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无删减小说免费阅读

  • 时间:2023-11-17 11:52
  • 小说《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正倾情推荐中,小说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围绕主人公白绒傅槿舟开展故事,作者卜稚所著的小说内容是:他本人当然是讨人喜欢的,但大佬的爱,是不是有些直接了呢?
  • 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

  • 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无删减小说免费阅读

    “恭喜你们,希望两位在未来的日子里互相扶持,一直幸福。”

    工作人员微笑着把盖好钢印的结婚证连同证件双手递给面前这对养眼的新人。

    红色小本本拿到手,白绒对工作人员说了一声谢谢,大部分新人来领证时都会带一些喜糖分给工作人员,把自己的喜悦分享出去。

    白绒翻开结婚证,什么的双人证件照拍得非常官方,脸上的笑容很疏离,他们不是自由恋爱,结婚是为了完成任务,结婚对于他们来说算不上令人喜悦的事,更不需要得到他人的祝福。

    “下午有时间吗?”走出民政局,傅槿舟问他。

    白绒眨了眨眼睛,今天他向王哥请了假,不用过去。白绒没有朋友,也没有社交活动,不过他听王哥说起熙春路举办了冬日游会,王哥总和他说小孩就应该出去走走,不要总想着赚钱,白绒也只是笑笑不说话,他需要钱。

    冬日游会今天是最后一天,错过就要再等一年,他本来想反正假都请了,领完证晚上就去看看,像这种游会活动吃喝玩乐少不了要花钱,所以他只是看看而已。

    “有时间,是需要我做什么吗?”

    白绒想了很多,最后还是放弃了去游会的想法。

    也不知道明年Alpha会不会允许他出门。

    小孩好像不太开心。

    傅槿舟看出白绒不太乐意,大约是有事情想做又碍于他的面子不好开口:“搬家花不了多少时间。”

    “搬家?”

    “嗯。”傅槿舟向他解释,“婚后我们应该住在一起,我已经联系好搬家公司,从今天开始你就要从白家搬出来,住进我们共同的家。”

    白绒刚成年,又是第一次结婚,上网最多搜一下领证的注意事项、如何在家里和Alpha和平相处、如何避免夫夫矛盾,没人告诉他刚领证就要住在一起!

    白绒有种做错事的心虚感,不敢看傅槿舟的眼睛,做好挨训的准备:“我还没准备好。”

    怎么办,他还没收拾好东西,Alpha会不会觉得他没用,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

    “东西很多吗?”

    “没有很多。”白绒惊讶于傅槿舟居然没生气,还问他东西多不多,“就一点点,一个小时就能收拾好。”

    半个小时收东西,半个小时打扫卫生,不打扫干净的话房东不会退押金,几百块对白绒来说可是一大笔钱。

    “那我陪你回去,搬家公司也一起去。”傅槿舟不太相信白绒的话,搬家公司不去,他怕他的车装不下那些行李。

    Omega都娇滴滴的,护肤品小玩具一大堆,单算衣服也不会少。

    “那好吧。”傅槿舟非要今天搬,那就今天搬,后面他要做兼职都不知道有没有时间,“不过我不住在白家。”

    “那你住在哪?”

    半个多小时后,傅槿舟穿着那双手工定制皮鞋走进老小区龟裂不平整的水泥路。

    为什么不开车进来?因为白绒提前给他打预防针,让他最好把车停在外面,小区里没有多余的停车位。

    白绒说的没错,老小区的规划不合理,没有预留出多少停车位,大部分车位都停好了车,一些空位被放上石头,不允许他人停放。

    傅槿舟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纠缠在一起的电线让他十分怀疑这个小区的安全问题。

    “你怎么会住在这?”傅槿舟跟在白绒身后上楼,年代久远的小区楼梯很窄,墙皮脱落严重,上面贴满了开锁小广告,下方的位置起霉发黑,楼道里充斥着一股奇怪的味道。

    傅槿舟紧紧皱着眉,白绒在这种环境里住了多久?

    “以我的能力住在这也还行吧。”白绒不觉得有什么,他都习惯了,“之前我去看房子,有些房子比这里还差,房租还贵几百块呢。”

    傅槿舟不禁想问白家是不是破产了,连一个Omega都养不起?老小区监控摄像头都不知道有没有,一个Omega独自住在这里,万一出事怎么办?

    “他们不管你吗?”

    “谁?”白绒一边从口袋里摸钥匙一边回答,“如果可以,他们并不想承认我这个污点是他们的孩子,我也一样。更何况现在我能赚到钱,他们怎么样和我没关系。”

    白绒停在门前找口袋找了好久,他身上的外套是傅槿舟的,宽大的外套穿在身上有种小孩偷穿大人衣服的感觉,口袋位置不对,等他找到才猛的意识到问题。

    “我的钥匙不在口袋里。”白绒手插在兜里,不知所措地扭头看向傅槿舟。

    傅槿舟站在倒数第二阶台阶上,高低差让他和白绒得以平视,白绒着急的时候习惯咬唇,无措不安。

    钥匙被他放在白色棉服口袋里,在车上的时候白玉说话太气人,他就把衣服脱了,后面白玉拿着衣服来找他,他嫌弃衣服被白玉碰过没有拿回来,当时只心疼一百多买回来的棉服可惜了,完全没想过钥匙的问题!

    “房东那有备用钥匙吗?”

    “没有。”白绒摇头,租房的时候房东就和他说那把钥匙是最后一把,弄丢了他也不管。

    “那好吧。”傅槿舟摊开手,白绒有点紧张过头了,他想了个法子缓解气氛,“我给你变个魔术。”

    白绒惊喜到眼睛一亮:“是可以把门打开的魔术吗?”

    “嗯哼。”傅槿舟松了松袖口,处事不惊。

    他就知道魔术肯定是真的!他们都说魔术师那些作假,他才不会相信!

    对魔术有种特别执念的白绒无脑成为傅槿舟的小粉丝。

    白绒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往后退了两步给傅槿舟让位置:“大师请!”

    傅槿舟:“……”倒也不必如此。

    十分钟后,开锁师傅拨开挤在楼梯上的搬家工,提着工具箱来到门前:“哦,这个锁好开嘞,五分钟搞定。”

    白绒欲言又止,止而又言:“这是什么魔术?”

    “钞能力。”傅槿舟冷漠抱臂,抬了抬下巴,“发动技能雇佣他人,百试百灵。”

    开锁师傅很给力,说五分钟搞定实际上一分钟不到就用工具把锁撬开了:“这锁都不知道多少年前装的,不安全,有心人用根铁丝都能打开,你看看要不要换一把,顺便给你装上。”

    傅槿舟看向白绒,眼中带着责备。

    租房的时候连锁都不换,还好没被有心人盯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用了,以后他不在这住。”傅槿舟拿出手机给开锁师傅付钱,“再帮忙配把钥匙。”

    白绒趁着他付钱的空档猫着腰从旁边溜进屋,毛手毛脚生怕被抓住把柄教育。

    太吓人啦,那个眼神和高中数学老师点名让人上台做题的眼神一样有压迫感。

    白绒进屋就把外套脱下挂在架子上,他要收拾东西,一不小心就会把它弄脏,它看起来可贵,弄脏了也不知道几个月工资才够赔。

    屋子小,东西却放得井井有条,白绒从角落里拉出行李箱放倒在地,先把为数不多的衣服收好再管其他的。

    傅槿舟拉开半掩的门,比他家浴室都小的屋子让他感到心梗,阁楼倾斜的天花板不允许他这个一米九的大个儿进去,除非他站在正中间,当一根承重柱。

    白绒小心翼翼地直起腰,确保不会撞到脑袋后才开口问:“你要不要进来坐着等我呀?”

    嗯,或许他需要把头插进天花板里才能当承重柱。

    “你在这住了多久?”傅槿舟询问。

    现在他们俩是夫夫,身份不同心境也不同,没有感情归没有感情,婚后他会给白绒足够的尊重和物质条件,冷处理永远不是最优解,在他眼里白绒现在还是个小孩,适当的关心非常有必要。

    “啊。”白绒挠挠头,“从白家里出来就住在这。”

    “他们没给你钱?你才刚十八岁,读书的费用,基本的生活费他们都不给么?”

    “没有给过。”

    傅槿舟闭了闭眼,深呼吸一口气,他想过白家夫妇会苛待白绒,却没想过他们根本不拿白绒的命当命。

    白绒不懂傅槿舟为什么是这个反应,好像在生气,又好像在心疼,好复杂的情绪。

    “我不想要他们的钱。”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白绒不喜欢那个家,就算他们给他也不会要的。

    他离开家那天,白父非常生气,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往他头上砸,他也不是傻的,看见烟灰缸往旁边躲了下,烟灰缸砸在肩膀上,尖锐的疼痛感让他几乎要哭出来。

    “要是敢踏出白家的大门以后你就不是我儿子!在外面死了,尸体被野狗吃了我都不管!没用的废物,花钱养你这么大一点回报都没有,我不如扔两块肉养条狗,白眼狼!”

    白父的谩骂声不断,直到他拖着行李箱,带着自己赚到的几百块钱走远才听不见。

    离开白家那天,路上的空气都是甜的,天空比以往的都要蓝,晚霞美得像凤凰飞过留下的尾迹,总之一切都很好。

    “好,以后都不要他们的钱。”傅槿舟思考着给白绒一张多少额度的卡比较好。

    白绒端起脚边的矮凳:“你要不要坐着等呀,我很快就能收拾好。”

    傅槿舟很怀疑那张矮凳能不能把他支撑起来。

    好小一张,完全就是和白绒配对的。

    屋子里太小,傅槿舟坐在里面碍事,白绒就给他挑了个位置,把矮凳放在门口。

    于是,住在白绒对面的小哥上楼时一抬头只看见一双大长腿别扭的伸在门外,那一瞬间,小哥想到了多个恶性杀人案件,小哥畏畏缩缩往上走,手已经摸到手机准备报警。

    当一个长腿帅哥别扭地坐在矮凳上与小哥对视时,小哥CPU烧了。

    傅槿舟审视着上楼的陌生人,放出一点威压:“看什么?”

    很好,没有信息素,是个Beta。

    “没,没什么!”小哥在心中狂叫,太可怕了!这个人好可怕!为什么他的邻居会请一个这么可怕的人来守门!

    小哥慌里慌张摸钥匙去开门,慢一步都怕被刀。

    “我收拾好了。”连屋子的卫生都打扫干净啦,白绒跑去和傅槿舟汇报,刚好看见邻居小哥在开门,他们之间的关系还好,有时候小哥会帮他搬东西,现在要搬走理应知会一句,“以后我不住在这里了,谢谢你之前帮我的忙。”

    他们俩认识还是因为有一天白绒搬了个很大的箱子回家,半路突然下起大雨,小哥刚好下班回家看见,这么瘦小的人搬那么大一个箱子淋雨走在路上,怪可怜的,小哥就上前帮忙,一问住处才发现他们住对门,白绒上学怕迟到,一大早就起床出门,晚上放学也晚,这与上班族小哥完全岔开,做了几个月的邻居才第一次见面,好神奇。

    小哥啊了一声:“怎么突然就要搬走?早知道昨天应该请你吃个饭的。”

    “我也没想到今天就搬走。”白绒想了想,“我们不是有好友吗?等以后有空再约饭。”

    小哥点点头:“那行……”

    傅槿舟站起身,把白绒挡了个严实:“我叫他们上来。”

    收拾东西的时候傅槿舟让搬家公司的人先下去在车里等,白绒的东西的确不多,他们俩一起搬也能搬下去。

    可他用了钞能力雇人,雇都雇了,不能不用。

    邻居小哥总觉得这个高个子冷面神不好惹,起身的时候他还以为要打人,小哥不敢再开口,和白绒说了声再见便开门进了屋。

    小哥进屋后,傅槿舟侧过身体,眸色暗沉:“他是你的朋友?”

    白绒点头又摇头。

    说是朋友,其实并没有多亲密,说不是吧,小哥人又很好相处,他们还一起吃过两次饭。

    傅槿舟恨铁不成钢地呼噜一把白绒毛绒绒的头:“他知道你是Omega吗?”

    手感超好的!

    在民政局的时候他就在想白绒的头发一定很软,果然没猜错。

    傅总克制住自己的手,没有继续摸下去。

    “不知道。”

    他很聪明的,虽然先天性腺体缺陷会让他失去信息素和生育的能力,从本质上来说他还是一个Omega,坏人才不会在乎你的腺体是好是坏,他在外面都以Beta的身份去完成各种必要的社交,这让他避免了许多麻烦。

    当然也会有人质疑他的话,白绒才不怕,反问:“如果我是Omega为什么我没有信息素呢?你闻到了我身上有甜甜的味道吗?”

    白绒把说过的话学给傅槿舟听,傅槿舟一脸欣慰,好像家里养的孩子懂事了一般。

    “你很聪明,但是以后不要这样莽撞,就算没有信息素也不要让其他人靠近你闻你身上的味道。”傅槿舟语重心长,“一些没有底线的人不会在意你是Omega还是Beta,他们觉得你好欺负就会欺负你,正确的是做法是远离那些可能会伤害到你的人。”

    白绒乖乖听着,一边点头一边嗯个不停,学生仔的乖样,更好欺负了。

    Alpha沉默一瞬,叹气。

    算了,以后有他在没有人敢欺负白绒。

    “老板,需要搬哪些?”搬家公司的人上来了。

    傅槿舟拉着白绒出去,指了指白绒整齐摆放好的行李:“小心点,里面的东西很重要。”

    都是小孩靠自己的努力买的东西,有着特殊意义。

    白绒赞同地点头。

    一个员工拿起放在行李箱上面的小狼玩偶,白绒看见赶紧道:“那个给我吧,我自己拿。”

    白绒宝贝地接过小狼玩偶,小狼玩偶身上有很多补丁,可它很干净,还有股很好闻的薰衣草香,可以想象到它的主人有多稀罕它。

    傅槿舟和不可爱的补丁小狼对视,轻轻一挑眉。

    “是不是很可爱?”白绒见傅槿舟一直盯着看,就大大方方地把它举起来晃了晃,“这是我收到的第一个生日礼物。”

    是个非常非常非常有意义的玩偶,比他那些赚钱买到的东西都要有意义!

    傅槿舟装模作样地思考一番:“嗯,确实很可爱。”

    傅槿舟跟着白绒去退租,房东是个有些邋遢的Alpha大叔,开门之后浑浊不清明的眼睛看到白绒后亮起邪光。

    “哦,这不是小绒吗?怎么今天有时间来找我了?”白绒搬来的第一天他就起了邪念,奈何白绒警惕心强,他老婆又是个彪悍的,今天正好老婆不在家……

    “再看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一道冷冽的声音把房东乱七八糟的想法击得粉碎。

    傅槿舟再冷漠他也是个Alpha,对自己的Omega有占有欲,就算这个Omega同他没有半分感情,也轮不到其他人觊觎。

    房东脑袋瞬间清醒,后背渗出冷汗,这会儿他才发现白绒身后站着一位高大的Alpha,面色不善。

    房东丝毫不怀疑傅槿舟要挖他眼睛是吓他,在这个社会,Alpha是顶层人物,而信息素等级越高的Alpha会比普通的Alpha拥有更多的权利,就算傅槿舟挖了他的眼睛也不会受到多少处罚。

    傅槿舟没有散发出信息素,房东评断他信息素等级靠的是傅槿舟脖子上戴着的一个黑色项圈,它紧紧贴在皮肤上,覆盖住腺体,这是抑制环,一种昂贵的束缚用品,只提供给S级以上的Alpha使用。

    等级越高的Alpha越容易失控,抑制环可以很好的压制住他们暴戾的天性,也能把信息素锁在身体里,免得引起大范围骚动。

    房东信息素等级才B等,这会儿连头又不敢抬:“你,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要退租。”白绒很讨厌房东的眼神,每次被盯着看就像是被恶心的大鼻涕虫黏上,还好今天有傅槿舟在。

    白绒以为房东要想方设法扣他的押金,没想到房东二话不说就把钱转给他,一分不少,连房都没去看。

    碰的一声房东把门关上了。

    白绒摸摸鼻子:“好顺利。”

    他想了好多说服房东退他租金的话,一句还没说呢。

    傅槿舟没说话,带他下楼,开车回家。

    搬家公司的人比他们先到,李伯是家里的管家,负责大小事务,小少爷一个月前就提过要在别墅里重新装修一间Omega喜欢的房间,小少爷专门请了设计师设计,与其他房间冷硬的装修风格相比形成巨大的反差。

    不过李伯不是很满意,他真的小少爷要接回来的人是小夫人,这哪有婚后分房睡的。

    唉,小少爷不开窍可把他愁死了。

    李伯让人把东西搬去准备好的房间里没有乱动,这些私人物品其他人不方便乱动,等小夫人回来问过再说。

    白绒透过车窗看向外面,小声哇了一下:“你家好大。”

    比白家还要大,还要气派。

    “现在这里也是你的家。”傅槿舟让他下车。

    在大门前等候的司机上前接过钥匙去停车。

    李伯也在门口等着,瞧见白绒露出一个慈爱的笑:“这位就是小夫人吧?”

    小夫人?

    白绒微微睁大眼睛,不敢应下,还是傅槿舟给他解的围。

    “李伯。他脸皮薄,你叫他小夫人他会不自在。”

    李伯露出了然的笑,小夫人年纪小,不好意思也正常:“是我想的不周到,以后我叫你白少爷,和小少爷一样。”

    “叫白绒也可以。”白少爷,还是好奇怪。

    以前在白家都没人叫他少爷,因为白父白夫人的无视,佣人对他都直呼大名,一点也不把他当主人家看。

    李伯笑了笑,没有接下这句话。

    “午餐已经准备好,小少爷白少爷洗净手用餐吧。”李伯注意到白绒抱着的玩偶,询问道,“需要我帮您放回房间吗?”

    白绒捏捏小狼的小爪子,犹豫不决。

    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他下意识地想找个熟悉的东西作伴,怀里的小狼再好不过,但是吃饭的时候抱着它很不礼貌。

    “好吧……”

    “你可以带着它一起去吃饭。”傅槿舟敏锐的察觉到白绒在不安。

    白绒一脸茫然。

    这要怎么一起吃饭?

    三分钟后,洗干净手的白绒乖乖坐在傅槿舟右手边,他旁边的椅子上放着一只丑巴巴的小狼玩偶,脖子上挂着一条小碎花布,这是李伯给它围上的,怕小狼吃饭会弄脏肚皮。

    该怎么说呢。

    好可爱哦。

    小狼很可爱,让小狼上桌吃饭的傅槿舟很可爱,给小狼围口水巾的李伯也很可爱。

    白绒轻轻晃着小腿,难掩内心喜悦。

    “很开心吗?”傅槿舟吃饭时不喜欢说话,但白绒脸上的笑容太过吸睛。

    “开心!”白绒用力点头。

    他的脚上穿着李伯专门给他准备的猫猫头棉拖,软和保暖,面前是一大桌他叫不上来名字的美食,诱人可口。

    之前的十八年,从来没有过这样温暖让人满足的时刻。

    当然,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前提是,他的丈夫是个很好的Alpha,和他听说的那些完全不一样。

    李伯说傅槿舟为他专门准备了一间房间,请了什么什么特别有名的设计师设计。

    设计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傅槿舟没有强迫他同房,而是早早的考虑他的感受,准备好房间。

    本来还在担心晚上睡觉要怎么办的白绒惊喜万分,感激得说不出话。

    “开心就好。”傅槿舟优雅地用餐刀切下一块肉送入口中,咀嚼咽下后再次开口,“有什么需要可以和我说,也可以找李伯,从今往后你也是这个家的主人,不用拘着自己。”

    “好哦。”

    “吃饭。”

    “好哦。”

    不管傅槿舟说什么白绒都应下。

    午餐厨房今天做的是西餐,白绒没有专门的礼仪老师教他,不太会用餐刀切肉,笨拙地偷学,刀时不时划过瓷盘,发出刺耳的声音。

    傅槿舟发现了,下次切肉时故意放慢动作,把每一个细节都展示出来,让白绒能看明白,眸子低垂,不容易让人发现他的用心。

    白绒学东西很快,来回几次便学得有模有样,虽不及傅槿舟优雅,但比之前要好很多。

    傅槿舟放下刀叉,舀了一碗奶油蘑菇汤放到白绒手边。

    “你还在念书?”傅槿舟查过白绒的资料,知道他刚上大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上过课。

    “嗯。”白绒应声,他刚刚喝了一口奶油蘑菇汤,味道没有他想的那么好,有点失望,脑袋低垂着,“我在休学。”

    “原因?”

    “我那个病。”白绒用勺子搅动奶白色的汤,“医生说要买药,必须要吃药才行,不吃药学校不让我去。”

    先天性腺体缺陷并不是简单的让人失去生育功能,它对人的影响很大,Alpha/Omega会在成年后发Q期紊乱,严重的患者会失控,感到疼痛,那种疼痛就像是成千上万只蚂蚁在啃你的骨头,只有专门的药物才能缓解。

    十八岁之前白绒没有这种烦恼,在进入大学后,白绒进入成年期,医生告诫他一定要重视这个问题,发Q期紊乱会导致他将没有任何征兆随时随地进入发Q期,因病引起的发Q期会让他失去自我意识,有先天性腺体缺陷的Omega无法被Alpha永久标记,这也意味着是个Alpha都能对他做什么。

    这对Omega来说是致命的。

    学校在评估了白绒的各项条件后给出了休学的单选项,他可以去念书,但必须携带专门的监控身体数值的设备,以及足够剂量的特效药,以备不时之需。

    可这些他没有。

    他一直在赚钱,攒钱,为的就是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去读书。

    这些事情都是个人隐私,难怪李助理没有查到。

    傅槿舟知道这个原因后没表现出吃惊或是别的情绪:“周末我陪你去医院做检查。”

    白绒张了张口,还没说话就被打断:“你不用为钱担心,也不用感到亏欠,作为你的合法伴侣,我口袋里的钱有一半是你的。”

    我不是想要你的钱!

    白绒赶紧摆手,打算拒绝,结果被傅槿舟往嘴巴里塞了一个小番茄堵住。

    “离婚后这一半钱才会给你,如果你和我离婚这就是补偿,你现在只是在预支你自己的财产,用不着为我考虑。”傅槿舟用手边的餐巾擦着手指。

    白绒把小番茄咬破,囫囵吞下,急切说道:“可我没打算和你离婚。”

    “哦?”傅槿舟挑眉,“你打算和我过一辈子?或许你应该再多想想,毕竟你还小。好了,就这么定下,李伯。”

    李伯从怀里掏出一张黑色卡片递给傅槿舟,黑色卡片上的花纹很漂亮。

    傅槿舟接过卡,放到桌上:“这是我的副卡。”

    “不可以说不要。”

    刚准备拒绝的白绒:“……”

    傅槿舟是他肚子的蛔虫吗?他还没说话呢!

    李伯在旁边劝:“白少爷就拿着吧,小少爷在外面赚钱就是给你花的,夫夫之间不用计较太多。”

    白绒是个软耳朵,没办法只好收下,特别珍重地将卡放进口袋。

    收下归收下,以后他不会花里面的钱的。

    没想到下一秒。

    “以后不许出去打工。”

    傅槿舟绝对是他肚子的蛔虫,对吧!

    傅槿舟看着他震惊的表情,心情很好:“你现在的首要目的是把身体养好,再回学校念书,你也不想因为打工劳累身体恢复不好上不了学吧?”

    这招算是捏住了白绒的七寸。

    “那好吧。”白绒叹气,他感觉傅槿舟好像一个老父亲,他亲爹爸都没为他这么认真着想过。

    “吃饱了吗?”

    “嗯!”白绒点头。

    傅槿舟也点头:“下午要去哪里?”

    嗯?

    他下午不去哪里呀。

    白绒迟疑了一瞬,突然意识到在傅槿舟问他有没有空的时候就看出他心里想着事,还一直记到了现在!

    白绒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突然被人重视却不知道怎么表达,开心和喜悦在脑袋里乱撞。

    “我想去冬日游会。”白绒心情忐忑,“在熙春路,今天是最后一天,下次就要等明年了。”

    “好,我让人送你去。”傅槿舟不懂冬日游会是什么,他也没去过,白绒想去就让他去,待在家里也无聊。

    吃完饭李伯叫人来收拾餐桌,傅槿舟起身走出餐厅,白绒跟着他,像条小尾巴。

    “你不去吗?”白绒想着傅槿舟是公司大老板,平时肯定没时间出去玩,于是就开口邀请了。

    准备下午线上开会的傅总沉默片刻。

    “如果你想,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他想,白绒是他的Omega,他应该跟着去,外面那么多陌生人,他不在别人欺负白绒怎么办?

    白绒起晚了。

    等他一边压不听话的呆毛一边跑下楼时,傅槿舟已经用过早餐,站在玄关处穿鞋,准备出门工作。

    傅槿舟今天戴了一副眼镜,看上去一丝不苟,一点也不像个商人,像电视上那些接受采访的教授,一看就是个聪明人,脑袋里满满当当都是知识。

    听见下楼的声音,马上要出门的傅槿舟停顿一下,朝楼梯的方向看。

    “早安。”傅槿舟对他说。

    “早,早安。”白绒还在担心被训斥晚起,一句早安把他那些杂乱的思绪打散,结结巴巴地回了一句。

    昨天去游会玩到很晚,几乎快散场他们才离开,从来没体验过这种活动的白绒回到家还很亢奋,在软得像棉花糖一样的大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凌晨快三点才睡着。

    他以为换了个陌生环境不会睡得那么沉,没想到不仅睡得很沉,还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梦。

    他梦见他所熟悉的世界其实是一本小说,他只是这本书里一个活不过三章的小炮灰,他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主角的好,就像是绿叶衬托鲜花那样,鲜花绽放后,没用的绿叶就会被剪掉。

    书中的主角不是本人,正是他的弟弟,白玉。

    剧情围绕着白玉发展,故事的开始从联姻替嫁展开,不愿抛弃男友傅庭的白玉恳求父母做主把双胞胎哥哥送去替嫁。在哥哥领证那天,白玉被联姻对象傅槿舟的脸深深打动,想后悔却被傅槿舟拒绝,一气之下恨上这个Alpha,回到家就与男友傅庭商量如何除掉小叔(傅槿舟)夺权,计划的第一步便是让替嫁过去的白绒窃取傅氏集团机密文件,让傅槿舟在股东面前失信。

    傻不拉几的白绒被父母虚假的爱哄得屡次三番做出背叛傅槿舟的事,作为反派大佬的傅槿舟知道这些事后也只是让他签下离婚协议书离开傅家,并没有对他做出过分的事。

    离开傅家的白绒没有去处被白玉盯上,因为白玉觉得白绒是个隐患,不利于他们的计划,便悄悄让人做掉白绒,白绒的尸身沉入海底,被鱼虾啃食。

    另一边的傅槿舟也因为被白玉傅庭两人逼得走投无路,做出极端伤人之举锒铛入狱,入狱后,傅槿舟在一个晚上选择用自杀的方式了结自己的生命。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他醒过来发现已经快八点半,如果不是外面的天都快亮了,他还以为是小兔子闹钟坏了。

    好奇怪的梦。

    白绒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故事里的白玉会是好人,因为嫉妒心就要伤害别人的人也能算好人的话,监狱里那些死刑犯岂不都是大好人?

    让白绒意难平的是傅槿舟的结局,傅槿舟明明那么好,为什么要把他写成大反派?就因为他拒绝了白玉,就要遭受这种事情吗?

    还好只是一个梦,这些事情一定不会发生的。

    白绒蔫哒哒地起床下楼,正好撞见傅槿舟要出门去公司,看见他下来还和他说早安,白绒心里酸酸的。

    白绒抓着衣摆:“对不起,我起晚了。”

    “不算晚。”傅槿舟想起他那些和白绒差不多大的侄子侄女,头一天晚上熬夜,第二天不睡到中午不会起,“洗漱过了?”

    白绒点头,直勾勾盯着人看。

    傅槿舟被盯得后背发毛,转移话题:“去吃早餐吧,可以告诉李伯你喜欢吃什么,让他给你准备。”

    “我都可以。”

    能吃饱就不错了,白绒不挑食的。

    傅槿舟没逼着他非要说个喜欢吃的东西出来:“好,我先出门了,有什么事给我发消息,着急就打电话。晚上见。”

    “晚上见!拜拜!”白绒站在楼梯上冲他摆手,临出门前大声喊了一句,“你要乖乖的,不要做不好的事情!”

    做不好的事情会被抓住把柄,那个梦太真实,白绒心有余悸。

    傅槿舟不知道白绒在想什么,答应了一声:“好,不会做不好的事。拜拜。”

    傅槿舟出门后李伯刚好从厨房出来,他刚才在厨房里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无比欣慰,小少爷总算有那么一丁点的人情味了。

    “白少爷,您喜欢中式早餐还是西式早餐?”李伯询问。

    白绒心里还是空落落的,踩着棉拖的脚趾微微蜷缩:“中式吧。”

    西餐也好吃,可他还是偏爱中餐一点。

    李伯让小厨房下了一碗鸡汤面,鸡汤清亮,香味扑鼻,面条是厨师手工擀制而成,面上卧着一个完美的煎鸡蛋,汤里飘着星散的葱花,让人食欲大开。

    白绒坐下后佣人还端上来几个小笼屉,精致的蒸点还冒着热气。

    李伯是个爱操心的,越看白绒越觉得这孩子太瘦了,营养不良似的,白家也不像个拿不出钱养孩子的,怎么就把人养成这样?

    “多吃点。”李伯嘱咐道,“这么瘦,外面刮一阵风都要快把你吹跑了。”

    白绒想说风才没有那么厉害,才不会被他吹跑。

    还没反驳就听见李伯又说:“这要是吹跑了小少爷要去哪里找你哟!”

    白绒舌头被灌汤包烫了个正着,吐着舌头找水喝。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啦!

    李伯吓了一跳,连忙问他有没有事,白绒摇头,说只是有一点痛。

    经过舌头被烫这件事,李伯也不在吃饭的时候和他说这些玩笑话了,等会呛到就出大事了。

    白绒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犹犹豫豫地和李伯说:“李伯,我想出门一趟。”

    他只和王哥请了昨天一天假,今天起晚了匆匆忙忙又请了半天,王哥人好,没有怪他,还问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需不需要帮忙。

    今天要去和王哥说辞职的事情,总觉得在手机上说不太正式,当面说比较好。

    “好啊,让家里的司机送你去,你把地址告诉他就可以了。”

    李伯没有多问,还贴心的为他找到了一个没用过的超级可爱的大鹅斜挎包,李伯让人用小盒子装了好多小点心,还用保温杯装了一杯热腾腾的牛奶。

    白绒乖巧地背着斜挎包,包鼓鼓囊囊分量十足,身上穿着李伯为他准备的新衣服,保暖又舒服,鹅黄色把他的脸衬得很嫩,能掐出水来的那种。

    “饿了就吃,在外面要小心一点,不要凑热闹,午饭要回来吃吗?”李伯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

    白绒把话都记住了,他想了想:“回来吃。”

    李伯也想让白绒回家吃,外面的餐厅先不说好不好吃,卫生这一块肯定没有家里好。

    白绒坐上家里的车,司机跟着李伯叫他白少爷,问他地址在哪里,白绒把地址说出来后司机开车带他过去。

    他之前做的工作是艺人助理,说是助理,其实就是兼职干杂活累活的,他的老板是季文烨,是之前最火的男团队长,一年前季文烨单飞,在公司的支持下开了一家个人工作室,季文烨的经纪人就是王哥。

    王哥一开始很不赞同季文烨单飞。

    季文烨单飞这和他为季文烨规划的发展路线背道而驰,可季文烨却用公司上层来压王哥,王哥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季文烨这是瞒着他傍上公司高层某个人了,王哥虽然不喜这种靠潜规则上位的人,但他没办法放弃季文烨,毕竟这是他第一个用全部心血带火的艺人。

    这些事情白绒都不知道,毕竟他只是一个打杂的小助理。

    白绒乘电梯来到工作室所在的楼层,刚进工作室就听见有人叫他。

    “那个谁,过来倒一下垃圾。”说话的是季文烨的造型师,工作室的人都叫他Vito,Vito吩咐完白绒又转头和旁边的人有说有笑起来。

    白绒下意识地想按照Vito的意思去做,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下。

    他都要辞职了,为什么还要做这些事情?

    以前他忍着被Vito以及其他工作室人员笑话侮辱,还坚持做下去是因为缺钱。

    可他现在不缺了呀。

    白绒摸摸大鹅斜挎包。

    傅槿舟送给他的卡在里面,李伯特别叮嘱他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不要给傅槿舟省钱。

    Vito在其他人的提醒下回头,见白绒愣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要帮他倒垃圾的意思,一下就把手里的东西甩到桌上:“你耳朵聋了吗?腺体坏了脑子也坏了?听不懂人说话?”

  • 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小说
  • 婚后,alpha大佬竟成老婆奴

  • 作者:卜稚   类型:ABO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