    他勾唇,“陛下谬赞,既然陛下如此信任臣,那臣就彻夜相守,免得陛下交不了差。”

    傅玉宁在心中翻了个白眼。

    傀儡皇帝不好做啊,小命难保,马屁还行,但至少拍完满宫人都不用殉葬了。

    他尬笑着应付一声,没多久眼皮开始打架,这药竟有安眠作用。

    只不过他睡的有些不好。

    他做了一个噩梦,梦到自己跟原主落了个同样的结局,被砍去手脚,做成人彘,嗖嗖的冰冷剑气声在他耳边响了一夜。

    他醒来时,外头天已大亮,阳光刺破云层透过窗隙洒在朱红色花卉刺绣地毯上,温暖又宁静。

    古他娜立刻小跑着过来伺候他梳洗,“陛下,您觉得如何了?”

    傅玉宁倒是没什么事,太医说过,这药几个时辰后便会随着汗液排出体外,不会损伤身体,“朕无事,那柳贵人如何了?”

    那个梦回想起来仍旧让他心有余悸。

    古他娜将他擦过脸的帕子放回铜盆,“柳贵人早已退热,太医们说修养几日便会恢复如初,陛下不用担心。”

    “只是……”

    他话头顿了顿,满面忧心,“司礼大人说,陛下如此器重,他定然不负,日后每晚陛下安歇之时他都会守在榻前,直到陛下入眠!”

    傅玉宁:“……???”

    古他娜又道,“昨夜司礼大人在陛下榻前守到卯时才离开,他闲来无事一直在陛下榻前擦他那柄镶满宝石、寒光闪闪的匕首。”

    长春宫的人每隔半个时辰便会来向其禀报柳贵人的病情,不过这他没说。

    “奴才知晓陛下有难言之隐,所以才……可天底下长得好看的人有许多,好看的男子更是许多,陛下不如换个人研习《龙凤册》吧……”

    在他心里,傅玉宁对柳月出是真爱,不然也不会生病两次醒来都先问一句对方的情况,可傅玉宁身患隐疾对着女人起不来,于是想跟长的好看的身为男人的谢谌澜试试。

    可昨晚谢谌澜坐在床前磨刀那副样子,差点给他吓去世。

    美的惊心动魄那张脸上带着诡异的笑,那场面,活脱脱像阴间爬上来索命的艳鬼。

    妈呀。

    他昨晚吓得连个瞌睡都不敢打,生怕一眨眼,那刀子突然变成了红的!

  • 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小说
  • 傻白甜小皇帝又被佞臣以下犯上

  • 作者:金榜有名   类型:穿越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