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给对家洗广场后

    给对家洗广场后by小白儿菜啊未删减

  • 时间:2023-11-20 14:50
  • 实力推荐小说《给对家洗广场后》作者小白儿菜啊所著在线阅读,楚知闲裴延川是小说给对家洗广场后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的主要内容为:裴延川帮楚知闲洗广场当然不是他自愿的,是因为他的姐姐啊!
  • 给对家洗广场后小说

    推荐指数:8分

    给对家洗广场后

  • 给对家洗广场后by小白儿菜啊未删减

    “这是什么情况?”

    “谁知道呢?估计就外交辞令吧。我推了,省得又说我拉着他卖腐。”

    裴延川以没时间为由拒绝了。

    本以为事情发酵到这里就该结束了。谁想他婉拒的话一出,楚粉又追着他内涵了起来。

    楚粉:@楚知闲闲闲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吧?人家热度都蹭到了,哪有工夫陪你吃饭啊?乖,快邀请我陪你吃。

    楚粉:可不是没时间吗?时间都用来蹭热度买营销和摆拍,哦不,洗广场去了。小楚乖,我们陪你吃饭~

    裴延川见到这些评论,心态直接爆炸。

    “大家别骂了,我去还不行吗?”

    然而他的评论一发布,他又被怼了。

    不过这次怼他的不是楚知闲的那些粉丝,而是一些吃瓜看戏实在看不下去的路人。

    路人势力太过强大,裴粉控评不过来,裴延川的评论区再次沦陷。

    路人:这年头,说实话也能被称为骂人啊?长见识了。

    路人:刚不是还说没时间吗?怎么,我们才说两句,时间就空出来了?

    路人:用完就扔,渣男一个。

    裴延川翻了翻二十来条评论,没一条是帮他说话的,他心头的火气更盛了。不是,这届网友怎么这么难伺候?他去也不行,不去也不行,他们到底要他怎样!

    裴延川气的胃疼,刚想扔下手机睡觉,楚知闲就再次发了条微博,并艾特了他。

    楚知闲:@裴延川没必要为了我耽误工作,等你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我们再约∩_∩

    裴延川翻了个白眼,干脆就没回复,直接将手机丢到一旁,睡过去了。

    裴延川接下来的几天都在乡下录真人秀,直到真人秀收官那天,他才碰到手机。

    “哥,我们晚上就得启程回去,明天中午你还有一个饭局。”助理小叶将手机递到裴延川手上时如是说道。

    “什么饭局,怎么没听你跟我提过?”

    “是跟楚知闲的。”

    “楚知闲???我上次不是没答应吗?”裴延川听到楚知闲的名字,简直都要怀疑人生了。

    “你是没答应,可你也没拒绝啊……”

    裴延川看着小叶,眼睛里分明写着这么几个大字:你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些什么?

    小叶看着他的眼睛心虚地低了低头,嘟囔道:“是裴总应下的,她说楚知闲很优秀,让你多跟他学学。”

    裴延川不屑地笑了笑:“让我跟他学?学什么?学着跟他一起一头扎进女人堆吗?”

    “裴总说的应该是业务能力。”

    “业务能力?他的那群粉丝只看业务不看私德确实是挺厉害的。”

    小叶还准备再说些什么,就听裴延川说道:“小叶,你去帮我定今晚的机票,越快越好,我倒是要回去看看我姐她到底准备干什么!”

    小叶应下后,忙不迭地跑开了。

    裴延川现在在气头上,她还是躲得越远越好。

    裴延川一到家,就直奔了他姐公司。

    对着裴妍陌质问了一大堆,裴妍陌也只是利索地在文件上签了字,然后抬眸看了一眼他,淡淡地说了一句:“回来了?”

    “我问你话呢,这个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叶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姐!”

    裴妍陌瞥了他一眼,最后无奈地说道:“你要实在不愿意就算了,我自己去。”

    裴延川听这话,差点没岔过气去。

    “姐,我的亲姐,你以为我不愿意过去是为什么?是不想见到楚知闲吗?”看见裴妍陌那眼神后,哽了一下,语气心虚般地弱了一点,“好吧,是有这一部分原因,但更多的还是担心你啊!”

    叫裴妍陌用打量智障的眼神打量着他后,裴延川瞬时没了脾气,无可奈何地解释道。

    “姐,裴延川真不是什么好人,他跟好多女人都传过绯闻。我看他约你出去,也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想被你潜规则,好找你要资源。”

    裴妍陌的眼神更不加掩饰了:“有空在这臆想,不如回去睡会觉,中午还得出去吃饭呢。”

    裴延川还准备说些什么,见裴妍陌又在低头处理文件后,索性就放弃了。

    “你周末还加班啊?”

    “我把这堆文件处理完就回去。”

    裴延川回家洗了个澡睡了一觉,等醒来后同裴妍陌一起去见了楚知闲。

    楚知闲穿着一套得体的西装,见他们进来后礼貌地同他们打了个招呼,请他们坐下。

    裴延川从进门的那一刻,就全程一副“很不好惹”的模样,对楚知闲更是不客气。

    “无功不受禄,说吧,你邀我们出来的目的是什么?”

    “哪有什么目的,无非就是想交个朋友。天冷,你们先喝杯茶暖暖。”楚知闲说着给他俩各倒了一杯茶,而后递给了他们一个菜单,“饭菜后厨已经在准备了,你们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加的?”

    裴妍陌扫了一眼菜单:“不用了,你点的这些已经够吃了。”

    楚知闲点了点头:“那你们先喝点茶。”

    “你这样算私联吧?”

    楚知闲行抿一口茶水,就听裴延川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他差点没被呛着。

    他放下水杯,正了正神色,回答道:“我们是在评论区约的饭,粉丝和那些吃瓜路人都知道。你要不信,等结束我们可以拍张照发微博。”

    裴延川顿时语塞,过了一会终于问出了憋了好久的问题:“跟女人出来吃饭,你的粉丝不会吃醋吗?”

    楚知闲笑了笑:“这不是有你陪着吗?”

    “这可别带上我,你之前的传出的那些桃色绯闻,我可都没参与。”

    “你也都说了是绯闻。”

    楚知闲始终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裴延川听得来气,想要当着裴妍陌的面拆穿楚知闲的真面目。

    然而话还没说出口,菜就开始上了。偏偏裴妍陌又趁着这空档警告他安分点,他只能暂时作罢。

    菜一上桌,裴延川越发觉得楚知闲居心叵测,今天的菜品都是根据他们的喜好点的,一看他就是特地做过调查。

    裴延川对他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吃饭吃到一半,裴妍陌突然接了个电话,说公司临时有事,离开了。

    包厢里只剩下了裴延川和楚知闲两个人。

    等裴妍陌走了之后,裴延川连人带凳子往后靠了靠。

    “既然我姐走了,那我也就跟你拐弯抹角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邀我们出来是为了什么?我警告你,收起你那些不该有的念头,只要有我在,我就不可能让你跟我姐在一起!”

    楚知闲唇角向上勾了勾,语气略带几分玩味:“你不想让我跟你姐在一起?”

    “这不废话吗?”

    “我知道了,都听你的,现在可以好好吃饭了吗?”

    楚知闲这话在裴延川听来,就是极度反常。但是人都这么说了,他再说下去就显得无理取闹了。

    他站起身来:“我吃饱了,先走了。”

    “那我送你。”

    “不用。”

    “你有车来接?”

    裴延川自然是没有,他只能应了楚知闲的话。

    裴延川回到家打开微博的时候,直接懵了。他和楚知闲同行的片段被狗仔拍了下来,上传到了微博,营销号还借此带了一波节奏,将他送上了热搜。

    “不懂就问,楚知闲不是向裴延川姐弟俩发出的邀请吗?怎么赴约的只有裴延川一个人啊?不是说他姐是楚知闲铁粉吗?难道只愿意在冰天雪地里为他洗广场,不愿意在空调房里跟他一起吃个饭?”

    裴延川看得血压飙升,这话里话外都是在暗示着洗广场一事是他在自导自演。当初他就应该听楚知闲的,拍张三个人的合照,也能省了这档子破事。

    裴粉不了解事情经过,想为裴延川说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现在广场上几乎全是在骂他自导自演的,裴延川一度想站出来解释,但是想到自己也没证据,说不准还会越描越黑,像上次一样让舆论再次发酵,所以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

    他刷新了下页面,刷出了一条楚知闲的转发,看时间点,是刚发的。

    楚知闲转发了热度最高的那个营销号的微博,文案是,“你们这样说是想要我难堪吗?是想要说我没有魅力吗?不过你们失败了哦,美女姐姐来了呢,只不过工作忙,提前走了而已。”

    裴延川看到这条微博,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来。

    楚知闲这是在帮他?

    他打开了楚知闲的评论区。

    楚粉:哥你理解错了哦,人家是在内涵那位导演呢。

    楚粉:闲闲最有魅力啦,今天也是想跟闲闲吃饭的一天!

    楚粉:宝贝别理这些啦,我们独美,不给别人当枪使。

    裴延川看到这里才回过神来,这两次的热搜都是冲着他来的。他也不是什么顶流,就这么点破事也不至于上热搜,难不成是有人买来黑他的?如果真是,这背后的推手是谁呢?

    裴延川想不出个所以然,不过有一点很明确,以后他最好不要同楚知闲有任何牵扯。遇上楚知闲,总没好事!

    楚粉不愿意被人当枪使上前去撕,裴粉经过上一次也长了教训,热搜没有撕逼后,热度慢慢就降下来了。

    热搜下来后,裴延川休息了一阵子。

    楚知闲说话算话,自打那次见面后,他就再也没找过裴妍陌。

    经纪人再次给裴延川安排工作是半个月后。

    “这个音乐节你看下,它主打的就是国潮,之前也邀请过不少老牌歌手,算是国内音乐节的top了。”

    裴延川对这个音乐节有一些了解,所以看到经纪人递过来的邀请函后,双眼放光。

    “不过他们怎么会邀请我?”裴延川对自己的认知还是足够的。

    “前几天那谁不是被查出吸毒塌房了吗?这个音乐节最初邀请让压台的就是他。这事一出,主办方只能重新策划了。邀请你也是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量。”

    裴延川点了点头,又问:“那还邀请了谁啊?”

    经纪人:“没说,让等官宣。这个你要没什么问题的话,我就给他们回复了。到时候再把总时长和歌曲数量之类的东西敲定一下。”

    “好。”

    “你这段时间也别闲着,好好排练一下,音乐节可不能玩什么假唱和半开麦。”

    “知道了,再说我什么时候假唱过。”

    裴延川这些日子都在练习,等官宣的那一天,他直接傻了眼。谁能告诉他,为什么楚知闲也在这名单里面啊???

    “音乐节期间你小心点,千万别在公共场合跟楚知闲闹不愉快。我本来怀疑那两次黑热搜是楚知闲买来炒作给自己增添热度的,可是他后来的举动又让我觉得不是他。我估计对方就是冲着你来的,想把楚知闲的粉丝当枪使,然后除掉你。总之你最近小心点,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

    裴延川出发前,经纪人同他如是说道。

    经纪人跟他的想法不谋不合,总之小心驶得万年船。

    飞机是主办方给安排的,将他和楚知闲的座位安排在了一起。

    裴延川找座位时,见到旁边坐的是楚知闲,愣是核对了好几遍机票才选择坐下。

    楚知闲好笑又好气地看着他:“怎么?怕我吃了你不成?”

    “没,就是有些意外。”

    “到了之后,还有更意外的。”

    裴延川疑惑地望着楚知闲,楚知闲刻意卖关子,没回答。

    裴延川也不自讨没趣,坐下后就歪头睡了起来。楚知闲勾了勾唇角,而后干脆拿起一本杂志来打发时间。

    楚知闲杂志看累了,就别过头去看着裴延川。

    他静静地观摩着他的脸,皮肤白皙,睫毛又密又长,别说他睡着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可爱的。

    楚知闲看得入了神,突然飞机一阵颠簸,裴延川瞬间惊醒,双眼睁得老大,急促的喘息生同人群的惊慌声融合在一起。

    他清楚地感受到飞机在下坠。

    午夜梦回时,他时常会梦到他父母飞机失事时的场景,那场景连同父母的残骸一幕幕地在他眼前浮现。

    他额头细汗不断溢出,呼吸越发急促。

    楚知闲意识到他状态不对后,抓住了他的手。

    “别怕,有我在。”

    磁性的声音在他耳边不断放大,掌心传来的温度让他在这逼仄的环境里寻得了几分心安,他慌乱的心渐渐开始变得平稳。

    几秒后,飞机恢复了正常,裴延川却还没从恐惧中抽离出来。他手紧紧抓着那个给予他安全感的来源,楚知闲的手指都被他勒得白里透红。

    五分钟后,裴延川才感觉眼前世界逐渐清晰,耳边的声音逐渐清楚了起来。他惊魂未定地喘了口粗气,才意识到手上还抓着个人。

    他低头瞥见后,像触了电一样,猛地放开了楚知闲。动作太过突然,松开手的那一瞬间楚知闲都愣住了。

    “你没事吧?”

    裴延川摇了摇头,接过楚知闲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心和额头上的细汗。等将自己都收拾利索了,才想起来同楚知闲说声“谢谢”。

    下了飞机,见到主办方派过来接待的人员后,裴延川才明白楚知闲口中的另一件“意外”指的是什么。

    音乐节是大后天才开始,他们提前过来主要是为了确认一下音乐节现场的流程以及进行一些排练。

    音乐节是个拼盘活动,以前也有艺人粉丝提前预定酒店,但规模从未像今天这样。

    现在周边的酒店都被预定完了,这实在是出乎主办方的意料,这唯一一个房间还是她捡漏得来的。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几天只能麻烦两位老师挤一挤了。不过你们放心,要有空房,我立马给两位老师换。”

    楚知闲点了点头:“我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不知道……?”

    楚知闲说完,撇头看向了裴延川。

    现在事已成定局,裴延川能说什么,只能被动接受了。

    他们回酒店时,有不少提前过来的粉丝跟了他们一路,直到将他们送到酒店门口才离开。

    不过绝大部分都是楚知闲粉丝,裴延川这时候才意识到楚知闲的粉丝基数有多大。他现在严重怀疑,周边酒店就是让楚知闲的粉丝给承包了的。

    这一路,裴延川和楚知闲除了并排走之外,没有一点交集,都是在转头同自己粉丝说笑。可偏偏视频一发,居然神奇地吸来了几个cp粉。

    “有没有人觉得他们俩好搭?这站在一起未免太登对了吧?!”

    “他和他是对家,他阴差阳错替他洗了广场,他邀他共进晚餐。简简单单一顿饭,表面是感谢,内里却是深藏已久的深情。他们加了微信,暧昧温情都藏在聊天记录里。这次音乐节表面是给粉丝的狂欢,实际却是他和他的蜜月啊!我的cp太甜了!糖分超标!”

    cp粉体量小,瞬间就被双方唯粉给怼了。

    裴粉:没有觉得!他们俩全天下最不搭,谢谢!

    楚粉:磕cp还请圈地自萌,实事求是,拒绝过度意淫,拒绝洗脑包。

    裴延川用小号给每一个反cp的粉丝都点赞了,最后心满意足地放下了手机。

    他刚准备起身,就见楚知闲走过来了。

    楚知闲打开了微信页面,同他说道:“方便要下你微信吗?就当交个朋友了。”

    裴延川当即就想到了那个cp粉的话,他看着楚知闲,彻底傻眼了。

  • 给对家洗广场后小说
  • 给对家洗广场后

  • 作者:小白儿菜啊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