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大A先生和小A先生

    大A先生和小A先生广播剧

  • 时间:2023-11-06 11:33
  • 广播剧《大A先生和小A先生》正倾情推荐中,作者闻晏来所著的广播剧大A先生和小A先生围绕主人公晏旻晏似开展故事,内容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喜欢上了身边的人怎么办才好?
  • 大A先生和小A先生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大A先生和小A先生

  • 大A先生和小A先生广播剧

    这是两个alpha先生的同居生活。

    因为篇幅较短,并且主角名字无关紧要

    所以姑且称他们分别为大A先生与小A先生。

    这是大A先生的第九十八次相亲

    良好的教养使大A先生即使再怎么不喜欢面前父母安排给自己安排的相亲对象也保持着微笑

    姑且称这位相亲对象为小o女士

    小o女士一口气说完自己对未来伴侣的所有需求,然后眨着星星眼望着对方

    大A先生端起杯子来抿了口咖啡,手指轻轻敲着桌子,发出“哒哒哒”的响

    正当小o女士满怀期待地以为大A先生会说些什么符合她心中所想的话时

    大A先生笑了笑,这个笑让小o女士愣住了,大A先生笑起来是很好看的,斯斯文文

    然后大A先生极为混账地开口,声音悦耳,“不好意思,我喜欢男生。”

    这一句话就让小o女士石化了一样

    大A先生慢慢转着杯子,是一个圆敦敦的,蓝色的马克杯,把手上刻着小小的字

    “大A先生所有”

    小o女生这才反应过来

    她“忽”的一下从藤椅上站起来,一只手握着包,美甲精致,是她为这一天的相亲特意做的

    不过,显而易见,小o女士精心花费的元并没有给她带来好运

    小o女士没留下一句话,只是瞪了一眼大A先生,然后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

    只留下大A先生独自一个人坐在那里,慢慢喝着咖啡,金色的眼镜链垂在胸前

    大A先生很久都没有走,显然是在等人

    他时不时地看一眼楼下前台

    有个高个儿男人坐在那里,侧头对旁边的服务生说着什么,脸色漠然,不过倒是引得人家脸上通红

    或许是注意到了大A先生的视线

    他抬起头看,看到是大A先生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那是小A先生

    小A先生也很英俊,和大A先生是不一样的帅

    不过大A先生从来不承认小A先生比他帅

    大A先生在那里等小A先生下班

    等了很久,就当大A先生忍不住趴在桌面上与周公相见的时候,桌面被人轻轻敲了一下

    大A先生迷迷糊糊地抬头,看见小A先生站在他面前低头看他

    大A先生揉了揉眼睛,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站了起来

    “忙完了?”

    “嗯”

    “那走吧”

    “好”

    小A先生跟在他后面,应了一声,手里还拿着大A先生忘在桌上的眼镜

    等到上了高速,大A先生才反应过来

    “我眼镜呢?”

    “在这”

    小A先生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递了过去,顺便问了一句

    “你不是不近视吗”

    大A先生散漫地倚在副驾驶座上,听到小A先生问他,他漫不经心地回了一句

    “维持逼格”

    “……”

    小A先生听到后有些无语

    大A先生存心想逗一逗小A先生

    “保持面瘫就是提高逼格的一招,来,笑一个?”

    “……”

    小A先生面无表情,楚楚冻人,他趁着红绿灯瞥了一眼副座上的那个混球

    那个混球本球像只狐狸一样笑眯了眼

    “………”

    小A先生对此无话可说

    小A先生在红绿灯最后几秒的时候看着欠欠的某人,面无表情地生出一个想法

    想把他超市

    但是小A先生认为大A先生在这个方面很迟钝

    甚至是没开窍

    所以小A先生有些怂(~_~;)

    接下来几天,大A先生一直致力于让小A先生笑一个

    对此,小A先生以一声冷嗤结尾

    小A先生在大A先生的公司对面的咖啡馆做兼职,自从他来了之后,几乎没有空位

    生意很火爆,为此,大A先生做出了评价

    “靠脸”

    “……”

    就因为这一句话,小A先生宣布单方面与大A先生绝交,大A先生连续一个月只能喝到咖啡馆其他服务生磨的咖啡

    大A先生来的很勤

    公司员工经常能看见他们总裁吊儿郎当,悠哉游哉地在那里喝咖啡,成为一道靓丽的线

    而不是坐在办公室里敬职敬业地批改文件

    对此,他们没有半分不满

    不是没有,只是不敢

    大A先生一个礼拜有三天都在咖啡馆溜达,那对于员工来说,就是他们的噩梦

    所有人都在最后两天加班加点完成一周的工作。两天下来比去健身房都有用,瘦个几斤不成问题。要不是加班费丰厚,员工们都想一个个辞职跳海。

    有新来的员工傻傻的问

    “不是还有周末嘛?”

    老员工笑了笑,道出真谛

    “家里有人~”

    然后新来的待的久的一起发出意味深长的笑

    大A先生之前也听到过这些话

    对此,他只想说

    家里没人,倒是有个行走的小冰坨子

    他下班之后说给在客厅桌子上写作业的小A先生

    小A先生听到之后给客厅安上了空调

    凉飕飕的

    大A先生给他颁了个奖

    “省电小能手”

    因为这个,小A先生气的一晚上没吃下饭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

    小A先生要高考了

    大A先生此时才体现出一些属于长辈的稳重来

    不过也没有稳重到哪去

    他振振有词

    “我相信我家崽子”

    小A先生对“崽子”一点也不喜欢

    高考结束后,大A先生开了辆劳斯莱斯去接小A先生

    小A先生一出考场就看见远方的大A先生倚在车头,穿的很是骚包,带了个墨镜,手里还捧了束玫瑰花

    “………”

    小A先生木着脸走过去

    大A先生见他来了,把玫瑰花往他手里一塞

    “快上车”

    小A先生看着手里那捧开的正艳的玫瑰花

    “给我的?”

    “嗯哼”

    大A先生没有否认

    小A先生心里涌出一系列瑟瑟的想法

    他看着养他六七年的alpha先生

    小A先生觉得自己的春天要到了

    到家了之后,大A先生和小A先生慢慢悠悠地吃了顿火锅

    大A先生开了瓶酒,给自己和小A先生各倒了一杯

    小A先生看着对面大A先生

    大A先生在捞毛肚和丸子

    汤汁把大A先生的唇染的红艳艳的

    小A先生忽然觉得有些渴

    大A先生拿着酒杯,在小A先生的酒杯是碰了一下

    他喝了很多,眼睛却很清明

    他慢慢说

    “我把你从十二岁养到十八岁,我看着你慢慢长大,现在比我还高,我作为你的养父,很欣慰的”

    小A先生发现大A先生的声音有些沙哑

    这一刻

    大A先生说了作为一个长辈应该说的话

    大A先生慢慢站了起来,路过小A先生的时候揉了揉他的头发

    软软的,不扎手

    “你可以去你想要去的地方,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不必为了我而待在这小小的岚城,日后,你是一只搏击长空的雄鹰,想家了,就回来,我会一直待在这”

    “吃完就去好好睡一觉,放松放松”

    大A先生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只留下小A先生愣在原地

    小A先生看到了大A先生刚刚眼中的红

    无论谁,养个孩子六七年都会有感情

    更何况是大A先生

    虽然说与小A先生想要的不一样

    小A先生考的很好,全省第一

    他们家大门门槛都快让媒体和学校老师踏烂了

    大A先生有些烦

    当年他也是全省前十的,怎么那个时候没有人来采访他?

    小A先生在填志愿

    大A先生叼了根冰棍,在他面前晃晃悠悠

    小A先生问他想要自己去哪个大学,读什么专业

    大A先生不着调地笑了

    “要不就去读金融,我的公司能多个继承人”

    “……”

    小A先生冷冷道

    “那到时候和公司的员工怎么说?说我是你的私生子?”

    “……”

    大A先生一本正经地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

    小A先生最终报了蔺城大学的法律系

    大A先生很惊奇,专门跑到小A先生屋里问他

    “你这是…报了个语言艺术?”

    “……”

    小A面无表情,把大A先生“请”出了房间

    心里想

    嗯,多会说话,希望将来在床上也怎么会

    小A先生的易感期来势汹汹

    令大A先生猝不及防

    等大A先生反应过来,小A先生早就回了自己房间,但是客厅里还是充满了浓烈的清酒味儿

    很好闻,只是对大alpha先生来说,有些想找小A先生打一架

    alpha血液里自带的凶性被激发,他不适地皱了皱眉,赶紧扒拉出一支抑制剂给自己打上,总算是好受了点

    然后敲了敲小A先生紧闭的房门

    “哎,要不要给你找个人?”

    屋里静悄悄的

    他又敲了敲

    “要男的还是女的?”

    还是没有人应

    小A先生汗津津地靠着房门,听着屋外的大A先生来回走动

    眼神凶狠

    想把他拉到自己房间,扔在床上,然后这样那样,那样这样,最终让他浑身都是自己的味道

    小A先生有些胀疼(PS:哪里疼请在座的各位老涩批自行想象)

    他喘着粗气,血液翻腾燥热

    比钻石还硬(PS:咳,也请自行想象)

    大A先生突然又敲了敲门

    “要omega还是…alpha?”

    “………”

    小A先生听见之后想把他拽进来

    堵住他的嘴

    告诉他

    “老子特么只想要你”

    他皱了皱眉

    散落的碎发掩住了眼里的暗沉

    门外的大A先生还再说

    “要不去会/所给你挑一个?实在不行我自己去给你…”

    “砰!”

    木门被大力打开

    大A先生险些把手机扔地下

    他皱着眉看门口的小A先生

    “要不要去…”

    小A先生猛地上前一步

    趁大A先生吓一跳的时候,用力吻了上去

    “!!!”

    “唔…”

    大A先生用力推着面前的人

    却发现根本推不动

    看着失控的小A先生在凶狠撕咬他的唇瓣

    口腔里都是辛辣的酒味

    他alpha的天性被激活

    信息素不由自主地散了出去

    是酸酸涩涩的梅子味

    和清酒的味道融在了一起

    却又互相抵抗

    当小A先生终于离开他的唇的时候,大A先生趁机出手

    拳头裹挟着凛冽的风猛地捶向小A先生

    小A先生却即使反应过来,勉强接住了大A先生的攻击

    他喘着粗气,眼底猩红,额前的发被汗弄得湿淋淋的

    大A先生眼见不好,赶紧转身蛊,踉踉跄跄地奔向门口

    手指尖已经触碰到门把手时,一股大力揽住大A先生的腰,大A先生拼命挣扎

    可他能摆脱易感期的alpha吗?

    显然是不能的

    小A先生把他扔在自己的床上,晦暗的眼神描绘着床上慌里慌张的大A先生

    床单是深色的,把大A先生衬得格外白

    他舔了舔犬牙,一只手轻而易举制住大A先生乱动的手,然后高举过头顶

    另一只手揽住了他的*,接着便像饿狼看见肉一样,附身,凶狠吻了上去

    接下来的三天,

    你是我的了

    小A先生最后一个人上了飞机。

    嘴角还带着刚刚结痂的伤口。

    嗯,大A先生咬的。

    临走前大A先生不在家。

    早早就去了公司。

    连他发的信息到现在都没有回。

    小A先生无奈笑了笑,

    有点怂,

    算了,不逼他,徐徐图之。

    公司

    “哎,徐助理,怎么今天总裁来的那么早啊?”

    徐助理抬抬眼镜,笑而不答。

    他一手拎着袋子,轻轻叩响总裁办公室的门。

    过了好久,里面才应了一声。

    “进。”

    不得不说,大A先生认真工作的时候还是很好看的。

    收敛了富家子弟的混不吝,整个人都透露出一种清贵的傲气。

    只不过,徐助理敏锐注意到,总裁的坐姿有点奇怪。

    脸色还有点不自然。

    还早早穿上了高领的衣服,隐隐约约地还能看见几处深色的地方。

    再联想到今天小少爷给他打电话要求买的药。

    咳,他好像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

    徐助理将药恭恭敬敬地放在桌子上,“哒”的一声轻响。

    大A先生从成堆的文件里抬起头来,目光直径落到了透明袋子上。

    徐助理赶紧说:“晏总,这个是您到公司之后,小少爷特地嘱咐我买的。”

    “……”

    大A先生盯着药盒,眼底的情绪让人琢磨不清。

    良久之后他才开腔。

    “放那吧。”

    等到徐助理出去关上门之后,大A先生慢吞吞地拎着袋子站起来朝里面的休息室走。

    里面有浴室。

    他大口大口地喘气。

    脸色潮红。

    有什么粘///稠的液*体缓缓顺流而下。

    他咬了咬牙。

    小混蛋,不清理。

    因为没有及时清理,现在已经结块了。

    现在又疼又痒。

    大A先生一个人弄了好久。

    好不容易清理掉,出了一身汗,迫不得已又洗了个澡。

    等他看到身上斑驳的指//痕和吻痕的时候又抽了口气。

    早上他醒的早,醒的时候浑身疼。

    当时的他脑子里一片空白,急急忙忙套好衣服就赶到公司。

    路上的时候大A先生一直在反思,是不是自己把他带坏了。

    哎,又或者是迟来的叛逆期。

    拿出手机。

    打开一看,嗯,小混蛋只说了一句“注意身体,抹上药。”

    连个道歉或者是解释也没有。

    他无语地翻个白眼。

    接下来几天大A先生一直没有搭理小A先生。

    大A先生不知道怎样去面对小A先生,之前他一直拿他亲人,根本没有考虑过爱人这方面,而且大A先生即使喜欢alpha,也没有把自己当成下面那个。

    于是他像一只乌龟那样,把自己紧紧缩在了壳里,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

    一时间工作进度猛涨,原本半年的工作量硬生生在两个星期内做完了,公司里的员工苦不堪言,连徐助理都有点吃不消。

    大A先生的漠视,让小A先生有些急躁,他怕大A先生以为上次只是失误。

    他怕大A先生浑不在意,怕自己只是一厢情愿。

    因此一到周末,他便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一到家便听管家说大A先生自打自己离开晚上便睡在了公司,于是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了公司。

    一进公司,小A先生就发现公司变得截然不同。

    每个员工都行色匆匆,脸色冷凝,气氛僵硬。

    他还看到紧锁眉头的徐助理和旁边总裁办的人在说什么。

    小A先生走上前去,叫了声“徐助理。”

    徐助理看见他,脸上顿时浮现出之前那样的三分笑,

    “小少爷来啦。”

    小A先生应了一声,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他,

    “北城的特产。”

    徐助理赶忙接了过来,脸上笑容更灿烂了。

    “哎呦,谢谢小少爷。”

    小A先生笑了笑,像是不经意间问,

    “爸今天心情怎么样?”

    徐助理顿时一脸苦笑,摇了摇头。

    “您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然后又凑近小A先生耳边说了句,

    “您走的的那一天就这样了,总裁还让我把您在公司的东西全都扔了。”

    小A先生心里顿时一沉。

    他快速绕过徐助理,疾步走向尽头的的总裁办公室。

    球鞋在黑色的地板上嗒嗒作响,旁边的玻璃映出小A先生紧紧抿着的唇。

    ”砰!”

    办公室的门被大力推开,把在批改文件的大A先生吓了一跳。

    然后等他回过神来就移开了视线,冷哼一声,没有管他。

    0

    小A先生大步走上前去,把手里的另一个纸袋重重放在了办公桌上。

    大A先生放下钢笔,放松身体让自己整个儿都陷在办公椅里,双手交叉松松的搁在膝盖上,用眼睛余光去瞅他。

    小A先生又抿了抿唇,他知道大A先生在等他开口为之前的事情道歉解释。

    但是他不想说,他不想让大A先生认为自己之前的举动全是无意的,他想让大A先生知道自己对他的爱。

    他想大声告诉他,

    “对!老子就是喜欢你!”

    然后拽住他那条暗蓝色的领带,狠狠吻上去。

    但是他不能这么做,然后像他想象中那么干了,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明天,不,今天就要离开这个家。

    大A先生虽然看着有些吊儿郎当,但是他费心费力地把自己养了六七年,自己到头来反而把恩人给上了。

    这是恩将仇报。

    但是他不后悔,他不想让大A先生再把他当成一个孩子看,他想当大A先生他男人。

    大A先生看他没有说话,皱了皱眉。

    闷葫芦。

    他养了晏旻六年,自然知道自家孩子这是什么意思。

    这下可难办了。

    僵持了好一会大A先生心里有点慌。

    哎,养儿不易。

    他叹了口气,重新挺起了背,双手交叉,看着小A先生。

    “我给你定了去G国的飞机票,那里G大金融学很强,你去看看吧。”

    小A先生猛地一颤,眼里划过一丝慌张,他大步上前,撑着办公桌。

    “晏似!”

    大A先生眼底却没有一丝波澜。

    “我还订了一张票,F国那边需要我去坐镇,我现在没有答应,交接的人还在会议室。”

    此刻,晏似用在对手上的心狠手辣,不留情面如同一把把利刃,让晏旻痛苦难忍。

    他后退几步,声音冷静,可是大A先生注意到他发红的眼眶还有眼里的惊慌失措。

    他没有去管,决定好的事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晏似,你不要我了吗?”

    回答他的,只有淡淡一声“回去吧,收拾收拾东西,今天下午三点飞机。”

    晏旻闭了闭眼,大步走了出去,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晏旻走后,大A先生终于展露疲态。他

    看着眼前的纸袋伸手过去慢慢拆开。

    看到里面的点心和旁边的平安符,他一怔。

    随后就无奈的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眶微红。

    真傻,傻得可爱。

    徐助理在大A先生刚刚平复好心情的时候敲门而入。

    大A先生回过神来。

    “都整理好了?”

    徐助理把纸张都放在桌子上,“是。”

    “很好,徐助理你年终奖翻倍。”

    徐助理笑弯了眼,

    “多谢晏总。”

    “还有,明天的事我不想上什么热搜之类的,让公关那边注意点。”

    “好的。”

    “嗯,你回去吧,结束之后给你放假。”

    “是。”

    徐助理悄悄关上门。

    大A先生又把自己整个儿陷在椅子里,揉了揉紧皱的眉心。

    现在和晏旻的事不急,先处理好股东旁□□边的事吧,一群老狐狸,整天不安好心,看自己单身不结婚,以为自己就以后就可以坐上他现在这个位子,开始对集团下手,好像自己不知道一样。

    他眼里闪过淡淡的嘲讽。

    至于晏旻…

    晏旻。

    他第一次见晏旻的时候还是在他朋友的葬礼上。

    那时候他还姓宋,家族庞大,旁支多,心思也多,成天勾心斗角,一朝家主去世,晏旻的位子落到最底层,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夺取,占有,他的痛苦可想而知。

    大A先生年幼时也是这样。年少失怙,与其相爱数年的母亲变得疯癫,不过几年就被发现死在了他父亲的碑前。

    双亲去世,旁支露出真面目,他的日子一下子难过起来,实力一落千丈,被赶去最偏僻的院子居住,饭菜衣物也差了很多。

    直到六年前,他隐忍多年,一朝爆发,将旁支死死压住,一跃登上高位。

    宋曲也是因为他车祸去世的。

    他的他妻子为了他,全部丧身车祸,只留下了一个儿子,宋旻。

    当时大A先生刚刚登上总裁之位,自暇不顾,吃住全在公司,过了四五天宋曲葬礼他才急匆匆赶过去。

    十一二岁的少爷,倔强而又骄傲,像棵小松树,站在纷纷雨幕里,不肯弯腰。

    宋家旁支都躲在旁边的长廊上,个个神色冷漠,眼里藏着野心。

    就好比一群狼,死死盯着最后一块肉,不撕咬尽绝不松手。

    他当时就决定把他带回家,因为当年的他也这样。

    大A先生雷厉风行地处理完户口和宋家家产,宋家交给了心腹照料。

    刚开始晏旻与自己一点也不亲密。未分化的alpha和一个青年alpha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晏旻曾经创下过一星期都没有和他说话的壮举。

    一想到这个,回忆过去的大A先生就止不住笑。

    但是一看到当今他和晏旻的关系,他霎时间安静下来,烦躁的按了按额角。

    自己把晏旻当儿子照顾,结果这小子想当他对象,他俩还发生了一夜,呸,三夜情。

    也是够荒唐的。

    翌日。

    机场。

    小A先生拉着行李箱,口罩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让前来送他的徐助理看不清他的表情。

    “小少爷,一路顺风。”

    小A先生看了看他身后,尽管已经知道大A先生不会来送他,但是还是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一些失望。

    “嗯,爸呢?怎么没有来?”

    “咳,晏总今天公司的事情有些忙。只是让我把一个东西交给小少爷。”

    小A先生眼里闪过一丝疑惑,接过了徐助理手上的东西。

    “给我吧。”

    他颠了颠,手中的盒子方方正正的,轻若无物。

    “对了少爷,晏总嘱咐我说,盒子里的东西小少爷一定要收好,不然就找你算账。”

    “好,那徐助理,我先走了。”

    上了飞机之后,小A先生按耐住好奇心,看见旁边的人,没有打开。

    既然晏似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意,那会给他什么呢?

    他胡乱猜测。

    直到落地之后,到了早已定好的酒店房间,他赶紧放下行李,打开一看。

    只一眼,就让他脸色煞白,手里的东西“啪”的一声坠落在地。

    是一把钥匙,什么有个小小的“宋”字。

    还有一张纸条,上面是晏似风骨尽显的字迹。

    “宋旻,我不欠你们宋家什么了。”

    宋旻知道那把钥匙是哪里的。

    他继承了宋曲的所有资产,而这些资产在未成年之前都被大A先生以文件的形式锁在一个盒子里,钥匙一直都是由大A先生保管。

    而他现在送过来,而且把自己的姓重新改回了宋,是,想跟他划清界限吗?

    宋旻的手有些抖,心里那些阴暗扭曲,不堪晦涩的想法伴随着怒气,还有无奈,一股脑涌了上来。

    于是他又定了机票,下午的。

    距现在还有一个小时。

    他连行李也没带,拦下出租车就再次回了机场。

    在飞回去的路上,宋旻一直在想待会见到他究竟要怎么办。

    他到晏似办公室的时候发现人并不在,正准备回家看看时,发现办公桌上有一部手机。

    —是徐助理。

    他一扫而过,正准备走的时候电话猛地响起。

    “晏总”

    他停下脚步,划到了接听。

    “老徐,事情办好了么?办好了快来接我一趟,我在中心医院…”

    顿时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他用力握住手机,冷不丁出声。

    “你在那干什么?”

    电话那头顿时安静下来。

    “你在哪个科室?我去接你。”

    “…”

    电话那头的大A先生皱了皱眉,有些不情愿。

    “你在哪?”

    他看了看自己打满石膏的右腿,只好出声。

    “咳,骨科。”

    宋旻的声音一下子冷下来。

    “伤的哪?”

    “…”

    “说话。”

    “右腿。”

    大A先生皱了皱眉,很不喜欢他这种问话的语气。

    “等着。”

    “喔。”

    大A先生看时间还早,就打开了消消乐。

    等他百聊无赖地开始玩第三关的时候,小A先生才匆匆赶到,脸上尽是冷凝。

    大A先生瞅了他一眼,扬了扬眉梢。

    “不是坐上飞机了?”

    小A先生一言不发,走近了把毫无防备的大A先生打横抱了起来。

    “哎!宋旻你干什么?!”

    小A先生听他叫“宋旻”心口一疼。

    他一边走一边说,

    “带你回家。”

    大A先生看路过行人纷纷看着他,有些不自在。

    “你,你先放我下来。”

    “不要。”

    小A先生一口回绝。

    惹得大A先生皱皱眉。

    好不容易折腾着上了出租车,大A先生赶紧离宋旻远了点。

    小A先生抿了抿唇。

    一路上安静的连一根针掉下来都好像能听见,气氛冷凝到了冰点。

    把前面的司机吓得心惊胆战,一路上都不说话。

    下了车,大A先生僵硬地窝在小A先生怀里被他抱进了卧室。

    还是小A先生的卧室。

    他忍不住开口,

    “我要回我卧室。”

    小A先生此时蹲在床边在看他的伤势,听到这句,一口回绝。

    “你已经好久没回家了,卧室里没有人打扫很脏。”

    大A先生哼了一声。

    “这次车祸你早该预料到了吧?”

    大A先生骤然抬起眼看他,但是他的半张脸都被刘海挡住了,眼神晦暗不清。

    大A先生笑了,他看了今天的局势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可见他的观察力之深。

    “对。”

    他干脆利落地承认了。

    小A先生听见后忍不住握紧了拳头,又沉声问道,

    “是集团那帮股东?”

    “对。”

    小A先生听到之后气息一下子就乱了,他突然抬起头看着大A先生,喉结不断滚动。

    “所以…你才把我送出国?”

    大A先生捏了捏小指,低声道,

    “不光是因为这个,也有…的原因。”

    小A先生说不出话来了。

    他紧紧盯着大A先生,声音颤抖。

    “还有什么?”

    大A先生苦笑,“你不也知道么?”

    小A先生当然知道。

    一是因为集团的那帮老头子,二…自然是大A先生对他现在的情感。

    前六年大A先生把他当儿子,第七年的时候他身份骤然转变,让大A先生不得不去思考。

    说恨吧,不可能,养个猫六七年都有感情了,更何况是宋旻,还是他挚友的儿子,在最恨的时候大A先生也没有舍得去揍他。

    但是说爱吧,更不可能了。

    但是起码,他现在已经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一个可以共度余生的男人看了。

    小A先生很欣慰。

    经过那一天,宋旻和他“爸”进度猛涨。

    宋旻因为集团的事决定请了个长假,以他的能力在家自学不成问题。

    但是还是很麻烦。

    这次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大A先生想要和法国的一个珠宝集团合作,对方在法国那边根基深厚,这次单子的金额高达十亿。

    一旦完成这个项目,不光可以搞好和法国那边的人脉,大A先生这个总裁之位也会更坚固。

    把集团野心勃勃的那群股东恨得牙痒痒,不能在明面上搞事,就只能在暗地里搞点小动作了。

    车祸现场的监控在之前就不能用了。

    因为在国内,所以大A先生即使知道这是人为,也不可能报复回去。

    只好出国。

    经过小A先生的不(死)断(皮)劝(赖)说(脸),他也跟着去了。

    他们去的时候,法国已经是冬天。

    那一天法国下了雪。

    他们走出机场的时候发现大雪纷纷扬扬,小A先生突然说,

    “晏似,我们走着去吧。”

    大A先生答应了。

    两个人共用了一把黑伞,走进了雪里。

    两个人并肩而行,肩膀时不时碰到一起,不经意散发出来的信息素交缠在一起。

    安静又暧/昧。

    走到半路,小A先生突然让大A先生等了一下,自己一个人跑进旁边的一家店。

    雪太大了,大A先生没有看清楚那是一家什么店。

    花店内。

    小A先生用流畅的法语说,

    “请给我一束红玫瑰,谢谢。”

    等店员包花束的时候,小A先生侧头看落地玻璃窗外的大A先生。

    大A先生一个人,撑着伞,散漫地立在那里,格外吸引人。

    大A先生终于看到了向他飞奔而来的宋旻,满身飞雪,头发上,眼睫毛上,身上,到处都是。

    还有他怀里,没有沾到丝毫雪的那捧鲜艳的红。

    大A先生猛地一颤。

    小A先生已经气喘吁吁地跑到他面前,钻到了伞底下,然后把花递给了他,脸上的笑格外阳光。

    “这束花和你很配。”

    大A先生怔怔接过花。

    那一刻,大A先生,脑子里只冒出来一句话。

    “这辈子,就他了,除了他谁都不行。”

    于是他猛地上前一步,微微抬头,堵住了宋旻的唇。

    雪天,红玫瑰,心上人。

    宋旻的一腔真心终于得到了这个带着玫瑰香气的吻,还有晏似的真心。

  • 大A先生和小A先生小说
  • 大A先生和小A先生

  • 作者:闻晏来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烫手分化小说

      烫手分化

      呦呦

      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的小说《烫手分化》已完结正火热推荐中,小说烫手分化是一本好看的纯爱小说,由作者呦呦所著,内容是:时嘉勋事业有成,在别人的眼中似乎是个成功的存在,但其实并不是。
    • 风起香味小说

      风起香味

      呦呦

      《风起香味》by呦呦,原创小说风起香味正火热连载中,围绕主角时嘉勋沈助理开展故事的小说主要内容:时嘉勋不是因为沈助理对他有特殊的吸引力,其实只是因为他从一开始所喜欢的人就是沈助理。
    • 滚烫谋心小说

      滚烫谋心

      呦呦

      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的小说《滚烫谋心》已完结正火热推荐中,小说滚烫谋心是一本好看的纯爱小说,由作者呦呦所著,内容是:沈助理被时嘉勋标记了之后,只想要和时嘉勋保持距离,但时嘉勋不这么想啊!
    • 落日安安小说

      落日安安

      呦呦

      为您推荐优质好看的小说《落日安安》,由作者呦呦倾情打造的小说正推荐中,围绕主角时嘉勋沈助理讲述故事的落日安安小说主要内容是:时嘉勋意外分化成为了E,然后标记了沈助理,但沈助理明显不想要他知道!
    • 不准再逃小说

      不准再逃

      呦呦

      实力推荐大家观看主角为时嘉勋沈助理小说《不准再逃》,作者:呦呦,小说内容有趣,文笔老练,不准再逃主要讲述了:时嘉勋是真的喜欢沈助理,只是沈助理这么多年都太迟钝了,完全不知道他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