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BO >> 沉疴

    沉疴by宋芥在线阅读

  • 时间:2024-05-15 10:55
  •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祁舟清靳砚小说《沉疴》,作者:宋芥,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沉疴主要讲述了:喜欢他都成为一种习惯了,祁舟清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放弃靳砚。
  • 沉疴小说

    推荐指数:8分

    沉疴

  • 沉疴by宋芥在线阅读

    初雪降临过的午后,暖阳似乎都要比以往更明媚,湛蓝澄澈的天空勾勒出一道柔和的淡黄色轮廓,撒在寒雪层上,悄然间驱散了寂冷。

    房檐冰雪消融,变成了淅沥的水滴,随着风动拍打在玻璃窗上。

    祁舟清在床边翻书的动作微顿,被清脆的水滴声吸引了目光。

    玻璃窗上水渍蜿蜒,模糊了外面景色的轮廓,但隐约可见的,是消去雪白的露出原本的青绿色草坪。

    “想出去转转吗?”

    低沉慵懒的声音在沉静的屋子里响起。

    祁舟清收回视线,转向出声的人。

    靳砚似乎很早就发现了他的出神,正杵着头,饶有趣味地看他。

    他身上穿着和祁舟清同款的居家睡衣,窗边温和煦的阳光打在他的侧脸,无端削弱了凌厉的轮廓,看着连眉眼,似乎都柔和了几分。

    祁舟清心里却满是茫然,从睁开眼的那一瞬间,这些成雾的迷茫就一直耿在心底。

    他能看见靳砚眼底显而易见的虚假真诚,知道他反常的目的并非他解释的那样坦荡真挚。

    他甚至清楚的感受到,这只会是靳砚用假象包装的,另一种用来伤害他的高明手段。

    靳砚很不会骗人,他是一个很坦荡的人。祁舟清在很久之前就知道,一如现在,他的反常和虚意,在祁舟清看来是那样蹩脚。

    “好啊。”

    祁舟清垂眼,躲过和他的对视,淡声答道。

    可尽管是假的,他也想看看,靳砚为了这一反常的目的,会做到什么地步。

    室外不比室内,尽管晴了天,但刮起来的风还是沾着雪的冷。

    两人穿得稍微厚实了些才出去。

    别墅门刚打开,一股干净清爽的松木香便扑鼻而来,混杂着空山新雨的潮气。

    祁舟清站在栅栏边的青石板上,他偏头眺望着远处大片白茫茫的林间。

    只是积雪太厚,压在树枝上落不下,遮盖了松枝的原本样子,只有寡淡的雪白。

    “林子里去不了,路太滑。”

    似乎看出了祁舟清眼底明晃晃写着的“想去”,靳砚淡淡出声,制止了他的心思。

    祁舟清收回目光,点点头轻“嗯”了声。

    见他兴致似乎不太高,靳砚提议说:“要不要去后院的花室里看看,你不是想看花吗?”

    有些冷,祁舟清将手蜷缩进口袋说:“好。”

    两人于是并肩去了后院。

    靳爷爷喜欢侍弄花草,对那些娇花极其宝贵,特意差人将后院一栋二层洋楼改成了花室,专门在寒天里将那些“宝贝”安置好。

    花室距离主院有段距离,路上积雪消化,祁舟清缓步走在靳砚身旁,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耳边只有潺潺的流水声,两人之间难得的平和融洽。

    “阿莱!别乱跑——”

    刘妈急切敞亮的嗓门儿在寂静的院中回荡,却不见其人。

    身后隐约能听到脚步踩在松软雪地上的簌簌声,却轻快不似人。

    两人脚步微顿,祁舟清刚回头,只见一团雪白带着疾风扑来,祁舟清被惊得往后一退,雪地湿滑,他倒退一步,恰好撞进了靳砚怀里。

    还来不及定神撤身,靳砚便横过一双胳膊,握住了他的后腰。

    靳砚的力气很大,祁舟清很不舒服,他皱眉去推,但根本推不开。

    “你站稳点。”

    “你放开我。”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的。

    祁舟清错愕的抬头,看着靳砚放大的俊脸,有些发愣,靳砚唇角勾起,他又急忙挪开眼。

    “别抓着我,喘不过气了。”

    靳砚这才松开手,他恶趣味的拍了拍祁舟清劲瘦的后腰,没什么所谓说:“就抱一下也不行啊,怎么跟小姑娘一样,这么娇气。”

    “你在乱说什么?”

    祁舟清后腰有些酸麻,他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耳边轮廓渐渐染上了薄红。

    即使是早上那番话,也没有现在亲耳听见到的轻佻语气,更让他怀疑靳砚是不是吃错药了。

    但看来靳砚并不打算回他的话,他扬眉笑对着地上一团雪白喊道:“阿莱,坐下。”

    那团雪白色的萨摩耶犬,也就是阿莱,极其听话的坐下了,粗长蓬软的尾巴兴奋地在地上扫来扫去,很快就染上了土色。

    靳砚很满意地摸了摸它的头,夸赞说:“真乖。”

    阿莱被摸得很舒服,高兴的吐着舌头,但靳砚很快就收了手,阿莱于是又哼唧唧去找祁舟清。

    祁舟清其实是有点怕狗的,大概是小时候被狗咬到之后留下的阴影,他开始害怕很多带毛的小动物。

    但他来老宅这么多次,从一开始的害怕到现在,已经渐渐免疫了。

    况且,阿莱确实很乖。

    于是他淡笑着伸出手,摸了摸阿莱的头,阿莱一向很喜欢他,要不是刚刚被靳砚吸引了注意,早就围着祁舟清转圈圈了,现在舒服的眯着眼缝就要往他身上扑。

    靳砚眼尖的发现了它的小动作,伸手牵住弯腰的祁舟清往后稍,扼制了阿莱的扑个满怀的美好梦想。

    “汪!”

    它哼哼唧唧地望着靳砚,圆滚滚的眼里满是不解。

    祁舟清刚刚挂在脸上的笑也顿住,有些疑惑靳砚的莫名其妙,却听他淡淡出声:

    “乖儿子,别闹你妈,身上太脏了,往后退。”

    “……”

    “汪。”

    阿莱歪头摇摇尾巴,表示听不懂。

    祁舟清被这个突如其来的称呼,弄得耳朵跟彻底红了,他连忙偏过头,不敢看靳砚的眼睛。

    但靳砚明显没想这么轻易放过他,他温热修长的指间搔了搔祁舟清的掌心,挑眉问他:“是不是啊,他妈?”

    祁舟清不看他,小声制止说:“别胡说。”

    “哪胡说了,阿莱不是我儿子吗?”靳砚表面一本正经,手却不老实的在掌间作乱,他贴近祁舟清,几乎是在咬耳朵了,“你不是我老婆吗?”

    “……”

    祁舟清彻底受不住的甩开两人紧握的手,撞过靳砚的肩膀,羞恼地小声骂了句:“你有病。”

    靳砚满是惊喜地对着他的背影哈哈笑道:“没想到你还会骂人啊!”

    祁舟清头都不回的往前走。

    只留靳砚一人一狗留在原地,靳砚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而阿莱只是呆呆的望着他,满脸懵,像是不懂主人为什么疯了。

    靳砚笑了一会也就停下了,他眉眼弯着,看起来心情极好,眼睛里的揶揄毫不遮掩。

    他望着白雪尽头的那一抹纤瘦声音,轻笑着自言自语:“祁舟清,你真是有意思呢。”

    “汪汪。”

    靳砚抬脚顺着祁舟清的方向走,还不忘嘴欠:“儿子跟上,找你妈去。”

    *

    花室很暖和,刚打开门便有一股暖流,夹杂着花香纷沓至来,传入鼻息。

    明明已经来过好多次,可祁舟清每次推开门都不禁被眼前的景色所惊叹。

    美。

    太美了。

    整个花室里没有一丝杂物,严丝合缝的摆满了精致的花柜,个个角落都摆满了花,不同种类、不同颜色、不同气味,全都满当当的被花栽占据。

    如临无尽花源,满目皆是琳琅鲜艳的妍丽色彩,各色花卉争奇斗艳的盛放,像在春日的最后一天,不顾一切的绽放,尽管终会枯萎凋零。

    祁舟清顺着花海中堆出的一条绿色植戎草坪走过,君子兰硕大的叶片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驻足,伸手碰了碰冠顶上细碎漂亮的橙黄色小花。

    阳光顺着温室顶端的空隙照进来,驱散了潮气,叶片略显干燥。

    祁舟清于是寻来一旁的喷壶,仔细而耐心的侍弄着娇贵的花栽。

    “走这么快干嘛?”

    磁性而低沉的声音伴随着那人一贯懒洋洋语气,在寂静的花室响起。

    祁舟清喷花的手一顿,有些错愕的抬头看向门口的靳砚。

    祁舟清没想过他会跟过来,原本以为他已经走了……

    “嗯?”靳砚顺着草坪走过来,“怎么不说话,刚刚不是骂得挺欢的?”

    祁舟清直起身,问:“你怎么过来了?”

    靳砚正在打量他手里的喷壶,闻声,一脸莫名的看着他:“不是说一起转转?”

    他特意咬重“一起”二字。

    可你并没有真的想和我转。

    祁舟清抿嘴不说话了,他神色不明的深深看了他一眼,又专心侍弄起了手底的花。

    “爷爷养的花是越来越多了啊,都满了五个花架了。”

    靳砚现在也不在乎他的别扭脾气了,自顾自地在偌大的花室转。

    那架势,倒不像是看花,更像是看画,一副认真赏鉴的模样。

    两人就这样保持着诡异的沉默,在同一个空间,各自做着各自的事,谁也不打扰谁。

    直到——

    靳砚蓦然打破沉默,他站在和祁舟清呈对角线的位置扬声唤道:“祁舟清。”

    彼时祁舟清正在为一枝矮脚茉莉修剪花枝,闻声,他从五颜六色的花海里仰头,下意识应声:“我在,怎么了?”

    靳砚头也没回,背对着他,煞有其事地说:“你过来。”

    神神秘秘的,倒也让祁舟清有些好奇。

    祁舟清放下手里的器具,站起身走向靳砚,最后在他身边站定。

    “看,这是什么?”

    靳砚饶有趣味的指着眼前的花,偏头问祁舟清。

    祁舟清垂眸,看清了靳砚身前是一盆冷艳矜傲的暗红色玫瑰花。

    和以往见过的鲜艳明亮的红玫瑰不同,它的花色很深,浓郁的暗红,倒是有些眼熟……

    祁舟清若有所思的盯着那盆花看。

    靳砚又问他:“知道这是什么花吗?”

    祁舟清疑惑的看他,似乎不懂他为什么会问这个显而易见的问题,但靳砚却饶有趣味的等着他说下去,于是他淡声说:“玫瑰。”

    靳砚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他摸着玫瑰濡湿的花瓣,忽然伸手轻弹了一下:“对一半了,不过啊,这可不是一般的玫瑰……”

    他挨着祁舟清的距离慢慢拉进,最后以一个暧昧的姿势,覆在他耳边缓缓说:“这个啊,乌木玫瑰。你昨天见的那俩也是这个品种的。”

    耳边一片濡湿,祁舟清骤然愣住,连即使撤身的动作都没了,他出神的望着眼前高傲仰头盛放的暗红色玫瑰,心里像是被人灌上了滚烫的热浪,激得心脏狂跳。

    这是……乌木玫瑰。

    耳边是砰砰跃动的心跳声,剧烈而声势浩大,似乎要将周围的一切噪音都淹没。

    可偏偏靳砚暧昧的声音又是那么清晰——

    “是我们俩的味。”

    “这可是刚从法国引进的新品种,国内都没几株,没想到爷爷这里居然有。”靳砚在他耳边轻轻吹了口气,低声问他,“好看吗?”

    “……”

    祁舟清觉得耳朵要被烧着了,他急忙撇开头,错开靳砚直白戏谑的目光。

    但靳砚却一反寻常,并没有这样放过他,反倒伸手拉住了他的胳膊,把他往怀里带,还将一边的胳膊绕到胸前将人死死圈住。

    这个动作暧昧又压迫感十足,祁舟清一时挣扎不开。

    “别动了,你挣不开。”

    “……”

    他又问了一遍:“好看吗?”

    似乎非要祁舟清给出个答话。

    花室里原本气温就不算低,两人贴得极近,祁舟清呼吸都乱了,强自镇定说:“好看,你先放开我。”

    靳砚满意了,但手上力道半点没松,又恶劣地问:“好闻吗?”

    “……”

    祁舟清这次是真的说不出口了。

    要说两人连更加亲密的事情都做过无数次了,可在青天白日里讨论两人交汇信息素好不好闻……

    祁舟清着实张不开口。

    祁舟清羞愧至极的往前躲,闷声道:“你放开我。”

    潮红爬满了脸,祁舟清气息混乱的挣扎,但相对于一个成年顶级Alpha,他的力气无异于无。

    靳砚乐得见他这副挣红了脸的模样,不再像以往一样寡淡如白水,有了些活气。

    他想走?

    那他偏不让。

    靳砚懒洋洋道:“想让我放手啊,那你回答问题,别当哑巴啊。”

    “说,我们的信息素,好闻吗?”

    Omega本能让祁舟清敏锐的察觉到,空气中除了甜腻的花香,似乎多了一股悠悠飘荡的清淡木质香气。

    味道越来越浓郁,渐渐将周围的香气全部掩盖住,只有铺天盖地的乌木信息素。

    Alpha信息素对标记过的Omega有着致命的引力,只要释放一点就足以让他们着迷、臣服、顺从。

    祁舟清贴着阻隔贴的腺体开始发烫,若有若无的有几缕玫瑰信息素外泄。

    靳砚明显察觉到了,偏还恶意用湿润的唇瓣去摩挲发痒的腺体。

    腺体是极敏感的部位,祁舟清小幅度的发着抖,他不适的闷哼闪躲,但效果微乎其微。

    “回答我,说完我就放开你。”

    靳砚循循善诱。

    祁舟清只好妥协。

    “……好闻。”

    祁舟清的声音似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蚊子嗡叫一样,小得几乎听不见。

    但靳砚就贴在他身后,即便是心脏疯狂跳跃的声音都可以在对方的胸腹感受到,更不要说是一句话。

    他肯定听到了,但还是煞有其事的假装听不见:“什么?你说什么?我听不清,你再说一次。”

    他的笑随着胸腔起伏,一下一下,全都振在祁舟清后背上,格外清晰。

    祁舟清当然知道他是在演。

    但自己除了顺着他的话说,没有任何其他的选择。

    于是他破罐子破摔的紧闭双眼,强行镇定的颤声说:“我说,好闻。”

    靳砚演得上瘾:“什么好闻?”

    即使难以启齿,祁舟清也一字一句说:“乌木玫瑰的味道……好闻。”

    靳砚心满意足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他慵懒的低笑敲在祁舟清耳畔,缠绵的痒意丝丝缕缕传入神经中枢,他已经被这声音弄得腿发软了。

    但他还是咬牙坚持说:“我回答了,你放开我。”

    靳砚笑着说了声“好”,旋即守信的松开了桎梏他的双手,身上没了沉重的压力,祁舟清几乎是逃一样和他拉开距离。

    后颈腺体处的信息素不受控的外溢,靳砚意兴阑珊的盯着他看,祁舟清难堪的低下头,他颤着手将阻隔贴重新贴好,最后逃一样离开,只留下囫囵一句:“我、我先回去了。”

    还有一句好笑的后缀:“你别跟过来。”

    不等靳砚反应,人已经消失在了花室门口。

    靳砚看着祁舟清逃一样慌乱的背影,又想起刚刚看见的那张被潮红占据的脸,心中格外畅快与得意。

    他若有所思的伸手覆到乌木玫瑰一片濡湿冰凉的花瓣上,最后好不珍惜的扯下几个瓣,随意的捏在指间,碾碎,丢在了地上。

    祁舟清啊祁舟清,早知道你这么有意思,之前就……

    “应该早点玩玩你的。”

  • 沉疴小说
  • 沉疴

  • 作者:宋芥   类型:ABO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