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落叶与时差

    落叶与时差在线阅读

  • 时间:2024-05-02 13:08
  • 主角为江桢陈言知小说叫《落叶与时差》,作者:半黄梅子雨,小说剧情精彩,吸引眼球,实力推荐大家观看。落叶与时差主要讲述了:在最单纯的时间和他成为宿敌,也是在最落魄的时间重新遇见他。
  • 落叶与时差小说

    推荐指数:8分

    落叶与时差

  • 落叶与时差在线阅读

    江桢拍了拍身上的卫衣口袋,又指向他手里的校服,陈言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手伸进口袋里一翻,摸出Jason给的U盘。

    他挥了挥手,嘴角微动,无声道:“找到了。”

    江桢比了个OK的手势,大半个身子探出窗外给他发消息,陈言知走近了些,抬头望去顿时呼吸一滞:“嘶,你小心点,别摔……”

    下一秒手机在口袋里轻微震动,江桢扶稳窗台缩了回去,示意他看手机:“去车站等我,别被发现了。”

    陈言知心下明了,收起U盘,夹着校服外套消失在夜幕中。

    没了后顾之忧,江桢松了松肩膀,扯下床头的衣架,放在手里掂了两下,走到门前,对准把手猛砸下去。

    剧烈撞击声霎时引起外面的注意,半分钟不到Zoe出现在门口:“哥,怎么了?”

    江桢揉了揉手腕,唇角微微勾起:“我门坏了打不开,你……”

    不等他说完,门外猝然响起江诃的声音:“我来解决,你去休息。”

    他慌乱的声线隔着一道门都能听清,江桢趁热打铁,用中文喊道:“爸,你再不开门我就拿篮球砸咯。”

    Kimberley端着精致的茶杯走近,脸上带着明显的怒气:“江桢,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贴着门扇,用英文道:“爸爸我门坏了,你帮我打开一下呗。”

    “Dear,我不想在家里听到任何噪音。”Kimberley扫了眼门柄,“啧”了一声,目光直直瞪向江诃:“你最好现在就让他离开这里。”

    她上一秒警告完,下一秒就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吱嘎”一声江诃亲自拉开门,Zoe还站在门前没有走,江桢扔掉手里衣架,“嗖”的一声跑到床边把电脑递还给他。

    “闪开!”

    不等Zoe反应过来,江桢一手推开堵门江诃,跑至玄关,打开大门飞奔下楼,行人信号灯由红转绿,车辆瞬时停了下来。

    一路无阻地跑进车站却碰上晚高峰,他绕着站台找了两圈终于发现陈言知。

    江桢左右望了望,不敢多做停留:“跟我走,别在这里上车。”

    他当即握住他的手往对面的巷子里冲,风声呼啸着穿过巷口,头顶的灯光忽明忽暗,陈言知怔愣望着眼前的背影,手里的校服扬起一道轻盈弧线。

    恍惚间,他想起十七岁生日那天对着橱窗里的蛋糕许下的愿望——瞒着讨厌的大人们偷偷逃一次课。

    “江桢,谢谢你。”

    巷子的出口连接着闹市,连排的商铺围满了人,他的声音混在嘈杂的人声里,听不真切。

    “嗯?”江桢放缓了脚步,回头问:“你说什么?”

    街道两边的灯光变得愈发明亮,异国的街景印在他眼底,虚化了n市那条放学回家路,陈言知抿了抿唇:“没什么。”

    “哦,那你跟紧我。”江桢拉着他七拐八拐穿过人群钻进Westminster车站。

    在站台等车的人不多,只有三两个放学回家的学生,十二月的天气她们只穿着呢子大衣和短裙。

    陈言知收回视线,背靠着广告灯箱晃了晃手里的旧校服,明知故问道:“你扔下来的是高中校服?”

    “就,就它看着顺手。”

    江桢扶着膝盖头也不抬地喘着气,陈言知浅浅一笑,脱掉自己的风衣套上他的校服,走到灯下指了指胸前的校徽。

    “怎么样,我现在看上去像高中生吗?”

    江桢循声抬头,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他身上,一如那年宿舍楼下叫人挪不开眼睛,他咽了咽口水,心底涌上来一股莫名的悸动,半晌说不出来话。

    头顶的云散了又聚,雨又下起来了,晚风吹在脸上,有些冷,陈言知重新套上风衣,撑开伞,举在中间,低头问:“你怎么不说话?”

    “我……”江桢回过神,按着胸口嘟囔道:“你在我眼底从来没有变过。”

    “哦?”

    陈言知意外地挑起眉毛:“是吗?”

    “当然,你现在和十七岁的时候完全没差啊。”

    江桢眯起眼睛对上他的视线,手臂交叠在胸前:“你该不会偷吃了旺旺雪饼里面的防腐剂吧?”

    “夸张了啊。”他抬起头无声地笑了下,拢了拢前襟挡住晃眼的校徽:“我倒是还没百毒不侵这个本事。”

    身后的枫叶落在黑伞上,路灯下叶影分明,江桢和他一起笑了起来,指尖微微蜷曲,似乎握住了七年前的语文书。

    公交车到站了,这一次,伦敦的雨有人陪他一起淋了。

    隔天江桢把U盘交给Jason之后,王夕妍完稿的短信也紧随其后,他立刻联系了运输作品的转运公司。

    紧接着新年展的布置也被提上了日程,江桢依旧没蹲到Vincent,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他等着Jason发布新闻的一天。

    圣诞节到来的前两天,他收到了Vincent画廊寄来的工作证,陈言知从他手里抽走印着自己名字的身份牌,跟着他一道走下楼。

    临近节日路上拎着大包小包超市购物袋的人明显多了起来,江桢今天特意遵守交通规则,等着绿灯亮起时才穿过马路。

    他们从公交站台穿行而过,还没来得及拐入隧道对面的超市迎面撞上扛着摄像机四处抓人街头采访的记者。

    江桢额角一抽,他不想被问一堆奇怪问题,拉着陈言知迅速避开,不巧摄像师的镜头180度调转方向,正好捕捉到贴着绿化带快速走过的两个人。

    金发碧眼的女记者踩着高跟鞋兴冲冲地跑过来:“你好先生们,我们是UAL学联的成员,正在进行圣诞特辑采访,不知道你们是否有时间?”

    她的语速快得像在听雅思听力,完全不给他们拒绝的机会,直奔主题道:“请问您知道槲寄生下接吻的传说吗?”

    江桢扫了一眼快要怼到下巴的话筒,后退半步,冷冷道:“不知道。”

    “是这样的,槲寄生下接吻是圣诞节的传统活动。”

    另一个穿着蓝马甲的记者把话筒往陈言知面前挪了挪,示意摄像将镜头对准他们俩继续道:“人们相信,在槲寄生下接吻可以带来幸运和爱情的祝福。你们愿意在镜头前……”

    “不好意思。”江桢不耐烦地揉了一把头发,打断她的话:“我们不是一对。”

    “什么?”记者举着话筒朝身后看了眼,一脸莫名:“您这不是去Gay吧的路吗?”

    桥洞尽头的六色彩旗飘扬,RoyalVauxhallTavern的招牌隐约露出边角,江桢眼底一黑,反手扣上卫衣帽子挡住大半张脸:“你想多了,我们去超市。”

    “让一让。”他一手挥开胸前的话筒,拉着陈言知穿过他们的包围,一路疾行走出隧道,江桢松开拉他的手,忍不住瞄了眼身后,发牢骚道:“陈言知,你不觉得刚刚采访的问题很奇怪吗?我们两个看上去也不像是他们要找的群体啊。”

    “嗯?”

    Waitrose超市对面的Gay吧门口立着一棵比人还高的圣诞树,陈言知定定地望着那树上挂着的彩色小旗,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有问什么吗?我听不懂英文。”

    “你又开始装了是吧?”

    江桢先他一步走进超市,开门时的自动欢迎声挡住了他的小声嘀咕:“算了,这次你想装就装吧。”

    陈言知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心里乱糟糟地拿了一堆爆米花,江桢扫了眼包装袋,嘴角微微上扬,没想到他也喜欢吃海盐味的爆米花。

    从超市出来,陈言知拆开一袋爆米花递到他面前:“要不要来一颗?”

    余晖温柔地落在他的脸上,暖洋洋的,江桢有一瞬间的晃神:“要不我们赶在太阳下山前去泰晤士河边走走?”

    “好,你终于肯带我出来逛地标建筑了。”

    “瞧你这话说的。”他拿了颗爆米花塞进嘴里,嚼了嚼才道:“我之前不是带你逛过V&A美术馆吗?”

    “那不算。”陈言知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对于设计师来说逛美术馆算加班。”

    “那现在呢?”

    走到岸边,他找了个长椅坐下,微仰起头:“姑且算晒太阳吧。”

    头顶的云被黄昏染成粉色印在江桢的眼底,他轻声一笑:“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说在伦敦晒太阳。”

    他的声音被“轰隆”作响的铁轨声盖住,对岸的火车沿着未知的轨道驶向未知的远方,微风轻拂,河面波光粼粼,他们远远地看着,直到身后亮起路灯才回家。

    夜间路上有很多车,陈言知把他拉到人行道内侧,突然问:“你什么时候开始恨Zoe的?”

    “好久之前了,当我爸只会用看垃圾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就开始恨他。”

    “原来是这样。”

    车辆飞驰而过,吹动他的衣角,陈言知喉结上下滑动,还想问的话最终被他咽了回去,低头拉上夹克的拉链,等着面前的信号灯由红变绿。

    两天后王夕妍从n市飞过来,赶上最后的布展工作,还没来得及倒时差,她就和策展人讨论了大半天的展览方案。

    从会议室出来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她饿得心里发慌,打开从Tesco超市买的迷你寿司的包装,一口气塞了半盒进嘴里。

    江桢扫了眼她桌前的寿司,搬了个箱子坐到她身侧:“哟,你这一口气吞了十块钱啊。”

    “别跟我提钱,要提你也给我用英镑,明明这只要3。5镑。”王夕妍猛灌了一大口椰子水,压住三文鱼的咸腥,苦着脸道:“弱弱地问一句,你这些年都是靠吃什么活下来的?”

    陈言知盘腿坐在他们身后拿电脑调试着墙面灯光,闻声抬头:“根据我这些天的观察,他是吃三明治和矿泉水撑过来的。”

    王夕妍双手抱拳:“佩服,佩服。”

    江桢也学着她那样回敬道:“低调,低调。”

    “他大学的时候比现在还狠,能连吃一周炸鱼薯条不带吐的。”

    声音从走廊另一头传来,三人一齐回头,迎面对上一个头发染成浅蓝的青年:“好久不见啊,江桢。”

    他晃着手里的工作证走到江桢身侧,笑眯眯地说道:“再次道歉,上次在车站没和你打招呼。”

    “你……”

    江桢站起身和他握了握手,大脑飞快地转动:“你是陈森?”

    “对啊对啊,是我。”

    他举起胸前的工作牌,环顾一圈:“这好像是毕业后我们头一次出现在同样的展厅里。”

    “嗯。”江桢礼貌地点了下头,一时想不起他上学的时候有碰到话这么多的同学。

    “你负责哪片展区啊?我在D厅,前段时间开会怎么没看到你?”

    “我这次是家属。”他一手搭上陈言知的肩膀:“只负责C2-6的展品。”

    “哦哦。”陈森短暂打量他们一瞬,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进门的时候我看这兄弟眼熟,原来你们一对啊。”

    “靠,怎么又来?”江桢扶着额角,第10086次否认道:“你想多了,我们只是同学。”

    陈言知挑起半边眉毛,拍了下自己肩上的手。

    “这样啊。”陈森讪讪地挠了挠鼻头,转移话题问:“要不要看看我负责的C1展区?”

    江桢轻咳一声,迅速收回手,赶在空气变得更尴尬前答应:“走。”

    随后,他跟在陈森身后穿过一片插画展区,登上二楼的旋转楼梯,黑色箭头直指前方C1展台。

  • 落叶与时差小说
  • 落叶与时差

  • 作者:半黄梅子雨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