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小说

  • 时间:2023-11-19 13:33
  • 主角为宋芜小说叫《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作者:九荧,小说剧情精彩,吸引眼球,实力推荐大家观看。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主要讲述了:奇怪的是给别人找爱情,但最后却给他自己找到了爱情。
  • 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小说

    推荐指数:8分

    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

  • 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小说

    宋芜跪在旗王府佛堂里,膝盖又疼,肚子又饿。

    两个时辰之前,他因为得罪了荣国公独子而被他爹——当今旗王殿下给抓回来,毫不客气地关进了佛堂,还不给饭吃。

    苦兮兮地皱着脸一边揉膝盖,一边接受大脑里乱七八糟的不属于他的记忆。

    对,没错,宋芜他穿越了。

    这个朝代叫天星,原身的名字也是宋芜,是星京唯一亲王——旗王的小儿子,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加显眼包。

    作天作地,非要上赶着给那个荣国公独子介绍相看姑娘,被人家一怒之下从淬鸢楼赶出来了,一不小心撞到柱子上,没了。

    宋芜就来了。

    至于这个朝代,很有意思。

    这是个“男女平等”的朝代。

    但此平等非彼平等。这个朝代的女子地位并没有提高多少,反倒是男人地位很低,就差给制订一本“男戒”了。

    这现象倒也不是祖传的,是当今这位皇帝陛下跟朝臣打仗,斗了数年才造成的局面。

    说皇帝刚刚登基没多久,大扩国土,亲征攻打边境只称得上“部落”的煌月部,先收边境,再越境攻邻国。

    但皇帝赶到之时煌月已经被灭,部落一片狼藉,煌月人还以为是援兵,告知圣子被绑求救,这皇帝立马变卦去救人了,本想借此让煌月欠天星一个人情,谁料那色欲熏心的皇帝一见圣子美貌,愣是把他给带回天星了。

    后来闹到男皇后地步,百官阻止,皇帝不得已,只能从男权方面下手,开始逐渐打压男子权势地位。

    慢慢的,就变成现在这个男女皆守节,未婚不可欺的地步。

    古有女戒要求女子守名节,一生嫁一夫;今有男子不可娶姬妾,一生爱一人。

    当真是个妙人。

    揉着膝盖,回忆着记忆里的故事,宋芜难得发笑。

    “这皇帝,有点意思啊,有机会,必得拜会拜会。”

    嘟囔一声,肚子没出息地叫了起来,宋芜整个人再次蔫儿了。

    脸一垮,回头看看佛堂紧闭的大门,心里五味杂陈。

    “喂,那什么系统?”宋芜张嘴喊话。

    对,他还有个趁他撞到头不清醒的时候自动绑定的系统,一醒来就被罚跪,他还没机会捋捋。

    【宿主,我是红缘系统。】

    宋芜忍着痛摸摸下巴,思忖:“红圆?挺六,又红又圆,干什么的?”

    【……宿主,缘分的缘。】

    【本系统是七情系统的分支之一红缘系统,主要是帮助天下有情人结百年之好!完成委托任务,获得红缘点,收集信仰之力。】

    宋芜捋了捋。

    大概想明白了。

    红缘,缘分的缘,帮助有情人结百年之好,这不妥妥的月老?

    宋芜没理会这个奇葩的系统,调侃道:“原来是月老系统啊!直接说咯!简单,把红线给我,哪来的有情人我直接绑上,全天下都结百年之好!”

    【……】

    对红缘这两个字不熟悉,但要说月老,那他懂得可多了。

    什么红线,姻缘天定,天定个屁啊!不都是他定?他想让谁在一起就谁在一起!他可是月老!

    【宿主误会了。】

    宋芜:?

    “误会什么了?”被强行拉回思绪的宋芜有些不悦,双手抱胸,极其不满,“整这么个红缘系统,我都穿越了,难道不是应该修仙、练剑、收后宫、渡劫、然后飞升成为仙帝吗?!”

    怎么这个系统听起来……那么小女子呢?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会这么觉得?

    【宿主你想得美……咳,不同的系统有不同的功能,一般来说修仙世界是不大可能出现系统的,修仙世界因果太过强大,系统再干扰会乱的。】

    宋芜又思索:“那我这是穿越到言情文里了?还很有可能是个权谋后宫的?”

    毕竟现在怎么看,按他的身份也只可能往这两个方向靠。

    【宿主,红缘系统主要是接收委托,帮助委托人解决问题,促进委托人姻缘,是什么属性,要看委托人的身份】

    懂了。

    要是委托人是个平民,那么他就是在一部平平无奇的言情文里;要是委托人是官员,那就是一部权谋;要是委托人是后妃,那就是宫斗。

    还挺智能。宋芜嘿嘿一笑,对这个系统有了点兴趣:“那你说说怎么接委托,你有什么功能?”

    【这个……系统功能待解锁,接委托很简单,只要是拜托过宿主的,或者被系统检测到有情人,皆可作数】

    宋芜白眼翻上天了。

    这什么系统,从绑定了之后就跟哑巴了似的,他问一句答一句,像是赶鸭子上架似的。

    干脆不问了,按照自己从前看过的系统小说,照猫画虎试试,幻想着有某个系统面板。

    脑子一想,还真出来了,面板出现在眼前。

    【个人,功能,等级,任务】

    【个人资料

    姓名:宋芜

    身份:旗王小世子

    年龄:17

    体质:67

    精神:88

    智商:55

    武力值:9

    文学值:64

    权谋值:0

    知名度:-68

    (正负100满分值)】

    【功能:可视红缘绳

    初始等级:0

    等级经验值:0/100

    (升级可解锁更多功能)】

    【任务:暂无】

    宋芜:……

    望着面板资料,陷入了沉思。

    人家的系统都是任务开启无比积极,怎么到他这儿,任务还暂无了?

    还有,武力值就不说了,怎么他的智商才55?他前世好歹是个高材生好不好?!

    负六十八的知名度是什么鬼!

    【红缘点可兑换物品道具,信仰之力不仅可以提升宿主威望,更是系统所需要的能量。系统红缘商城在宿主解锁任务之后开启,道具随机刷新】

    不知道是不是怕他不懂,系统还很贴心地解释了一句,说完,在宋芜脑子里炸开了一朵烟花,非常生硬地讨好他。

    宋芜嘴角一抽:“……系统,你是男的女的?不对,公的母的?雌的雄的?”

    【……】

    【这个……】

    “听声音是个男的,也是,历届月老都是男的。”宋芜摸了摸下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好一会儿,身子一动,揉了揉快要失去知觉的膝盖,皱着一张脸问:“我去哪儿接委托?”

    【宿主遇到有情人的时候,二位第一次当着宿主的面交流之时,左手无名指会出现红线,仅宿主可见。这也是系统功能‘可视红缘绳’的作用】

    原来在这儿等着呢!宋芜大概对这个系统有了点了解了。

    可以看见红线?还算不错吧。

    但是他现在关在这个地方,要怎么去看有情人?难搞,还得过了这几天再说。

    一想到还在佛堂,宋芜肚子不争气地咕一声,声音巨响,响得宋芜没了脾气。

    要不是他从记忆中看见了他还有两个哥哥会偷偷给他送吃的,宋芜早就跟原主一样逃了。

    该死,原主作的孽,全要他来承担。

    不是,这都第二天了,怎么还不来给他送吃的?塑料兄弟吗!

    念头刚刚产生,宋芜有气无力地摸一摸肚子,然后,跟回应他似的,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青梧!青梧!好消息!”

    一听,按照记忆,这人应该是他的好二哥宋展了。

    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好消息,最好给他带好多好吃的,穿越成皇亲国戚,山珍海味还没吃,先饿了一顿。

    宋展风风火火跑进来,那少年只比他大两岁,头发束起,眉目俊朗,一身玄黑袍,袖口扎紧,看得出来是习武之人。

    仔细看能够看得出来他眉眼跟宋芜有些相似,不愧是兄弟,特别是嘴角上扬的时候,宋芜差点以为照了个镜子。

    前世的宋芜没有兄弟姐妹,这会儿,突然有些奇怪的感觉。

    “什么……好消息?”宋芜眨着那双天真又水灵灵的大眼睛,装成无辜小白花问。

    宋展下巴一抬,没有先回答,反而捧起他的脸左看右看,眼睛里流露出的全都是担心:“好青梧,你受苦了,呜呜呜……二哥来了,来救你了!”

    宋芜无语任他揉成鬼脸:“二哥……要不然你还是先给我弄点吃的,比这些实际多了。”

    宋展松开他,往他肩膀上猛地一拍,宋芜脸色一变,波澜不惊地压制住吐血的冲动。

    “吃什么吃啊!等你出来了,哥带你去咱们家酒楼吃大餐!”宋展丝毫没注意他弟弟的别扭,突然想起大事,忙不迭一拍脑子,脸色变了一个度,无比激动地朝他大喊:“哥今天来,是告诉你一件大事!”

    “到底什么大事啊?”宋芜揉揉太阳穴有些无语,闷闷捶胸。

    “荣国公夫人来了!就在前院跟父王聊天呢!她知道你给范云瑾介绍姑娘的事情了,今天上门来,点名要你再给他介绍呢!你可以出去了!”

    荣国公夫人?!

    再介绍?

    再?

    宋芜懵了。

    这是……怎么回事?

    眨了眨眼,不过片刻,宋芜很快想明白了。

    是范云瑾不想结婚,但耐不住父母催婚,这不,荣国公夫人亲自来了。

    这是好事啊!这是他的系统开门生意啊!

    “走,快,我们去看看!”宋芜顾不上膝盖还在疼了,一招手,抓着宋展就站起身来。

    一瘸一拐,风风火火朝着前院走去。

    前院大厅一片肃穆,虽然聊天说话的人是笑着的,但怎么看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气氛。

    特别是宋芜被宋展扶着进来的时候,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爹无数眼刀死死插了过来。

    插得宋芜冷汗直流。

    倒也不是他怕,主要是这具身体的本能反应。

    “……父王。”宋芜讪讪,很滑头地推开宋展,尬笑,踩着小碎步子朝他爹靠近。

    这个朝代有些地方的设定还真有意思,王爷父亲是“父王”,皇帝父亲是“父皇”。

    难道不会嘴瓢?一喊错难道不会被当成叛贼?

    宋芜自觉普通话没有那么好,喊的那一声都是咬着字的,于是,落在旗王耳中,那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当即就黑了脸。

    宋芜又打了个寒颤。

    怎么了,他普通话太差也是他的错啊!

    “夫人,青梧的名声,星京无人不知。您若是真有心,本王让王妃替您操心这事,给云瑾当个红娘。”

    旗王语气态度还算好,在记忆中,还没有夺嫡之前,他这位大皇子父亲跟荣国公府关系还不错,旗王跟范云瑾的爹知己相交,后来甚至戏称要定娃娃亲,可惜旗王得了三个儿子,荣国公范卓也得了个儿子,此事便作罢了。

    荣国公夫人一听,满面愁容,小叹了口气,巧眉微皱,捏着帕子抵了抵鼻尖:“王爷有所不知。”

    这位荣国公夫人很年轻,脸上皱纹很少,古代人在没有各种高科技护肤功能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如今的面容实在不易,让人一眼看不出她还有个二十二岁的儿子。

    “瑾儿脾气倔,我已经劝过不少次了,也让其他夫人给介绍过不少名门闺秀,他……唉,他一意孤行,我实在是劝不动了。此番贸然上门,也是念着小世子与瑾儿年龄相差无几,说不定他能劝劝。”

    宋芜很快抓住了重点。

    在这段话里,荣国公夫人刻意停顿的那一下应该是有什么话难以启齿,说的是“一意孤行”,想必这背后还有什么猫腻。

    只是他没敢开口,视线望向了旗王,想看看他的意见。

    他爹果然犹豫了一下,思考很久,回头看看宋芜,眉头一皱,立马移开视线了:“夫人,您所言也有理,但青梧不堪重任。云瑾性子儒雅,等晚些韶光回来,我让他去劝劝。”

    宋芜:“…………”

    敲!这么不给面子!

    宋韶光,就是他大哥宋礼的表字。

    这个朝代的表字跟小名很像,从出生开始就会取,大名加表字,亲近的人都会称呼表字,而不是像上辈子的古代,非得到二十岁才取表字。

    “这……”荣国公夫人有些犹豫不决。

    倒不是看不起宋礼,主要是旗王大世子虽说看起来应该跟范云瑾更合得来,只是他如今也是朝堂官员了,这番打扰她心里过不去。

    再说,范云瑾对成亲这事无比排斥,到时候降了好感得不偿失,还不如就让已经得罪范云瑾的宋芜去。

    这个想法宋芜自然是不知道,但他要完成系统任务,就必须把这事给揽下来。

    “我去吧。”宋芜主动开口。

    声音很平静,不像平常叽叽喳喳大惊小怪,反而听起来让人有一种想信任的感觉。

    几个人的视线都投到他身上,带着审视和猜测。

    宋芜不管那些目光,上下打量荣国公夫人一番,完全不等旗王答应,直入主题:“范公子不肯成亲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念着荣国公府跟父王的关系我才出手帮忙,只是从前太过冲动,惹恼了范公子,此番我已经想到了帮忙的办法,父王,可否给孩儿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言辞恳切,条理清晰,哪一方的面子都顾及到了,不仅化解了两人之间的恩怨,还敢担当错误,扬言要弥补。

    这……这是混世魔王说得出来的话?

    旗王和宋展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荣国公夫人倒是不太了解他,毕竟深居后宅。但听闻他这番话,也不由得目露感激。

    宋芜却不管那么多。

    什么改变太大怕被发现,什么维持人设,只要系统没说,他就按自己的来。

    干什么要扮演别人?就算不一样了又怎么样,大不了就是被打一顿开窍了,谁还有这个脑洞怀疑他不是本人了?

    大不了来验身,大不了来滴血认亲,科不科学再说,能够查得出来他不对劲,宋芜算他牛掰。

    “父王?”回过神来,看还陷入震惊之中的旗王,宋芜提醒一声。

    旗王一怔,立马回过神来,只是视线在宋芜和荣国公夫人身上来回转转,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这……”

    荣国公夫人眼尖,顿时喜笑颜开,生怕他反悔,忙道:“那就多谢小世子了,改日我让瑾儿过来。”

    宋芜抿唇,眼睛眯成一条线,笑得像个狐狸。

    膝盖还在疼,看着荣国公夫人很快站起身来,告了辞离开。

    收起视线,宋芜疼得脸一皱,不动声色地弯弯腰,揉了揉膝盖。

    旗王终于动了,站起身,动作发出声响惊动了兄弟二人,两人噌地一下站直了。

    宋芜小心翼翼地抬起头来。

    这家伙不会再把他关起来吧?再饿几天还得了?说好了会来送饭的!

    宋礼公事繁忙平时在家不多,宋展倒是在家,一点都不靠谱。

    “青梧。”旗王犀利的眼刀再次丢过来,激得宋芜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父、父王……”宋芜讪讪。

    “既然揽下了这事,那就认真对待,不要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似的。你已经十七岁了,再过两年也要说亲了。忙好了云瑾的事情,本王让荣国公夫人也给你看看。”

    宋芜:“…………”

    脸色一边,猛地把宋展拉着往前一推:“二哥还没成亲呢!怎么轮到我了!我不想成亲!”

    开玩笑!让他去跟一个没见过面的人成亲,还是个女人?要了他的命好不好!

    旗王压根没注意到他说的,大有一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意思,又撇了他一眼,带着警告意味,视线偏移,落在宋展身上。

    宋展一抖。

    确实,他二哥宋展还没成亲,着实轮不到他。

    估摸着旗王也这么想了,没再纠结这事,转而打量宋芜,他今天跟从前不太一样了。

    如果能改变,当然是好的,不过是介绍个姑娘,若是办不好,再让王妃出手也行。

    “也罢,去将此事告知你母妃,顺便请个安。往后莫要这般胡闹了,老大不小了,再过几年都要当丈夫了。”

    ……怎么闹来闹去还是把话题扯到了这儿。

    宋芜满头大汗:“……是。”

    溜了溜了。

    腿上还有伤,宋展借口也溜走了,扶着宋芜,一瘸一拐地往母妃的院子走去。

    “你说你,这事闹的跪了两天了,还要揽下来,尽给自己找一堆麻烦事。”路上,宋展忍不住吐槽他。

    宋芜笑:“二哥觉得我不应该去管了?”

    宋展冷哼:“你以为荣国公夫人为什么不让大哥去?大哥满腹诗伦,跟范云瑾可比跟你合得来,不管怎么想都应该拜托大哥才是,你又这般名声,任谁都不会愿意让你去的。”

    宋芜听闻皱起眉头来。

    听二哥这么说,这中间倒是还有不少猫腻啊?刚刚他没多想,满脑子都想的是系统任务,难不成被摆了一道?

    这荣国公夫人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不等他回答,宋展又继续愁眉苦脸地望着他:“你真是冲动!刚刚父王和夫人都在,我也不好开口劝你。此番你还是跟母妃说说,把这事推了吧。”

    宋芜忙拦住他:“二哥,这范云瑾有点问题吧?”

    宋展回头:“怎么说?”

    “荣国公夫人说了那么多话,让我给他介绍姑娘是假,想让我劝他是真。劝什么?二哥想过吗?还有,她那会儿出口说范云瑾一意孤行,范云瑾此人二十二还不成亲,到底意欲何为?一意孤行,守的是什么?”

    宋展一哽。

    眨巴着跟宋芜有些相似的大眼睛看着他,目光中透露出一丝不可置信。

    “青梧!开窍了呀!一下子就找到了重点!”宋展又往他肩膀上一拍。

    本就饿得没有力气的宋芜差点翻个白眼晕过去。

    宋展稳稳扶着他,开口喋喋不休地跟他八卦,那模样,根本停不下来。

    “我跟你说,之所以范云瑾不愿意成亲,是因为他有个心上人,外人不知道,荣国公府刻意把这事压着,再加上范云瑾把那人藏得极好,基本上没人知道那是谁!这背地里,范云瑾一直在跟荣国公夫妇周旋,想要娶她,可惜荣国公夫妇不同意,这才拖到了二十二岁。”

    在古代,二十二岁不成亲的男子确实少,眼看着事情一点点瞒不住了,荣国公夫人可不急吗?死马当活马医了,连宋芜这个混世魔王都信。

    也是,混世魔王的称号,若是荣国公夫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范云瑾也不好得罪他。

    ——原主的死确实是个意外,量范云瑾也没那个胆子敢杀旗王小世子。

    宋芜猜测:“所以,荣国公夫人只是想借我这个臭名昭著的名声来威胁范云瑾,让他娶妻?”

    宋展却摇头:“青梧,你还是太天真了。”

    “这只是一个原因而已。”宋展搂着他的肩膀靠近,低声跟他嘟囔起来,“一方面,你的名声和他们二人的视而不见,可以逼着范云瑾妥协,也不会伤到夫妇二人跟范云瑾的关系,顺理成章地让范云瑾恨你,他们脱身。另一方面,若是事成了,荣国公府跟旗王府关系更近一步,对他们绝对没有坏处;但若是没成,以你的名声,人人都只会想是你横插一脚,照样得罪不到旗王府,毕竟父王并不是纵容你,人人都知道。不让大哥插手,也是这个原因。”

    宋芜心里骂了一声。

    靠!大哥代表的是旗王府的脸面,他就是个不学无术只会惹祸的混子?

    真是过分!!

    “还有啊,范云瑾出身荣国公府,礼学教养都是极好的,他遗传了荣国公的专情,对待那位心上人自然是一心一意。一旦因为你的插手让他们分开了,范云瑾记恨你事小,恼羞成怒要杀了你都有可能。到时候,就算事情捅出来了,也只会说你死有余辜,范云瑾受人尊敬还来不及,根本不会影响到荣国公府分毫。”

    宋芜听得起了一身冷汗。

    要命的世家,要命的名声,这缺心眼的原主,到底做了多少没脑子的事情!

    这要是再上升到朝堂、到后宫了,这么个显眼包可不就是一群人斗来斗去的活靶子吗!

    要死了!

    “二世子、小世子安。”

    女奴的声音叫回宋芜游走的思绪,他抬起头来,脸上因为饥饿而褪去血色的脸越来越白,被宋展扶着,整个人的力量都要靠到他身上去了。

    “王妃备了餐食,请二位世子进去。”

    太好了!

    宋芜眼前一亮。

    终于有吃的了!

    霎时间,脚步加快,不用宋展扶着,以想象不到的速度进了院子去。

  • 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小说
  • 穿越后红娘系统逼我营业

  • 作者:九荧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