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我与对家三两事

    我与对家三两事许辞贺临冬小说

  • 时间:2024-02-29 17:38
  • 我与对家三两事小说在哪里看?纯爱小说《我与对家三两事》由作者柒伊倾心创作,主人公是许辞贺临冬,我与对家三两事小说主要讲述了:许辞是真的一点都不想要贺临冬的爱,对他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好事。
  • 我与对家三两事小说

    推荐指数:8分

    我与对家三两事

  • 我与对家三两事许辞贺临冬小说

    今日上朝令他心累,这刚下朝后,他便被几位同僚围着询问昨日战况。

    “迎秋贤弟,摄政王他怎么样?功夫很好吧?”

    “嗳,温言兄这么问,迎秋贤弟可要害羞了。”

    “迎秋贤弟可要注意身体,不然被榨干了可怎么是好?”

    “谁说不是,不过摄政王与迎秋贤弟也是般配,一个俊公子,一个俏郎君,实乃羡煞众人也。”

    “......”

    几个人围在一块,不仅将他说成了是弱势的一方,竟还说他们般配?

    他倒是不晓得,南陌民风何时这般开放。

    呸!

    凭什么?

    正当他因心中不平时,贺临冬迎上前打断了谈话,“几位是没事做?下朝了还不回去?”

    官员们看着他,犹如老鼠见到猫,就这么一瞬间,全都跑没影儿了。

    “迎秋,喊得可真亲啊。”

    许辞听得翻了个白眼,要说喊得亲,还没人喊过他“阿辞”,在弱冠以后,被不怎么熟的点名喊人,就等于是骂街。

    要不是看他位高权重,他昨天非得骂死他。

    “同辈间喊表字更为礼貌合适,他们可不像你这般不知亲疏远近。”

    当然,贺临冬就是喊他“迎秋”,他也是不乐意听的。

    “我们是夫妻,跟他们那些闲杂人等能一样吗?”

    许辞听得瞪了他一眼,而后转身往御书房的方向走。

    “不回府吗?”

    “你回府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今天必须得找小皇帝要个说法,自己平日那么帮他,他竟然在背后捅他一刀?

    虽说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但他这死法也太惨烈了吧?

    这死了以后,他还有何脸面,面见许家的列祖列宗?

    许辞想到此,前进的脚步变得更为坚定。

    “许爱卿来了?”听小皇帝的语气,似是已等候他多时。

    “陛下,昨日的赐婚旨意,是否出了什么差错?两个男人如何能成亲?这消息若传至别国,岂不是要笑话我南陌荒唐可笑?”

    许辞越说越起劲,险些都忘了坐在他面前的乃是一国帝王,九五之尊。

    “许爱卿莫急,朕此番也是无奈之举。”

    他听得心中默默翻白眼,他倒想知道,一国之君能有多无奈?

    “陛下请说。”

    “许爱卿你看,摄政王几时才与朕提个要求?朕若不应允,难免易君臣离心。”

    许辞听得不觉轻笑,贺临冬提出的破事还少吗?

    小皇帝畏权,答应他的事不说有上百件,也得有几千件了吧?

    “陛下更看重摄政王,所以就拿微臣,祭了他这爱臣?”

    “许爱卿何出此言?你与摄政王皆是朕的左膀右臂,你们二人朕都一样看重。”

    他听着“爱卿”二字,心觉讽刺。

    “好了,朕就不与许爱卿玩笑了,朕此番让你去他身边,是想让你帮着......”小皇帝说得笑了笑,话只说了一半。

    “帮什么?微臣能帮您什么?”许辞说话时手掌握拳,忙隐忍着不让自己失态。

    “许爱卿,你就是书念的太多了,这朝堂上的事,还是要多多琢磨一二,有些话......朕不好说的太明白。”

    小皇帝指了指门外,外头暖阳洒落窗阁,映照出门外那高大挺拔的身姿。

    “陛下的意思是......”

    “小声点,朕可没有这意思,爱卿莫要误会了。”小皇帝说话时眼珠滴溜溜的转,很明显是胆小又爱搞事。

    “微臣就知是误会。”误会好啊,他才不想深入虎穴替他办什么事,这可是个两头都不讨好的差事。

    “许爱卿,你这人怎么一点也不机灵?亏得你还是探花。”

    许辞听得嘴角抽搐,到底是谁不够机灵?

    这很明显不是听不懂,而是他不愿意干啊,“请陛下收回成命,微臣不愿。”

    “收回?你以为朕的圣旨是什么?大街上的白菜想要就要?朕给你那么多钱财是为了什么?你食君之禄却不知为君分忧?”

    “陛下,您就说说,微臣比谁多拿了一文钱?”就连他的府邸,也都是他省吃俭用才买下的。

    他都快穷死了。

    “朕让你掌管户部,手握财政大权,这还难道不够?”

    “陛下,这钱是国库里的,臣可不曾动过分毫......”许辞话将说一半,就见小皇帝对身旁的侍人招了招手。

    “朕还有事,许爱卿回去好好想想吧,朕也不怕你反水,你若是说出来,你也没有好果子吃。”小皇帝刚说完,他就在下一刻,被宫人拖出了殿外。

    这脸天天丢,回回不一样。

    “怎么样?谈妥了吗?陛下可同意退婚?”贺临冬双手悠闲抱胸站立书房外,似乎是已猜到他在里头吃了瘪。

    也是,他是被拖出来的......

    恐怕到了明天,满宫上下,包括官员家的狗,都得知道他今天被拖出来的了。

    “你有什么毛病?这赐婚的旨意是你求的?”许辞见他还敢点头,怒火一下从头顶上窜起。

    “你脑袋是被门夹了还是被驴踢了?你有断袖之癖,何苦要拉上我?”

    “庆安街上有那么多小倌馆,你自己不会去里头找?你是缺钱还是缺心眼?”

    “我原先以为你只是脾气不好没教养,现如今来看,你是人品道德皆有问题......”

    还不等他骂痛快,忽察觉过来这宫内,就不是个能说话的地方。

    他今日一闹,明日怕是要更出名了......

    “说完了?”贺临冬轻飘飘一言,似是还嫌他骂的不够重。

    “与你论短长是我多余。”

    他要回自己的府邸乃天经地义,就是陛下,也不能不让他回家。

    小皇帝提的那回事,想都不要想,他是脑袋有病才会答应。

    “觉得多余,那就跟我回去。”

    贺临冬见他不听劝,直接拽着他的领子,将他限制在了自己身边。

    “你差不多得了,作弄人也要有个限度,这两日我已丢尽了脸面,你也该满意了。”

    “怎么就丢脸了?嫁给我,你可就是摄政王妃了。”

    许辞听得身子下意识地抖了一下,生怕他所言会成为事实。

    故下意识间,他快速的向宫门所在的方向跑去,为了躲避贺临冬,他丢掉了所有的规矩仪态,只想要远离他。

    可笑,太可笑了。

    贺临冬和小皇帝两个真是蛇鼠一窝,为了整他,竟让他有家不能回。

    许辞拼了命才回到了许府,结果这才刚到门口,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家被贴上了封条。

    他在门前愣了愣,而后感得眼前一黑。

    “阿辞,你没事吧?”贺临冬从后追上前,忙伸手搀住了险些要晕倒许辞,眸中带有关切。

    许辞见他假惺惺的模样,心中对他愈发厌恶。

    就是今日他指着贺临冬的鼻子,大骂他祖宗十八代,他都得一声不吭的受着。

    “王八蛋,现在你满意了?害得我有家不能回你是不是很得意?”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非要把我逼到如此境地?”许辞说着抬手就给了他一拳,稀奇的是,贺临冬竟然没有躲开。

    “......跟我回府吧,你要住哪都随你挑,就当是弥补了。”

    “谁稀罕你弥补?你装什么好人?”许辞说着恨不得再给他一拳,只是第一拳,还算一时冲动。

    这第二拳,得是故意伤害了。

    就怕这再来一拳,他头顶这乌纱帽,八成就得丢了。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你今日虽失了这还没王府一半大的宅子,但你日后就能住进王府了。”

    “阿辞是探花又见多识广,得学着想开些。”

    许辞听他言语随意,又没忍住重新攥起了拳头。

    既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当下他得先爽到才行。

    “......疯子,你去死吧。”许辞说着,又给了他一拳。

    就这样,许辞被皇帝传唤入宫问责,这罪名嘛,显而易见。

    许辞看着小皇帝演君臣情深,心中只觉得可笑。

    “许爱卿,你怎么能打摄政王?这打坏了算谁的?”

    许辞听得心中暗念,早知如此,就该将他直接打死,送上西天。

    不,他不配。

    贺临冬还是送去阎罗殿,看着最为合适。

    “陛下,微臣近日似患了疯疾,时而癫狂便会出手伤人。”

    “为了摄政王的安危,还请您命人将微臣府门前的封条给摘了,让微臣待在府中休养。”

    “微臣虽有心为陛下分忧,可当下实在是力不从心。”

    许辞为了远离纷争,也是什么话都敢说。

    装疯卖傻,与跟贺临冬独处比起来,要好上不知多少。

    “许爱卿身体有恙怎不早说?朕马上就传太医来给你看看吧。”

    “陛下不必费心,多谢陛下恩典。”

    小皇帝听他回应,眸中带有天真的笑意,“许爱卿,欺君之罪,可是会掉脑袋的。”

    许辞听得下意识缩涩着颈脖,他没想到陛下竟如此较真。

    小小年纪便懂得将人逼上绝路,这日后长大了,怎还得了啊。

    此话一听就知是他寻的借口,陛下答不答应也只是一句话,实在是没必要特地将太医叫来。

    “微臣......没病,望陛下恕微臣妄言之罪。”思虑再三,在事情闹大以前,他还是先认个怂好了。

    “没病的话,许爱卿可有想过为自己的后半辈子,再赚取些什么?”

    “陛下说笑了,微臣已落得如今境地,哪里还有什么后半辈子?”

    小皇帝听得皱了皱眉,而后做出一副替他惋惜的模样。

    “许爱卿怎么能这么说?爱卿你年轻有为,又聪慧过人,怎可能自愿断送前程?”

    “且自你入朝起,朕对你是多有提携,否则你一介寒门子弟,如何在京内当得三品大员位及尚书?”

    “你看,朕连家国财政都交到了你手中,朕对你的信任可是独一份的。”

    小皇帝此言,并非是对许辞的赞赏,而是提醒许辞,没有他就没有许辞的今日。

    只可惜许辞听得只面上感激点头,实际在心中却是不屑的。

    他许辞能坐到如今位置,是依靠于他的努力与才学,若他不堪造就,小皇帝根本不会留着他。

    小皇帝知道他无畏贺临冬,故才想着将财政大权交于他手,不然小皇帝连国库里的钱都管不了。

    这明明就是还需要他,要他办事,结果反倒还说得一副施舍恩赐的模样。

    这大抵,就是帝王苦心维持的威严吧。

    “许爱卿,朕说了这么多,你可想明白了?你放心,朕不会亏待你的。”

    看来陛下是不打算放过他了,既然这样,那他就将摄政王府闹得鸡飞狗跳,让贺临冬主动将他赶走。

    这样,陛下也就不会再出馊主意,让他去送死了。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折腾死谁。

    待许辞横下心后,便顺着贺临冬的意,搬进了摄政王府。

    决意要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

    头一日,许辞嫌屋中采光不好,搬进了他的卧房,将他给赶去了偏殿。

    第二日,许辞厌府中陈设难看,将他的金玉瓷器砸了个稀巴烂。

    第三日,许辞觉得池塘里的锦鲤碍眼,命人将其打捞全数放生,一只不留。

    第四日......罢了,何必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先定个小目标。

    他还是好好活着吧。

    自许辞搬进他卧房后,似是直接遂了他的心愿。

    头天晚便趁许辞将要安寝,推门入内对他动手动脚,说他认床,换地方睡不着。

    而砸损的金玉瓷器,放生的小锦鲤......

    贺临冬全算在了许辞的月俸里,许辞也是那时才知,他不仅能在贺临冬府中白吃白住,还能白白多拿俸禄。

    好吧,算他失策。

    “你别再对我做奇怪的事。”他说着将贺临冬踹下了床,可他却抓着许辞的脚腕,将他一并带了下去。

    贺临冬跌落在地的那刻,许辞则趴到了他的身上,他的手紧紧地覆在许辞的腰间,以至他动弹不得。

    “疯子放手。”

    “不放。”贺临冬说着将他越搂越紧,此时他与贺临冬的腰腹隔着衣裳紧紧相贴,在这接触间,他似是还感觉到了些,不该感觉到的。

    “混蛋,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贺临冬抱着他,却有了这样的感觉,实在是下流无耻。

    在外人面前,他端得清冷漠然,在许辞面前......不,在床上,他就是个十足的流氓无赖。

  • 我与对家三两事小说
  • 我与对家三两事

  • 作者:柒伊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