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冬日暖阳钟白

    冬日暖阳松燃君未删减小说

  • 时间:2023-11-17 15:35
  • 实力推荐小说《冬日暖阳》作者松燃君所著在线阅读,程湛英钟白是小说冬日暖阳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的主要内容为:他对生活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只是他不想要活着了。
  • 冬日暖阳钟白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冬日暖阳钟白

  • 冬日暖阳松燃君未删减小说

    野菜长在河边石头缝隙里,菜叶紫色混着绿色,偏厚,程湛英在现代未曾见过。

    钟白拿了小菜篮,两人摘足一篮时双手已经冻得通红。

    手上沾了泥,程湛英正要俯身洗手,钟白忙叫住他,“别在这洗!”

    程湛英看了看那水,清可见底。

    “这水冷得刺骨,估摸着明后天就要结冰了,”钟白道,“回家烧水洗吧。”

    程湛英恍若不闻,蹲身把手伸进了河里。

    确实冷得刺骨,仿佛多放一会儿,手骨就会被冻僵。

    这感觉也更加证实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程湛英洗好手,两人顺着原路返家。

    这村里有穷有富,有的人家院子宽敞,养牛养羊养猪养狗。有的人家则和原主家差不多,从外面看就知道屋子漏风。

    傍晚,家家户户院子上空升起炊烟,飘出饭香,钟白也钻进了厨房生火。

    他是被程湛英买回家的,明面上和程湛英夫郎相称,但实际上程湛英是主,他是仆。

    这是这个地方约定俗成的,买了夫郎或娘子的人家几乎都这样。不是买人来享福的,而是买来一起干活。

    是以到了做晚饭的时辰,钟白没叫程湛英帮忙,自己去忙活。

    片刻后程湛英却走了进来,舀了锅里烧得温热的水洗菜。

    程湛英在现代时白手起家建了家小公司,经营得还不错,他几乎天天在外吃,已经很久没有洗手做过羹汤了。

    洗好菜,看钟白在剥包谷,程湛英过去帮忙。

    准备好食材,钟白去烧菜,程湛英在灶口添柴。

    厨房里只有半罐猪油、一袋米、一筐苞谷,两个男人不出半个月就能吃完,况且天天吃也会腻。

    挖野菜不是长久之计,两人得在这个冬天赚到银子。

    钟白脑子里在盘算这件事时,瞥见程湛英也在垂眸思考。

    眼神认真,甚至是锐利的。眼皮总是半抬不抬的样子,带着一点漫不经心和厌烦。

    清晨初见时程湛英脸上分明还洋溢着傻乎乎的笑容,眼神飘忽不定……但睡了个午觉起来傻气就荡然无存了,俨然是正常人的样子。

    难道是一时傻一时又正常?

    钟白心里有些奇怪,准备再观望观望。

    晚饭吃苞谷饭配炒野菜,程湛英没抱期待地夹了一筷子,入口倒是凑合,勉强能下肚。

    他吃完一碗就搁下了,没回房,依然坐在原处。

    钟白吃得香,足足吃完两碗后起身准备叠碗收筷子,程湛英按住他的手,一触即离。

    “我来。”

    钟白没推辞,不过心底的疑惑又加重了一层。

    他二叔家的夫郎就是买回来的,家里田地多,二叔买了个人高马大的夫郎,耕地犁田都让夫郎干就罢了,连缝补、烧菜、洗衣洒扫也让夫郎干。

    家里家外都扔给夫郎,和买一个仆回来没区别。他二叔悠闲了,天天出去玩。

    钟白当时就想,这样的日子有什么意思。钟家贫苦,保不齐爹娘以后也会卖他,他要早日离开这个村子。

    钟白正筹划着往哪个地方去,他大哥钟乾突然出事了。

    钟乾背着爹娘借钱去镇上赌场输了一大笔。钟家家徒四壁,哪里还得上?

    要债的说还不上也行,打断他大哥两条腿来抵。

    大哥有媳妇有孩子,爹娘自然顾惜,于是把钟白和最小的女儿钟青卖了、又求爷爷告奶奶借了钱,堪堪凑够把窟窿给堵上。

    钟家卖了他,他和钟家就没关系了。钟白想,卖了也好,正好免得他将来不辞而别时心里对爹娘有愧疚。

    被程湛英买下,钟白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他打算忍耐一段时日,时机成熟后就跑路。

    不料程湛英却和旁人不同。

    看来夫郎是个傻子也不错。

    钟白听着厨房里洗碗的声音,无声地弯了弯嘴角。他天性乐观,都被卖了竟也能咂摸出点好来。

    原主爹娘曾在家睡的大床被同族亲戚忽悠了去,家中只余原主的一张窄床。

    两个长手长脚的男人睡下,胳膊难免有触碰。

    钟白不认床,一沾枕头就睡了过去,别看他瘦,身体却像个小火炉,被窝被他烘得热乎乎的。

    程湛英挨着他的胳膊热,另一只胳膊却冷。加上身下的褥子又硬又不平整、被絮有点漏风,他久久都没睡着。

    一夜无梦,次日清晨程湛英早早就醒了,钟白也是起早起惯了的。两人一起去灶房烧水。

    洗脸漱口完,程湛英问,“你识字吗?”

    钟白:“不识。”

    钟白小时候听村中老夫子说过,读书使人明理,是终身受益的事。

    他心底是打算离开村子找到活计有了银子后,抽空学字读书的。

    程湛英捋了一下原主记忆,吃过钟白煮的米粥洗过碗后去了村中张木匠家。

    这张木匠是曲溪村为数不多的识字者,过年前还会卖亲手写的对联。

    看他走来,张磊根怔了片刻。

    程傻子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傻了?旁人不清楚,他们本村人可是知道的。程湛英自从小时候一场高热后人就傻乎乎了,天天傻笑,偶尔犯浑。

    哪曾出现过现在这副神情?

    “张叔。”

    张磊根起身,细细打量程湛英的眼神,直到那眼神里浮现出不耐烦,张磊根才不再直勾勾地盯着。

    他嘴角翁动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应声,“哎,湛英……你……是不是病好了?”

    程湛英垂眸,“嗯。”

    谁能想到痴傻病还有好的一天,张磊根讶异无比,“好了就好,看来你家夫郎是你的福星,刚来你就好了。你找我何事?”

    “借两本书。”

    张磊根:“……啊?”

    原主不会认字。程湛英补充道,“是钟……是我夫郎要看。”

    “哦,”张磊根转身进屋,还有些疑惑,“他识字?”

    “他小时候学过一些。”

    张磊根没再起疑,给他拿了一本地方志和一本狐仙传出来。

    程湛英拿着书回家,清晨路上很多村民下地干活,看到他也都和张磊根一个反应。

    没过多久,整个曲溪村都传钟白是个小福星,给程家带来了福气,痴傻多年的程湛英因为他的到来,好了。

    隔壁老婆婆拿了块自家做的糍粑上门给钟白。

    钟白回赠几个苞谷。

    郭婆婆摆手拒绝,“好孩子,这是给你和湛英吃的。”

    “谢谢婆婆。”钟白咧嘴道谢。

    晚些他在门口小菜地锄草,路过的人都笑着和他打招呼。

    钟白不知外面的传言,只当是这个村的人格外友善。其实,村民大多是十分好的,但对他格外好些主要是想沾一沾福气。

    程湛英一直在卧房中看书,他草草翻过,发现汉字和现代差不多。

    放下书,程湛英换了身体面点的衣服借牛车去了镇上。

    程湛英去了镇上最大的酒楼,他身上没多少银子,只占个小桌坐下要了杯茶。

    坐了两个时辰,到了正午,程湛英出去草草吃了碗面又回来坐下。

    一个时辰后,酒楼掌柜的终于来了,她是个打扮得风韵成熟的女人,举手投足间透着干练。

    程湛英走了过去,“掌柜的,你好。”

    他这打招呼方式略显新奇,卓新月笑了一下,也学他说话,“……你好。”

    程湛英没卖关子,“你的酒楼太旧了,需要适当翻新一下。”

    卓新月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点头道,“是有点旧吧。”

    毕竟是她爷爷临终前交给她的,都将近百年了,不旧才奇怪。

    程湛英继续道,“大堂的桌椅摆放太挤,地面太暗沉,窗户也紧闭,不够亮堂干净。”

    卓新月倒没怎么关注,她也是前两天才从皖南过来,把心思都放成衣坊了,看酒楼生意还行也就没管。

    不过她看过账簿,确实是比不上爷爷在世时了。

    “你说这些是想做什么?”卓新月隐隐有猜到他的目的。

    “我想做酒楼的管事。”程湛英淡淡道,他不确定是不是这么称呼,不过应该也差不离。

    卓新月一双凤眸打量了他片刻。

    她自小就被家里长辈带着参与生意,自然是会看人的。眼前这男人虽身着粗衣,但不卑不亢,眼神锐利清明,隐约还有一丝丝上位者的威严。

    “酒楼还有哪些问题,你说说看。”卓新月喝了口茶。

    “我在这里坐了三个时辰,总共有四位客官说,二楼说书先生的故事翻来覆去、了无新意。”

    “嗯嗯。”这倒是有理。况且,天天听说书也没那么多故事好讲,时不时也该聘人来弹弹曲。

    “菜色多年不变,有两位客官说吃腻了、还是更喜欢新开的桥头饭馆。”

    卓新月看他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还有呢?”

    “个别跑堂一副驴脸、招待时气冲冲的,对客官的要求也敷衍了事。”

    竟还有这样的事。

    这不是明晃晃赶客么?

    做生意最忌讳手下人这样,若是爷爷在世,这跑堂肯定被赶了。

    一个外人坐几个时辰就知道这么多问题,而酒楼现在的管事却从未给她说过。

    卓新月眉头蹙了蹙,“还有别的问题吗?”

    “大堂大致就是以上的问题。后厨我还没了解过。”

    卓新月思忖片刻,“你怎么称呼?”

    “程湛英。”

    “会写字吗?”

    “会。”

    卓新月叫人拿了纸笔,“把你名字写下来。”

    程湛英写下后,卓新月又道,“读过哪些书?”

    程湛英面不改色,“四书五经都读过。”

    卓新月诧异,“可曾考过童生?”

    “家贫,未曾。”

    卓新月又和他聊了一刻钟,大致了解了一下,最后敲定,拿了张写了字的黄纸来,“那你明天辰时来吧!来,在这按个手印。”

    又敏锐又长得俊,人形招牌呀!卓新月心里乐开了花。

    “嗯。”程湛英按完手印,顿了顿,“家中有东西要购置,掌柜的可否先给我发半个月工钱?”

    卓新月爽快,“成啊!叫我卓姐就行。”

    从酒楼出来,程湛英眼底浮上一层疲倦。

    曲溪村,钟白烙了糍粑,正洗手时,程湛英回来了。

    他从牛车上抱下半人高的棉被和褥子,又拿了一个大布包放进卧房。

    钟白听见声音,看牛车上还有东西没拿,过去一看,竟然是一堆蔬菜瓜果和一个油纸袋。

  • 冬日暖阳钟白小说
  • 冬日暖阳钟白

  • 作者:松燃君   类型:穿越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烫手分化小说

      烫手分化

      呦呦

      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的小说《烫手分化》已完结正火热推荐中,小说烫手分化是一本好看的纯爱小说,由作者呦呦所著,内容是:时嘉勋事业有成,在别人的眼中似乎是个成功的存在,但其实并不是。
    • 风起香味小说

      风起香味

      呦呦

      《风起香味》by呦呦,原创小说风起香味正火热连载中,围绕主角时嘉勋沈助理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时嘉勋不是因为沈助理对他有特殊的吸引力,其实只是因为他从一开始所喜欢的人就是沈助理。
    • 滚烫谋心小说

      滚烫谋心

      呦呦

      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的小说《滚烫谋心》已完结正火热推荐中,小说滚烫谋心是一本好看的纯爱小说,由作者呦呦所著,内容是:沈助理被时嘉勋标记了之后,只想要和时嘉勋保持距离,但时嘉勋不这么想啊!
    • 落日安安小说

      落日安安

      呦呦

      为您推荐优质好看的小说《落日安安》,由作者呦呦倾情打造的小说正推荐中,围绕主角时嘉勋沈助理讲述故事的落日安安小说主要内容是:时嘉勋意外分化成为了E,然后标记了沈助理,但沈助理明显不想要他知道!
    • 不准再逃小说

      不准再逃

      呦呦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小说《不准再逃》,作者:呦呦,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不准再逃主要讲述了:时嘉勋是真的喜欢沈助理,只是沈助理这么多年都太迟钝了,完全不知道他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