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小说

  • 时间:2023-11-20 10:43
  • 实力推荐小说《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作者漉言所著在线阅读,临渊羡鱼是小说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的主要内容为:因为失去了记忆后,他现在选择和一个人类去相依为命。
  • 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小说

    推荐指数:8分

    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

  • 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小说

    几日的光景,羡鱼总是有意无意的想要知晓临渊的真实身份,却总被他巧妙的敷衍过去,时日长了,羡鱼倒也歇了想要继续探究的想法,只是对于他的防备却丝毫未减。

    对于这点,临渊也很无奈,虽然他自己很确信来处,可却总觉得记忆被什么东西强行挖走了一块,对于花妖界,他是一点感情都没有,唯一让他死皮赖脸留在这里的理由,便只有羡鱼。

    总觉得,在羡鱼身上有种莫名的感觉,就好像他们在很久之前便已经相识。

    反正最近也闲来无事,在这里养养伤过些闲暇时光也无不可。

    “临渊,你若真没事可做,大可以去镇上找些活计,不必整日跟在我身后。”羡鱼也不知临渊这人发什么疯,自从知晓了他的名字,就好像招惹了一块狗皮膏药,撕都撕不掉,就算他是妖族,平日不需要睡觉,总也耐不住日日这般紧张,就连修炼也比平日慢了许多。

    真真是修炼路上的一块绊脚石。

    临渊知道羡鱼讨厌他,可若只是因为修炼的原因,对于他而言自然不是一件难事。

    奈何还是需要解释一番,临渊严肃的看向面有愠色的羡鱼,十分认真的说道“我没有别的意思,其实我是被天道打下来的,原身也并不是一条蛇,而是龙族一脉。”

    没等临渊说完,羡鱼有些激动,蹭的站起身,“你是龙族?”

    羡鱼此时如临大敌,且不说他的血脉,若真是被天道惩罚,他躲在这里,一旦被发现,岂不是会让整个花妖界生机全无。

    “羡鱼,你不用担心,虽是被惩罚,却并不会连累你们。”

    羡鱼有些懊恼,“我表现的这般明显吗?”

    临渊笑了笑,这也难怪,就算是下界的大妖,知晓他背后的牵扯,应当也会思虑再三,羡鱼没有将他直接扔出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羡鱼听完临渊的故事,心中竟有些心疼和庆幸。

    长舒了口气后便继续问道“所以,你算是来下界历劫的?”

    临渊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只不过从他的故事中,羡鱼这般理解倒是也没错。

    “这个理由我勉强接受,只是你要答应我,若是今后出现任何的冲突,都不要危急花妖界。”

    临渊没有任何迟疑便答应。

    毕竟他此行的目的只是因为羡鱼一人罢了,花妖界再如何都不干他事。

    一颗大石头落了地,羡鱼如释重负起身,原本前几日他就要动身去人间,因着担心临渊会出幺蛾子,才往后推迟了几日的时间,如今自当重新提上日程。

    临渊自是被他别在裤腰带上一同带着去了人间的镇子。

    躲在暗处的属下,看着自家少主这般,也只能摇摇头表示自己的无奈,毕竟谁能想到一向臭脾气的龙族少主临渊,面对那个花妖时竟是另一副令人瞠目的面孔,也不知道自己看到了少主这般,他还能容自己活多少时日。

    自己属下开始准备为自己找块风水宝地挖坑的想法,临渊自是不知道,跟在羡鱼身后,自出花妖界后他们便一直向北行进,这一路倒也是热闹。

    “羡鱼,有些话我憋了许久了,如今实在憋不住了,可以说吗?”

    羡鱼被临渊这句话说懵了,但还是朝着他点了点头,他们只是朋友,又不是父子,他还能不让他说话了?这话问得简直莫名其妙。

    临渊整理了一下思绪,脸色不太好的告诫“花妖本就艳丽,更何况你还是极为特殊的罗萨紫藤,是不是带个面纱什么的,免得整日走不了三步,便要想方设法应付扑过来的那些花蝴蝶。”

    羡鱼不傻,自然听出来他话中的意思,其实这话也是他想要告诉临渊的。

    这一路,虽有些女子是看他俊美上前,可大都是因为临渊那生人勿近的气场,才身在曹营心在汉,如今他俩半斤八两,就算带面纱,也不能只让他一人,临渊自是逃不掉。

    “哪有男子带面纱,一点男子气概都没...”临渊话未说完,便觉得身旁的眼神有些不对,恍惚之间意识到自己方才好像一时嘴快,说错话了。

    羡鱼将他手中的面具拿到自己手中,至于被临渊嫌弃的面纱,自然还是被羡鱼甩回了临渊手中。

    “既然临渊大哥觉得面具才有男子气概,那面纱小弟就不需要了,还给你!”

    羡鱼笑眯眯的看戏,临渊此时才磨着后槽牙勉强笑了笑,认命的将面纱戴上了,属实有些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挫败。

    等两人重新出现在人前时,无论是衣着还是气质全都发生了变化,虽换了一身普通人的装扮,可本就俊美的羡鱼,如今身姿挺拔,仙气飘飘,面上的面具虽遮住了大半的脸,却平白又添了些许的神秘,让人更加的想要靠近,吸引了大半的视线。

    至于临渊,原本的面纱已然不知道去了何处,面上被面具遮挡,只露出一双摄魂夺魄的桃花眼,只一瞬便将羡鱼的气场压住,依旧还是那般生人勿近,却也生出了几丝“男子气概”。

    羡鱼有些不解的问道“方才你不是说没有旁的面具了?”

    临渊一摊手,无所谓的回答“我们又不是凡人,有法力为何不用,只是造个面具罢了,简单的很。”

    羡鱼摸摸鼻尖,对他这般理所当然的话十分头疼,毕竟在人间,若滥用法力或是妖力被发现,有时会惹来大麻烦,尤其是那些捉妖师,他可不管你是不是好妖,他们的准则便是“只要是妖,无论好坏,先诛杀再说。”

    总之,对于临渊这般,羡鱼十分不赞同。

    “别担心,若真有那么一日,你只管跑,我保护你。”

    羡鱼还想继续说些什么,却被临渊一句话出口,逐字逐句的尽数咽了回去,这家伙真是让他越来越看不懂了。

    就算相处了数日可以以朋友相称,生死也不是这般轻易的可以交付的。

    “赶路吧!”

    自临渊说了那般莫名其妙的话后,羡鱼与他沟通就好像二人之间隔着一层纱,不仅声音小听不清,有时更是过分的高深,一个字都听不懂。

    临渊也无奈,当日的那句话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操纵一般,他根本控制不住,说句实话,不止羡鱼懵,他更傻眼了。

    羡鱼这几个时辰看他就像看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临渊觉得他有必要好好跟羡鱼解释解释,不然他真的待不下去了。

    “你的意思是说,那句话不是你的心里话!”

    “啊?是!也不是...”临渊从来没觉得自己嘴这么笨过,那句话确实是他的心里话没错,可此时若是否认,他还真的里外不是人了。

    可是,那句话如今想想,他好像也没什么错啊!

    临渊越想眉头越拧,看的羡鱼实在没忍住,“你该不会觉得我是因为你那句话才疏远你的吧!”

    临渊愣住了“难道不是吗?”

    羡鱼摇了摇头“自然不是。”

    “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很奇怪,有些时候很平易近人,就算日日都是一张臭脸,可我知道你心不坏,可那日我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在你的眼中我确实感受到了那股杀气,所以,我退缩了。”

    临渊也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他竟然完全会错了意,可还是耐心的解释道“其实龙族弑杀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可我如今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你要相信我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羡鱼见他一直纠结那句话,那份成见还是被他藏进了心里,他的真实身份,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吗,若他真的想做什么,就凭他微末道行,能挡住谁。

    “罢了,既然解释清楚了,那这件事就翻篇,到了镇子上一切商量着来。”

    临渊很高兴,虽然依旧面无表情,可那抽动的嘴角还是出卖了他。

    至于羡鱼口中的商量,临渊自然也是深表赞同。

    只是...

    “不是说一切听我的吗?”

    “是听你的,可总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你现在的做法我很不赞同。”

    临渊快要气死了,明明说好的两人有商有量,刚进镇子,羡鱼就开始撒欢,全然不顾他的情绪。

    羡鱼紧紧握着手中的糖葫芦“你都买了那么多,我就买一个你至于动手吗!”

    临渊大喊冤枉“我离你十丈远,拎根棍子都碰不到你,你少血口喷人。”

    “你竟然教训我!”

    临渊有苦说不出,明明一开始好好的,这怎么突然就像个泼妇一般无理取闹,再者说是羡鱼一开始嘱咐他务必要隐藏好身份,不要太过引人注目,这下可好,杂耍的猴都不如他们两个表演的精彩。

    卖糖葫芦的老伯,抠了抠自己的耳朵“两位公子,确实只剩一串了,不然二位随老头子去家来,我再另外做几串给你们。”

    “走!”

    临渊和羡鱼默契的回答,周围看热闹的一哄而散,这么大的两个贵公子,竟然当街为了抢一串糖葫芦据理力争,实在让人不解,却也实在好笑的很。

    “老伯,可以多做些,家里小辈多,少了不够分。”

    “二位稍等,马上就好。”

    临渊扛着糖葫芦,见羡鱼吃的毫无形象,实在没忍住笑,被他瞪了一眼后,便也只是偏过头继续抽动着已经麻木的嘴角。

    羡鱼带着临渊一路走着,周边的环境越发的不堪入目,直至此时羡鱼才终于将他的目的告诉了临渊。

    临渊并没有多震惊,只是有些不太理解,“人间苦难者众多,只靠你一人,哪里救的过来,更何况你哪有这么多钱。”

    “我确实没有,但是可以挣啊!”

    羡鱼这番言辞临渊实在无法认同,每个人生来命运都是定好的,穷山恶水出刁民,善良没错,可作为一只妖,羡鱼无疑不是在给自己的将来埋下祸根。

    只是如今这种时候,就算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便也没再废话,只是挂着一张比平时更冷的脸,像根木头一样杵在一边,羡鱼明白劝不动便也随了他。

    “哥哥,明天你还会来吗?”

    一身破烂的小女孩,怯生生的站在羡鱼面前,虽然身上脸上脏兮兮的,可那一双大眼睛却出奇的亮。

    羡鱼刚想回答,临渊便主动插到了二人之间,用尽可能温柔的话告诉她答案,“没钱了,就来一次。”

    听到这话,羡鱼愣了,小女孩眼中的光也在一瞬间熄了,低下头肩膀抽动,不用多想便知道她在哭,临渊从不知道拒绝会出现这样的后果,往日里呼风唤雨我行我素惯了,哪里见过这等场面。

    就在他转头想要求羡鱼解围时,小女孩用她脏兮兮的袖子猛擦了一把脸,仰起头脆生生的喊道“哥哥不要急着走,我们有东西要给你。”

    羡鱼还在和临渊大眼瞪小眼,却见方才藏在破屋中的小孩全都跑了出来,手里还都攥着东西。

    “哥哥,我们不是坏小孩,这个给你们。”

    羡鱼扒拉开身前比他高半头的临渊,蹲下身看着他们包在看着还干净破布中的东西,虽然不解但依旧表示理解的问道“这是?”

    方才的小女孩主动上前回道,“这是我们攒下的粮食,虽然不多,哥哥若是没钱了,把它们洗干净了也可以填饱肚子。”

    羡鱼小心翼翼的接过,有些嗔怪的看了一眼临渊,虽然方才临渊已经跟他解释过他为何那般说,可如今心里却酸涩不已,虽然他是妖族,自古便是人族人人喊打的存在,可他还是愿意与他们结一份善缘,算是为将来积累功德。

    却不曾想,临渊的一句话却让他们误会了,就算是没钱,只靠露水也是可以温饱,并不全需要五谷。

    这份心意,却不可拒绝。

    “谢谢你们,只是若有这些谷物,你们为何不自己中些菜蔬五谷,若是成熟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哥哥,种地是需要缴税的,就算是最荒的地,别人也能很轻易的抢走,能够活着,我们已经很满足了。”

    羡鱼本想将怀中为数不多的铜板给这群孩子,却被临渊眼疾手快的一把按住。

    临渊也觉得他们很可怜,可有些东西他必须得防,更何况羡鱼化形至今并没有经历劫雷,万一功德被天道知晓,就他那小心眼性子,想必会下死手。

    毕竟下界对他而言只是草木一族,生死只在他一念之间。

    “好了,既然你们送了这般珍贵的东西给我们,这本拳谱你们留着,只需要跟着动作有样学样就可以,能少被人欺负了去。”

    临渊将自己脑子一抽画的拳谱递了出去,虽不知当时为何脑子一热做了这件事,如今看来倒是无巧不成书了。

    羡鱼和临渊离开时,几个孩子还在信誓旦旦让他们放心,至于那个小女孩,名字叫做山茶,倒也是与羡鱼有缘。

    回到花妖界时,天已经很暗了。

    羡鱼却还是欲言又止,临渊知道他想问什么,倒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便将自己的想法都说了。

    头一次碰到这般单纯还爱乱发善心的花妖,自然需要好好说道说道,必须让他知道世间险恶,凡事多长个心眼才是。

    “你所言是真的?”

    “自是真真的,你现在只需要知道,人间有捉妖师,花妖在人间的传言便是其血可治百病,花蕊可使人长生,可谓浑身都是宝,若你行事还是这般鲁莽,被盯上是迟早的事。”

    羡鱼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只是这传言未免太过匪夷所思,“花妖说到底也只是妖罢了,哪里有他们所传言的可治百病,更遑论长生,单就这一点,我们自己都做不到。”

    临渊见他听进去了,便打算再给他添把火,“所以,人的善恶不在眼里,而在心里。”

    羡鱼点了点头,显然今日吸收的知识有些多,身侧的花瓣开始不住的摇晃,临渊便一路护送他去了房间。

    只是片刻,花妖界便又只剩了临渊还清醒着,至于那些精灵,自临渊来到这里的前几日起,便很少看见他们了,

    如此倒也乐的清静。

    干了一日的劳工,临渊肩膀有些酸痛,只一个口哨,酸痛便得到了缓解。

    “渊少主,您打算什么时候取逆鳞。”

    “清梦,你管的太宽了。”

    被临渊嫌弃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清梦自是已然习惯,便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嘴却再没张开过。

    遥想当年,他在狐族也算的上呼风唤雨,谁曾想刚刚修成七尾,却被天道说异色尾巴不详,逼着族长将他这个狐族俊秀之大才逐出了狐族,好在他偷学了一手逆天的医术,就算没有狐族的庇护,他也能混的风生水起,现在想来遇上临渊也是孽缘,因为一株万年雪莲,他竟然妥协成了他的小跟班。

    不过他们目标是一致的,只要能让那个小心眼又爱胡说八道的天道得到惩罚,小跟班就小跟班。

    临渊最喜欢的就是清梦识时务,虽然当初是因为一株药草相识,可这么多年他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也曾数次救自己脱险,多少还是与普通下属不同的。

    “这几日没回狐族看看?”

    清梦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到临渊身侧毫无形象的蹲下,脑袋一歪便开始唉声叹气,“如今族里出了一个小辈,年级轻轻便已九尾,我这个被逐出的老狐狸,还是不要露面了,免得连累了他们。”

    临渊侧头看向耷拉着耳朵的清梦,将怀中藏着的糖葫芦递了过去,“给,吃点甜的心情也会变好。”

    清梦有些感动,只是“为何这般长的棍子只有两个?”

    临渊才不会告诉他这是他好不容易从羡鱼手里抢过来的,没人动过,只是被他折下来的而已,“放心,干净的。”

    “算你有良心,还知道想着我。”

    清梦明白临渊欲盖弥彰的话为何意,旁人丢掉的发馊的馒头他都吃过,哪里会嫌弃,只是为了报方才他让自己闭嘴的仇罢了。

    “真甜。”

    临渊嘴角抽动,看起来心情倒是不错。

    “吃完帮我办件事。”

    清梦收回来自己继续下嘴的动作,他就知道这家伙不会这般好心,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临渊将自己今日的所见所闻尽数告知了清梦,至于琐事自然还用不到清梦,自有其他属下处理。

    清梦差点没给自己呛死“你是说,你怀疑天道在花妖界和人间安插了眼线?”

    临渊一路也在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却不敢有半分的懈怠。

    “其实你有这个想法也不无道理,有些事他确实管的太宽了,我去查,若是想要取逆鳞,我建议你尽快,不然逆鳞与那个花妖融合,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他。”

    清梦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留下临渊愣在原处许久。

    直到被飞过的鸟儿啄了一下脑袋,才终于回过神来。

    看来真的不能再拖了。

    临渊毫无睡意,绕着花妖界转了一大圈才终于回去了自己的山洞,至于动手的时机便被他定在了清梦回返的那一日。

    三日后

    “临渊,花妖界又有一株花生了灵识,快跟我去看看。”

    临渊被拉着一路小跑来到熟悉的地方,入目的便是一株正在散发着点点微光的栀子花。

    只是,这个画面为何总觉得似曾相识!

    临渊摇摇头,确定自己记忆出现了偏差,没有放太多的目光在那株栀子花身上,却还是私下留了个心眼。

    羡鱼此时兴奋不已,下界灵力极少,因着他当初化形,整个花妖界的灵力几乎全都被他吸干,如今一切都在改变,他自然高兴,毕竟有了灵识便已不再是普通草木一类,只要他潜心修炼,早晚有一日也可以化为精灵修成人身。

    “太好了。”

    临渊也很高兴,若是下界能一直这般,他也不必长年征战,羡鱼虽然有些话很蠢,还经常不过脑子,可有句话他说的对,没有一个生灵生来就该死。

    所以天道必须除,助力也必须找。

    如今他的身边只有一个清梦和几个龙族的下属,想要达成目的是远远不能的,既然缘分让他来到花妖界认识了羡鱼,那接下来就看看他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惊喜吧!

    “你发什么愣呢,一会吃鱼可以吗?”

    临渊愣愣的点点头,这也是他十分不理解羡鱼的地方,明明都是生灵,他却偏爱吃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可熟悉的味道入口,“好吃!”

    临渊吃的毫无形象,羡鱼自是在一旁看的开心。

    只是那和蔼可亲的笑却让临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抖了抖身上立起的汗毛,临渊无奈的问道“为什么这么盯着我。”

    羡鱼倒是没有任何隐瞒,直肠子说着“看你吃饭赏心悦目,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咳咳!”临渊被这话直接呛到,要知道他在族内吃饭可是出了名的狼吞虎咽,毫无形象,羡鱼这话着实可信度不高。

    临渊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细细的嚼着嘴里的鱼,要说以往他也不是没有吃过各类山珍海味,偏偏羡鱼做的鱼,他吃多少次都没够,就像是按照他喜好做的一般。

    羡鱼见临渊沉默,好大一会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好像说错话了,只是却并没有急着解释,毕竟他说的是实话,只不过方才那句他倒是也没说错。

    “对了,认识你这么久,为何不见龙族派人来寻你,就算是历劫,你未免太惨了些。”

    倒不是羡鱼好奇,实在是之前临渊所言自己是被天道打下来历劫的,可自从他出现除了像个狗皮膏药跟在自己身边外,一样正经事都没有做,下界几个妖族虽长年不往来,却都是一样的弱,临渊的出现无疑是一个随时可能要命的存在。

    之前没有刨根问底自也是怕他会大杀四方,如今知晓他的性子,自是没了那么多的顾忌。

    临渊猜到会有这么一日,却没想到会来的这般快。

    有些试探的问道“你真的想知道。”

    羡鱼点点头,眼中的坚定快要溢出来。

    临渊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其实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我做了挺多的。”

    羡鱼放下手中的东西,坐直身子示意他不要停。

    临渊本想试探一番,好让他知难而退,如今看他这架势想必是瞒不过去了,毕竟有些事若在事发时才透露,未免有些马后炮的意思。

    临渊认命的继续说着“虽说是龙族一脉,却因为千年前失去了逆鳞沦为妖身,原本倒也没什么,可近千年的时日,一个妖龙做少主自是会被人非议,更何况还如此弑杀,为了让他们闭嘴,我做了许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事情,便也因此生了心魔,行事更是偏激不通人情。”

    “天道将我的心魔剥离,原本我以为他是好心,却不曾想大半的修为都被他渡给了心魔,而我也被他关在囚龙渊日日被折磨,近百年才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等我出来时却看到心魔,不仅握住了原本属于我的一切,更是成了天道的走狗,为他诛去一切不和谐的声音,原本还想着阻止,却忘了我早已今时不同往日,被他打伤后隐藏气息逃到了这里。”

    “你的伤...”

    临渊没再继续,虽然那段时日的痛苦他不愿再回想,可如今说来就好像是在诉说旁人的故事一般,依旧还是痛的,却再也没了当初的执着和不甘,如今一心只想诛了天道,旁的便再也无法入眼。

    对着羡鱼心疼的眼神,临渊无所谓的摇了摇头,“伤总有好的时候,不必在意。”

    “鱼你还吃不吃,不吃的话就全归我了!”

    临渊半开玩笑的将手伸向前,本是想逗一逗羡鱼,却不曾想他竟好像早已猜透了自己的心思一般,将装着鱼的碗往他这边顺势一推,两人皆是一愣,随即便对视几眼直接笑出了声。

    临渊倒也没再客气,狼吞虎咽的将剩下的全都吃了干净,就连汤水也没放过。

    羡鱼看向临渊,默默的思索着接下来的时光要做些什么才能利于他的伤,自是也没再继续盯着他。

    就在羡鱼起身准备离开时,临渊却有些着急的叫住了他“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哦!还有花妖界。”

    “好。”羡鱼了然的笑了笑,或许从此刻开始,两人才算真正的撤下心防以朋友之名相待。

    接下来的几日,羡鱼总是变着花样的给临渊做些好吃的,闻着那要熏死人的药味,虽不情愿,但临渊还是照单全收,伤虽没好全,体力倒是怎么用都用不完,那脸蛋也总是红彤彤的,看着便让人心生欢喜。

    “再过几日,栀子便要化形,虽是精灵身,却已是难得,我这几日有些事情,临渊你便帮忙照看些,可好!”

    临渊没有拒绝的必要,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自他认识羡鱼便深知这个道理。

    就算羡鱼不说他也会仔细照看那株栀子花,一开始可能是觉得那株花看不顺眼,时日长了却看出了其中的门道,若隐若现的几丝黑气,临渊可是再熟悉不过。

    “去人间小心些,不该救的不要烂好心,躲着那些捉妖师走...”

    临渊还想继续嘱托,羡鱼却眼疾手快的拎起包袱便走,直接打断了他的施法。

    也不是临渊多嘴,实在是心里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人间危险,不然他不可能觉醒“老妈子”属性。

    羡鱼离开后,原本的花妖界为数不多的精灵便出现在了临渊身边,叽叽喳喳的你一言我一语,若仔细听来无一不是跟那株栀子花有关。

    “好了,继续盯着,有任何危险赶紧撤回来找我!”

    临渊揉着头将她们尽数送走,虽说一开始她们一直在躲着自己,可这世道有谁不崇拜强者呢,是以他只是用了一些小手段便让她们乖乖的成了自己的小手下,顺带着羡鱼在时尽量不要出现。

    临渊至今也说不出原因,只是觉得她们实在太吵,若是打扰了羡鱼为他做饭吃可就不好了。

    就算因此惊掉了属下的下巴,可临渊依旧乐此不疲,照样也多了许多闲暇,可以拿来应对随时可能找来的麻烦东西。

    花妖界结界外

    临渊看着满载而归的羡鱼,脸上的表情严肃的紧,“这麻烦东西,你是从哪弄来的?”

    羡鱼拉着身后的小姑娘给临渊说着自己今日的见闻,顺带着将他口中的“麻烦东西”介绍给他认识。

    “你说她叫月夕。”临渊此时强忍住心中召出法器的冲动,看向羡鱼的目光就像在审视一个傻子。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虽然这个麻烦东西身上有妖气,可显然是人族,能够小小年纪有这般的修为,毫无疑问是个捉妖师。

    明明他出门时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躲着捉妖师走,这真是左耳进右耳出,竟还将她带了回来,临渊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张开双臂拦在月夕身前,示意羡鱼先进去。

    被临渊瞪的有些怂,羡鱼便转身回了月夕一个抱歉的眼神,乖乖的离开。

    “喂,你是不是有毛病啊!”

    临渊此时火气蹭蹭的涨,听到月夕这话更是闪身直接来到了她面前。

    突然近身,月夕被吓的屏住呼吸,只是片刻的功夫眼泪便掉了下来。

    临渊有些嫌弃的往后退了一步“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赶紧离开。”

    下定决心一会便为她将记忆清除,却只见原本默默掉泪的小姑娘看了他一眼后,直接趴到地上开始撒泼打滚,嘴里还在不住的念叨着什么。

    临渊细细听来,什么“白瞎了一张好脸,像只母老虎”“还是不如羡鱼哥哥温柔,等我会捉妖先把这个凶巴巴的东西收了,扔到家里茅房”...

    临渊也不再继续和她废话,抬手一指,一道闪着金光的线便钻进了月夕的脑袋,只是一瞬间她便彻底安静了下来。

    “臭丫头,以后嘴别这么损,幸好你遇上的是我这个善良的人,不然命都没了。”

    喊来藏在附近的属下,让他原路将麻烦东西送回去,至于记忆方才自己已经消除,花妖界如今尚且安全。

    只是羡鱼究竟怎么回事,花妖界的安危一向是他最看重的,今日怎么突然失了智,带只妖回来也就罢了,竟然带捉妖师回来,真是嫌自己命太长了,找灭。

    临渊回来后便一言不发,羡鱼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便也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时不时的瞟一眼,欲言又止。

    “解释解释吧,一向聪明的你怎么突然成了智障。”

    羡鱼没理会他嘴毒,便将自己与月夕的相遇一字不落的告诉了临渊。

    得知真相,虽说确实有些理解,却还是苦口婆心的念叨了几句。

    “就算她是个半妖,与你有渊源,可如今她的身份是捉妖师,这便已经说明了她的立场,年纪小并不能作为解释一切的借口,从古至今哪个捉妖师手上没有几只妖命,凭什么你会觉得她是那个例外?”

    “还有,若今日她没有出手救你,你们根本不可能相识,报恩没错,可不能傻到将自己搭进去,更何况她小小年纪身上便挂着三铜捉妖师的令牌,恐怕家中至少三代干这个,总也是不简单。”

    “身为一只妖,有点自知之明,可以吗?”

    羡鱼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安静的点点头便起身去了不远处的草坪,化作原身没了声音,以至于临渊在他身后有些急切的一句“对不起”,他也没有听到。

    这一晚,难得的两人再无交流。

  • 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小说
  • 觉醒后,一心只想诛了天道

  • 作者:漉言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烫手分化小说

      烫手分化

      呦呦

      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的小说《烫手分化》已完结正火热推荐中,小说烫手分化是一本好看的纯爱小说,由作者呦呦所著,内容是:时嘉勋事业有成,在别人的眼中似乎是个成功的存在,但其实并不是。
    • 风起香味小说

      风起香味

      呦呦

      《风起香味》by呦呦,原创小说风起香味正火热连载中,围绕主角时嘉勋沈助理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时嘉勋不是因为沈助理对他有特殊的吸引力,其实只是因为他从一开始所喜欢的人就是沈助理。
    • 滚烫谋心小说

      滚烫谋心

      呦呦

      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的小说《滚烫谋心》已完结正火热推荐中,小说滚烫谋心是一本好看的纯爱小说,由作者呦呦所著,内容是:沈助理被时嘉勋标记了之后,只想要和时嘉勋保持距离,但时嘉勋不这么想啊!
    • 落日安安小说

      落日安安

      呦呦

      为您推荐优质好看的小说《落日安安》,由作者呦呦倾情打造的小说正推荐中,围绕主角时嘉勋沈助理讲述故事的落日安安小说主要内容是:时嘉勋意外分化成为了E,然后标记了沈助理,但沈助理明显不想要他知道!
    • 不准再逃小说

      不准再逃

      呦呦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小说《不准再逃》,作者:呦呦,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不准再逃主要讲述了:时嘉勋是真的喜欢沈助理,只是沈助理这么多年都太迟钝了,完全不知道他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