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 >>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未删减小说

  • 时间:2023-11-09 09:38
  • 小说《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正倾情推荐中,小说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围绕主人公纪烁周川柏开展故事,作者满楼招所著的小说内容是:他穿书了之后还是会谈恋爱。
  •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小说

    推荐指数:8分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

  •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未删减小说

    “滴——”

    清脆的任务更新提示音响起。

    周川柏与纪烁同时抬头看向半空中的透明面板,其上渐渐浮现出一行字迹,冰冷的机械音一字一顿:

    “剧情点任务13:请两位主角于傍晚时分牵手散步,并在路灯下拥抱。”

    要牵手,还要拥抱?

    纪烁苦大仇深地盯着任务面板几秒,又转头看向身边的周川柏,心里把这个世界的作者骂了一万遍,眼里的不情愿几乎要溢出来。

    到底为什么会有人嗑他和周川柏的CP啊!他们只是关系不怎么好的同事而已!

    两人对视几秒,周川柏微微皱眉,不再看他,只是沉声道:“伸手。”

    “…哦。”

    纪烁犹豫了一下才把自己的手指搭在了对方伸过来的掌心上,只放上去一点点,勉强抓得住那种。

    周川柏低头看了一眼,扯了扯唇角:

    “你以为我就很情愿吗?”

    纪烁当然没觉得周川柏会愿意,毕竟他们俩关系不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要不是因为意外来到这里,他们这辈子绝对不会有更多的交集。

    任务系统给出的散步路线绕了半圈小人工湖,大概有个大几百米,不远也不近。

    刚刚入夜,空气还带着白日的余温,夜风把湖水拨动,月色在水面上粼粼闪光。是很安静而惬意的美好场景,但两人却半点没有欣赏的心思,走的越来越快,似乎想下一秒就把这几百米走完。

    他们交握的手僵硬地垂在身侧,两人都刻意忽略掉对方掌心传递来的温度与触感。

    纪烁忍不住低头腹诽,这也太奇怪了。

    放在一个月前,他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有朝一日他会和周川柏拉手散步的。

    他们关系并不好。

    虽然年纪相似,职业相同,但纪烁就是个靠脸吃饭的流量明星,工作以来被公司塞了各种烂剧本,主要工作方向就是挣快钱,周川柏则是童星出道的实力派演员,年纪轻轻就斩获了影帝的名头,现在还做了电影投资人。

    理论上两人并不会有什么相识的机会,只是纪烁运气好,误打误撞面试上了周川柏自己投资并出演的新电影里的男三,和周川柏一块拍了几个月的戏。

    在电影里,周川柏的角色是某个黑色组织的头目,而纪烁则饰演他蠢笨但忠心耿耿的下属,两人对手戏极多,几乎有周川柏出场的情节就要有纪烁在旁边。

    也因此,纪烁算是见识到了周川柏是有多挑剔。

    周影帝对演技要求极高,一场戏下来,纪烁要被他训无数次。

    台词感情不充分,表情管理不到位,动作不流畅……各种细节都要求做到尽善尽美,几乎到了苛刻的程度。

    作为这部电影的最大投资人,周川柏这人说话毫不留情面,冷下脸训人时显得格外严厉,纪烁站在他面前,低着头,愧疚又无所适从。

    纪烁能看出来周川柏不喜欢他,这一点周川柏从来没有掩饰过。

    对周川柏来说,演艺是一份需要认真努力沉心琢磨的事业,绝对不只是一种来钱快的赚钱手段,他一向对这些花瓶类型的明星没什么好感。

    以往被他骂哭的演员也不在少数,更有受不了他严格要求直接撂挑子不干了的。

    只有纪烁,揉揉眼睛后又拿出来个小本,记下他说的话,回去一点点琢磨,争取下次不犯同样的错。

    导演见了就感叹,“小纪虽然演技还需要精进,但至少态度很认真嘛。”

    周川柏安静片刻,点了点头,“还算有点可取之处。”

    好不容易煎熬着把几个月过完,杀青那一刻,纪烁松了一大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终于不用再面对周川柏了!

    新电影上映后好评如潮,一时间成了热点,纪烁也跟着吃到了福利。

    他出演的男三虽然不是什么重要角色,但人物形象很丰满。男三是个从小在混乱街区长大的小混混,十几岁时被周川柏饰演的黑色组织头目收留,从此之后就跟在头目身边。他没什么是非观念,没读过书,愚钝中甚至透着点不合时宜的天真,只会非常一根筋地为头目付出,最后为头目挡枪死在帮派火拼里。

    纪烁凭借这个角色小火了一段时间,一下子多了很多粉丝……和很多CP粉。

    那一段时间他收到的评论都是:

    “烁烁和川哥好配,快给我结婚!”

    “两个人站在一起都好赏心悦目哦。”

    “你们俩把日子过好比什么都重要。”

    纪烁:?

    纪烁:??

    他真的不明白怎么能有人嗑他和周川柏。

    这也太……难以下口了。

    他单是在脑子里想象一下就觉得浑身发凉,太可怕了。

    这一定是因为粉丝对他们俩有电影角色的滤镜。纪烁心态很好地安慰自己,没关系的,等导演把电影花絮放出来后,大家就知道他们关系很差了。

    只是他不知道,只要cp粉想嗑,任何东西都会变成糖。

    与纪烁原先的预想不同,拍摄花絮放出来后,他们的CP粉完全没能领会到他们的关系势同水火,反而还嗑的越发上头,愈演愈烈。

    ——“川哥好爱烁烁,每次都只给他一个人讲戏。”

    纪烁:……当然是因为只有我演的最烂,所以周川柏才专骂我一个。

    ——“烁烁也好爱川哥,每人一杯梨汤,烁烁自己不喝都留给川哥。”

    纪烁:?我明明是不想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旁边才走的,梨汤忘了拿而已。

    ——“呜呜这个画面好有爱,他们两个一块逗剧组的小黄狗。”

    纪烁:哦,想起来了,当时NG了五条,周川柏说我的演技全剧组倒数第二,我问他倒数第一是谁,他伸手把经常偷吃剧组盒饭的小黄招过来指了指。

    电影的热度久高不下,剧组在众多活动邀请中选择了一家杂志社的采访,几个演员都被叫过去。

    纪烁以为发言都是主演的事,本想躲在最后浑水摸鱼过去,但没想到刚开始几分钟就被点了名。

    主持人笑眯眯聊了最近两人的CP盛况,纪烁全程攥紧话筒,不敢去看身边周川柏的表情。

    等到采访结束,两人并肩从演播室后门出去,一路尴尬沉默。

    周川柏出道这么多年里对绯闻处理的一向很好,第一次闹这么大居然是和纪烁。

    对纪烁来说这算是个能带来热度的机会,但这种绯闻适可而止就好,超出分寸反而不适合演员的发展,纪烁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于是周川柏好心提醒,“以后少接触。”

    纪烁听了就觉得周川柏这是在嫌弃他,心想反正电影已经拍完了,整个人难得硬气了起来,“我也没有想继续接触,不用你提醒。”

    又不是周川柏单方面看不上他,他们这明明是互相讨厌!

    周川柏有点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刚想说什么,但却忽然感到了一阵晃动。

    两人对视,眼前却变得模糊起来,周遭的世界在一阵白光里飞速扭曲融化,物质分解成无数的文字,将他们团团包围……

    等到纪烁再有意识时,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卧室里,身边的周川柏正皱眉看向四周,看样子也刚醒。

    纪烁茫然地揉揉头发,“这是什么地方?”

    他刚问出口,房间半空就浮现出来一个半透明的白色面板,上书几个大字:

    “欢迎来到《川烁》世界!”

    机械女声随之响起:

    “纪烁,周川柏,你们好,请让我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个世界的规则吧。这个世界是一本同人小说,由你们的一位CP粉创造,因为作者的执念太强烈,所以同人文的世界意识将你们吸引了进来。而作为故事的两位主角,你们需要配合剧情完成进度点,等到故事结束才可以回到原本的世界呢。”

    CP粉、同人文、穿越世界。

    等等,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纪烁震惊又混乱,消化了好半天才看向身边的周川柏。

    对方已经镇定了下来,走近那个白色面板认真研究了半天,确定了不是人为的什么恶作剧。

    “它说的应该是真的。”

    纪烁怔愣了一下,有点别扭,“所以我们真的要走这本同人文的剧情?”

    依照他们CP粉的狂热程度,纪烁都不敢想象这本书里会有什么。

    周川柏看了他一眼,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就当演戏吧。”

    “正好磨练一下你那仅优于小黄的演技。”

    纪烁:!

    怎么穿越了还要被骂,他真的要生气了!

    按照《川烁》原文的情节,最开始的几个剧情点内容很简单,并不会让人难以接受,只是互相介绍、握手、一起吃饭之类的任务,两人几天就刷完了。

    但纪烁才刚松了一口气,剧情进度就到了牵手散步最后还要拥抱的任务这里。

    他们原先关系就算不上好,进入到同人文世界里同甘共苦这几天也只能算是勉强缓和了一点,实在说不上亲近,现在手拉手对纪烁来说无异于让他和高中时期最害怕的教导主任共进晚餐。

    纪烁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像高中时那样被严厉地训斥,小心翼翼抬头偷看一眼,却猝不及防和周川柏对上视线。

    周川柏握着纪烁的手稍用力了一点。

    他垂眸想,纪烁在抖什么?

    冷?

    不对,分明是在害怕。

    怕谁?他吗?

    周川柏心里忽然生出来一点无奈,觉得纪烁有点可怜兮兮,又有点好笑。

    至于吗?他只是拍戏的时候比较严苛而已。

    路灯的光将他们笼罩,周川柏顺势将人抱在怀里,拍了拍纪烁的背。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纪烁有点没反应过来,来自周川柏衣服上的淡淡香气瞬间盈满了他的鼻腔,体温、心跳、气味在晚风与月光亲密地流淌交换。

    纪烁头顶的发丝轻擦过周川柏的脸颊,两人目光相触,都怔愣了一下。

    原先那点无所适从的尴尬和别扭似乎一瞬间被掺上了点儿其他不知如何说出口的东西。

    下一秒,欢快的叮咚声响起。

    “恭喜二位,任务13完成!”

    这声提示像一颗投入水中的石头子,沉默对视的魔咒被打破,两人各自退开半步,面上若无其事,可石子激起的涟漪却已经在心里一圈一圈震荡开了。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但这种沉默与往常那种谁也不愿意搭理谁的沉默又不尽相同。

    太奇怪了。

    纪烁低头,一脚踢飞路边的小石头子,心里祈祷下个任务最好正常一点。

    他刚这么想,熟悉的白色面板就在路的半空升起,照出一小片白光。

    “滴——”

    “剧情点任务14:请角色纪烁精心准备一顿晚餐,角色周川柏则通过语言与动作表达感谢。”

    纪烁愣住了。

    让他做顿饭倒是没问题,但那个“通过语言与动作表达感谢”是什么意思啊!

    他抬头看向周川柏,“你准备怎么……嗯,表达感谢?”

    周川柏神情没太大变化,伸手揪了下他头顶翘起来的呆毛。

    “解读剧本与自由发挥是基本功,你想不到吗?”

    为了尽早离开这本同人文,两人把完成这个任务的时间定在了第二天,隔天一早纪烁就去附近的超市挑了食材,回去又收拾了半天,只等到傍晚一到就正式点火做饭。

    周川柏站在他身侧,看他熟练地切菜、翻炒、调味。

    饭菜的香气很快飘动在厨房的空气里,盛出来的菜品卖相极好,浓郁的香味丝丝缕缕勾着人的食欲。

    周川柏明显有点意外。

    两人之前并不熟悉,对彼此的背景也不太了解,只是单从长相上来看,纪烁唇红齿白,眉眼里还带着股少年感,弯弯的眼睛常带着笑意,很容易就会让人觉得他会是被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的。

    周川柏都做好了这顿饭难以下口的准备,但没想到纪烁厨艺居然这么好。

    “你以前专门去学过吗?”

    纪烁把煮汤的火调小了点才回头看他,“嗯?学什么?做饭吗?”

    这种生存技能也用特意去学?

    他眼里露出点得意的神色,朝周川柏夸耀:“没人教过我,我上小学就一个人做饭了,手艺都是这么多年练出来的。”

    周川柏闻言,下意识朝他的手看去。

    纪烁的手型很漂亮,指节细而长,很适合弹琴,但仔细看却能发现来自冻疮的浅色疤痕,干重活留下的茧子以及不那么细腻的皮肤。

    这样的手和纪烁本人看起来一点也不搭调。

    周川柏心里沉了沉,想问什么但没有问出口。

    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这么不了解纪烁。

    煮着汤的砂锅吟唱着缓慢温暖的咕噜声,火熄灭,饭菜全部上桌,任务完成二分之一。

    纪烁抿了抿唇,抬头看了周川柏一眼,伸手摘下围裙,等待他的道谢。

    周川柏原先只想揉一揉纪烁的头来表达感谢的,但手伸出去却不由自主环住了纪烁的腰。

    并不宽大的厨房里,他们拥抱在一起,周川柏摸了摸纪烁的后脑勺,低声道:

    “小纪做饭很厉害,谢谢小纪。”

    他声音很轻,分不清是在演戏还是真心实意,纪烁只觉得自己的耳朵一阵发烫发痒,只等到熟悉的任务完成提示音响起后就立刻从周川柏怀里跳出来。

    “这、这个任务也完成了,哈哈,真好。”他摸摸自己后脑勺,有点慌忙地转移话题,“走吧,吃晚饭去。”

    第十五个剧情点任务是在饭后周川柏洗碗时被刷新出来的。

    机械声在面板出现后响起:

    “剧情点任务15:今晚请角色周川柏留宿,并按照剧情与角色纪烁同床共枕,在深夜照顾胃病发作的角色纪烁。”

    纪烁原本还在开心吃饭后甜点的动作一下子顿住,勺子上的冰淇淋蛋糕啪嗒一下掉桌上。

    他睁圆了眼睛,不可置信地重复:

    “留宿?同床共枕?”

    不是,你们写同人进度都这么快尺度都这么大的吗?这真的合理吗?

    那边厨房里的周川柏刚好洗完最后一个碗,此时慢条斯理地擦干了手上的水,抬眼看向纪烁。

    “只是一起睡而已,适应各种戏份内容是演员的基本修养。”

    在这本同人文里,纪烁住的房子算不上大,卧室的床也并不宽敞,躺下两个成年男人后就没什么空余的地方了。

    他们的肩膀拘谨地相贴,床边小灯的光把他们笼罩在一起,像是给他们隔绝出来一片小世界。

    纪烁在暖黄暗淡的灯光里眨眨眼,忽然想到在现实世界里他也曾和周川柏离得这么近过。

    那是在他杀青那天。

    最后一场赴死的戏纪烁超常发挥,情绪非常饱满,神情也很有感染力,导演利落地给了一条过,平时日总是对他演技嫌这嫌那的周川柏也难得给了他个夸赞的眼神。

    纪烁怔愣了半秒,眼睛一下子亮起了,心怦怦直跳。

    他觉得自己简直有点斯德哥尔摩,平时明明没少挨周川柏的骂,但现在只是被夸了这么一下就觉得好有成就感。

    道具血污和枪炮的灰尘把他们沾得脏兮兮,两人一起挤在剧组的临时洗手间里简单擦了擦脸,纪烁动作很快,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站起身,看向镜子里的自己和周川柏。

    几个月以来,尽管周川柏这人说话很过分,但的确是教他最多的人,也是第一个拎着他让他往更好的路上走的人。

    纪烁盯着周川柏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叫了周川柏的名字。

    他想和周川柏说谢谢你,但在说出口的前一刻忽然又很想问对方是不是真的很讨厌他。

    纪烁没在这二者之间做出选择,于是他保持了沉默。

    此刻与周川柏的近距离终于让纪烁又想起了那时候的事,他总算鼓起勇气,侧过身戳戳周川柏的胳膊。

    “你是不是讨厌我?”

    周川柏大概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皱起眉利落否认,“没有。”

    在最开始时他的确对纪烁没什么好感,觉得这人就是个靠脸吃饭的花瓶,但几个月相处下来,他就发现纪烁只是长得娇惯,实际上很认真也很刻苦,意识到自己和其他演员的差距后也会暗地里一点点补上。

    周川柏并不讨厌这样的纪烁,甚至说,还有一点欣赏。

    于是他又沉声重复了一遍,“没有讨厌。”

    得到答案,纪烁的稍稍悬起的心落下来,他小小舒了口气,还想说什么,但被突如其来的胃疼打断。

    生硬的痛感从胃里传来,纪烁几乎是立刻白了脸。

    走剧情怎么还真疼啊!

    周川柏意识到他不对劲,坐起身按亮了灯,“胃病开始发作了?”

    纪烁草草点了点头,就见周川柏立刻下床拿了准备好的热水和胃药,扶他半坐起来,不太熟练地让他靠在自己肩上,端着杯子小口小口喂他喝水。

    胃痛让纪烁出了一身冷汗,但周川柏体温偏高,靠起来很舒服,他忍不住贴得更近。

    周川柏喂水的手顿了一下,有种被人撒娇的感觉,不太适应,但没有不喜欢。

    任务点里并没有对“照顾”的时常与范围做出解释,所以他们要这样保持下去,直到任务结束的提示音响起。

    纪烁的疼痛是被世界意识赋予的真实疼痛,他白着一张脸,嘴唇也没什么血色,看起来一副小可怜模样。

    周川柏忍不住心软,他把纪烁抱的更紧,伸手去帮人轻柔地按揉,又拿不准这样是否有用。

    被人照顾着的纪烁无所事事盯着周川柏看了一会儿,“你好像有点紧张。”

    他抿了抿唇,被冷汗浸湿的额发下眼睛仍旧黑亮,“其实也没有很难以忍受的。”

    周川柏安静帮人擦了擦汗,大概是想让纪烁转移一下注意力,他顺着纪烁的话说下去。

    “是吗?不太疼吗?”

    纪烁想了想,“还好,我小时候经常吃不饱,有时候饿得比现在还难受,只能能爬起来喝一碗冷水充饥。”

    他被这话题引着,想起来很多以前的事,闲来无事就都当做故事讲给周川柏听。

    于是周川柏知道了纪烁年幼丧母,父亲好赌,家产被输完后连衣食住行都成问题。知道了纪烁高中上完后没有再念书,因为在那个暑假他被现在娱乐公司的人发现,用一份待遇算不上好的合同签走。

    那时候纪烁非常缺钱,正好和公司想要用他敛财的念头不谋而合,于是什么烂片都拍,乱七八糟一大堆破剧本,在周川柏来看就是在浪费演艺生命,可对纪烁来说他真的需要这些钱。

    他那段时间真的很忙,因为脸长得好,火起来后公司更是给他安排了更多工作,也没想着让他修整一下或学习学习,结果后来误打误撞进了周川柏投资的剧组。

    说这些事情时纪烁语气没太大波动,那些都是过去了事了,他心态向来很乐观,不会让自己沉溺在旧日的苦痛中。

    但周川柏的心却一点一点收紧,生出一种绷紧的不知该如何表达的酸涩来。

    他开始对自己之前的苛责感到无比歉疚。

    周川柏能看出来纪烁并不是没有演戏的天赋,只是缺少专业的学习和指导才显得那么不入流。

    他最开始只以为纪烁不愿意把时间花费在精进演技上,他没想到纪烁有那么多不由自主。

    周川柏轻轻叹了口气,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

    在周川柏的轻揉下,纪烁的胃疼渐渐减轻,夜色昏沉,他困极了,迷迷糊糊就直接在周川柏怀里睡了过去。

    睡着的纪烁看起来很乖巧,平日里弯弯的眼睛闭上时是一道好看的弧度。

    周川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让纪烁就这么睡在怀里,但怕纪烁不舒服,想放纪烁躺下去,又怕把人弄醒。

    莹亮的白色面板不合时宜地在此时出现,机械声响起:

    “恭喜二位,任务15完成!”

    周川柏第一反应是去捂纪烁的耳朵,确认没把人吵醒后才看向了那个面板,只见新的任务内容浮现在其上。

    “剧情点任务16:请角色周川柏亲吻角色纪烁。”

    ……亲吻?

    周川柏心跳漏了一拍,下意识看向怀里还睡着的纪烁。

    卧室很安静,有什么东西自周川柏心头开始一点点烧起来,他觉得自己产生了一点醉酒后的晕眩感,心跳很急促。

    他把曾经对纪烁说过的话拿出来重新问了自己一遍——

    你以为我就很情愿吗?

    他在心里回答:

    情愿。

    纪烁睡得并不深,他感觉到有人轻轻拨动了他额前的碎发,随即,有一道温凉柔软的触感落在他额头上,稍用力地印了一下,转瞬即逝。

    纪烁睫毛颤了颤,一下子睁开了眼睛,刚好就和还没推开的周川柏对视。

    房间的大灯已经重新关上,只留下一盏不太亮的小灯,周川柏的眼睛在暗光里显得格外深邃黑亮,其中的情绪是纪烁看不明白的复杂,像燃起的火花又像沉静的水流,将他包围。

    纪烁顿住,脸毫无预兆地烫了起来。

    他支支吾吾开口,想问周川柏为什么要在他睡着的时候亲他,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可话还没说出口,半空中的白色面板就亮起,熟悉的生硬机械声线响起:

    “恭喜二位,任务16完成!”

    纪烁转头去看那面板上的任务介绍,怔了几秒,恍然大悟又有点失落地垂下了头。

    哦,是因为任务啊。

    他又想起周川柏的眼神,几乎携带着真实的温度与触感,直达他的心底。

    是哦,周川柏演技一向很好。

    同人文世界的时间流速并不均匀,时快时慢,前几日还是初秋,现在冬季就倏忽而至。

    剧情点任务被一些细碎的日常小事充满。

    他们被要求一起吃饭,一起在下雪的时候堆雪人,抱着炒的香喷喷的还在发烫的栗子回家,厚厚的雪地留下他们并排的脚印……

    纪烁偶尔会有一瞬间分不清这到底是虚拟世界还是现实,因为周川柏和他相处起来真的越来越自然了。

    周川柏明明是个很严厉、训起人来毫不留情的人,但他对一个人好的时候,又真的很好。

    他会给纪烁剥栗子,会惦记着纪烁的手曾经被冻伤过,每次出门都给人裹得严严实实,会找出几份剧本一点一点教纪烁应该怎么演戏,这次没舍得骂人,很有耐心。

    周川柏的表现比CP同人文里的主角还更胜一筹。

    纪烁的心无数次热起来,又无数次想,周川柏果然是影帝,入戏好深。

    同人文世界的结局被定格在跨年那天,他们还差最后三个任务。

    跨年前夜,外面又下了雪,房间里灯火明亮,纪烁裹着毯子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周川柏调整了个姿势,好让他靠着自己睡得更舒服。

    白色面板在此时浮现,公布了倒数三个任务的其中之一——

    “剧情点任务28:请两位在雪景落地窗前亲吻五分钟。”

    周川柏挑了下眉,伸手轻轻捏了捏纪烁的后颈,“烁烁,新任务。”

    纪烁迷迷糊糊,窝在周川柏怀里想继续睡,没睁眼看面板,只含糊问道:“是什么?”

    周川柏去捏他的脸颊,低头和他贴近。

    “让我们舌吻五分钟。”

    纪烁反应了两秒,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的睫毛扫过周川柏的脸颊,刚想说什么,唇瓣就被人含住。

    这是一个属于冬天的吻,温暖、细腻、漫长而美好。

    纪烁的脸变得滚烫,眼里蕴出水光,直到任务完成的提示音响起后才胸口起伏着喘气。

    他揉了揉自己通红的脸,低声嘀咕了句,“好久。”

    “是吗?”

    周川柏看起来不是很同意。

    五分钟对于亲吻来说是转瞬即逝的,怎么能说好久。

    纪烁不好意思看周川柏,目光四处乱飘,落到了半空中的面板上。

    上面的任务内容明晃晃写着,“亲吻五分钟”。

    等等,亲吻?

    纪烁立刻睁圆了眼睛,他扭头看向周川柏,“任务没有说要…舌吻的。”

    “嗯。”周川柏摸摸他的头,看起来没什么悔改之心。

    “不好意思,我看错了,”

    第二天就是旧年的最后一天,只剩下最后两个任务就可以回到现实世界。

    纪烁高兴的同时又有点说不出的失落。

    这场戏结束,他和周川柏就不会再有什么联系了吧……

    正想着,他的脸被人捧起,热巧克力的香气从旁边茶几上传来。

    “怎么这么闷闷不乐的?”

    周川柏捏了捏他的脸,把桌上的热饮递给他。

    “没什么。”

    纪烁摇摇头,刚好熟悉的面板升起,他转移话题,“快看是什么新任务。”

    面板这次没更新任务,而是带来了个提示。

    “请两位在今晚九点时到达中心酒店顶层套房,准备迎接任务29。”

    纪烁和周川柏都短暂愣了一下,对视一眼,几乎要化为实质的暧昧感就挤在他们两个之间。

    纪烁在心里抓狂,中心酒店顶层套房……这是要干什么?

    冬季的九点已经具有了深夜的模样,漆黑的夜空里点缀了无数繁华灯火。

    中心酒店的顶层套房有一面巨大的玻璃墙,能够俯瞰整座城市。

    周川柏和纪烁按时踏入这间房门,刚走进来就见到熟悉的面板,两人心情复杂的很,紧张但还有那么些不好说出口的期待。

    机械声音照旧冰冷:

    “剧情点任务29:十五分钟后窗外将开始放烟花,请二位在烟花下接吻。”

    话音落下,面板消失,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周川柏面上不显,在心里扯了扯嘴角。

    接吻?

    就接吻?

    这破同人文写的未免也太保守了。

    烟花开始在夜空中盛开,整片玻璃墙都映着绚丽的光,又影影绰绰照在纪烁脸上。

    他盯着那些美丽又短暂的光点,忽然从心底涌出勇气,主动凑过去吻周川柏的唇角。

    是个带着点不好意思的,很温吞的,很浅的吻。

    周川柏只愣了一秒,立刻将他抱紧,眼睛里也蕴出笑意。

    “我之前不是这样教你的。”

    任务完成提示音响起,新任务的公布接踵而至。

    纪烁的手还被周川柏紧紧攥着,他们一同抬头去看最后一个任务,心里都有些紧张。

    机械音响起,这是个极其简单又极其困难的任务。

    “剧情点任务30:请二位表白心意,互诉衷肠。”

    纪烁能感觉到他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

    只是任务,只是演戏。

    他不想自己显得太紧张太郑重,但对喜欢的人表白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是能够轻松表现出来的。

    所以尽管纪烁给自己做了半天心理建设,真开口时还是结结巴巴:

    “我…周川柏,我觉得你是最好最好的人,就算有一点凶,我、我也很喜欢你。”

    他好不容易说完,松了口气,抬头见对面的周川柏耳根红了一片。

    “烁烁。”

    周川柏垂眸注视他,很认真,“我对喜欢的人不凶的,我很喜欢你,所以……和我试试可不可以?”

    这句话并不长,但周川柏组织了半天的语言才断断续续说出来。

    纪烁脸色通红,又分神去想,周川柏平时演戏从来不会犯台词流畅度这种低级错误的。

    他觉得自己快在这种粘稠而暧昧的气氛中窒息了,干脆拿以前周川柏教训他时说的话转移话题:

    “笨蛋,台词是演员的基本功。”

    周川柏无奈笑了一下,注视他片刻,恨铁不成钢地叹气:

    “笨蛋,我没有在演戏。”

    最后一声任务完成提示音响起。

    终于坦白心意的爱人对望,窗外来自异世界的烟花、雪色、灯光与月亮都尽数消解,幻化成如同细小蝴蝶一般的文字,将他们层层裹起。

    他们的手始终牵在一起,再睁眼,真实世界的夏日黎明为他们拉开恋爱的序曲。

  •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小说
  • 穿书但穿进cp同人文

  • 作者:满楼招   类型:穿越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