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营业过敏症陆渔

    营业过敏症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2024-03-04 15:26
  • 主角为沈若聿宫稚然小说叫《营业过敏症》,作者:陆渔,小说剧情精彩,吸引眼球,实力推荐大家观看。营业过敏症主要讲述了:真的以为他们之间只是营业关系,虽然是青梅竹马,但也只是营业的关系!
  • 营业过敏症陆渔小说

    推荐指数:8分

    营业过敏症陆渔

  • 营业过敏症全文免费阅读

    开播时间定在晚上八点。

    七点四十五分左右,工作人员正在宿舍客厅忙碌地准备中,theone三人倒是不紧张,窝在沙发上打发时间。沈若聿坐在沙发最右侧,修长两腿交叠,姿势有些慵懒,正在看一本本格推理小说;宫稚然枕着沈若聿大腿,躺在沙发上拿着switch打游戏……而周允炎,可怜兮兮地盘腿坐在地毯上,看着沙发上的两人干瞪眼。

    “真的没有人管管我吗?!”周允炎喊。

    宫稚然眼神都没离开屏幕,嘴上开始叨叨:“火火你别生气,我这就坐起来给你腾个地儿……”说着正要坐起来,却被沈若聿摁了回去。

    沈若聿看了周允炎一眼,淡淡说:“允炎你不是说很想吃哈密瓜吗,冰箱里有切好的,你去拿来吃吧。”

    周允炎:?

    周允炎心说自己最讨厌吃的就是哈密瓜了,可是作为在场除沈若聿以外唯一一个知道沈若聿的秘密的人,周允炎顿时CP脑上头。他心想,暗恋真苦,我哥真不容易,只能用一个又一个借口在高朋满座里把爱意演绎尽兴。

    自封是若稚CP头号粉丝的周允炎非常有眼力见地起身去厨房拿水果,把空间留给某两位,同时不忘远远地拍张沙发的照片发到微博当预告:

    @TheOne周允炎:直播倒计时~八点不见不散哦!

    【附图:宫稚然枕在沈若聿腿上,仰起脸和他说笑,眉眼弯弯可爱至极;沈若聿漫不经心地摸着宫稚然头发,眼神宠溺。】

    刷新了下,评论区里已经冒出几百条评论。

    周允炎粉丝:好的宝宝,但是你人呢,照片里怎么没有你

    若稚CP粉A:好家伙,炎子哥你悄悄告诉我你是不是也在嗑……

    若稚CP粉B:是兄弟就来豆瓣若稚小组开贴,说点八卦看看实力!

    周允炎满意地看着同担在自己的微博里捡糖吃,突然有种身负重任的感觉。等他拿着水果回到沙发边,时间大概是七点五十五分,谁也没想到蒋风提前开了直播,粉丝们一涌进去看到的就是沙发上还黏在一起的两个人,以及坐在地上傻愣愣的周允炎。

    宫稚然是第一个发现直播开始的人,他想起自己没个正型地枕在别人身上,又顾及着队长威严,赶紧慌慌张张地坐起来,若无其事地对着镜头问好。

    弹幕区瞬间燥了起来:

    粉丝A:小队长这么紧张,搞得我们跟来捉奸的一样……

    粉丝B:老宫你脸蛋那么红干嘛?做贼心虚啊?

    粉丝C:呃啊啊啊沈若聿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粉丝D:家人们真的没有人看一眼旁边的周允炎吗哈哈哈!

    周允炎被挤在镜头框的右下角,苦哈哈假笑。幸好大家都知道他们三个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不然的话这场景指定被营销号截图出去说theone内部搞针对。

    宫稚然好歹当了这么多年队长,很快便恢复冷静,镇定自若地和粉丝们挥手打招呼,结果弹幕有飘过一句:

    ——沈若聿的大腿枕起来舒服吗?

    宫稚然登时脸蛋爆红,泪眼汪汪地向沈若聿求助。沈若聿搭住他的肩膀,淡笑着看向镜头:“大家别逗他了。”

    说话语气就像把宫稚然当小孩似的在照顾,宫稚然一阵难为情,轻轻推了沈若聿一把,示意他别这么说话。不料沈若聿却握住他的手,直接十指紧扣着拉近到镜头前。

    “你们看,明明是你们在欺负他,他却来打我。”

    “稚然脸皮薄,你们再说下去他可真要哭了。”

    宫稚然本来就有点泪失禁体质,一激动就容易失控冒泪花,这会儿被沈若聿气得眼前都红了,结结巴巴说:“好、好丢人!你别说了呜呜呜!我才不会哭!”

    弹幕区:

    粉丝A:原来真的会哭啊,这么好玩,多哭点我爱看

    粉丝B:我怎么觉得沈老师是故意把小队长逗哭的……好坏哦

    粉丝C:你懂什么!这叫好兄弟间的情趣!

    粉丝D:你们最好只是兄弟

    眼看着宫稚然真被欺负哭了,沈若聿才熟练地抽过纸巾给宫稚然擦眼泪,边擦边哄:“好了,别理她们,再哭妆花了就不好看了。”

    宫稚然抽抽鼻子点头,委屈小狗似的挨着沈若聿。

    粉丝齐齐懵逼:不是吧大哥,明明把人弄哭的是你,关我们什么事?

    蒋风在旁边看着干着急,赶紧丢了张手卡给周允炎让他cue流程。沦为爱情保安的周允炎兢兢业业地把预先选好的话题抛出来:“事不宜迟,我们赶紧聊一些粉丝朋友们感兴趣的问题吧!这里有一条被选中的问题是,请问theone的各位小时候都有什么糗事?”

    “哈哈哈我先说吧,我有一次下乡玩,跟朋友在玩追人游戏,结果摔进了粪池里!”周允炎说完转头去看沙发上的俩人,“你们有啥糗事?”

    沈若聿也不知道是想到什么,凑到宫稚然耳边低语。宫稚然好不容易褪下的红晕瞬间又冒了出来,他锤了沈若聿并威胁:“你要是敢说出去你就完了!”

    “好,我不说。”沈若聿笑得格外得意。

    弹幕区:

    粉丝A:说什么啊让我也听听!别太见外!

    粉丝B:沈若聿你是不是说什么下流话了,把你队友搞得脸那么红

    粉丝C:他另一个队友脸倒是挺绿的

    脸绿得像苦瓜的周允炎本人干笑:“有时候自己一个人出来打拼也挺累的,想回家继承我爸的亿万家产了。”

    宫稚然又羞又恼,他当然不能说刚刚沈若聿想起了宫稚然读幼儿园小班时还在沈若聿床上尿床的事,这要是说出来,队长威严何在!

    “我们赶紧进下一个问题!”宫稚然催促。

    “请问theone各位的理想型是什么样的?”周允炎读着手卡上的问题。

    周允炎摊手坏笑:“我女朋友是喜多川海梦还有人不知道吗?”

    粉丝:不懂你们二次元的世界,抬走!下一个!

    宫稚然倒是想得格外认真,抬着头想了半天却无意识看向了沈若聿,结果发现沈若聿也在看他。宫稚然吓得一咳嗽,心虚地低下头。

    沈若聿笑着不揭穿他,抬手轻轻捏着宫稚然后颈,幽幽道:“我的理想型是……好看的、可爱的,且在自己的领域里很专业,最好能和我长期相处。”

    唯一知情人周允炎内心狂喊:你直接报宫稚然身份证号得了!

    并不知情的宫稚然还有点吃味:“说得这么具体,看来你平时经常琢磨这些事嘛。”

    “还好吧,偶尔想想,”沈若聿看他,“稚然的理想型呢?”

    “呃……对我好就行了,其他的无所谓。”

    此言一出,直播间刷过无数句“老婆marryme”的弹幕,沈若聿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些弹幕,眼神有些深。

    弹幕区:

    粉丝A:隐隐觉得沈老师的眼神有杀气,是我的错觉吗

    粉丝B:不,不是错觉,这小子真的在瞪我们!

    莫名被看出几分寒意的粉丝没敢继续在公屏上和宫稚然求婚,周允炎后续又问了好几个问题,等到九点半左右时,直播也接近尾声。

    宫稚然:“好啦,今天的直播也差不多要结束了,谢谢大家今天来直播间玩!我们下次再见哦!”

    说完,宫稚然探身点了下结束直播的按键。

    也不知道是平台的问题、手机的问题,还是宫稚然自己的问题,粉丝们很快就发现直播间仅仅是黑屏,却仍听得到声音。而且显然,在直播现场的人还没发觉这件事。

    粉丝们开始又默契又紧张地窥屏,直播间一阵悉悉索索,应该是工作人员在收拾东西。随后,粉丝们就听到了清晰无比的对话声。

    宫稚然哭丧着脸:“若聿哥,我刚刚是不是很丢人啊?营销号又要剪我哭的视频去冷嘲热讽了……”

    “哭只是正常的情绪宣泄,没什么好嘲笑的。”沈若聿轻轻拍了拍大腿,“别哭了,过来我抱你。”

    宫稚然噫噫呜呜地凑过去,坐在沈若聿腿上,环住他的脖子。

    “等你以后有了女朋友或者结婚,我就不能随时随地赖你身上了……”宫稚然声音闷闷的。

    “我不会有女朋友,你永远可以赖在我身上。”

    宫稚然吓一跳,赶紧捧住沈若聿的脸:“你别瞎说,这罪名我可担不起,到时候叔叔阿姨知道了可得揍我一顿。”

    “我爸我妈恨不得把你当亲生的,怎么舍得打你,”沈若聿失笑,“从小到大他们都偏宠你,明明是我们一起犯错或者是你做错事,挨骂的却只有我一个人。”

    “对不起……”宫稚然有点尴尬,因为沈若聿说的是实话。

    沈若聿淡笑:“道歉做什么,我要是不乐意早就挑明说了。”

    “嘿嘿,看来大家都喜欢我,都愿意宠着我~”宫稚然骄傲地挑起嘴角,眼神恣意又明亮。

    沈若聿含笑望他:“那你猜谁最喜欢你?”

    “我妈我爸?粉丝?”宫稚然跟着笑,“所以答案是什么?”

    沈若聿正要说话,就听旁边的周允炎发出一声惊天惨叫。周允炎眼神呆滞地看向沈若聿:“哥,咱直播……好像没关,大家都听到了!”

    宫稚然脸色不太好看,虽然他们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可是总觉得把自己私下的模样摆到明面上来有些不自在。沈若聿安抚地拍了下宫稚然肩头,然后拿过手机查看,终于正式退出了直播间。

    与此同时,正在门外和工作人员一起收拾东西上车的蒋风急急忙忙冲进来。

    “我去!沈若聿宫稚然你们两个刚刚做了什么,为什么你们的CP超话直接杀进微博CP超话榜榜首了!

    他们刚刚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被录屏下来,现在已经传得到处都是。尤其是沈若聿那句“我不会有女朋友,你永远可以赖在我身上”搞得不管是CP粉还是路人都在嗷嗷大叫。

    沈若聿想了想,说:“你就当我们刚刚在营业吧。”

    已经听完录屏的蒋风被吓得有些腿软。

    他哆嗦着手指向沈若聿和宫稚然:“你们那是营业吗?那他妈是出柜吧!”

    现场气氛顿时有些凝滞。

    突然间,周允炎发出难以抑制的噗嗤笑声。他正拿着手机在刷超话排名,若稚CP超话果然在第一位。

    周允炎心想,家人们谁懂啊,我嗑的CP一夜美帝了。

    一扭头,发现其余三人都看着他。

    “干什么,我知道我帅,但也不用这么盯着我看吧。”

    “你还有心思闹,你们知不知道那段录屏要是被有心人利用,后果有多严重!这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蒋风急道。

    周允炎摊手:“冷处理呗,有几个人是真的在乎真相的,大多数只是在看乐子,时间一长也就没人在意了。”

    “火火,你突然充满了智慧……”宫稚然感叹。

    “那肯定,本少爷脑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周允炎得意,“不然以后怎么接管咱家公司?”

    众人沉默。

    要是周允炎不提大家都快忘了,theone所属的经纪公司,就是周允炎他爸开的。

    事实证明周允炎说的并没有错,除了小部分受众叽叽喳喳地讨论好几天外,更多的网友对于明星八卦并不在乎,也所幸没有闹出太大的负面话题。

    但若稚CP毕竟火得太快,吞吃了别人的蛋糕,这几天时不时就有对家公司买通稿内涵沈若聿和宫稚然。不过两人的粉丝体量都大,路人还没刷到,营销号底下的评论区就已经被粉丝攻陷了。

    久而久之,两人各自的唯粉也开始有了怨言。

    今天白天,保姆车开到练舞室时,门口照旧围满了粉丝。沈若聿在宫稚然前面下了车,粉丝的尖叫和呼喊将他淹没,但也就是这个时候,一道尖利刺耳的声音划破一切扎进所有人的耳朵里:

    “沈若聿别再捆绑吸血了!放过宫稚然!”

    现场顿时哗然,反骂回去的粉丝、急忙维持秩序的保安……乱成一锅粥。那个喊话的毒唯甚至掏出装满液体的瓶子砸向沈若聿。

    宫稚然两眼大睁,直接从车上冲下来扑到沈若聿身后,结结实实替他挡下了那个瓶子。稀稀拉拉的液体顺着宫稚然惨然漂亮的脸蛋往下掉,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闹事的毒唯见状想跑,却被保安当场摁住。

    “稚然!”

    沈若聿脸色铁青地抱住宫稚然,仔细嗅了嗅他脸上的东西,确定是泔水后才稍稍放心,幸好不是硫酸之类的危险液体。周允炎也急忙过来帮忙,谁都没遇到过这种当面anti的事,一下子都拿不准主意。

    宫稚然攥住沈若聿手臂,摇头示意他不要闹大。

    但以宫稚然在沈若聿心里的地位,沈若聿绝对不可能放过闹事的人。他冷脸走到被压制的毒唯身前,点头示意保安松开她。

    毒唯此时也有些怵,尤其是被沈若聿冷漠的眼神注视着,很难没有压力。但嘴硬如毒唯,仍旧扯着嗓子怒吼:“看什么看!你就是个水蛭,宫稚然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上你!”

    “首先,你想让我远离稚然,很抱歉那绝不可能。因为我们彼此照顾十余年,我不能没有他,他也不能没有我。”沈若聿笑容冷凝如冰,周围一片悄静,没有人敢出声打断他。

    他又道:“其次,你今天闹到稚然面前,还害他淋了一身,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过去。警察马上就来,该付出的代价一点也不会少了你。”

    毒唯浑身发抖:“你、你这么大一个明星怎么好意思和我一个女生斤斤计较!”

    “管你男生女生,”沈若聿声线发寒,“你是畜生都不行。”

    警察很快赶来将人带走控制,在场的人纷纷举着手机拍摄,事情一下子闹开。沈若聿却不在乎,马上回到宫稚然身边扶着他进了舞室冲洗。蒋风留在门口善后,即便现场得到控制,可是舆论发酵速度更快,等他打开微博时,#若稚CP#已经被推上热搜主榜榜一。

    除了微博超话炸开锅,豆瓣娱乐公共组首页也全被若稚刷屏,热帖一大片。

    标题:友友们看沈若聿练舞室外的绝杀视频没?

    1L:我愿称之为内娱最野姐夫

    2L:都出圈了,我身边不搞内娱的姐妹也在问我若稚是谁

    3L:尤其是他那句“你是畜生都不行”,别把我爽死

    4L:他们要是没一腿,我直接倒立吃屎

    ……

    695L:不懂就问,现在的爱豆也可以谈恋爱了?

    696L:回楼上,谈恋爱不行,除非是和队友。

    加上前几次的热搜,路人都已经眼熟这对CP。大多数人抱着好奇的心态点进CP超话,往往都会先被“大聪明”这个CP粉名给无语到,但真正开始刷超话内的各种物料后……基本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这种程度的糖!沦为“大聪明”只是一瞬间的事!

    宫稚然从洗浴室出来,蒋风、沈若聿还有周允炎都在练舞室里等他。

    “怎么样,有出事吗?”宫稚然不无担心。

    蒋风摆手:“别急,我刚刚看了下,虽然闹得挺大,但现在是我们占舆论上风。稚然被泼泔水,显然是受害者,我唯一怕的是有人会利用若聿说的话,故意带节奏。”

    沈若聿现在在影视圈内势头很猛,不乏有人想暗中搞鬼把他拉下来。

    宫稚然一听愁上心头:“都怪我,那个女生怎么说也是我的粉丝,我平时要是能对粉丝多加以管束也不会闹成现在这样。”

    “你不需要对她的人生负责,也不用担心别人只凭一句不雅的话就可以把我扳倒。”沈若聿轻轻抱住宫稚然,抚摸他的后背安抚情绪,“不过我们最近营业的确实有些过了,或许我们要适当地避避嫌。”

    “才不要!”宫稚然鼓着腮帮子,“我们又不是营业,那就是我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啊!何况你说的也没错,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待在一起,离了谁都不自在。”

    沈若聿看宫稚然总算有了点平日里的闹腾劲儿,淡淡笑了下。

    沈若聿:“那就依你说的,这件事别管了,反正蒋哥会跟进——对吧蒋哥?”

    蒋风认命地闭上眼,收拾烂摊子就是他的命运。

    这俩人一个是流量最大的现役爱豆,一个被誉为新生代影帝预备役,哪个都得好生伺候着,毕竟这关乎他蒋某人下半辈子在圈内的地位。

    等蒋风好不容易打点好各大营销号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助理跑来说营销号联动和水军在微博贴吧豆瓣各个平台爆出沈若聿的微博小号,指认他有一个神秘女友。

    蒋风快速看了眼那些联动的营销号,气得直骂娘:“这都他妈是对家公司养的号!缺不缺德啊这时候倒油!一群孬货!”

    宫稚然也急,但他在乎的不是什么对家公司,而是被爆料的内容。他着急地抓住沈若聿衣服质问:“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有了女朋友!”

    沈若聿哭笑不得:“我每天都和你待一起,哪里有时间找女朋友?”

    宫稚然尴尬地咳嗽几声,刚刚他太着急,轻易就上了无良营销号的当,现在细想沈若聿确实不可能有女朋友,有也不会不告诉他。

    “但是这个小号——老沈,这确实是你的账号吧?”蒋风眼神锐利,仿佛要把沈若聿看透。那个被扒的小号中更新了各种没有带大名但处处洋溢着恋爱酸臭味的微博,偶尔还会隐晦地提到工作内容。

    那些工作内容除了本人和经纪人以外,外人根本无从得知。

    沈若聿淡淡嗯了声,并没有否认。

    这下子蒋风更搞不懂了,那些微博放在谁眼中都是一副暗恋爱得无法自拨的样子,沈若聿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平日里接触的异性也不多啊。

    宫稚然心里顿时一阵不舒服,心想沈若聿这种冷面男居然搞暗恋这么纯爱的戏码。

    他想着,赌气般开始仔细刷着微博小号里的内容,越看越不对劲。看到最后宫稚然才回过味来哪里不对,因为微博内的每一条内容都和他有关!

    比如:

    “半夜跑到我床上睡觉,卷走我的被子独占不说,还把我踹到床底下。没办法,只能把人抱着睡了。”

    “小疯子又开始发癫,跑来跑去撞倒我上个月刚从意大利买来的雕塑——还好碎片没弄伤ta。”

    “一时兴起说要给我做早餐,结果做了一道蛋壳陷的荷包蛋,挺好吃的,但娇气包公主还是别再进厨房了。”

    ……

    一条又一条,每一行文字都在刺激宫稚然回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他叉腰气鼓鼓质问:“你是专门开个小号吐槽我啊,你小子浓眉大眼的没想到还能干出这种缺德事!还叫我公主?我是猛男!一拳抡死一头牛的猛男!”

    沈若聿:……

    在外人眼中看似“暗恋心事记录簿”的东西到了宫稚然这里顿时变成“吐槽发小bot”。沈若聿对宫稚然的迟钝和粗神经颇为无奈,但又什么都说不得。

    他们刚刚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地被录屏下来,现在已经传得到处都是。尤其是沈若聿那句“我不会有女朋友,你永远可以赖在我身上”搞得不管是CP粉还是路人都在嗷嗷大叫。

    沈若聿想了想,说:“你就当我们刚刚在营业吧。”

    已经听完录屏的蒋风被吓得有些腿软。

    他哆嗦着手指向沈若聿和宫稚然:“你们那是营业吗?那他妈是出柜吧!”

    现场气氛顿时有些凝滞。

    突然间,周允炎发出难以抑制的噗嗤笑声。他正拿着手机在刷超话排名,若稚CP超话果然在第一位。

    周允炎心想,家人们谁懂啊,我嗑的CP一夜美帝了。

    一扭头,发现其余三人都看着他。

    “干什么,我知道我帅,但也不用这么盯着我看吧。”

    “你还有心思闹,你们知不知道那段录屏要是被有心人利用,后果有多严重!这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处理!”蒋风急道。

    周允炎摊手:“冷处理呗,有几个人是真的在乎真相的,大多数只是在看乐子,时间一长也就没人在意了。”

    “火火,你突然充满了智慧……”宫稚然感叹。

    “那肯定,本少爷脑子里还是有点东西的,”周允炎得意,“不然以后怎么接管咱家公司?”

    众人沉默。

    要是周允炎不提大家都快忘了,theone所属的经纪公司,就是周允炎他爸开的。

    事实证明周允炎说的并没有错,除了小部分受众叽叽喳喳地讨论好几天外,更多的网友对于明星八卦并不在乎,也所幸没有闹出太大的负面话题。

    但若稚CP毕竟火得太快,吞吃了别人的蛋糕,这几天时不时就有对家公司买通稿内涵沈若聿和宫稚然。不过两人的粉丝体量都大,路人还没刷到,营销号底下的评论区就已经被粉丝攻陷了。

    久而久之,两人各自的唯粉也开始有了怨言。

    今天白天,保姆车开到练舞室时,门口照旧围满了粉丝。沈若聿在宫稚然前面下了车,粉丝的尖叫和呼喊将他淹没,但也就是这个时候,一道尖利刺耳的声音划破一切扎进所有人的耳朵里:

    “沈若聿别再捆绑吸血了!放过宫稚然!”

    现场顿时哗然,反骂回去的粉丝、急忙维持秩序的保安……乱成一锅粥。那个喊话的毒唯甚至掏出装满液体的瓶子砸向沈若聿。

    宫稚然两眼大睁,直接从车上冲下来扑到沈若聿身后,结结实实替他挡下了那个瓶子。稀稀拉拉的液体顺着宫稚然惨然漂亮的脸蛋往下掉,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闹事的毒唯见状想跑,却被保安当场摁住。

    “稚然!”

    沈若聿脸色铁青地抱住宫稚然,仔细嗅了嗅他脸上的东西,确定是泔水后才稍稍放心,幸好不是硫酸之类的危险液体。周允炎也急忙过来帮忙,谁都没遇到过这种当面anti的事,一下子都拿不准主意。

    宫稚然攥住沈若聿手臂,摇头示意他不要闹大。

    但以宫稚然在沈若聿心里的地位,沈若聿绝对不可能放过闹事的人。他冷脸走到被压制的毒唯身前,点头示意保安松开她。

    毒唯此时也有些怵,尤其是被沈若聿冷漠的眼神注视着,很难没有压力。但嘴硬如毒唯,仍旧扯着嗓子怒吼:“看什么看!你就是个水蛭,宫稚然倒了八辈子血霉才遇上你!”

    “首先,你想让我远离稚然,很抱歉那绝不可能。因为我们彼此照顾十余年,我不能没有他,他也不能没有我。”沈若聿笑容冷凝如冰,周围一片悄静,没有人敢出声打断他。

    他又道:“其次,你今天闹到稚然面前,还害他淋了一身,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过去。警察马上就来,该付出的代价一点也不会少了你。”

    毒唯浑身发抖:“你、你这么大一个明星怎么好意思和我一个女生斤斤计较!”

    “管你男生女生,”沈若聿声线发寒,“你是畜生都不行。”

    警察很快赶来将人带走控制,在场的人纷纷举着手机拍摄,事情一下子闹开。沈若聿却不在乎,马上回到宫稚然身边扶着他进了舞室冲洗。蒋风留在门口善后,即便现场得到控制,可是舆论发酵速度更快,等他打开微博时,#若稚CP#已经被推上热搜主榜榜一。

    除了微博超话炸开锅,豆瓣娱乐公共组首页也全被若稚刷屏,热帖一大片。

    标题:友友们看沈若聿练舞室外的绝杀视频没?

    1L:我愿称之为内娱最野姐夫

    2L:都出圈了,我身边不搞内娱的姐妹也在问我若稚是谁

    3L:尤其是他那句“你是畜生都不行”,别把我爽死

    4L:他们要是没一腿,我直接倒立吃屎

    ……

    695L:不懂就问,现在的爱豆也可以谈恋爱了?

    696L:回楼上,谈恋爱不行,除非是和队友。

    加上前几次的热搜,路人都已经眼熟这对CP。大多数人抱着好奇的心态点进CP超话,往往都会先被“大聪明”这个CP粉名给无语到,但真正开始刷超话内的各种物料后……基本没有人可以抵挡得住这种程度的糖!沦为“大聪明”只是一瞬间的事!

    宫稚然从洗浴室出来,蒋风、沈若聿还有周允炎都在练舞室里等他。

    “怎么样,有出事吗?”宫稚然不无担心。

    蒋风摆手:“别急,我刚刚看了下,虽然闹得挺大,但现在是我们占舆论上风。稚然被泼泔水,显然是受害者,我唯一怕的是有人会利用若聿说的话,故意带节奏。”

    沈若聿现在在影视圈内势头很猛,不乏有人想暗中搞鬼把他拉下来。

    宫稚然一听愁上心头:“都怪我,那个女生怎么说也是我的粉丝,我平时要是能对粉丝多加以管束也不会闹成现在这样。”

    “你不需要对她的人生负责,也不用担心别人只凭一句不雅的话就可以把我扳倒。”沈若聿轻轻抱住宫稚然,抚摸他的后背安抚情绪,“不过我们最近营业的确实有些过了,或许我们要适当地避避嫌。”

    “才不要!”宫稚然鼓着腮帮子,“我们又不是营业,那就是我们平时的相处模式啊!何况你说的也没错,我们这么多年一直待在一起,离了谁都不自在。”

    沈若聿看宫稚然总算有了点平日里的闹腾劲儿,淡淡笑了下。

    沈若聿:“那就依你说的,这件事别管了,反正蒋哥会跟进——对吧蒋哥?”

    蒋风认命地闭上眼,收拾烂摊子就是他的命运。

    这俩人一个是流量最大的现役爱豆,一个被誉为新生代影帝预备役,哪个都得好生伺候着,毕竟这关乎他蒋某人下半辈子在圈内的地位。

    等蒋风好不容易打点好各大营销号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助理跑来说营销号联动和水军在微博贴吧豆瓣各个平台爆出沈若聿的微博小号,指认他有一个神秘女友。

    蒋风快速看了眼那些联动的营销号,气得直骂娘:“这都他妈是对家公司养的号!缺不缺德啊这时候倒油!一群孬货!”

    宫稚然也急,但他在乎的不是什么对家公司,而是被爆料的内容。他着急地抓住沈若聿衣服质问:“你什么时候背着我有了女朋友!”

    沈若聿哭笑不得:“我每天都和你待一起,哪里有时间找女朋友?”

    宫稚然尴尬地咳嗽几声,刚刚他太着急,轻易就上了无良营销号的当,现在细想沈若聿确实不可能有女朋友,有也不会不告诉他。

    “但是这个小号——老沈,这确实是你的账号吧?”蒋风眼神锐利,仿佛要把沈若聿看透。那个被扒的小号中更新了各种没有带大名但处处洋溢着恋爱酸臭味的微博,偶尔还会隐晦地提到工作内容。

    那些工作内容除了本人和经纪人以外,外人根本无从得知。

    沈若聿淡淡嗯了声,并没有否认。

    这下子蒋风更搞不懂了,那些微博放在谁眼中都是一副暗恋爱得无法自拨的样子,沈若聿什么时候有喜欢的人?平日里接触的异性也不多啊。

    宫稚然心里顿时一阵不舒服,心想沈若聿这种冷面男居然搞暗恋这么纯爱的戏码。

    他想着,赌气般开始仔细刷着微博小号里的内容,越看越不对劲。看到最后宫稚然才回过味来哪里不对,因为微博内的每一条内容都和他有关!

    比如:

    “半夜跑到我床上睡觉,卷走我的被子独占不说,还把我踹到床底下。没办法,只能把人抱着睡了。”

    “小疯子又开始发癫,跑来跑去撞倒我上个月刚从意大利买来的雕塑——还好碎片没弄伤ta。”

    “一时兴起说要给我做早餐,结果做了一道蛋壳陷的荷包蛋,挺好吃的,但娇气包公主还是别再进厨房了。”

    ……

    一条又一条,每一行文字都在刺激宫稚然回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他叉腰气鼓鼓质问:“你是专门开个小号吐槽我啊,你小子浓眉大眼的没想到还能干出这种缺德事!还叫我公主?我是猛男!一拳抡死一头牛的猛男!”

    沈若聿:……

    在外人眼中看似“暗恋心事记录簿”的东西到了宫稚然这里顿时变成“吐槽发小bot”。沈若聿对宫稚然的迟钝和粗神经颇为无奈,但又什么都说不得。

  • 营业过敏症陆渔小说
  • 营业过敏症陆渔

  • 作者:陆渔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星洲成全小说

      星洲成全

      青苔上瓦

      小说《星洲成全》作者是青苔上瓦,顾晧琛杜知著是小说中的主角,星洲成全主要讲述了:顾晧琛和杜知著都是花心的人,他们虽然在一起了,但不妨碍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有白月光这件事。
    • 先生是哭包小说

      先生是哭包

      风寄明月

      《先生是哭包》是由作者风寄明月倾情打造的小说,简明昭霍颂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先生是哭包讲述了:霍颂也不是很喜欢哭,只是他没法接受简明昭要和他离婚,他们难道不是相爱的关系才对嘛?
    • 未见春深小说

      未见春深

      辛加烈

      《未见春深》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辛加烈,梁听玉虞夏是小说中的主角,未见春深主要讲述了:虞夏是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他身边都是利用关系,但因为对方,他意外体会到了感情。热门评价:冰薄荷Enigmax皇宫玫瑰Alpha
    • 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小说

      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

      橘酱噻​

      作者橘酱噻​所著的小说《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正倾情推荐中,小说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围绕主人公沈确开展故事,内容是:苏墨是个可以委屈自己的人,但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孩子,他跑路也只是想要给自己全新的生活。
    • Omega须知手册切尔小说

      Omega须知手册切尔

      切尔

      小说《Omega须知手册》正倾情推荐中,小说Omega须知手册围绕主人公伊雷·哈尔顿雪莱开展故事,作者切尔所著的小说内容是:伊雷认为雪莱是自由的,虽然这个世界给O定下了太多的规矩,但这都和雪莱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