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全本小说

  • 时间:2023-06-16 15:14
  • 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小说在那里看?纯爱小说《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由作者火鸟啾啾倾心创作,主人公是阮落,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小说主要讲述了:阮落不仅是个好兔子,还是个很善良的兔子。
  • 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

  • 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全本小说

    “啊这,不好吧。”

    阮落一爪猛摁闪避键,另一爪在技能键上连拍几下,一波操作凶猛又强悍,嘴上的语气却软得跟棉花糖似的。

    “……我对明星什么的没有兴趣欸。”

    “谁叫你当明星了,就一小助理,练练你那小破胆,”扬声器里传出的男声利落干练,“没兴趣正好,或者说你要是追星族,我才头疼呢。”

    “你也在家里躲了快一年了,家里人都很关心你的状态,毕竟我们比普通人更难融入这个社会,再这样下去没准要脱节了……”

    阮落支支吾吾地哦了声。

    对面察觉到了什么,冷不丁地问道。

    “……心不在焉的,又在打游戏了?”

    阮落吓一大跳,嗖地变回了人形,手忙脚乱地捧着手机回道。

    “呃,那个,怎么会呢,哈哈。”

    演技太过拙劣,对方都懒得拆穿他。

    “行了,我会帮你安排好的,你准备一下,两个月后正式上班吧。”

    挂断通话,阮落挠挠头,有点小郁闷。

    而这种情绪在他打开冰箱,发现胡萝卜吃完了的瞬间达到巅峰。

    好想啃胡萝卜……

    好想,超想,非常想!

    立刻,马上,就现在!

    要是现在啃不到胡萝卜的话,他的一些美好的品德就会消失了。

    对了!小区里的超市是24小时营业的!

    要不……下楼买点儿?

    只是出门十分钟,应该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吧?

    阮落馋得兔牙发痒,舔了舔唇瓣,换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到超市后更是直奔果蔬区,以狂风扫落叶之势挑了一大堆萝卜,高高兴兴地提着两个大袋子回家了。

    就在他等电梯的时候,敏锐的听觉让他听见一声低呜。

    ……饿?

    阮落循声望去,一眼看见花园角落的草丛中,探出的半截白色尾巴。

    他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走过去看了眼。

    只见一条白色的大型犬闭着眼趴卧在地,流线型的身躯健壮美丽,一身长毛洁白蓬松,在清冷的月色下熠熠生辉。

    这、这不就是萨摩耶吗?!

    阮落瞬间走不动道了。

    毕竟他的本体是一只从耳朵尖黑到尾巴尖,连眼睛都是黑漆漆的黑兔子,往地上一趴就是一张黑色地毯,别提有多羡慕这种漂亮干净的雪白皮毛了!

    没错。

    他阮落就是妥妥的白毛控!

    这会儿把袋子往旁边一放,蹲下了身体抱住膝盖,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

    “……你还好吗?”

    嗓音软软的,很好听。

    “萨摩耶”耳朵轻抖了两下,慢慢地睁开眼睛。

    只见不远处蹲着一名年轻男子,黑色的口罩挡住了大半张脸,略微偏长的黑发却遮不住精致漂亮的眉眼。

    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关切,漆黑的虹膜映着星辰流光,清澈灵动。

    看起来……很好吃。

    “你是饿了吧?”

    青年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在身旁的袋子里翻了翻,很快摸出了一根水灵鲜嫩的胡萝卜,递到他的面前。

    那双好看的眼睛浅浅弯起,眸底笑意亮晃晃的,说不出的招人。

    “来点儿?”

    虽然阮落热情地分享了最爱的零食,然而白色大狗看起来并不太感兴趣,有气无力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又闭上了眼睛。

    他这是,被拒绝了?

    阮落突然想起家里有两盒牛排,是上个月跟别的东西一起寄来的,但他不太爱吃肉,一直放在了冰箱的最底层。

    “那、或许你会想吃点牛排吗?”阮落看着眼前雪白漂亮的大狗,心脏扑通扑通狂跳,“你、你要是跟我走的话,我可以做给你吃。”

    “萨摩耶”又睁开了眼,似是思索般上下打量他一会儿,终于从原地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阮落的房子在十三层,是毕业那年老爹送他的生日礼物。

    虽说住进来也有些时日了,不过也就家人和死党妙子来过两三回,此外他并没有带过任何人回家做客。

    阮落随手将两袋胡萝卜扔在桌上,从冰箱里翻出了那两盒牛排,在料理台上稍作处理,随后把肉放进了煎锅中。

    滋啦啦的声响在屋里回荡,很快又飘出了引人垂涎的浓郁肉香。

    “萨摩耶”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在厨房中忙碌的青年,微微眯了一下眼。

    先前在楼下的光线不太好,这人还戴了口罩,所以没能看清楚他的脸。

    现在再看发现青年不仅眉眼漂亮,脸蛋也小巧精致,有些偏长的黑发在脑后随意地扎了个小揪,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

    青年对他的注视毫无察觉,只专注看着锅里的食材,微垂的眸眼,卷翘的睫毛,整个人看起来格外乖巧温顺。

    阮落把煎好的牛排放到盘子里,又盛了一碗清水,摆到了白色大狗的面前,笑容灿烂道。

    “来,快尝尝吧!”

    青年眼底的善意纯粹,轻易卸去所有的戒备与提防。

    再加上……确实有点饿狠了。

    “萨摩耶”只是迟疑两秒,低头试探着咬了一口。

    味道比想象中要好,而且火候把控相当精准,让人挑不出任何错处。

    盘子里的食物被迅速消灭干净。

    阮落就这么蹲在一旁看着,见状心情很好地弯了弯眼睛。

    他方才已经与物业联系过了,让他们帮忙打听一下哪家住户丢了狗,应该很快就能找到失主。

    但要是找到失主了的话……就得把它送走了吧。

    阮落上翘的嘴角耷拉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大狗那一身雪白漂亮的皮毛。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

    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萨摩耶”察觉到他的视线,淡淡地撩了眼皮看过来。

    只见青年脸颊微微发红,眼神中满是痴迷,如同醉酒。

    “萨摩耶”怔了怔,先是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狗爪”,随后才又抬头看向青年。

    ……这家伙什么情况?

    阮落跟它对上了视线,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不由更红了几分,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半拍,耳根都透出浅浅的粉色。

    “那个,就、就是说……”

    阮落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足勇气,轻声问道。

    “……能不能,让我摸你一下?”

    “萨摩耶”眯起了眼。

    这种荒唐的要求,放在平时他是绝不可能答应的。

    他又不是狗。

    然而对面的青年满眼期待,再加上……吃人嘴软,他犹豫片刻后,还是微微垂了耳朵低下了头。

    一副默许的姿态。

    阮落眼神一亮。

    颤抖的手指轻轻落在它的头顶,柔软蓬松的白毛在指尖上轻盈撩过,仿佛有某种细微的电流,酥酥麻麻地一路痒到心底去。

    好……好幸福!

    本以为很快就能找到失主,然而等了许久也没有任何消息。

    阮落困得打了个呵欠,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发现原来已经过了十二点。

    “看样子你得在我这呆一晚……对了!”阮落回过头,眉眼弯弯地看着它,“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名字?

    不行,万一被发现了,事情会变得很麻烦的。

    尤其绝不能被几个损友知道,不然他们一定会抓着这件事嘲笑他一辈子。

    因此无论如何都不可以暴露身份,今晚发生的事就让他咬碎了带进棺材里吧!!!

    想到这里,他摆出一脸没听懂的样子,微微歪头看向身旁的青年。

    阮落嘴唇微动,话到嘴边又顿住。

    要想在这个世界上,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下去,有一件绝对不能被发现的事。

    那就是他根本不是人。

    所以要隐瞒他能用“那边”的语言来交流的事。

    一“人”一“狗”心思各异,空气安静得有些诡异。

    阮落甚至想直接跳过这个话题,但没有称呼的名字,又觉得不太方便。

    ……唔,或许可以临时取一个?

    他想了想,语气试探着商量道。

    “在帮你找回主人之前,暂时先叫你小白好不好?”

    小、白?

    这名字听起来太傻了吧。

    尽管对青年的取名品味不敢恭维,他也没有直接表现出来,只轻轻甩了甩尾巴,低呜一声。

    阮落只当它是同意了,柔软的指尖轻轻握住它的一只前爪,浅笑道。

    “小白你好啊,我是阮落,很高兴认识你。”

    阮落。

    小白先是低头看了眼握住他的手,又顺着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往上,看向对方那张精致漂亮的脸蛋。

    ……长得确实软。

    阮落看见小白望着自己,脸上的笑意越发明媚灿烂。

    他从柜子里翻出一张干净的小毛毯,规规整整地铺到了沙发上,做好这一切之后,轻拍了两下朝小白示意道。

    “小白你晚上睡这里好不好?”

    只有沙发吗……

    不过比起这个,另一个问题更让他困扰。

    小白不经意地往浴室的方向扫了眼。

    自己平时可是习惯了天天洗澡的,今天还在外面躺了一会儿,不洗个澡总感觉浑身不自在。

    难道要半夜偷偷用人家浴室吗?

    ……算了。

    小白默默收回视线,跳到阮落给他铺好的毯子上,长腿交叠,模样乖顺地趴卧下来。

    反正等明天阮落出去了,他就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悄悄离开这个地方,到时候回家再洗也行。

    计划很完美。

    只是小白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

    他根本就不出门!

    传闻,黑色的兔子是不祥的象征。

    而阮落是族里近百年来唯一的黑兔子。

    那年他刚刚满月,族里的老人给他算了算命。

    命相里说阮落气运比一般人低,平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倒霉事不断,本命年里尤其需要多加注意,不然容易祸及性命。

    阮落一开始是不信的。

    十二岁那年学校组织春游,他不顾家里人的劝阻,非要和同学们一起上山,到了山顶还要振臂高呼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

    下山的时候一个踩空,从山上咕噜噜地滚了下来,还掉进了湖里。

    要不是有好心人将他救起,一条兔命就这么玩完了。

    于是二十四岁的阮落学乖了。

    窝在家里哪哪都不去,需要的东西直接网购送货上门,偶尔还有家里人寄来的包裹,就这么战战兢兢地躲了十个月,身边还真是什么事都没发生。

    至于剩下两个月……应该也能安全度过吧?

    昨天晚上出门不也没发生意外么,甚至还捡了一条漂亮的萨摩耶!

    这说明什么?

    一定是他已经摆脱倒霉体质,开始逐渐变得幸运起来了啊!

    阮落伸了个懒腰,抬手在肩颈的位置轻轻捶了两下。

    ……唔,就是有点没睡好。

    平时他一个人在家,睡觉的时候可以变回兔子睡草编窝,嗅着空气里清新的香气入睡,睡得那个叫安心又香甜。

    但现在家里来了“客人”,以防万一,他只能规规矩矩地睡在床上。

    小白就更没睡好了。

    习惯了自己睡双人大床,昨晚却只在沙发上将就了一晚,加上没能洗澡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为了避免身份被发现,他本来是打算等阮落出门上班,自己再悄悄离开了。

    然而眼看这一天都要过去了,阮落除了做菜吃饭就是玩手机,偶尔还会来骚扰骚扰他,却没有半点要出门的意思。

    虽然阮落做的饭是很好吃,一直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又不能跟团队的人取得联系,没准现在疯了一样到处找自己。

    “……没有吗?好的,谢谢。”

    阮落挂断通话,转头看向一旁的小白,眼神带着几分疑惑。

    真是奇怪,物业那边说没有住户丢失宠物,但小白健康干净又漂亮,皮毛状态也很好,一看就是平时有做保养的,绝对不是什么流浪狗。

    “难道是你的主人出差了,所以到现在还没发现你走丢了?”阮落猜测道。

    他蹲了下来,一手撑着自己的下巴,另一手在它头顶上轻轻摸了两下。

    “看情况你可能还得跟我住几天呐,家里的肉已经吃完了,等会儿再订一点排骨好了,还是说小白你更喜欢吃鸡腿?”

    小白一脸疲惫地趴在毯子上,不自觉地往浴室方向看了一眼。

    ……比起纠结吃什么,他现在更想冲个澡。

    阮落顺着小白的目光看去,发现它看着自家浴室,先是一愣,随后眼神猛然一亮,脸上也挂起了灿烂的笑容。

    “小白你是想洗澡吗?!我来帮你洗吧!”

  • 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小说
  • 再抓尾巴可就咬人了啊

  • 作者:火鸟啾啾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星洲成全小说

      星洲成全

      青苔上瓦

      小说《星洲成全》作者是青苔上瓦,顾晧琛杜知著是小说中的主角,星洲成全主要讲述了:顾晧琛和杜知著都是花心的人,他们虽然在一起了,但不妨碍自己的内心深处其实有白月光这件事。
    • 先生是哭包小说

      先生是哭包

      风寄明月

      《先生是哭包》是由作者风寄明月倾情打造的小说,简明昭霍颂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先生是哭包讲述了:霍颂也不是很喜欢哭,只是他没法接受简明昭要和他离婚,他们难道不是相爱的关系才对嘛?
    • 未见春深小说

      未见春深

      辛加烈

      《未见春深》是一本纯爱小说,作者是辛加烈,梁听玉虞夏是小说中的主角,未见春深主要讲述了:虞夏是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他身边都是利用关系,但因为对方,他意外体会到了感情。热门评价:冰薄荷Enigmax皇宫玫瑰Alpha
    • 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小说

      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

      橘酱噻​

      作者橘酱噻​所著的小说《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正倾情推荐中,小说抑制剂失效后我带球跑路了围绕主人公沈确开展故事,内容是:苏墨是个可以委屈自己的人,但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孩子,他跑路也只是想要给自己全新的生活。
    • Omega须知手册切尔小说

      Omega须知手册切尔

      切尔

      小说《Omega须知手册》正倾情推荐中,小说Omega须知手册围绕主人公伊雷·哈尔顿雪莱开展故事,作者切尔所著的小说内容是:伊雷认为雪莱是自由的,虽然这个世界给O定下了太多的规矩,但这都和雪莱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