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伽罗金刚

    伽罗金刚by凌伊全文阅读

  • 时间:2023-10-16 09:51
  • 伽罗金刚小说在那里看?纯爱小说《伽罗金刚》由作者凌伊倾心创作,主人公是黎晔左沐,伽罗金刚小说主要讲述了:他不仅仅是迷人的,还充满危险,驯服他很难,但只要相爱就可以了。
  • 伽罗金刚小说

    推荐指数:8分

    伽罗金刚

  • 伽罗金刚by凌伊全文阅读

    距离吧台最远的一个角落摆了几把扶手椅,黎晔坐在其中一把椅子里查看邮件。

    他躬着上身,手肘撑住膝盖,肩胛骨微微隆起。台上的DJ正在打碟,四周墙壁上投映着摇曳交错的人影,而他姿态凝固,像一座沉默英俊的雕像。

    黎晔即将入读高三,这个暑假参加了一个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研究项目,承担一些基础数据工作。

    今晚研究所里的师兄群发邮件,通知大家周末有个讲座。黎晔正在浏览主讲教授的履历,肩膀上被人拍了拍,是他的好友兼同学,任俊元。

    “就你来得最晚。”任俊元提高音量说他,“来了还在角落坐着!”

    黎晔不多解释,揣起手机起身。

    “喝点什么?”任俊元一边问他,一边揽着他往吧台走。

    今天是任俊元大哥任成铭的生日。

    黎家和任家自从上一辈起就有交情,黎晔与任俊元又是从小玩到大的亲友,没有不来派对的道理。

    黎晔跟着任俊元走到吧台边,要了杯啤酒。

    下周就开学了,任俊元完全没有升入高三的自觉,在他大哥的派对上玩得很疯,止不住和黎晔炫耀,“刚才好几个女生加我的微信!”

    黎晔笑笑不说话,拿起生榨啤酒喝了几口。

    任俊元拉他去前排热舞,他嫌吵,和任俊元对吹了半瓶啤酒,就让任俊元自己去寻欢作乐。黎晔走向靠近露台的座位,捡过一把藤椅坐下,继续喝剩下的半杯酒。

    悦骊会所的这一整层楼都让任成铭包场了,任成铭比任俊元年长八岁,早已在任家公司的管理层任职,今晚冲着他面子来的朋友很多。黎晔年纪尚轻,与这里大部分人谈不上什么交情,他靠在藤椅里,面对露台的方向吹风。

    半封闭的露台上放有两张台球桌,由于绿植遮挡,从黎晔的角度只能看到台球桌一小半的部分。

    他的视线在短暂游移后,停落在俯身击球的那抹身影上。

    看不见对方的脸,那条运动裤瞧着莫名眼熟,因为伸展手臂击球的缘故,对方的T恤下摆掀起来,露出一截若隐若现的劲瘦腰身。

    黎晔的视线阔叶绿植遮挡,只听见球体的碰撞声。球入袋了,继而是围观人群的口哨与鼓掌。

    那个年轻球手起身走向台球桌更远的一端,黎晔的视线范围里只见到一只戴手套的右手和半截球杆。这次打出的是一个颇有难度的弧线球,七号球入袋。

    中途有人认出黎晔,是黎晔父亲的一位朋友。

    黎晔起身与长辈交谈,余光瞥见台球桌的那道身影又换了位置,这次他背对着黎晔,同时有人向他走去。那人的指间夹着一卷红色钞票,在将现钞塞入球手的裤袋时还顺手在对方臀部捏了一把。

    黎晔不自觉地皱眉,旋即又听到撞球声,似乎揩油的举动并未影响击球的准度。

    几分钟后黎晔结束了与父亲朋友的交谈,再次看向露台。

    比赛已经结束,获胜的人手持球杆直起身,露台上的一束光正好打在他脸上。

    那是一张非常年轻、俊美得挑不出错的脸。

    随着微微仰头的动作,光源从他的发丝淌落,勾勒出从鼻梁到下颌,再到喉结的流利线条,凌厉得恰到好处。

    给人以错觉,他比灯火更夺目。

    黎晔在球手转身走来的一瞬移开视线,旋即注意到对方的运动裤上印有三个熟悉的字:外国语。

    黎晔怔了下,他和任俊元都是外国语国际部的学生,但他们的校服颜色有些不同,露台上这个看着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少年,难不成是外国语校本部的学生?

    -

    深夜十一点,黎晔叫上任俊元准备离开会所。

    黎家的司机正在过来的路上,任俊元和新认识的一帮朋友聊得意犹未尽,黎晔独自走到一楼等车。

    他绕着会所外围闲步,渐渐走向通往内部停车场的侧门。这一片地方堆满了员工停放的车辆,比起会所正门要昏暗得多。黎晔正要转身,忽然脚下停顿,皱眉看向一排电动车的最后面。

    那边有几道纠缠在一起的身影,站着的几人身穿会所的侍者服,一齐围住一个倒地的人影。

    这种员工之间的纠纷本来不关黎晔的事,但借着露台停车场不明亮的灯光,黎晔又看到了那条熟悉的校服裤子,脑中一闪而过少年手持球杆微微仰头的样子。

    双腿不自觉地迈开,黎晔走向那帮服务生,同时听见领头的男子一边踹人一边骂,“你小子想三七开?在这儿就得听我的,下次还想不想来了!?”

    黎晔并不了解来龙去脉,依凭那些叫嚷的话,他大致有了推断。

    那个少年在会所里陪客人打球,今晚赚了不少小费,这帮服务生找他抽成。

    黎晔走近了,瞥见一只握紧成拳的手隐现于几条腿之间,似乎足够有力的样子,不知为何没有挥拳反抗。

    黎晔一把扣住领班的肩膀,将他拉向自己。领班没防着身后有人出手,一下向后仰倒,差点跌坐在地上。

    黎晔一手提着人,一边看向地上的少年。

    黎晔神情冷静,少年则微微皱眉,疑惑地迎视黎晔。

    “他是我同学。”黎晔沉声说。

    他已经结束变声期,声线低沉时听起来有几分与年龄不符的魄力。

    他又问“你们有什么事?”说完,扫视其余服务生,手掌仍然紧扣着领班的一侧肩。

    黎晔身穿黑色T恤,黑色牛仔裤,右手戴一只运动腕表。他身型挺拔,说话时的眼神与声线透出一种天然浑成的压迫感。

    服务生领班在会所里做得时间长,有点眼力见,瞥见黎晔手腕上的表盘做工精良,不像是便宜货,态度便不见刚才的嚣张。

    “......你同学在这里玩球,不照我们的规矩来。”

    领班说得避重就轻,不提抽成的事。

    “该给你们多少?”黎晔问,“你们经理知道这事吗?”

    一提到经理,领班避开视线,不说话了。

    黎晔也没想把事情闹大,他松开领班,上前几步捡起地上散落的钞票,接着做了个伸手的动作。

    然而少年不领他的情,兀自站起身,从他手里抓过钱揣进自己裤兜里。

    这时候任俊元大叫着黎晔的名字跑过来,扒开人群挤到黎晔跟前,“在这儿干嘛呢!?你们家车已经到了。”

    他乍一见到从地上站起来的人,更加诧异,“左...左沐?”

    左沐不认识黎晔,对于任俊阳倒有几分眼熟。但他没打算和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打招呼,径直推开一个挡在自己跟前的服务生,冷着脸走出人圈,心头涌起一阵烦躁。

    经过这么一闹,这间会所暂时是来不了了,平白又少了一笔兼职收入。

    他与黎晔稍微碰了一下肩膀,错身而过的一瞬,鼻息间闻到一股幽淡气息,不是香水或烟酒那种经过人工调制的气味,而是衣料上若有若无的一缕,贴近了逆着风势才能嗅到。

    左沐下意识抬眸,与黎晔短暂对视。

    最终他什么也没说,也没人再对他横加阻拦,他就在众人的注视下走出了停车场。

    任俊元与黎晔同车返回,任俊元没能从黎晔口中打听出今晚在停车场发生意外的来龙去脉,转而开始向黎晔科普左沐的背景。

    “在校本部挺有名的,听说是特招进校。”

    “国际部也有人约他打球,还没听说有谁赢过他。”

    任俊元边说边翻手机,很快搜出几条新闻递给黎晔看。

    都是一两年前的消息了。

    标题有些雷同,“台球天才少年”这几个字频频出现,多是各大门户网站的体育报道。

    最显眼的一条是十六岁的左沐在港岛斯诺克联赛上夺冠,决赛场上打出单杆147分的成绩,成为亚洲纪录最年轻的满分杆球手。

    正是因为比赛成绩耀眼,左沐签约了深市的一间俱乐部,并特招进入外国语校本部。

    黎晔没有点开文章内容,只随手翻看了几条标题,发现没有近一年内的新闻,于是把手机还给任俊元。

    “他来会所干什么?”任俊元好奇心不减。

    黎晔没提自己看到的那些事,淡淡回了句,“不清楚。”

    “那些服务生为什么对他动手?”任俊元又问。

    黎晔直接不说话了。

    任俊元也不在意,换了个话题,“什么时候让我看看你住的地方?说好几次了。”

    黎晔开学以后不再住别墅区,也不用司机接送,他从黎家搬出来,住到学校附近的一个楼盘。任俊元对此羡慕至极,这个暑假向父母提过多次也想在校外租房,可惜未获批准。

    “周末吧。”黎晔说,“我还在搬东西。”

    任俊元笑着拍他肩膀,“我把欧哥他们一起叫上给你暖房,人多热闹。”

    热闹不热闹的其实黎晔不在意,他点了下头,算是答应了。

    任俊元又说,“以后哥们儿我离家出走,就指望你收留了。”

    黎晔转头看他一眼,“你给叔叔阿姨省点儿心,过完高三你再疯。”

    这句话任俊元在家里听多了,一般谁提他骂谁,唯独在黎晔这里他没那么大的少爷脾气,反而笑嘻嘻应了一句,“行行,那我就找你讲题,最好一讲一个通宵,我顺便住你那儿。我爸妈绝对没话说。”

    黎晔在他们这帮富二代富三代里很出挑,吃喝玩乐的事他沾染得少,学业好得一骑绝尘。谁家长辈恨铁不成钢,都不忘拿黎晔做正面典型。但也正是因为黎晔的独特,与他走得近的朋友不多,唯独任俊元心大又讲义气,和黎晔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同校,做了十几年的饭搭子,彼此的脾性都摸得准。

    黎家和任家住在同个别墅区,黎晔吩咐司机先送了任俊元再开回自己家。

    到了三层别墅楼下,屋里屋外都还亮着灯,黎晔进门前看了时间,不到十一点,父亲黎兆淳一般不会这么早睡下。他从连接车库的侧门进屋,立刻有佣人走上前来问候他,又小声给他递话,“黎先生还没睡,在书房等您。”

    黎晔不急着上楼,慢条斯理洗手,倒水喝,不一会儿听见楼梯上传来细碎脚步声,他也不朝那个方向看。

    一道穿着丝质睡裙的身影走进开放式厨房,年轻女人脚步稍顿,挑眼看过来。黎晔冷淡回视,还算客气地叫了一声,“菲姨。”

    杨菲是黎兆淳一年前新娶的太太,只比黎晔大九岁,平时不常住这边。从她嫁给黎兆淳到现在,黎晔见她的次数两只手数得过来。

    “你爸爸在楼上等你。”杨菲冲他笑笑,笑容不到眼里,“他都等一晚上了。”

    黎晔不再搭腔,放下杯子从杨菲身边走过去。

    黎兆淳惯会用这种形式压迫人,黎晔小时候会感到畏惧,也会屈服让步,后来逐渐习以为常,按照自己的节奏应对。

    他上到二楼,敲开书房门,叫了声“爸”。

    黎兆淳坐在沙发里,也不看他,只是问,“去哪儿了?”

    “任俊元他哥哥生日,我去送个礼。”黎晔照实说。

    黎氏与任氏有些生意往来,黎兆淳听后面色稍霁,又问,“喝酒了?”

    “一杯啤酒。”

    黎晔在今年初已满十八周岁,上个月又考到驾照。喝酒、晚归,在他这个年龄不算多么出格的事。

    黎兆淳没有让他坐下,他就端正站在门边。

    接下来黎兆淳又问他在公司实习的事,黎晔已经在核心技术部门做了六周的助理工作,每天打卡上班,吃员工食堂,事无巨细都要留意,工作强度不小。带他的人是黎兆淳的亲信,有关黎晔的实习细节其实黎兆淳早知道了,但他还是要听黎晔自己再讲一遍。

    父子俩在书房里待了半小时,黎晔一直站着,到最后黎兆淳似乎对他的回答较为满意,指了指手边的单人沙发,“坐吧。”

    黎晔这才走过去坐下。

    书房里安静了几秒,再开口的人仍然是黎兆淳。

    “你妈妈要再婚了,你知道吗?”

    黎晔与父亲对视,眼底无波无澜,“如果您都知道这事,我也该知道吧。”

    他答得有分寸,把黎兆淳放在自己前面。

    “收到婚礼请柬了吗?”这个问题出口,黎兆淳突然笑了下,眼底精光毕现。

    黎晔说,“没有。”

    按照字面的理解,他并未对黎兆淳撒谎。

    黎兆淳盯着他看了片刻,最后调整坐姿,靠入沙发靠背,慢条斯理地问,“你母亲再婚这件事,你怎么想?”

    黎晔并未思考太久,他知道黎兆淳正在观察他的反应。他要回应得恭敬得体,且要不落把柄。

    “我们做晚辈的。”他说,“不便对长辈的事指手画脚。”

    他猜测黎兆淳接下来会问他,婚礼那天他去不去现场。

    然而黎兆淳在短暂沉吟后没有继续话题,挥挥手,说,“不早了,去休息吧。明天和我一起去公司。”

    黎晔站起身,平声道一句,“爸爸晚安。”然后走出了书房。

    他穿过走廊,进入自己的卧室,把房门在身后轻掩上。

    这也是家里的规矩之一,黎晔在任何房间都不能锁门。

    站在没有开灯的卧室里,黎晔从裤袋掏出手机、钥匙,皮夹等物,一一放在门边的斗柜上。

    ——再忍忍,黎晔。他默默对自己说。

    你成年了,马上就要搬出去,黎兆淳对你的控制只会越来越少。

    -

    高三年级提前十天开学,黎晔赶在周五这天搬完了自己的衣物和书籍。

    别墅区距离学校有四十分钟车程,早高峰花在路上的时间更多。他正是以交通不便为理由,让黎兆淳同意他在高三这年搬出来独居。

    当着父亲黎兆淳的面,黎晔对于搬家表现得并不积极。他没有提早收拾东西,直到周五一早黎兆淳出门去公司了,黎晔才开始整理自己的物品。

    由于每个周末他都要回家,带走的行李不必多。几个行李箱很快被打包装好,由司机搬上车,随着别墅区在后视镜里渐渐远去,黎晔回头看了一眼放满后座的行李箱,这一刻他终于有了独立生活的实感。

    搬家的当天下午,他把自己带来的物品在公寓归位,然后登录实验室的内部系统,跟进研究数据进展。

    没有佣人请他按时吃饭,没有黎兆淳过问他的实习和功课,黎晔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间过得很快,当他意识到腹中空空时已经过了晚上八点。

    黎晔拿上手机和门卡出外觅食,他对吃食不讲究,在小区外面走了半条街,略过那些需要排队等座的餐厅,看见前面有家小店,招牌上写着“正宗卤肉饭”,黎晔推门进入。

    柜台边站着几个客人等待付账,开放的餐台是先点餐再结账的形式。黎晔走近餐台,正要说“打包一份卤肉饭”,坐在里面的人突然抬头。

    对方戴着口罩,遮了半张脸,但是一对视上那双眼睛,黎晔愣了下。

    餐台里的人也是一怔。

    几天前的深夜,他们在会所侧门有一面之缘。

    “......吃什么?”左沐先开口。

    这是黎晔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卤肉饭。”黎晔说。

    “还要别的吗?”

    “没了。”

    左沐拿起一个饭盒,低头从电饭锅里盛饭,淋上肉汁,舀入一大勺炖得烂软的五花肉,又放入两颗卤蛋。他动作熟练,显然在这家店打工有段时间了。

    黎晔抬眸一扫墙上的电子菜单,卤肉饭25元,加肉五元,加蛋两元。黎晔心里有些疑惑,但没有多问卤肉饭的分量,横竖他也吃得完。

    左沐很快把饭盒放在玻璃柜上,说,“柜台结账,25元。”

    然后他自己也走到收银柜边,和同事说,“让我来。”

    负责收银的年轻小工不明就里地退到一旁,左沐让黎晔扫码,同时将一次性餐具和一个塑料罐子放入打包袋中。

    黎晔付完款,接过袋子,左沐转身回到餐台。

    后面的顾客还在等着付款,黎晔不能久留,餐台那边左沐已经在帮别的食客填满饭盒。

    黎晔提着袋子返回小区,一刻钟后他回到家里,从打包袋里取出两个食盒。

    左沐只收了他一盒卤肉饭的钱,却多赠给他一份糖水,外加一颗卤蛋。

  • 伽罗金刚小说
  • 伽罗金刚

  • 作者:凌伊丶   类型:现代   状态:已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安知非宁小说

      安知非宁

      花槐

      广播剧《安知非宁》正倾情推荐中,广播剧安知非宁围绕主人公裴铭安穆修宁开展故事,作者花槐所著的内容是:才意识到自己原来这么爱他,也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这么想要和他在一起的。
    •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小说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

      1口咬掉

      《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作者是1口咬掉,祁云廷周欲是小说的主角,小说O装A翻车后被偏执大佬饲养了讲述了:祁云廷和周欲是真心相爱的!在结婚之后,他终于知道了有老婆的好。
    • 出窍小说

      出窍

      河央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出窍》的作者是河央,该书主要人物是泠熠湛岚,出窍小说讲述了:湛岚分化成为了A,而因为分化过后的他太厉害了,所以短暂灵魂出窍,这次意外遇见了泠熠。
    • 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小说

      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

      桃气乌龙正常糖

      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漂亮老婆哪都好就爱半夜偷亲我是一本正火热连载的小说,由作者桃气乌龙正常糖所著的小说围绕姜喃傅京州两位主角开展故事:姜喃完全不知道大佬已经沦陷了,他更是不知道原来大佬喜欢他啊!
    •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小说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

      布鱼补鱼

      《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布鱼补鱼,言绪傅域是小说中的主角,穿成omega影帝后我被对家标记了主要讲述了:他的确是穿越过来的,所以对家对言绪来说完全不是对家。

      热门评价:双标高冷影帝Ax偶尔神经病影帝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