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苏锦棠江寒by一潭森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时间:2023-11-19 15:18
  • 《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是一本由作者一潭森花倾情打造的短篇纯爱小说,苏锦棠江寒是小说中的主角,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主要讲述了:他的确是个很好看的人,但同时他也有保活自己的能力。
  • 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小说

    推荐指数:8分

    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

  • 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苏锦棠江寒by一潭森花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临近傍晚,偏僻的小巷子摇摇晃晃走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他整个人不自觉呈现蜷缩的身形,哆哆嗦嗦,眼神不安地四处张望,嘴里不停小声念叨着什么。

    “对不起……不是我,不管我的事……都是、都是他们,他们!你、你找他们去吧!”

    神神叨叨但却脚步不停歇,偶尔慌慌忙忙地看向后面,眼里闪烁着恐惧又飞快转回头,就像背后有什么东西在驱赶他。他摇摇晃晃向前走,不停歇。

    目的地是一个废弃很久的公寓楼,年轻人抬头望向不高的公寓楼顶,恐惧在眼中扩大,嘴唇发白,“不会放过、不会放过我们!”

    公寓铁门忽然无风而动,发出吱呀一声,而后没有任何人推,它吱吱呀呀自己开了,露出里面黑漆漆的内部。

    年轻人惊叫一声,他想转身跑,可一转身就像看到什么更恐惧的东西一样,反身冲进了废旧公寓里。

    ……

    今晚的A市下着一场好大的雨,江寒告别刑侦队队员,用手挡住头快速冲进车里,“见鬼,天气预报可没说今晚有雨。”

    启动车,车前的雨刷器辛勤工作。车窗外夜晚的城市浸泡在雨夜中似乎被扭曲,五彩斑斓的灯火因这大雨行人选择回家、商家选择关门,依次熄灭,城市逐渐沉入夜色。

    江寒喜静,可这城市除了噼噼啪啪的雨声竟忽然给了他安静可怕的感觉。

    “今晚可给人的感觉不太好啊。”

    刑侦大队距离江寒的小区不太远,他轻车熟路将车开进地下车库,坐着电梯回了家。

    客厅的灯打开一瞬间,他松了口气,温暖的暖黄色冲淡了他心中的不安感。

    他去到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热乎乎的葱花面,端着碗坐到了阳台上,欣赏起应该是今年A市最大的一场雨,秋天的燥气被这场雨冲刷地四分五裂。

    雨夜模糊了城市,给城市打上了别样的滤镜,似乎一瞬间扭曲了现实的感觉,冷意的冰冷的虚伪的。

    一口热乎乎的面嗦进嘴里,江寒脑子忽然跳出一个词,他不自觉说出声,“向往现实……?”

    这就像是个钥匙般的,江寒脑子里就像突然打开了一个宝箱,他感觉到脑子里突如其来多了个不可言说的东西。他的热乎乎的面来不及吃完,端在手里。意识在脑子里摸索,他好像可以利用意识去打开那个东西——积分商城。

    请使用5积分解锁。

    江寒愣住,商城的右上角显示着他的积分数:0。

    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他赶忙一大口将面条嗦完,喝干净面汤,将面碗丢进洗碗机。然后瘫在沙发上闭目沉思会儿,多次尝试使用脑海中意识在多发现点什么,诸如使用说明之类的。可是脑海之中只空荡荡地显示:请使用5积分解锁。

    见鬼。

    江寒心里烦躁,忽然那种被淡忘的不安感又一次从心底窜起来,“向往现实……”

    他偏头看向灰蒙蒙的窗外,城市在雨夜中扭曲,又不自觉说了一遍:

    “向往现实。”

    ……

    天还没亮彻底,江寒便被手机铃声吵醒,迷迷糊糊地一接通便是杨启那大喇叭嗓门:

    “队长,南大街废弃平安公寓这儿,发现一具坠楼尸体!”

    “这就来!”他立刻清醒过来,穿上衣服便就急匆匆坐下电梯,电梯门一开,快步跑去开车,车身离弦般冲出了地下停车场,行驶向南大街平安公寓。

    做刑侦的人,该疯还得疯。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皱巴巴的衣服,江寒到达了案发现场。这里已经被公安同志围上黄色的警戒线,他向着镇守的同志出示证件。

    “是江队,快进吧。”同志打着招呼。

    他点点头,一抬脚迈过了警戒线。由于没睡好,本来就凌厉的五官更显得凶狠,他的眼型锋利,眼中眼白居多,眼瞳更是漆黑,总带给人一种野狼般凶恶感。

    杨启见到他,先是被他眼神吓一跳,然后反应过来后就凑过来,“江队,跟我来。”

    江寒点头,大跨步跟过去。

    废弃公寓呈现一派破烂样儿,楼层之中落满灰尘。由于昨晚下过暴雨,公寓门前地地平,积了一水坑。

    江寒四处观察,到处留意,注意到铁门这儿的似乎有着鞋印,便停下来询问杨启,“这探查过吗?”

    杨启翻着手中的记录册,点头:“同志们搜索过了,只有一个人脚印,根据鞋印和深浅度,可以得出这是死者的。”

    “死者呢?”江寒示意明白。

    “还在前面,他坠楼的位置有点偏僻。”杨启接着带路,“今早这附近的新华小区的王先生早起遛狗,可是狗突然拖绳跑了,王先生便跟着它来到了这儿,见到了尸体,便就报了警。”

    “尸体的样子有点惨不忍睹。”杨启补充,眼神偷看江寒神色,“昨晚不是下雨吗?泡胀烂了。”

    江寒神色平常,当见到尸体时也这样平常,杨启在旁边看着,一脸吃了屎的憋屈样,今早他接到消息见到尸体时没出息地忍不住呕吐了。

    “手套。”江寒抬手,接到杨启递给他的手套后,戴上,面无表情地观察和探查尸体,“法医来过了吗?”

    “还在路上。”杨启回答。

    “嗯。”江寒站起身,脱下手套又丢给杨启,杨启接着摸过尸体的手套一脸菜色,“死者身上有着严重的殴打伤。现在进展如何?”

    杨启还是个入职不久的新人,面对尸体难免不能像江寒这般熟络,忍下想再次呕吐的欲望,回复,“1组在公寓及周边探查,2组那边正在调取附近可用的监控,不过由于这废弃很久恐怕收益很低。”

    江寒突然直直看过来,“你呢,你做了什么?”

    杨启被吓一跳,江队那双狼眼面无表情时会吓死人,不由紧张,“我,我跟着1组在公寓里调查,以及等待江队你……”

    江寒点头,面无表情的看不出满意还是不满意,思索片刻,“公寓有什么重大发现吗?”

    杨启语气突然激动,“死者脸部被大雨冲刷烂了,手指也泡软了,指纹采取不到。可是我们在公寓4楼发现了一部手机,完好无损,只是没电了,被送去物证局充电和检查了,或许可以证明死者身……”

    下一秒,一通电话打过来,正好是物证局,江寒示意杨启安静,接通了:“江队,死者身份出来了。”

    “好,说。”江寒看着杨启求知欲满满的表情,开了免提。

    “死者名叫林天伦,是A市十三中校长林海盛的独生子。死者手机大部分倒是挺正常,不过我们在死者手机里发现在昨晚他拨打过一通电话,通话了20秒。最为奇怪得是他最近还新建了一个六人群,在群里散布一些危言耸听的话语。”

    “江队,我给你念一个。”

    “行。”江寒回应。

    “‘你们也感觉到了吧,她回来了,她带着深深的恶意回来了。’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的,群里还有许多类似的话语,江队。”

    “调查一下群里另外五个人是什么身份,调查一下他最后一通电话打给谁。”江寒吩咐完就挂断了电话。

    由着昨晚的大雨,今天天气也算不上多好,灰蒙蒙的天气,江寒回头一撇,废弃公寓黑漆漆的像是怪物降临。

    忙碌了一天,1队和2队的探查任务结果出来了,法医也到来了,现场勘探后得出死者大概死于昨晚18.00-21.00,由于下雨的原因,尸体受到影响,误差很大。得出结论后就把尸体搬运走了,方便后面仔细检查。现场到处留下照片后,江寒就带着结果回了刑侦大队开会。

    刑侦大队会议室。

    会议室的天花板上的灯本来前后两排,共有四个,可是出了故障前后排各自坏了一个,现在只剩下两个。

    光线便显得有些暗,江寒站在显示板前方。独特的冷酷气势加上凶狠狼眼,让人发慎。

    杨启不由小声地跟旁边的王方生说,“王哥,这灯什么时候可以修好啊……灯下的江队更可怕了。”

    王方生忍不住和他小声嘀咕,“上面不给资金,没办法啊,这破灯将就用吧。不过江队确实有些凶。”

    江寒看过来。

    王方生反应迅速,一手用力拍在杨启头上,“严肃场合,注意言辞。”

    杨启委屈巴巴。

    江寒收回视线,先在显示板上写下“林天佑”和想了想又写下“平安公寓”,画条横线将二者连起来,但二者之间关系不了解,于是在横线上又挂上个“?”,完毕后,严肃开口,“1组。”

    王方生利落地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证据走上前来,路过江寒时,讨好地冲他眨眼,江寒无奈一笑,站在一旁听他报告。

    “1组负责公寓探查以及周边询问人情。”王方生打开显示屏,展现照片,“这是公寓里的脚印图片,公寓太久没人来,落了一地灰尘,好在不漏雨,脚印保存完整。经过查验这这组脚印独属于死者,没有第二个人。”

    王方生切换第二组照片,“这是在公寓4楼找到的手机,完好无损,用它确定了死者身份……群聊除了死者外的五个人分别是:秦家司机张寸、沐家小女儿沐书颜、秦集团经理秦放、模特安予和小学老师苏锦棠。”

    王方生又依次展现了五人组的照片,其中显示到苏锦棠时,台下不自觉发起一阵惊呼。

    正在闭目养神的江寒睁开了眼,懒散地看向屏幕,瞳孔咻地放大:温润的女子一头柔顺黑发垂在耳侧,一双略圆的眼眸似乎盛水,侧头看向在座的人,似乎渴求怜爱,也似乎温柔待物。五官柔软精美,无端透露出食草动物的脆弱。

    江寒承认:她长得无疑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子。

    但是。

    “安静。”江寒冷冷扫视台下,会议室瞬间陷入平静,转头示意王方生继续。

    “咳咳。”王方生轻咳几声,“他们和死者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高中是在A市十三中就读。”

    “其他的,由于平安公寓废弃很久了,周边没太多人关注和流动。周边探查没有效果。”

    江寒点点头,王方生便走下台去,杨启见他坐回来,偷偷问他要照片,想再看一眼苏锦棠。

    王方生大方发送给他照片,还神秘地说,“鉴定过了,没p图哦。”

    杨启眼睛亮亮,“按道理说明天应该去走访嫌疑人,我是不是可以……”

    “你们还知道她是嫌疑人啊。”江寒冷冷地看过来,“不可以。2组继续。”

    陆桥站起身走上前,“我们2组调查了能通往公寓的路道上的摄像头,在一条路的监控器中捕捉到了死者的身影,截取了下来。”点击鼠标,开始播放视频。

    生前的死者哆哆嗦嗦走在小巷子里,似乎还伴随着自言自语。

    杨启忍不住发言,“他精神状态不太正常的样子。”

    “没有摄像头可以看见公寓内部,我们也只找到了一个可以拍摄公寓附近的摄像头。前半段我们正常发现了死者靠近公寓的身影,可是在经过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我们惊奇发现还有一个人来了,不过过了大概十分钟,很快那个人就惊慌地跑走了。不过由于那时正是雷雨天气,摄像头信号不稳定。”陆桥播放第二段视频。

    视频很是闪烁,但可以看见一个黑影打着一把紫色的伞来到公寓,大雨淅淅淋淋,看不清楚形象。视频进行了加速,很快就看见又是这把紫伞慌里慌张地跑了出来,期间还摔了一跤,对着摄像片刻露出了脸。

    陆桥立刻放大了这张脸,“我们经过对比身形和修复面容,可以估测判断这位紫伞便是六人组中的模特‘安予’。”

    江寒抬头看过来,“还有吗?”

    “没了,江队。”陆桥笑笑,在江寒示意下,他回到台下。

    江寒抬起手,看了眼手表,“现在下午四点,辛苦同志们了。”

    杨启笑脸释放。

    江寒嘴角勾起,狼眼闪过狡猾,“麻烦同志们加班了,才发生命案后的人心容易突破。”

    杨启跨脸。

    “我们先快速去和嫌疑人过过嘴上功夫。”江寒在各位失望却又生起期待的眼神中,冷笑一声,“你们分成四小组各去走访走访安予、沐书颜、秦放和张寸,重点注意下安予。”

    杨启疑惑,“那么美……苏锦棠呢?”

    江寒理所当然,“色字头上一把刀,好好工作,保护自己,她,我去走访。”

    驱车前往苏锦棠任教的小学的途中,江寒也不闲着,给人事部的同事打给电话让他们帮忙检查一下死者和那五个嫌疑人的具体信息。

    江寒又在头脑里将案件和已知线索过了一遍。特别重视了两个地方:A市十三中——嫌疑人和死者之间同在同一个高中,他们之前应该是有着什么关系,以及平安公寓——为什么死者会来到废弃很多年的平安公寓,会坠楼在此。

    又在群里让队员分出一个小组去负责检查走访下A市十三中,着重看下那六个人在学校是什么关系,以及他们在校期间有没有发生什么重大的事情。

    江寒已经看过了队员的报告,了解死者林天佑在群里的疯言疯语——“她回来了”“恶意”“恨意”,他便立刻有了个简单地猜测,觉得或许与校园团体行动和受害者复仇有关。

    江寒觉得糟心,一手开车,一手揉着头,起床太早有些头疼。

    下午四点,正是小学放学时,小学门口不被允许停车,于是江寒便把车辆停在离小学一条街的地方,走着路过去,边走还在进行着头脑风暴,不停思考。

    想着想着江寒忽然意识一动,脑子里的积分商城再次被点开:请使用5积分解锁。

    不过右上角的积分数却意外已经增加了2个。江寒愣住,这个积分究竟和什么有关,莫非和这个案件有关系?随着案件浮出水面,他可以得到积分?

    向往现实?

    按这样来想,莫名像是在进行一场游戏,解锁剧情获得积分,积分可以购买商城里的道具。

    江寒心里突然感到恶寒,虚伪感再次涌上心头,他环顾四周,搂着孩子的家长们欢声笑语走过去,路旁的流浪狗食着孩子们吃剩的事物,绿树在秋天披上了金黄色外衣,落下一地金叶。人间好生活力,可他却因为脑子里的多出来的不可言说,对这个世界真假产生了疑惑。

    他甩甩头,将这种有关哲学家们思考的事情抛出脑海,无关真假,他都生活在此。

    不得不说来接小孩的家长是真的多,密密麻麻一片,小学门口好吃好玩的也不少。

    嗯,很实惠。他中午就在案发现场和同事们简单吃过一些包子油条,现在是很饿。便借着小学生的光,大口吃着物美价廉的美食。

    江寒左手拿着一个小白兔棉花糖,右手吃着炸串,慢悠悠向着学校大门走去。路过一个关东煮的小商贩不自觉停下来,点了五元霸王款,在等待过程中,只能说不愧为刑侦队长,感知力灵敏,他发现周围的家长小孩似乎无意识投过来视线。

    他继续若无其事吃着烤串,不动声色移动几步。

    人群视线位置没改变,不是在看他。看来该是没有遇见熟人曝光他刑侦队长的身份。心下放松不少,也有些好奇那些家长小孩在看什么,四处观察片刻,便也顺着他们视线望过去,只见:

    此时他的走访对象苏锦棠正坐在关东煮小桌子上,和一群小学生聊得火热。至于为什么会吸引那么多视线,无关于她那张脸,南方的关东煮比较辣,苏锦棠白净净一张脸吃得粉红,唇色更是透红,嘟着嘴小口呼着气,让人惊叹造物主之鬼斧神工的一张脸更让人移不开视线。她一头黑色长直发被简单的归束成高马尾,更露出那张惊叹的脸,看着像个脆生生的未成年。

    江寒笑了下,有了接触方法,转头对老板说,“不带走了,我在这儿吃。”

    老板忙得不抬头,只答应,“行,去边儿上坐着,凳子叠在一起呢。”

    江寒两三口吃完右手炸串,去取了个塑料凳子,趁着苏锦棠旁边小孩去点菜的功夫,将凳子挤过去,抢占了个风水宝地。小孩点完菜一回头,瞪着眼睛,错愕地想要过来抢回来。

    江寒一双狼眼看过去,周身冷冽的气质吓得人家小孩发不出一句话。

    吓唬完小孩,江寒便一转身,猝不及防和一双盛水的圆眼对视上,苏锦棠的瞳色很浅淡,似清澈的溪水,莹莹亮。

    被美神击中了头脑,江寒有些呆住,还好几年辛苦部队生活练就的忍耐力和抵抗力,以至于让他很快回神。

    他装作就跟苏锦棠认识很久的普通朋友一般,举起棉花糖,狼眼微眯,笑着开口,“觉得和你很配,想试试吗?”

    苏锦棠目光落在小白兔棉花糖上,低垂着眼,江寒看不见他眼里的流光转动,他抬头,温和一笑,接过棉花糖,“谢谢你,我很喜欢。”苏锦棠一眼看破了他觉醒的身份,心下有了思考:一位才觉醒的萌新啊,带萌新这就不是证明他是大佬的最佳办法吗?

    才觉醒的萌新一般不会有“玩家栏”,但苏锦棠有特殊道具,他可以看见纯萌新。他们一般还不理解“现实”,还不懂规矩,但他们初觉醒于本源副本,无疑是对通过这个副本最有帮助的人。

    接过棉花糖时,苏锦棠白皙柔软的手指触碰到他的手,江寒愣了一下,因为他脑海之中忽然感知到:苏锦棠赠送你100个积分。

    积分商城右上角的积分忽然变成了102。

    苏锦棠一双秋水剪瞳望着他,瞳眸里似乎荡漾着水意,他慢悠悠地一口咬掉了小白兔的头,柔声道,“谢谢你,很配我的关东煮。”

    江寒表情变了,调笑变为严肃,直直盯着他,苏锦棠温和一笑,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与他对视,凶狠狼眼对上了柔情浅眸。

    不到片刻,店家吆喝一声,给江寒端上了关东煮,两人的对峙便忽然结束,江寒端起热乎乎的关东煮,一口小丸子,又恢复笑脸,“苏老师,有时间吗?”

    苏锦棠睫毛眨动,目光上下扫视他,然而江寒一身黑色便衣,看不出什么,笑了一下,伸手想将耳侧垂下的不安分发丝撩在耳后,可是这缕发丝过于不安分,屡次滑下来,不由有些生气,琉璃剪瞳水波荡荡。

    “这位先生是做什么的啊,我害怕,为人不正。”语气温润轻柔,却因特殊的词语停顿,使得他多了些俏皮。

    江寒忽然凑近,伸出手,触碰上他柔软脸颊,苏锦棠愣住,望进江寒一双深邃狼眼,凶狠冷静似乎带着强烈的霸道,却温柔地帮他把头发理向耳侧,顺便侧身在他耳边轻声道:

    “是正直人哦,苏小姐,别害怕。”

    “我是警察叔叔。”

    苏锦棠突然拉开了凳子,站立起来。

    他背对着夕阳,背后是一片金黄,江寒看不清他的表情,但立马反思,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面对一位年轻女性确实不太好,利落道歉,“对不起啊,苏小姐,来这里之前,自然了解过你的信息,知晓你的姓名。真是正经人。”

    江寒从口袋里套出证件递给他,“证件,真的。”

    苏锦棠声音温柔,没接过,“没关系,相信你,老板快收摊了,我也要回家了,边走边说吧。”

    江寒感觉有哪里不太一样了,似乎一瞬间两个人的距离变得远了。突如其来的隔离感普通屏障竖起在两人之间。

    “行,谢谢苏小姐配合。”江寒关东煮也不吃了,拿了个口袋打包好,准备回家继续。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在街头,落日余晖铺在路面上,像是涉入金黄色溪流之中。

    江寒看着苏锦棠纤细的背影,决定先完成工作再走私事,于是试探道,“昨晚下的雨可真大啊,差不多算是今年最大的一场雨了吧。””

    苏锦棠减慢步子,等着江寒和他并肩后开口,“嗯,我觉得挺好。”

    江寒侧头看向他,狼眼深邃,“怎么个好法啊?”

    “我怕打雷闪电,雨大了可以遮盖雷电。”苏锦棠低头不好意思一笑。

    “也可以遮盖一些其他的。”江寒觉得差不多了,直入主题,“林天佑认识吧?”

    “认识,我们是高中同学。”苏锦棠面上依旧温温柔柔,心下却想:副本背影这不就来了吗?哪怕这萌新冷静和睦下暗藏凶狠的眼神使他想起不好的人,有些不欢喜,但如果能够好好助他过副本的话,他还是乐意带带他。

    萌新启蒙时期能够遇见大佬,还是愿意带他的大佬,苏锦棠都替自己的善良而感动。

    他不仅能够独立副本,也可以带萌新。并不是离不开那个狗东西。

    “他昨晚死了。”江寒审视目光下的苏锦棠表情一派自然。

    苏锦棠笑了下,忽然开口,“警察叔叔,你不得先关心一下你自己吗?”

    停下脚步,他偏头凑过来,在江寒耳边轻声说,“你觉醒了哦,新人。”

    呼出的热气洒在江寒耳朵上,酥酥麻麻。江寒在他停下时,也跟着停下了。此时正面那张非同寻凡的脸,愣住,一时间落了下风,话题被牵引走。

    “再提醒你一句。”苏锦棠笑笑,浅瞳里波光凌凌,“无知的新手如果暴露身份了,可是会被狠狠利用的。”

    “但,永久的无知更是致命的。”

    江寒盯着他,笑了下,他暗示得太明白,让人一眼看破,“先正事,再谈私事。林天佑最近新建了个群聊,你……”

    “有些时候我们知道得不比你多。”苏锦棠打断他,“你可以当作为一场寻找真相的游戏。”

    江寒和他对视,苏锦棠坦荡荡,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今天早上才进入的副本,才适应自身小学老师的身份。

    “行吧,那就私事。”江寒见他不像作假,妥协了,“积分是什么?现实……”

    “现在的世界是假的吗?”

    苏锦棠先回答了他的第二个问题,利落地点头,脸上不自觉流露出属于知识渊博大佬的骄傲,“这里被我们叫做‘副本’,积分就是回归现实的钥匙。你的商店解锁了吗?看看最贵的商品。”

    江寒听他的话,意识转动,花费5积分解锁了商城,里面显示出各种商品,以积分标价。他直接按照高低价格排列,最上方的是一把月光白钥匙。发出温和的光亮。

    现实的钥匙。

    介绍:一把打开现实大门的钥匙,获得它你就获得了真实的身份。

    江寒意识点动它,显示出:

    需要花费999999999积分,你的积分不够。

  • 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小说
  • 无限流大佬是美人废物

  • 作者:一潭森花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难抑薄荷小说

      难抑薄荷

      仙女家的猫

      《难抑薄荷》小说又名穿成顶级Alpha的白月光,是作者仙女家的猫的作品。原则作为百年中只出现过三个顶级Omega的其中之一,没有能抑制剂能抑制他的发热,知道......“顾别同学,能帮我一个忙吗?”“做我的抑制剂。”这 一帮就是一辈子。
    • 迷上alpha信息素后小说

      迷上alpha信息素后

      想养一只猫

      作者:想养一只猫 ​,知乎短篇双男主小说《迷上alpha信息素后》已完结,宋序作为beta,从未闻到过信息素的味道,知道宿舍新搬进来一个Alpha学弟,那股浓郁的夹杂着雪松的红酒味道快要把他掀翻了,很奇怪,但也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