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音符瀑布

    音符小说

  • 时间:2023-11-20 15:39
  • 实力推荐小说《音符》作者瀑布所著在线阅读,王晋颜司卓是小说音符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的主要内容为:王晋当然从来都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成现在这样。
  • 音符瀑布小说

    推荐指数:8分

    音符瀑布

  • 音符小说

    Denise和她前男友的纠纷,在颜司卓各种托关系,王晋和律师的多次谈判后,得到一个还算圆满的解决。

    从法院出来的那天,Denise全程戴着墨镜低着头,老老实实跟在王晋身后。

    颜司卓开车来接他们,还是没忍住对着自己的姑姑一阵数落,“下次艳遇的时候麻烦你擦亮眼睛,别在垃圾堆里找男朋友。”

    “什么垃圾堆。。”Denise羞红了脸,“我又没戴透视镜,怎么能看清对方到底是什么人。”

    “你有点常识就够了,”颜司卓反怼回去,“一个只会花你的钱而不是花钱为了你的人,八成就是吃软饭的。”

    “可是谈恋爱的时候哪儿会计较谁花谁的钱,”Denise说,“要是那样的话,爱情就变质了。”

    “你没计较它还不是照样变质。”

    “你。。”Denise气呼呼道,“没大没小,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

    “那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我的好姑姑,”颜司卓翻了个白眼,“要不是我和王晋你就等着被那个混蛋坑死吧。”

    王晋一直都保持沉默,法院这种地方他不喜欢,每次来都觉得莫名的压抑,“你们少说几句行吗。”

    Denise瞪了颜司卓一眼,转而可怜兮兮地看着王晋,手自然地攀上了他的胳膊,“对不起啊。。这次麻烦你了。”

    颜司卓眼光往王晋胳膊上那只手随意一瞟,“姑姑,给你送公司,你要回家自己再打车。”

    “为什么不送我回家,”Denise叫道,“你别以为我欠你人情就可以为所欲为,好歹咱们也是一家人,你帮我本来也是应该的。”

    颜司卓耸耸肩,不动声色地挖了挖耳朵,“我和姑父还有事,你那桩案子还需要收尾和善后。怎么,你想跟着一起,回忆一下。”

    Denise脸色一僵,支支吾吾半天,讪讪地看了看王晋,垂下头,“我想起来公司确实还有事没处理完。。”

    颜司卓一言不发地把车开到了公司楼下。

    Denise下车后,颜司卓直接重新又开走了。

    王晋打了个哈欠,按了按太阳穴,疲倦地半眯起眼睛,“去哪儿。”

    “累了吗,”颜司卓通过后视镜看他,“回家吧,回家好好睡一觉。”

    王晋拿了个枕头垫在脑后,身体摇摇晃晃就要向一边儿跌去,头不住地往下点,枕头快滑到他腰处了。

    颜司卓看着他熬红了的眼圈和明显消瘦的脸,一阵心疼,“躺着先睡,到了我叫你。”

    王晋迷迷糊糊应该是听见了,手胡乱摸着枕头贴在脑侧,接着整个人往后车座一倒,半张脸埋在下面,“别偷拍。”

    “………”颜司卓斜了他一眼,“就偷拍,专门捡丑的拍。”

    王晋闭着眼,睫毛微微颤了颤,随后完全安静。他手无意识地挠了挠脸,嘴里嘟囔几下,然后进入了梦乡。

    颜司卓时不时回头看他,想了想,把车停在路边,身体越过前座,往他身上披了条薄毯。

    不一会儿,他竖起耳朵,听见外面传来机器运作的轰隆声,不刺耳,但是有种钝重的质感,听着很嘈杂。

    他摇下半个车窗,头微微向外探了探,注意到前方道路正在施工,好像是在兴修管道,虽然能过,但是免不了耳朵遭罪。

    颜司卓坐会车里,调转车头,绕到了另一条路。

    回到家,王晋仍然睡的很沉,颜司卓本想叫醒他,可是打开后车门,一看他依旧疲惫的状态,那声“醒醒”,就怎么也喊不出口。

    颜司卓弯下身,小心翼翼把他从车里抱出来,生怕吵醒他。也不知是不是他的怀抱比车后座要舒服,王晋闭着眼,嘴唇嚅了嚅,主动将身子往他怀里钻了钻,同时手臂无意识挂上他的脖子,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柔软的头发摩紗着他的脖颈,平稳的呼吸拂散在颜司卓的下巴。

    颜司卓身子一僵,耳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被染得通红。他咽了口吐沫,强迫自己直起头,忽略胸腔上涌的心跳,脚步凌乱地进了屋。

    傍晚六点。

    王晋醒来时,先闭着眼摸了摸身下,柔软的床垫。他睁开眼,望见了天花板熟悉的吊灯。

    他慢腾腾地坐起来,揉了揉头发,看了看身上的衬衣,睡了一觉,有些热的出汗,此时贴在身上,让人想洗澡。

    等他冲完澡,换了睡衣,恢复了精神来到客厅,看见颜司卓正在厨房做饭。

    颜司卓背对着他,穿着纯黑的长裤,显得腿又直又长。王晋静静地打量他,由下到上,最终,目光停留在他紧实的腰处,极具美感的线条,配上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肌肉,看得他一时口有点渴。

    王晋心中警铃大作,他原本眯起的眼睛陡然放大,手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

    怎么能对一个小孩儿。。王晋恼怒又羞愧地咬了咬唇,操守碎了一地。

    颜司卓一时回头注意到他,淡淡一笑,“醒了。”

    王晋手拄着嘴唇下方,轻咳两声,神情正了正,“我睡了多久。”

    “四五个小时,”颜司卓边切菜边说,“你中饭就没吃,晚上给你补补。”

    王晋慢悠悠地晃了过去,随意扫了扫桌上的菜,“谢谢。”

    “你要谢我的事只有这件吗,”颜司卓莞尔一笑,“我挺喜欢给你做饭的,你只管好好吃就行。”

    王晋挑了挑眉,戏谑道,“你怎么不说喜欢当保姆,没事儿跑来伺候我。”

    “要我当保姆可以啊,不过你得先重新摆正一下身份,”颜司卓眨了眨眼,“比如,叫我一声老公,什么的。”

    王晋瞪着他,“那你等下辈子吧。”

    颜司卓无所谓地笑了笑,“你就没有其他话想要对我说吗。”

    王晋靠在桌前,淡淡地看了会儿他。

    许久,他轻声道,“Denise的事,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可能不会这么快处理好,损失,也不一定拿的回来。”

    “感谢的方式,”颜司卓点点头,切菜的手没有停下,“我是实诚人,口头表述太廉价了。”

    王晋皱了皱眉。

    “你自己也是做生意的,”颜司卓说,“应该明白礼尚往来这个道理。”

    “来而不往,非礼也。”颜司卓靠近他,“我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除了一句谢谢,没有其他的表示了。”

    王晋不自觉后退了半步,躲开眼神,“那你说。”

    “我看你也不缺钱,你想要什么,告诉我。我尽力。”

    “你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如果你是说睡觉,”王晋淡道,“这个我真尽不了力。”

    颜司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王晋好像在他漆黑的瞳孔里,发现自己却逐渐清晰的影子。

    颜司卓静静地看着他,嘴唇动作极轻的,吐出几个字,“抱我六秒钟。”

    “………”王晋一愣,“什么。”

    “让你主动抱我一下,”颜司卓表情放松,勾了勾唇,“我的回报我做主。”

    王晋蹙眉盯着他,苦着张脸,“你不就是想趁机占便宜。”

    “………”颜司卓被气到了,“先生,老子在健身房泡了六七年的完美身材肯让你抱已经是给你的福利了好吗,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王晋大笑一声,“真是听得我身躯一震。”

    他在颜司卓尚未反应过来时,突然冲上前,胳膊一把环住他的后背,整个人把他抱得严严实实。

    “………”

    颜司卓两手张开,一只还握着菜刀,另一只僵在半空中,整个人动都不敢动地怔在原地。

    颜司卓眼珠子转了转,正当他琢磨着哪里不太对劲儿时,耳畔响起一声机械般的死沉的腔调。

    “1、2、3、4、5、6,”王晋紧紧地抱着他,嘴里一顿一顿念着,6的尾音刚落,一把从颜司卓身上撤了下去。

    “………”颜司卓微张着嘴唇看着他,眼珠子都僵住了。

    王晋大大地舒了口气,两手互相拍了拍,最后打了个响指,一脸坦然地望着颜司卓,“完成任务。”然后把他扔在原地,自己大摇大摆地走了。

    “………”

    颜司卓不敢相信地看着他的背影,想笑却咬了舌头,

    “我他妈第一次见到有人可以把拥抱这件无比美好的事做的这么隔应的。”

    也不知道王晋有没有听见,不过反正,就算听见,他也会装作没听见的。

    过了几天,到了周末。提前一晚,颜司卓给他过了个电话。

    “周六空出来。”他直言道。

    “我明天和人约了谈事情,”王晋说,“你有什么事吗。”

    “你还欠我一个恩情,”颜司卓说,“我一直记着。”

    “我不是还了吗,”王晋说,“那天在厨房时候。。”

    “你这么敷衍是当我瞎吗,”一提起这个他就来气,“我不管,明天必须腾出来。”

    “你讲点儿道理,”王晋严肃道,“耽误了我的工作你能负责吗。”

    “。。。”颜司卓撇撇嘴,思考了一下,“那你明天大概什么时候忙完,我去接你。”

    “从下午一点到晚上九点的任何时间段。”

    颜司卓气得大叫,“还说不是在找借口!”

    “谁找借口了,谈事儿本就没个定数,这取决于客户又不是我,”王晋叹了口气,“所以别等我了小朋友,自己好好和同龄人约着过周末去。”

    “你要谈生意是吧,时间不确定是吧,”颜司卓赌气般的说,“行,那我就等你忙完,我就不信你忙到明天早上。”

    “你这是何必,”王晋语气硬了起来,“再说一次,明天我真没空陪你玩儿。你要愿意等,好啊,你要真嫌时间花不完你就去等吧。等不到别怪我。”

    “王晋!”颜司卓吼了一声,“你敢不来!”

    王晋赶紧把手机拿远一点儿,还想说句什么,想了想,直截挂断了电话。

    他脑补了一下颜司卓听到忙音时的样子,估计恨不得把他撕了。

    王晋把手机关了机,继续盯着电脑上密密麻麻的数据。看着看着,他就集中不了注意力,思绪越飘越远。

    他捶了捶后颈,有些丧气地关了电脑,整个人扑倒在床。

    都怪颜司卓。

    ——————

    第二天一早,王晋来到公司,顺便查看短信和邮箱。

    昨晚快十二点,颜司卓给他发了条消息:明晚七点,西临花园广场见。

    “。。。”王晋皱眉想了想,重新把手机放下了。

    他约的那批客户从美国飞来,由于航班晚点等原因,到了下午四点,王晋才真正和他们见上面。助理私下偷偷跟他抱怨了几句,关于时间观念之类的寥寥数语。王晋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叮嘱他去茶水间挑刚刚进货的咖啡。

    等到晚上八点半,面谈告一段落,王晋安排人送他们去附近的酒店休息,同时增加了几个导游,负责后面几天,没有行程安排的情况下,带他们在新加坡四处逛逛。

    那群人当面表示了感谢,同时邀请王晋出去同他们一起小酌几杯。他们听说新加坡的夜生活也相当丰富多彩,其中几个年轻男女更是明显表现出了期待和兴奋。

    王晋面上迎合了几句,随即连忙让助理代替他适度配合。自从上次肠胃炎,他已经尽量控制喝酒的次数。

    助理招呼着他们出去了,王晋一个人回到办公室,继续完成今天未做完的任务。

    办公室里很安静,这个点儿这个楼层加班的,只有他。不过王晋很喜欢这种,只听得见时钟摇摆的声音的感觉,这让他能够更加专心致志地投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到助理再次推开门进来时,王晋已经脖子酸痛,头都直不起来。

    “王总,”助理有些惊讶,“您还没回去呢。”

    “几份报表没看完,”王晋说,“你呢,怎么也没回去。”

    “我把他们送回酒店,然后打车回来拿点东西。”

    “直接回了酒店吗,”王晋眼睛依旧盯着电脑,手指快速敲击键盘,“不是说去酒吧放松。”

    “本来是要去,这不下雨了吗,只好先回去了。”

    “下雨?”王晋一愣,手指一僵,“什么时候开始的。”

    “嗯。。六点我下楼取报告的时候,就已经开始下了,下得特别大,就跟天空往地面泼水似的,”助理说,“可能咱们这,隔音效果好,王总您就没听见。”

    王晋心里咯噔一下,猛地站起身。

    他三两步走到窗前,掀开窗帘,拉开玻璃,立刻就被透凉的雨水砸了一脸。

    “哎王总,现在可不能开窗户,”小助理连忙跑过去,锁好窗子,顺便替他拿了纸巾,“这雨貌似下了一晚上,我们刚才出门时,地上都是积水,而且长广路那一带特别堵,恨不得半小时移动一百米。所以我才回来这么晚。”

    “下了一整晚。。”王晋心底一凉,脸色白了好多。

    过了一会儿,他又定了定神,缓了缓神情,僵着身体重新坐回椅子里。

    “。。王总?”助理疑惑地轻声叫了句,“您还好吗,不方便开车的话我待会儿送您回去。”

    “那个。。不必了,”王晋回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先回去吧,路上小心。”

    “好的,您也别忙太晚,开车注意安全。”

    助理走后,王晋手指微颤地摸出手机,掌心滑得差点儿扔在地上。

    他翻出颜司卓那条短信,怔怔地看了好半天。

    他看了眼手表。十一点了。

    不会吧。。

    王晋眼皮跳了好几下。他一面安慰自己,一面却更加不安。

    自己昨天说的很清楚,让他不用等,加上下暴雨,又过了这么久,所以应该。。

    王晋眼珠有些慌张地转了转,手指混乱地扯松了领带,心脏砰砰然越击越沉。

    他深吸口气,重新翻开手机。没有颜司卓的新短信,也没有通话记录。

    王晋慢吞吞地站起身。没打电话,也没发短信,是不是说明,应该回家了?

    最终,他被自己混杂的头绪和越发紧张的心情惹得头痛,咬咬牙,望了眼窗外磅礴的雨势,冲出了办公室。

    0:00AM,正午夜。西临广场。

    王晋好不容易找了个停车位,举着伞匆忙下了车,还是被狠狠淋了一把。

    持续的暴雨带着气温走低,王晋擤了擤鼻子,抹了把脸上模糊视线的雨水,艰难地往广场走去。

    午夜的广场,由于天气原因,更加人烟稀少。连平日昼夜不灭的霓虹,也由于电压难以负荷,断了色彩。此时的广场看上去,冰凉的寂静,只有刷刷的雨声,和地面偶尔反光可见的豆大的雨点,啪啪地孤独地敲击着水泥。

    王晋努力睁大眼睛寻找着颜司卓。他在路上给他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人接。一问Denise有没有回家,她却说不知道。这让王晋更加害怕。

    不会真出什么事儿了吧。。

    站在雨里找了将近半小时,王晋觉得眼睛都要瞅瞎了。

    就在他准备放弃,打算回Denise那里再了解一下情况时,突然一个不经意的回头,他发现广场右角落的站台处,坐着一个人。

    王晋小心翼翼,一点点向那边靠近。渐渐的,眼睛越睁越大。

    颜司卓一个人坐在那里,胳膊肘拄着腿,头深深地埋了下去,浑身被暴雨砸得浸透。

    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被雨水洗了多少次。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固执的雕像,又像是被人遗弃了一般。那种孤独和坚持,仿佛一枚炸弹,瞬间爆开了王晋的大脑。

    王晋心脏狠狠地,用力地抽了一下。

  • 音符瀑布小说
  • 音符瀑布

  • 作者:瀑布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其他章节

    热门小说更多>>

    • 安知非宁小说

      安知非宁

      花槐

      广播剧《安知非宁》正倾情推荐中,广播剧安知非宁围绕主人公裴铭安穆修宁开展故事,作者花槐所著的内容是: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这么爱他,也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这么想要和他在一起的。
    •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小说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

      1口咬掉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作者是1口咬掉,祁云廷周欲是小说的主角,小说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讲述了:祁云廷和周欲是真心相爱的!在结婚之后,他终于知道了有老婆的好。
    • 出窍小说

      出窍

      河央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出窍》的作者是河央,该书主要人物是泠熠湛岚,出窍小说讲述了:湛岚分化成为了A,而因为分化过后的他太厉害了,所以短暂灵魂出窍,这次意外遇见了泠熠。
    • 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小说

      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

      桃气乌龙正常糖

      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是一本正火热连载的小说,由作者桃气乌龙正常糖所著的小说围绕姜喃傅京州两位主角开展故事:姜喃完全不知道大佬已经沦陷了,他更是不知道原来大佬喜欢他啊!
    •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小说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

      布鱼补鱼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布鱼补鱼,言绪傅域是小说中的主角,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主要讲述了:他的确是穿越过来的,所以对家对言绪来说完全不是对家。

      热门评价:双标高冷影帝Ax偶尔神经病影帝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