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by小春良月小说

  • 时间:2024-02-29 16:33
  • 作者倾情打造的小说《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是小春良月正连载的小说,主角:江时衍温璟,小说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的主要内容是:江时衍对温璟很好,但温璟完全不需要他的好啊!
  • 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

  • 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by小春良月小说

    “皮外伤比较多,至于内脏和头部有没有受伤,还得做进一步检查。”

    “谢谢医生。”

    江时衍送走医生,重新坐回了病床旁边。

    他看着床上昏迷的人,手心里是刚追回来的项链。

    他摩挲着那坠子,从第一次见温璟,他就注意到这条项链了。

    金黄色的小太阳,里面栩栩如生地站着三个小人,雕得非常精细,价值绝对不菲。

    床头柜上的手机再次响起来,江时衍拿起来丢给了刚进门的助理。

    “接一下,就说人在公司,别被听出破绽。”

    助理最会做这事,他麻利接起,“喂,你好,诶诶我是公司的员工,公司突然有事,把温总叫了回来,他现在去卫生间了,诶好好,估计这两天都会在公司,您不用担心了。”

    他挂了电话,一脸担忧地走过来,“温少爷怎么样了?”

    “伤得不轻。”他问,“那几个人呢?”

    “已经被逮起来了,幕后主使还没问出来。”

    江时衍漆黑的瞳孔深不见底,“不急,慢慢审,有的是时间。”

    助理拉个板凳坐下,“老板,你说到底是谁啊,比我们都着急。”

    江时衍侧目看过去,“怎么,你也着急并购温氏吗?”

    助理急忙摆手,“不不,我是说眼看要开庭了,这温少爷突然倒下,对他很不利啊。”

    “老板,依温氏现在的状况,我们接手也未必是好事啊。”

    江时衍语气沉沉,“你别忘了温氏可是盘大棋,即使现在身陷泥潭,他的根基也不是说动摇就能动摇的。从前年开始,我们和温氏一起投资的房地产项目,净利润竟不及温氏一半。”

    助理挠头苦思,他也不明白其中道理。

    “我们很缺这一块的经验,温老爷子不是雷厉风行的人,他手段温和,反而常年稳居津市首位。”

    助理一脸犯难,“可是…如今温少爷本来就挺难了,咱们再……”

    江时衍一眼横过去,“你倒替他担忧,先关心关心自己的工资吧。”

    助理苦涩道,“这不,同是天涯沦落人。”

    “我早就说过,温璟如果有本事稳住温氏,我自然动不了他。”

    他眸光一落,看着那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不过用这种阴招的,就别怪我插手了。”

    深夜,温璟又被送去做了个全面检查,好在主要的伤都在身上,内部倒没重伤。

    江时衍进门前留住医生,琢磨了一下问:“他在大概一个多月前喝了点不该喝的饮品,现在身体有影响吗?”

    医生思考了一会儿,似乎明白过来了,“目前没查出什么不良的药剂成分,应该已经代谢完了,不用担心。”

    “温少爷还好吗?”助理问。

    江时衍关上门,微不可察地松了口气,他在意识到自己有这种反应时竟觉得很无语。

    他怎么会担心别人?笑话。

    助理看老板又是叹气又是皱眉,差点哭出来,“……温少爷不行了吗?”

    江时衍眉头拧得更紧了,“胡说什么?”

    “你先回去吧,”他坐下说,“白天通知宁寒,注意着点,暂且不要让风声走露出去。”

    “是,老板。”

    助理出去了。

    江时衍摘了眼镜,按了按眼眶,他近日也很忙,熬到一两点也是常有的事。

    刚刚还不觉得困,在神经放松下来的那一刻,疲惫感才突然涌了出来。

    他扭头看了看另一张空床,觉得这么守着也没用,打算去眯一会儿。

    就在准备起身时,一直昏迷的人突然动了一下。

    江时衍坐稳,看见温璟缓缓睁开眼睛,大概是嫌床头灯刺眼,不满地蹙了蹙眉心,又闭上了。

    也不知醒了没,嘴里念叨着他听不懂的话。

    江时衍凑近听了听,听到那人在呢喃着:“疼……”

    江时衍似乎疯了,竟像个老妈子,心里宽慰了一句,知道疼便好。

    温璟迷茫地睁开眼,他是被疼醒的,适应了光线后看了一圈,这才知道自己在病房。

    竟然还活着,温璟想。

    江时衍看他这刚醒的傻样,听他一直喊疼,轻声说:“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吃糖,天亮还要空腹做检查。”

    温璟视线一瞟,看到床头柜上居然还放着自己买的那包糖。

    “不能吃。”

    他听见江时衍说。

    “嗯。”

    虽然很疼,但是温璟还是听话地点了下头。

    脑袋更疼了。

    温璟刚刚庆幸自己活着,现在心想还不如死了呢。

    “头疼。”他咕哝了一句。

    “能不疼么,被打了好几拳。”江时衍说。

    他想起这就来气,刚刚的温柔语气都没了。

    “温璟。”

    “嗯?”

    “你是猪吗,大晚上走小路,遇到坏人不会跑么,那三个大汉我见了都得绕道走,你逞什么能?”

    温璟浑身疼,本来自己突然被打了一顿就挺莫名其妙,一醒来又被吼。

    他声音小小的,“他们有三个人,我跑不了……”

    “…………”

    温璟大概是被打的脑子瓦特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问:“你生气了吗?”

    江时衍瞧他一边脸又红又肿,连带着眼睛都小了,可眸子依然黑亮黑亮的,眼底水汪汪的。

    “没有。”他说,“只是气打你的人。”

    温璟眨眨眼,灯光下侧脸柔和,“你怎么知道我在哪里?”

    “路过。”江时衍说,“看见有人拿着这个。”

    他突然抬手,金灿灿的链条垂落下来。

    温璟以为自己眼花了,“项链……”

    “说了要给你找回来,便一定能做到。”

    温璟激动起来,他伸手想去取。

    江时衍按住他,“别动,明天能坐起来再给你戴。”

    说罢,把他的胳膊放进了被子里。

    温璟听话地安静下来,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很奇怪的感觉,暖暖的。

    他注视着他,良久,第一次认真地说:“谢谢你,江时衍。”

    江时衍很轻地笑笑,他发现温璟这样对他,自己竟然很愉悦。

    但他还是打趣道:“平日里尖牙利嘴的模样哪去了?”

    温璟觉得这人就不能给好脸色,“切”了一声,“你等我好了的。”

    江时衍被他这身残志坚的模样逗笑了。

    这小少爷,的确被温家养得很好。

    第二天一早,宁寒便赶来了。

    他看见温璟鼻青脸肿地躺在床上,当场气炸。

    “哪个王八蛋打的?啊??”

    江时衍见一向斯文的宁大律师说出这等粗话,啧啧两声。

    宁寒差点丧失了理智,“兄弟,不能你派人打了吧?”

    江时衍坐在沙发上,“不到半个月就开庭了,你去辩护,我怎么这么担心呢?”

    温璟今天觉得身上更疼了,抬起一只胳膊招呼着,“哥,你别瞎嚷嚷了,和他没关系。”

    宁寒冷静下来,也知道江时衍不可能做出这事,在病房里气的转圈,“别让我逮住这帮孙子。”

    “已经逮住了,就在警局,过两天就能知道是谁派的了。”江时衍说。

    温璟劝道:“宁哥,你先别急了,我没事,就是看着有些严重。”

    宁寒停在床边,“这叫没事?这都被打成什么样了!”

    他坐下来,“最近你就住在医院,家肯定是不能回了,等伤养好后我再给你寻个住处吧。”

    这事一提起来,温璟也发愁。

    现在回去得把王伯吓死,就算是彻底好了,他也有些阴影了,怕再遇到什么报复的人。

    一时间病房里安静下来。

  • 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小说
  • 小少爷哭兮兮,腹黑大佬春心萌动

  • 作者:小春良月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