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时歌未删减小说免费

  • 时间:2023-10-18 13:18
  • 小说《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正倾情推荐中,作者魏眠所著的小说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围绕主人公时歌开展故事,内容是:原来他一直都是恶魔,但自己也是现在才知道他原来是恶魔这件事!
  •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小说

    推荐指数:8分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

  •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时歌未删减小说免费

    谢祁面无表情地从小魅魔的口袋里摸出一串钥匙。

    时歌的家不大,是简单的两居室。谢祁把挂在他身上的小家伙踹进门,而后重新被黏上。

    小魅魔像一只来自海底的章鱼,手脚并用地抱住谢祁。

    他把脑袋埋进谢祁胸口,用力地吸了好几口气。

    “哥哥~”

    直播间叫多了榜一的小魅魔眯着眼,软乎乎地讨好谢祁:

    “你好香。可以给我吃一口吗?”

    谢祁想:这小东西还挺有礼貌。

    时歌又吸了一口老恶魔身上的气味;老恶魔的魔力醇香、馥郁,像上好的陈酿那样吸引时歌的注意。

    时歌想起他直播间赞助商给他寄的满满几大箱“魅魔特供精气速食”,差一点哭了出来:

    “我已经——已经连续吃了三个月速冻食品了呜。”

    一想到他寡淡的人间之旅,小魅魔就忍不住伤心起来:

    “让我吃一口……就让我吃一口好不好?求你了好哥哥……mua~”

    小魅魔甚至直接扒着谢祁的脸颊亲了一口。

    果然,酒精与魅魔的适应性为零。

    时歌醉得彻彻底底,分不清东西南北。

    何况那瓶酒是谢祁动过手脚的魅魔诱捕器——时歌现在还能忍着不露出魅魔尾巴,已经足够谢祁高看一眼了。

    不过,也只有一眼而已。

    因为下一秒,时歌“砰”的一声变了形态:

    人类的装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魅魔最原初的形象。时歌彻底放弃了伪装;他的脑袋上长出两个小小的山羊角,身后的尾巴也跟着扬了起来,成为心情的显示器。

    小魅魔像小狗一样摇着尾巴;他的皮肤泛起浅浅的粉色,连带着身遭的空气也一并升温。

    谢祁甚至能看见时歌身边飘起的心形泡泡……魅魔快要被天性中的欲望驱使发疯,谢祁不得不在四周设下一道屏障,以防止住宅区周边其他雄性生物被时歌吸引。

    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

    白恶魔垂下眼。可他冷冰冰的注视让陷入情欲的时歌倍感委屈;小魅魔从谢祁的身上慢慢滑了下去,他委屈巴巴地坐在谢祁脚边:

    “哥哥~呜,哥哥不睬我……那、爸爸!唔?也不对……老公?老婆——唔唔唔唔唔!!!”

    满头黑线的白恶魔随手给时歌加了个闭嘴的禁锢。

    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的小魅魔瞪大了眼,但因为酒精麻痹思维,他竟然不觉得害怕。

    他只觉得伤心——

    他这么热情的1v1服务,还叫谢祁“哥哥”;谢祁居然一个礼物都不打赏,甚至要他闭嘴——

    这是白嫖!这是对他工作的不尊重!这是对他工作能力的羞辱!

    怎么可以有人拒绝魅魔的邀请?

    他就应该狠·狠·反·击!

    时歌气得眼尾泛红。他跪坐在地上,在失去语言诱惑的可能性下,努力地用自己的行动引诱谢祁:

    他身上专属于魅魔的特殊纹路渐渐显现。

    时歌白皙的下腹部上,出现一道淡红色的印记。

    谢祁蹲下身。他无视了小魅魔抛来的媚眼,专心研究起了这个纹身的含义。

    魅魔印记也有着各自的细微区分。

    谢祁伸手按在尚未被填满的空心爱心之上——白恶魔灼热的温度激得时歌蜷起手脚,他挺身想要迎合,却又被谢祁按回原处。

    谢祁冷冷的瞥了时歌一眼。

    “原来是以情感为食……”

    他哼了一声,发出轻蔑的嗤笑:

    “难怪你是个没用的小东西。你要引诱多少人,才能用他们贫瘠的感情喂饱不知足的你?”

    恶魔的指甲剐蹭着时白嫩的皮肤。他留下好几道深浅不一的红痕。时歌颤栗,在细微的疼痛与酥痒之中,他发出哼哼唧唧的啜泣:

    “唔……”

    谢祁又弯了弯嘴角。

    他抬起手,在空气里画下几道虚无的印记:

    “不如由我来教会你——做魅魔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学会不挑食。”

    谢祁的拇指抵在时歌的唇上,在触碰的刹那,白恶魔高纯度的魔力如倾泄一般涌入小魅魔的身体;时歌被那股侵入的力量激得浑身发抖,他身上的魅魔痕迹散发出抢眼的光泽。

    只是小魅魔未被允许开口,所以他只能呜呜得讨饶。

    “受不了么?”

    谢祁恶劣的笑了笑,他灌入了更多的魔族气息:

    “——偶尔也该吃点好的。才这样就受不了,你到底还是不是一个魅魔?”

    时歌泪汪汪地看着谢祁。在白恶魔大发慈悲解开言语封印后,他呜咽着扑到谢祁身上:

    “呜……难受……”

    那股过于纯净的恶魔之力在他的体内打架。时歌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像被火烧着,他被变成一个空空荡荡的容器。

    但他不希望这样——他抱着谢祁的腰,委屈巴巴的把脸颊贴在谢祁腿上:

    “哥哥抱抱我嘛……好不好?”

    谢祁眯起眼睛:

    果然,这就是时歌这只小魅魔的特殊之处——这一分支的魅魔贪婪地渴望情感。他们不仅仅需要精气,他们还需要爱……不知满足、永无止尽的爱。

    谢祁不为所动。小魅魔得不到回应,只能游膝而上,主动投进恶魔怀里:

    “求你了——”

    时歌迷迷糊糊的觉得,自己在做主播工作赚钱时都没有那么卖力;他托着谢祁的脸颊,响亮的在老恶魔的唇边留下一个魅魔的吻:

    “来爱我吧,好不好?”

    时歌终于睡醒了。

    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昨天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不记得了。

    他的记忆在喝完最后一滴啤酒的那一刻戛然而止——然后他就回到了家里。更不妙的情况是,他发现自己钻在被窝里,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

    不好!

    时歌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起来:

    他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了他魅魔的身份……他不会对无辜的路人做了什么吧!

    而就在这时,时歌还听见了门铃的声音。

    “呜!”

    小魅魔发出一声对生活的哀叹:

    他不想被魔法生物管理局抓走!

    虽然时歌确实是个不遵守纪律的小魔物,甚至没有登记,但他还是不想被抓住、不想被遣返回到植被茂密的黑森林。

    人间挺好的,他还没玩够!

    时歌如是想着,磨磨蹭蹭地挨到门口;他给自己套了一件宽松的卫衣,又随手抓了一条裤子。

    他才不是什么有暴露癖的魅魔……

    他现在只是一个正常的人类男性青年!嗯,一定是!

    时歌扒着门框,他小心翼翼地从猫眼里向外张望。在满心的惴惴不安之中,他意外的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咦?

    这不就是……不就是昨天那个帅哥嘛!

    帅哥居然知道他住在哪里?

    没有防备心的小魅魔“刷”的开了门,在一丝丝愧疚、与一丝丝心虚之中,他被谢祁抢走开场白。

    “真是不好意思……”

    谢祁弯腰同他道歉,但时歌的脸一下子烧红起来——

    不!他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听谢祁说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但呆呆的小魅魔还来不及开口,早已经把罪证清理得一干二净的老恶魔已经拿捏了节奏:

    “真不好意思,没想到你不能喝酒——你没事吧?还头痛吗?你昨晚醉得好厉害,我回去给你炖了点甜汤,你喝一点养养胃。”

    时歌不由得愣住了。

    他看着面前这个英俊潇洒、但捧着保温桶、显出一丝笨拙与体贴的男性青年……他生出恍惚的感觉:

    所以……

    所以昨天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时歌讷讷的张了张嘴。

    不对啊……

    他的喉咙好痛,他的腰背腿脚也好痛,这感觉简直和他搬完家的第二天早上一模一样——

    难道他昨晚醉得发疯,下楼跑了十圈,被秋风吹坏了喉咙?

    可小魅魔实在想不起来了。

    毕竟那些记忆被谢祁洗得干干净净……时歌能回忆起来,那才是见了鬼。

    “没想到你看起来安安静静,醉起来可真不得了。”

    白恶魔把自己放在“无辜受害者”的位置上,抿着唇微微地笑:

    “——你下次一个人,一定要少喝一点酒。你醉了,在家又跑又跳,我要回去,你还拦着我要我听你唱歌。对了,我新搬来,就住在隔壁。”

    他还问时歌:

    “不过你唱歌很好听——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在老恶魔的攻势下,傻乎乎坦白的小魅魔说:

    “我是——”

    擦边,啊不,带货……好吧好吧,才艺区主播!

    时歌忽然变得扭捏起来——一半是因为丢脸,另一半是因为谢祁的夸奖。

    但下一秒,时歌的脸颊便成了一只烧红的虾:

    “不、不用关注我了……啊嘿嘿……就、就是普通的小主播……还是、还是算了吧……”

    他生硬的把话题拐回那只保温桶上:

    “对了!谢谢你的汤!”

    他接过来,发现那一盅甜甜的红豆沙。

    不知谢祁煲了多久……豆沙细腻香甜,已经到了十成十的火候。

    还没被人这么关心过的小魅魔受宠若惊。他看向谢祁的眼睛里,都快冒出了亮晶晶的粉色爱心。

    谢祁这人真好!

    时歌想,他也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

    谢祁那么好……所以他时歌要做到“兔子不吃窝边草”!他可不能祸害谢祁,让谢祁被他吸成一具人干——

    但,如果真做到这种地步的话,时歌又觉得很亏:

    毕竟,谢祁他闻起来太香了!

    只远观而不亵玩,他是不是对自己太残忍了!

    拜托,他可是魅魔……魅魔不就该以此而活吗?如果他真能清心寡欲,那就是他时歌变成魅魔干了!

    于是小魅魔又纠结地调整了决心:

    如果只是偶尔吸一口……小小的一口,还不让谢祁知道的一口,是不是就能解决问题了?

    没错!

    这样的话两全其美——他能满足口腹之欲、谢祁可以解决生理需求。太好了,这么看来,真是上天眷顾,才把这么一个帅哥送到了他时歌的身边……

    时歌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才是陷阱之中的猎物。

    微笑着的恶魔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过于天真的小家伙:

    没想到时歌能把“魅魔”的一面隐藏的那么好……光看这幅形象,谁能将他同昨夜那个浪得没边的家伙联系到一起?

    看来时歌已经很好的融入了人类社会;他“人模人样”的邀请谢祁在他家的沙发上坐坐——

    谢祁弯了弯眼睛:

    看来时歌没有发觉沙发套上的魔法元素。

    老恶魔亲自动手,用一个小小的魔法毁灭了所有的罪证。他把魔法用量控制得很好,像时歌这样的低阶魅魔,根本意识不到发生过什么。

    那真是太好了——恶劣的白恶魔心想,他在心底假设着来日的场景:

    等到时歌发现他居然不是人而是恶魔……这没用的小家伙会不会被吓到遁地?时歌白白净净,哭起来一定很可爱。

    而且……

    水那么多,他一定会哭很久吧?

    时歌提心吊胆地观察了谢祁好几天,他发现这个新邻居没有任何异样:

    谢祁每天按时早起、每晚按时熄灯——时歌偶尔会与他打上一个照面,年轻又英俊的“人类青年”礼貌地和魅魔sayhi:

    “早啊……哦,不早了,现在已经快中午了。”

    老恶魔冲着时歌笑了笑;小魅魔的眼睛里没有什么光彩,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啊——早、哈哈、早……”

    *

    但实际上,时歌前一晚早早的就下播了。

    最近没什么赞助商要他做广告,而那一项的速食储备,在随着“鲜活大餐”的出现后,也变得索然无味。

    所以时歌本打算做一次杂谈——读一读粉丝私信、偶尔发一波福利:有人说他的小羊角不如猫耳朵可爱,于是小魅魔还伤心地带了发箍:

    “这样可以了吗~”

    时歌凑在麦克风上,眯起眼发出软绵绵的一声:

    “喵~今晚是你的小猫咪哦~”

    乐意看到这幅场景的老板立刻刷了两个礼物,时歌甜腻腻地说了“谢谢老板”,在滚动的留言中,小魅魔眼尖的捉住一句:

    【——我会让fufu变成我的专属小猫咪】

    时歌原先并没有当一回事:

    他觉得那只是口嗨……这个id他不算眼熟,可是看直播间等级,也不像是才关注的新粉。

    时歌没理会他,他继续念那些付费留言;时歌一直很用心,哪怕他不是头部小主播、也不靠直播吃饭,但他对这些人类粉丝都很不错——

    他喜欢这些人对他的真心。

    【fufu会欢迎我来见你吗?】

    他看着这条留言,不由得愣了一下。

    “见我……啊,如果真的被认出来……”

    小魅魔仔细的想了想,再一次认真地回复了关于“线下见面”的问题:

    “——如果真的能认出我,我当然会开心啦!不过不要特地来找我哦……毕竟fufu是直播间里的魅魔……嗯,fufu是电子魅魔啦!”

    其实时歌担心的是自己会闹出事故:

    譬如把人吸干——毕竟这是魅魔的天性,他不见得能控制住自己。

    只是时歌没有想过,有时候人比魅魔更加恐怖:

    【……那fufu就等着吧】

    【我会来见fufu的】

    【已经被我盯上了呢,fufu……真想看看fufu在现实生活里的样子。fufu的小肚子白白的、软软的,想把fufu抱在怀里******】

    时歌盯着那条被直播平台禁言的评论,在那一瞬间里失去了表情管理。

    即便他是魅魔,在那一刻,他也收到了不小的文化冲击。他在心里吐槽“这变态吧”?但他仍不得不对此作出回应——

    而后他潦草地下了播。

    在下播后,有人在平台上给他发了一条提醒消息:

    【fufu,虽然这可能有些多余,但还是提醒你……最近有好多主播被人开盒,你也要小心一点啊!今天你直播间的那个人好不正常……虽然他已经被封号了,但还是好恐怖www……】

    *

    那这个人会是谁呢?

    小魅魔苦恼地想了想,觉得那应该就是一个普通的“人”。

    不过既然是“人”,那么时歌就算不上怕——他是魅魔,一旦发动魅惑技能,就算不能把人拐到床上,也多少能抵消掉一些伤害。

    大不了再吃一些皮肉之苦嘛!用那个人的精气补回来,应该也不算亏。

    没什么防备心的小魅魔想通了这一点,他很快就不再纠结。他在第二晚再次上播,作为对前一夜潦草收尾的补偿——这一晚是平安夜,没有任何奇怪的人到他的直播间下胡搅蛮缠。

    时歌松了口气。

    他在念完了今天的最后一个特殊留言,在甜甜的微笑之中同观众们道了晚安——似乎有人在这个时候又刷了一波礼物,只不过时歌手快了一些,他没有来得及感谢。

    不知道是谁送的呢?

    小魅魔懒洋洋的点开记录,在看见的那一瞬间,他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

    那是一个新号。

    时歌确定自己从来没见过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大方。

    他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私信感谢一下这位观众,却又担心这样做不太合适——万一这个人是打错了,追着他把钱要回去,那小魅魔起步就亏惨了?!

    时歌咬了咬手指尖,他决定短暂地装作没有看见。他先去洗了个澡,冲掉身上黏糊糊的汗。他回来后重新到电脑前坐下,他看见那个人给他发来了消息:

    【——主播辛苦了。】

    还有一条:

    【听说最近很危险?主播注意人身安全。】

    *

    另一边。

    谢祁放下手机。老恶魔没有任何等人回信的心理压力,他按了按额角,躺回他那一张加宽加大的床上。

    果然,还是不如密林之中的天鹅羽毛织被睡得舒服……地方也有点小,若他现出原型,空间根本不够。

    可为了接近这只小魅魔,似乎也只能忍耐一下了。

    说实话,他对时歌很感兴趣:

    一方面是因为时歌太弱了——弱到没有威胁、弱到相当可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时歌特殊的魅魔分支。

    谢祁对这一类的魅魔尤为好奇,他有着科学家做实验般锲而不舍的精神。于是乎,他想研究一下时歌。

    研究当然要从细节入手,谢祁反手关注了时歌的直播;只是老恶魔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觊觎已经被他打下标记的所属……

    真是可笑。

    谢祁甚至觉得自己都不用理会:想必就连时歌这样低等的魔法生物,也一定能解决这桩由痴汉生出的麻烦——

    只是一个人而已。

    ……

    只是一个人……吧?

    时歌他……

    应该能自己解决吧?

  •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小说
  • 被白恶魔强制play后

  • 作者:魏眠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安知非宁小说

      安知非宁

      花槐

      广播剧《安知非宁》正倾情推荐中,广播剧安知非宁围绕主人公裴铭安穆修宁开展故事,作者花槐所著的内容是: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这么爱他,也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这么想要和他在一起的。
    •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小说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

      1口咬掉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作者是1口咬掉,祁云廷周欲是小说的主角,小说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讲述了:祁云廷和周欲是真心相爱的!在结婚之后,他终于知道了有老婆的好。
    • 出窍小说

      出窍

      河央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出窍》的作者是河央,该书主要人物是泠熠湛岚,出窍小说讲述了:湛岚分化成为了A,而因为分化过后的他太厉害了,所以短暂灵魂出窍,这次意外遇见了泠熠。
    • 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小说

      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

      桃气乌龙正常糖

      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是一本正火热连载的小说,由作者桃气乌龙正常糖所著的小说围绕姜喃傅京州两位主角开展故事:姜喃完全不知道大佬已经沦陷了,他更是不知道原来大佬喜欢他啊!
    •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小说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

      布鱼补鱼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布鱼补鱼,言绪傅域是小说中的主角,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主要讲述了:他的确是穿越过来的,所以对家对言绪来说完全不是对家。

      热门评价:双标高冷影帝Ax偶尔神经病影帝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