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ABO >> 伪装纯白

    伪装纯白未删减小说

  • 时间:2024-02-18 17:14
  • 《伪装纯白》,作者:步知知,小说剧情精彩,吸引眼球,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叶成帷宁行止小说叫伪装纯白主要讲述了:好不容易可以恋爱,但现在才发现,原来他的恋爱从一开始就是假的啊?
  • 伪装纯白小说

    推荐指数:8分

    伪装纯白

  • 伪装纯白未删减小说

    这会正值五月立夏,晴天的太阳是很温和的带着点微风,这种天气实在是宜人。

    作为首都最好的一所学院,财阀权贵的聚集地,此时的安城学院此时正热闹非凡。

    叶成帷又又又又打架了。

    一旁的院系老师浑身冒着冷汗,他实在是怕了这位小少爷,只能把火力对准站在叶成帷侧边的张浩然

    “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跟四班的那几个alpha打架?还是二挑三,你们可真行。”

    指导员陈桑有事情去了,结果只能让他来应对这几个玩世不恭的小公子。

    叶成帷是叶氏集团董事长唯一的儿子,从小就娇生惯养是一个放荡不羁没有人管的住的少爷。

    听到二挑三,叶成帷立刻炸毛皱起眉反驳道:

    “他欺负别的omega我看不顺眼,什么二挑四?张浩然来的时候我已经一个人干翻他们三了好吗?”

    他后半截的语气高昂,活脱脱的炫耀成分在。

    张浩然也快速作出反应接话道:“是的,我叶哥一个人干三个没问题,而且是那几个alpha欺负别人在先我们是见义勇为”

    要说也是那几个alpha倒霉,调戏前几天被叶成帷拒绝的一个可爱小Omega。

    还拿那个小o被叶成帷拒绝了这件事来戏弄那个Omega,这事传到叶成帷耳朵里了,这他哪里能忍?

    院系老师也不想跟这几位公子哥惹的不愉快,了解事情的原委后就让各自写份检讨,让他们各自回班级去了。

    老样子,叶成帷的检讨自然是张浩然帮忙写,刚走出办公室的门,就遇见了那个小omega。

    小omega一双水灵灵的眼睛望着他,着急的关心道:“叶成帷,你没事吧?挨训了么?”

    叶成帷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放心吧,那几个货色以后不敢再欺负你了”

    叶成帷鼻梁很高,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浅浅的梨涡配上他的小犬牙少年感气息很重,惹的对面的小o对他的喜爱程度更甚一分。

    没等小Omega道谢,叶成帷就已经越过她走回了自己的班级,他昨天熬夜打了一晚上的游戏此刻极度需要补觉。

    张浩然一把抓起叶成帷书桌上的礼物盒发出感叹

    “哟,叶少爷,又有人给你送礼物了!瞧瞧这粉嫩嫩的包装,应该是个可爱omega。”

    叶成帷没有搭理他,径直越过他趴在课桌上睡觉,他旁边的课桌上没有人坐,叶成帷自由豪迈惯了班里就他一个人霸占两个座位。

    旁边的空位里面被塞满了礼物跟情书都是一些爱慕而来的Omega送的。

    张浩然打开了礼物盒,扑鼻而来的奶香味顿时两眼放光的问道:

    “什么时候我也能有小o对我这么好啊,你们看看这礼物盒里是香喷喷的曲奇,小o的信息素肯定是奶香味!天哪,叶哥我可以吃一个吗?”

    叶成帷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往上卷起,懒洋洋的从嗓子里挤出来一个音节“嗯”

    他的头发在阳光下呈现出耀眼的金色,他本身的头发是栗棕色的。

    前桌的章明也转过身来拿走一块曲奇拍着马屁说:“叶少大方,跟着叶少混一天吃好几顿!”

    叶成帷在一年前分化成了alpha,这点他从未质疑过,身边的兄弟一个个都分化成了alpha,他自然也得是一个厉害的alpha。

    成为S级的alpha一直是叶成帷坚信不疑的事情

    凭借英俊帅气的外表吸引了众多omega的目光,从他刚进安城学院那一刻就是举世瞩目。

    然而这一切都在宁行止来之后被彻底改变了。

    “重大消息,重大消息!我们班要转来一个新生!据说背景超级大!我看院长跟老师都亲自去迎接了!那阵仗简直了”

    陈荣荣重重的敲打着讲台,宣布最新的八卦,作为omega信息组的头子,不管是alpha还是omega陈荣荣都掌握着一手信息。

    安城学院是一所与A国一级分化院合作私立大学,这里管制的第一年需要进行等级测试和考试合格测试,等到大二才开始分专业院系,这是为了确保每一个人可以等到等级成长完成后更好的选择合适的专业

    成长到十八岁将会进入分化阶段,知晓分化性别后分化等级进入成长期,但需要等到二十岁等级才能彻底达到顶值最终确定下来

    分化性别也是院系里最关注的事情,毕竟这个时期的alpha跟omega逐渐开始会迎来易感期与发情期

    能在大一转校进安城学院的自古以来也没几个人

    “在哪在哪??是alpha吗?还是omega啊?”

    “帅不帅啊?该不会是一个甜美的小O吧!哥最喜欢小o了!”

    “啊?我们班alpha好少!真希望是帅气的alpha!”

    “有什么好看的?是alpha也没有我叶哥帅!是omega的话太好看只会跟我抢叶哥!”

    “应该快上来了!我看见母夜叉上来了!应该是带着新生过来了,坐好坐好,大家快坐好。”

    母夜叉是负责带班指导员陈桑女士的外号。

    叶成帷明亮精致的双眸半磕着似乎也在好奇新来的转校生

    章明不敢靠在叶成帷的课桌上怕惊扰到他睡觉,见他醒着那可就放心的转过身来探讨

    “叶哥,你说新来的会不会是一个漂亮的小o啊,有没有兴趣啊?”

    张浩然吃的满嘴的曲奇渣,嘴里甚至还包了一大口嘟嘟囔囔的说道:

    “那得是美若天仙的Omega我们叶哥才感兴趣吧?那三班的那个小Omega漂亮的不得了,这不前几天表白还被叶哥给拒绝掉了”

    “哇去,叶哥这你都不心动?你喜欢什么样的啊?我就是没小o追我,不然我每一个都很喜欢”

    叶成帷弯起的嘴角露出了半颗小犬牙在外面,挑了挑眉散漫着说道:

    “喜欢什么样的?喜欢肤若凝脂,面容貌美的仙女!”

    叶成帷刚说完,辅导员陈桑就领着一个少年走进了教室。

    在那少年踏进教室后的一刻,班里一阵唏嘘传来。

    有人压着声线不自觉的赞叹

    “天呐,这是什么极品帅哥?”

    陈桑端正的站在讲台前推了推眼镜,还清了清嗓子

    “同学们,都坐好,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个位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一下,也请新同学自我介绍一下,方便更快的融入我们班友爱的大家庭”

    顿时教室里掌声响起,叶成帷一瞬不瞬的盯着讲台的少年。

    那少年斜挎着书包,他个子高挑一袭黑色套装穿搭凸显出他修长的腿。

    少年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凛冽精致的眉梢和挺拔的鼻梁。

    这人还偏生了一双桃花眼!深邃暗淡的双眸蕴着致命的吸引力,那模样看上去又禁欲又勾人。

    作为一个叶成帷忠实粉丝的omega许鸣恩已经被迷的神魂颠倒

    “他怎么帅的跟单独一个次元一样啊?对不起了叶哥,我爬墙了~”

    叶成帷表示鄙夷的给了他一个眼神。

    宁行止从容不迫的走上前,眼神不动声色的往叶成帷那个方向瞟了一眼。

    “大家好,我叫宁行止。”

    等等!宁行止?!

    在说出这个名字的一霎那,叶成帷立刻坐直了身体,抬眼时又正好与他四目交接。

    宁行止!这个名字,他好像听过.....

    叶家跟宁家的老一辈有过交情,叶家发展到现在少不了宁家的支持

    但两家发展并不冲突,相对于叶家局限在几个重点城市,宁家则发展的更远不仅仅是国内在国外的成就也不容小觑。

    叶成帷努力回想了一下,记忆里宁行止的样子。

    叶成帷从小就是一个要强的男子汉,小时候的他在调皮爬树快要摔倒的时候,后面有一个人接住了他。

    他砸在了那人身上,叶成帷爬起来一看是一个漂亮的短发小妹妹。

    叶成帷立刻涨红了脸在一个小妹妹面前从树上摔下来实在是太丢脸了。

    为了证明他是小小男子汉还硬要背这个小妹妹回家。

    后面叶成帷才知道这个小妹妹是姥姥带过来在他家这边玩几天的。

    小时候的宁行止很沉默不喜欢讲话,说话声音也很稚嫩。

    每天就跟在叶成帷后面喊他哥哥,叶成帷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这下子叶成帷喜欢的不得了。

    后面几天宁行止要回家了,可把叶成帷舍不得坏了,当天就跟他姥姥说他长大以后要娶他!

    这话一出震惊了在场的所有大人,一旁的姑姑笑的捂不住嘴

    “什么?小帷要娶谁?哈哈哈哈哈哈,来跟再姑姑说一下你要娶谁?”

    宁行止的爸爸是一位长相特别清冷漂亮的Omega也被叶成帷这个发言逗得直乐呵。

    “哎呀,你们还没长大呢还什么都不懂啦,这可说不一定哦”

    叶成帷不明白这群大人在笑什么!长大以后不就是要分化吗!这个他也是懂的!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算话,我长大以后肯定是最厉害的alpha,我还不能娶他吗?”

    说完他还信誓旦旦的跟小时候的宁行止保证道:“等着哥哥长大以后娶你哦!”

    姥姥最疼叶成帷了,慈祥的笑眯了眼睛附和着他说:“娶哈哈哈哈哈娶,姥姥同意了!那小宁以后可就是我们家人啦”

    后面他才知道宁行止是一个男生,这几年宁行止一直在B国,直到今年才回国。

    回想到这里叶成帷速度的低下头不敢再抬头看宁行止,不知道宁行止还记不记得那些事情,叶成帷此刻打心底的希望他失忆了。

    “那宁同学你就坐在...”

    陈桑的话还没有说完,宁行止就直接在全班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叶成帷旁边的空位将书包放在上面并很有礼貌的询问道

    “我能坐这吗?”

    在其他同学眼里此时的场景就是两个帅哥针锋相对。

    “哇,新来的要坐叶哥旁边?”

    “我印象里叶哥他就没有过同桌耶”

    “啊啊啊新来的帅哥跟我坐啊跟我坐!我愿意把我同桌从窗户丢下去给你腾位置!”

    “叶哥肯定不会同意的,肯定重新安排座位”

    叶成帷刚想拒绝,宁行止接着说“其他地方都没有位置了,我记得...”

    叶成帷眼疾手快的抓起他的书包往课桌里面塞进去声音有些焦急的说:“可以,坐吧!别说话了”

    宁行止满意的翘起唇角,紧挨着叶成帷坐下了。

    听到周围的议论声说他是叶成帷第一个同桌时,宁行止深邃的眼眸里泛起悦色,不受控的挑了挑眼角。

    宁行止不仅仅坐下了,还是叶成帷给他整理的书包,班里顿时炸了一半。

    下课后叶成帷只觉得课桌上是一秒都呆不了,他多呆一秒都被臊得慌。

    叶成帷双手浅搭在栏杆上,张浩然给他递了一罐可乐,也学着他倚靠在栏杆上支拉着脑袋看着他

    “叶哥,新来的什么背景啊,连你也要让着他?”

    叶成帷漫不经心的伸出食指落在拉环上轻勾指尖,扑哧一声,举起可乐仰头喝了一口

    “什么叫让着他?那不是班里就我旁边空了个位吗?我不让那不是存心刁难人家,你叶哥我是那种人吗?”

    张浩然抓了抓头发非常不怕死的接着发问:

    “你那空位空了整整两年,我上次说想坐,你直接上来就给了我一脚,凭什么他可以啊?”

    叶成帷又将喝完的可乐罐捏扁随手丢进隔壁班的垃圾桶

    “闭嘴吧你,你以为我乐意啊?没看见我都不想在教室里待吗?”

    安城新来的转校生这事情轰动不小,这会子走廊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讨论声不断。

    “隔壁新来的是alpha吧?那么帅是alpha吧?”

    “不知道啊,闻不到信息素,可别是个beta!”

    “别说了他就是beta我也爱!”

    “救命他叫什么啊?急需急需!”

    “我知道我知道,叫宁行止!”

    张浩然用胳膊肘挤兑了一下叶成帷

    “叶哥,他要是个alpha得挖走你一半omega啊”

    叶成帷思考了一下他压根就没闻到宁行止身上的信息素,一点点都没闻到。

    叶成帷挑了挑眉不屑的说道:“你的意思是他比你叶哥帅?”

    张浩然又很识相的摇了摇头。

    正好这时候宁行止也从教室出来,从他这个视角望去张浩然靠在叶成帷肩膀上

    一时间双眸冷然往张浩然那个方向瞥了一眼,然后淡定自若的从他们俩身旁走过。

    张浩然却被他这个眼神激的不自控的释放了一点信息素,alpha天生是很警觉的。

    按理说在遇见敌对的一方才会释放信息素压制

    宁行止仅仅一个眼神就让张浩然不受控制的释放信息素来提防,张浩然自己都惊了一下

    张浩然又用胳膊肘挤兑了叶成帷一下

    “他刚刚是不是瞪了我一眼?”

    叶成帷此刻被张浩然的信息素刺激的很烦躁

    “能不能收收味啊,那边还有omega在呢,你这一股子橙子味”

    张浩然尴尬的紧了紧校服又将信息素收了收。

    隔壁四班的方向又传来一声喊

    “别说,隔壁那个新来的要是一个omega那可太对味了!清冷御姐美人!那劲可太足了!哥就好这一口”

    说这话的正是早上与叶成帷打架的一个alpha。

    叶成帷耻笑了一下朝着四班那个方向喊了一嗓子

    “我说这是谁大白天的做梦呢?怎么那么不要脸呢?就你那小身板别被摁死了”

    叶成帷也没想太多,他纯粹就是想恶心恶心四班那个alpha

    但这话被刚准备回教室的宁行止听见了却别有一番趣味。

    这一整天叶成帷都在想方设法的躲着宁行止。

    他也不是怕他,他叶大少爷还没怕过谁,他怕的是小时候自己那段黑历史。

    这天傍晚放学雨下的很大,乌云笼罩了整个天空,明明还是下午却暗的跟晚上似的。

    叶成帷走的急早上也没带伞,这会头顶举着书包快要被淋成落汤鸡了

    司机老胡晚到了点,估计也是路上积水多不好开车,这会又是放学路上堵的慌

    过了一会一辆黑色的豪车侧停在叶成帷的身前

    “少爷快上来!书包给我”

    老胡冒着雨护着叶成帷上车,把他安顿好再绕回驾驶座

    “少爷淋湿了吧?怪我来的太晚了”

    老胡又接过叶成帷脱下的校服外套,递给他一件干净的白色外套,让他套上

    叶成帷漫不经心的整理了一下外套的衣领,眼睛贴着车窗往外观摩

    “没事,不怪你,早上走的时候天气好好的谁能想到会下这么大的雨啊”

    这雨来的确实不及时,让叶成帷一点准备也没有,同样来的不及时的还有另一件事。

    叶成帷刚刚回到家,推开门就看见宁行止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与姥姥姥爷相谈甚欢。

    叶成帷如同被雷劈了一般,他现在就觉得握着门把手的那只手臂要被烫坏了。

    宁行止怎么会在这里!!!

    老胡停好车,瞅着叶成帷呆若木鸡般的定在门外

    “怎么了少爷,进去啊,这外面下着大雨站着雨都飘你身上了”

    顿时屋内的人齐刷刷的看着他,姥姥见他回来了开心的不得了,立刻给他端上刚热好的牛奶

    “哟小叶回来了,站在那干什么啊!姥姥给你热了牛奶,外面冷吧?来暖一暖”

    叶成帷接过牛奶但没有喝,因为他瞅见宁行止面前也有一杯牛奶。

    叶成帷特地挑了一个距离宁行止最远的地方坐,他现在怎么看宁行止怎么别扭。

    姥姥手里给宁行止剥了一个橘子,又瞥了一眼坐在最拐角的叶成帷

    “小叶坐那么远干什么?你不认识小宁啦?你们俩小时候啊经常一块玩,怎么忘记啦?”

    叶成帷生怕她再说些什么来,又挪过来一个位置

    “记得记得,姥姥别说了”

    宁行止始终非常淡定的坐着,看着叶成帷这副模样,他没忍住弯起了嘴角。

    “小宁刚回国,他家这会还没安顿下来,这几周啊他只能住我们家了,你快把你隔壁房间收拾收拾”

    叶成帷喝着牛奶差点呛死,憋着气硬生生把嘴里的吞下,一时激动他直接站了起来

    “什么!?他要住我家?”

    姥姥又给叶成帷剥了一个橘子,拍拍他的脑袋说道:

    “明天姥姥姥爷要去回老家去,你们俩正好有个伴啊,你爸妈在国外忙着呢!这段时间啊正好小宁陪着你”

    姥爷一手盘着核桃笑眯眯的说:

    “不用那么麻烦,不用收拾,小叶那房间那么大,两个人挤挤就行了,两周时间又不长”

    宁行止慢悠悠的开口道:“谢谢姥爷,打扰你们了”

    说完他又看了叶成帷一眼

    “还是分开住吧,学校还有很多作业要写,我刚来不用写,我自己来收拾就好”

    叶成帷心底暗想,还挺懂事儿,知道不让叶哥收拾。

    姥爷对宁行止怎么看怎么喜欢,怎么看怎么满意

    “好孩子!不过小叶那成绩他写不写作业其实都没多大帮助,还是让他跟你一起收拾吧”

    叶成帷觉得他姥爷好像也被对面蛊惑了,平时那么疼爱他的姥爷居然宁愿让他不写作业也要去帮宁行止收拾房间?

    宁行止到底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

    说是一起收拾其实也没帮什么忙,大部分都是宁行止收拾的。

    叶成帷看着他忙碌的背影,实在无法与记忆里的“他”联系在一起。

    晚饭叶成帷也是速战速决,吃完就关起门来隔绝外面的一切。

    叶成帷刚给手机打开,上面的信息就噔噔噔的刷新着,一看班级群已经99+条信息了。

    叶成帷点开随意看了看,群里全都是在聊宁行止的,基本上都是八卦,毕竟这会宁行止又不在群里可以放肆的讨论他。

    张浩然也给他单独弹了条信息

    ——叶哥,你的omega后援团被那个新来的挖走了一半啊,那货就是个beta还那么受欢迎!

    宁行止身上确实一点信息素也闻不到,张浩然自然把他归类为beta

    叶成帷只觉得这一天遇见宁行止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他现在只想倒头就睡,连章明他们喊他打游戏都没来。

    叶成帷这一觉却意外的睡的很香,是很难得的早起了一回。

    早上叶成帷刚拉开门就撞见了宁行止,对方几乎是跟他同频率开门

    宁行止穿着校服清爽的站在门口,那双桃花眼实在是夺人心魂

    叶成帷也倚靠在自己房间这边的墙上,上下打量着他

    脑子里想着如果他只是一个beta的话,那么应该是不会对信息素有反应

    叶成帷在他面前丝毫没有克制的释放了大量压迫性的信息素,他的信息素味道是白兰地。

    一时间空气中弥漫着大量强烈的白兰地气味,叶成帷仔细的观察宁行止的面部表情。

    宁行止慢慢的勾起嘴角开口道

    “早啊”

    算了,这货肯定是beta。

    叶成帷也没回应他,直径的下楼吃早餐。

    宁行止挽起袖子看了看手臂上昨天晚上阻隔剂扎的地方。

    这种阻隔剂是从B国带回来的,专门根据他的身体情况定制的

    需要定期注射可以将他的信息素隐藏起来,也可以很好的掩盖他其实是一个enigma。

    作为这个世界最强级别的enigma,可他偏又生在豪门世家。

    忌惮他这个位置想知晓他真实实力的人太多了,他现在还不够成熟。

    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想置他于死地哥哥。

    从宁行止分化成enigma那一刻他就注射这种阻隔剂,但随着他不断成熟,等级不断成长,需要的这种阻隔剂的量也加大了。

    如今的他需要注射两剂阻隔剂才能勉强压制住。

    再过一段时间等级成长到一定值时这种阻隔剂就彻底无法压住他的信息素了。

    叶成帷释放的信息素,就算宁行止昨晚注射过阻隔剂,但那只能阻隔别人察觉不到他的信息素,却不能阻隔叶成帷对他的诱惑力。

    在enigma面前小alpha的这点挑衅不过是调情罢了。

    只会让enigma更加兴奋。

    叶成帷下楼时,姥姥姥爷已经回老家了,只剩下做饭的阿姨在。

    原本姥姥姥爷是昨天就回老家的,居然特地为了安排宁行止的住宿问题多留一天。

    这些天无法避免的要跟宁行止一块上下学了。

    当他跟宁行止从同一辆车上下来时,安城学院的信息八卦小组毫无疑问的又炸了。

    “什么什么?宁行止居然跟叶成帷从同一辆车上下来?”

    “千真万确家人们!我亲眼所见呐!”

    “该不会宁行止又被叶成帷纳入后宫了吧?”

    “别搞,我的新男神被我旧男神收了?”

    八卦声持续不断,叶成帷烦躁的拨了拨头发,不耐烦的摇晃着凳子,凳子在地板上摩擦划出尖锐刺耳的声音。

    宁行止侧身垂眸看着他问

    “你很介意吗?”

    这是宁行止在教室里第一次主动跟叶成帷说话。

    叶成帷这气也不是冲他发,但确实跟他又有很大的关系,但此时宁行止一副委屈的样子是给谁看?

    好吧当然是给他看,还真别说他最怕这一套。

    叶成帷手指叩在桌上毫无章法的敲着,他的手很细很白,弯起的手指骨骼很好看

    “怎么说呢,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我就这脾气,也不是针对你”

    说完叶成帷踹了前桌章明一脚,章明正在睡觉,这一脚给他差点踹翻,顿时弄出了很大的动静。

    章明脸上还睡出了印记睡眼朦胧的转过身来

    “怎么了叶哥?”

    “待会,去网咖打游戏去”

    说完叶成帷又递给张浩然一个眼神,张浩然心领神会。

    下课后便去了网咖。

    叶成帷走后宁行止又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一身的冷淡气息。

    学院第一年是可以走读的,大二选了专业后才开始安分化性别与等级分配宿舍

    网咖里面的味道并不好闻,难免的有些闷甚至还有烟味,叶成帷挑了一个靠近门口的位置那样方便呼吸新鲜空气。

    叶成帷这把匹配到个坑比队友听声音也不像是甜美可爱的omega,估计是一个又菜又爱玩的alpha,不仅仅打的菜还喜欢推卸责任

    叶成帷没惯着直接激情开麦:“你他妈一直送怎么还好意思说别人啊?你那战绩用脚也玩不出来吧?”

    “还真是小刀划屁股开了眼了,还能有你这么菜的玩意呢?”

    “你再比比试试?打的菜就把嘴巴闭上,躺赢都躺不明白吗孙子?”

    对方关掉了麦,直接挂了机,他挂机之后这把叶成帷很顺利的赢了。

    章明一阵激动的嚎叫

    “叶哥牛啊,最后那波直接四杀啊”

    叶成帷擅长玩adc,只要发育的好基本上可以C一整局。

    正准备开下一局,就听见对面桌一阵唏嘘声,声音不大但叶成帷这边基本上都听得见

    “那不新来的转校生宁行止吗?刚来没多久就来上网啊?”

    “牛啊,快快快喊上他一起”

    “喂,宁行止?要不要一起来组队玩个游戏?我们也是安城的。”

    张浩然半站着支着个脖子往门口看,还真是宁行止那小子,张浩然又转过头朝叶成帷努了努嘴

    “叶哥,你同桌来了”

    同桌两个字差点没把叶成帷呛死,他手里攻击键都摁劈了瞬间大招变普攻一下子就被对面打死了

    看着电脑界面上的复活秒数叶成帷毫不客气的给了张浩然一脚

    “你不会说话就闭嘴”

    宁行止环视了一圈,叶成帷那栗棕发色实在是太好找了,一下子就精确定位住了。

    宁行止看见喊他组队的那人身旁空着一个位置,那个位置对面就是叶成帷

    “好啊”

    宁行止走了过去很快与对方熟络起来。

    看着宁行止坐在对面,叶成帷不耐烦的取下耳机,手指叩在鼠标垫上不停敲着

    只要他开始慌张不知所措他就习惯性做这个动作

    游戏已经开局三分钟,叶成帷的英雄却在泉水一动不动,张浩然键盘都快敲烂了急了喊了句

    “叶哥开局了啊叶哥,你怎么把耳机摘了啊”

    “来了来了”

    就算耳机里游戏声音再大也敌不过对面那群人直面的嚎叫声。

    “哎?宁行止你会玩吗?要不玩个辅助跟我吧?”

    宁行止的声音不冷不淡道

    “不用了,我打野”

    宁行止玩这游戏简直是自带系统,开局没几分钟给对面虐的不行。

    “可以啊,这波太nice了”

    “这波操作,宁哥牛!”

    叶成帷这一把战绩并不好看,他注意力没法集中,一半听着对面夸着宁行止。

    切,有什么好吹的,他的adc可是全市排名第五。

    又玩了一会后,章明不打了,他爸爸今天回家,赶着回家呢

    “走了啊叶哥”

    “嗯好。”

    叶成帷正准备再开一局,突然一只手从对面伸了过来,手指修长屈指轻轻叩了叩叶成帷这边的桌面

    “回家了,我不玩了”

    此话一出分座在两边的人都齐刷刷的望过来。

    叶成帷正准备点开始匹配的手也怔了怔。

    你要回家跟我说个毛线啊?

    张浩然也呆滞了一秒,犹豫性的问

    “叶哥还...还开吗?”

    叶成帷刚准备说开,宁行止又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隔着两台电脑垂着双眸看着他。

    那眼神怎么琢磨都有那么一丝意思。

    天不怕地不怕的叶小少爷在抬头与他对视的那一刻居然怂了一秒,但保证就只怂了一秒而已。

    宁行止眨了眨眼睛很自然的说道

    “你不回去?那我今晚只能跟你睡了,外面现在天灰灰的看样子要下雨了,我被子放阳台吹风了。”

    “跟我睡?”叶成帷唰一下猛的站起身来,他摘掉耳机退了游戏。

    “走走走,回家回家”

    谁家好人阴天给被子吹风?叶成帷怀疑宁行止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张浩然这边的人一下子走空了只剩下他自己喃喃道:“什么玩意?睡一起了还?”

    刚离开网咖叶成帷才回过神来,不对啊被子可以喊老胡收啊。

    顿时叶成帷又不想回去了。

    没等叶成帷反悔,宁行止悠然开口道“我已经通知胡叔叔来接我们了”

    到底是谁家司机啊?怎么你还通知上了。

    夜色正浓,面前的这座城市灯火闪烁何其华丽。

    一个剑眉星目气色怒威的男人身穿黑色西装躺坐在沙发上。

    只见男人左手腕上戴着金表,右手青筋暴起徒手将烟蒂摁灭在两指尖

    男人正是宁行止同父异母的哥哥宁爵,是宁家最有权有势的一位公子哥。

    这几年界内都在传闻宁爵是宁家真正的继承人。

    但宁爵的野心远不止继承宁家那么简单,整个宁家他势在必得,他要这座城都跟他姓宁。

    房间里充斥着alpha浓郁的烟草味信息素

    alpha周身冷冽他身旁气息降至最低的临界点

    宁爵看着手指上被烟蒂弄脏的一块,眼底暗淡深不可测像只贪婪的秃鹫,他又逐渐勾起唇边露出一丝令人生畏的笑

    “你的意思是说,我那个弟弟回A国了?还进了安城学院?”

    一旁的助理alpha被男人的信息素压制着半跪在男人的脚边,毕恭毕敬的汇报情况

    “是的,宁总,他现在借住在叶呈江给儿子叶成帷买的别墅里,叶呈江夫妇现在不在A国,那别墅里就只有宁行止跟叶成帷两个人”

    同样都是alpha,可宁爵的等级是普通alpha一辈子都够不着的地位,他是顶级S级alpha,与生俱来的王者。

    宁爵伸出左手扶了扶额,脖间的领带也被他扯松了,喉咙里发出不耐烦的长叹声

    “你继续死盯紧他,一旦他有什么情况立刻跟我汇报,我倒要看看我的废物弟弟在图谋什么”

    “是,宁总”

    自打叶成帷认为宁行止是一个beta,他就不怎么开始注意他作为一个alpha该有的克制力。

    反正宁行止也闻不到。

    甚至故意释放信息素来表示他内心的不满。

    吃个晚饭的时间,整个屋子里全是白兰地的味。

    老胡跟做饭的江阿姨是实打实的beta,丝毫没有异常。

    但作为一个Enigma宁行止闻着这些味道,血脉里本能的反应令他难以忍受。

    好想撕碎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alpha。

    宁行止拿筷子的那只手都有些颤抖,额间满是细小的汗珠。

    叶成帷坐在宁行止最远的位置,年轻气盛的alpha根本不太懂得如何克制体内的信息素

    只知道不可以强迫omega,不可以利用等级对其他同学进行压制。

    但现在在家里叶成帷不需要注意这些,他本就是一个精力旺盛的alpha。

    叶成帷边吃饭边刷着手机,这段时间没有人管他,小少爷更加飘了点

    叮咚张浩然给叶成帷发来一张关于宁行止的信息表

    也不知道谁写的恋爱历史那一栏居然写着——谈过无数次,他渣过很多人!AO通杀。

    叶成帷又瞥了一眼正在喝汤的宁行止,怎么想也不敢相信他是渣男啊。

    叶成帷又挪到宁行止的旁边,把手机上的信息表放他面前给他看

    又做出一副吊儿郎当哥哥经验比你多的模样

    “想不到你居然是渣男啊?具体谈过几次啊?”

    叶成帷突然凑过来那股白兰地的味更重了,宁行止侧身躲了一下双眸颤了颤,但他的语气很正常一如既往的淡然

    “你信这种东西?这上面性别不明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你到底是alpha还是omega还是beta呗,谁让你长成这样?惹的那群omega以为你是alpha来着的,不过我知道你其实是beta的对吧”

    说完叶成帷又低头划拉手机,想给宁行止找找他被挖走的omega后援团!

    但校服的领子不高,叶成帷又喜欢把领子拉低,他这个样子腺体完全暴露在外面。

    alpha充满白兰地信息素的腺体近在咫尺,宁行止体内长期被特殊抑制剂压制的信息素如同被唤醒了一样

    宁行止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逆流,信息素在体内冲撞的他无法忍受。

    宁行止腾的一下站起身,座椅往后划拉与地板摩擦发出很大的响声,吓的叶成帷一大跳手机都差点没拿稳

    “你干什么?”

    宁行止没理他着急忙慌的往楼上房间里跑,嘭的一声关上门反锁上。

    很显然必须再研发出更合适他的阻隔剂,这种类型的阻隔剂已经无法压制他的等级了。

    顿时房间里散发着零零散散的白茶味信息素。

    叶成帷见他反应如此之大,还以为是那张表上面有什么地方惹他不高兴了。

    但叶大少爷是不会哄人的。

    叶成帷走到门前一脸不情愿的敲了敲门“生气了?这还锁上门了,至于吗!发那么大脾气。”

    alpha对信息素的气味也很敏感,毕竟他们天生就是占有欲强领地意识很强的那一类。

    叶成帷立刻捕捉到空气间散漫着的白茶味信息素,尽管这味道淡到极致。

    从宁行止房间里传出来的白茶味信息素。

    这味道对他吸引力极大,涉世未深的小alpha哪里能往Enigma那个方向想?

    他只会觉得他不讨厌的信息素一定是个omega!

    “你你你是不是分化了?开门宁行止!”

    叶成帷急躁的拍着房门。

    “说话啊,快开门啊”

    宁行止一连注射了三支阻隔剂,才勉强将体内横冲直撞的信息素压下去。

    “你不开,我强行闯了啊”

    “行,你小瞧我是吧,看我不一脚给你房门踢飞”

    外面炸毛的小狮子已经开始预备踢门动作了。

    宁行止伸手抹了一把脸,调理了一下自身的状态,他双眼猩红这会才刚刚淡定下来。

    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前开了锁,额间的碎发被冷汗浸湿,那张脸现在看起来更加禁欲了。

    “我没事。”

    叶成帷此时正一只脚抬的老高,但凡宁行止开门再慢一秒他绝对已经把这门干飞了。

    叶成帷又瞥了一眼他右手臂卷到一半的衣袖,注射的地方被遮盖住了。

    叶成帷思维敏捷大脑开始飞速运转。

    已知宁行止不是beta,宁行止分化了信息素还是白茶味,这味道他还很喜欢。

    不,不是alpha,肯定不是alpha,不管是哪个alpha的信息素他都很讨厌。

    宁行止分化了却用了什么东西把身上的信息素掩盖的很干净,这证明宁行止不想让别人发现,甚至还不愿意承认分化的性别。

    alpha怎么会不愿意承认自己是alpha?

    综上所述宁行止是个omega!

  • 伪装纯白小说
  • 伪装纯白

  • 作者:步知知   类型:ABO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