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现代 >>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by清月灵玖

  • 时间:2023-05-23 17:44
  • 实力推荐小说《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作者清月灵玖所著在线阅读,叶苏是小说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中的主要人物,小说的主要内容为:叶苏才不管有多少人喜欢他,这对他来说是虚假的世界,他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家。
  •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小说

    推荐指数:8分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

  •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by清月灵玖

    “苏苏,你毕竟和他们相处了18年,他们也是你的亲人,不会仅仅因为血缘关系而嫌弃你的。”

    叶苏望着叶然,突然对着他粲然一笑。

    那笑容明明很灿烂,却莫名的让人觉得格外的苍白,像一根针,直直的扎在了叶然的心脏上,让人格外的不舒服。

    他感觉自己好像剥夺了叶苏所有的快乐,哪怕……他本身就是叶家的亲生子,从出生到现在,这一切的苦难都本不该经历的。

    “然然,你这样真的很容易被坏人给骗的,明明是我霸占了你的18年人生,你为什么要露出这样的神情呢?”

    叶苏低声喃喃,声音并不大,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够听到。

    他的手微微抬起,落在叶然的脸上,拇指轻轻的摸索着叶然的脸颊。

    此时他们彼此的眼中只有彼此。

    那过分相似的眼睛,澄澈而透明,全部滚动着沉重的情绪,好像下一刻就会为对方痛哭出来。

    他们不同于别的被抱错的孩子,没有针锋相对,没有怨恨。

    两个敏感到极致的孩子,始终将对方的情绪放在心上,生怕对方感到一丝一毫的不快。

    同样都是苦命之人,何必抓着对方的痛苦不放呢?

    看着看着,他们的额头慢慢的抵到一起,眼睛缓缓的闭上。

    在这一刻,两人的灵魂似乎交织在了一起。

    叶苏突然感受到一阵疼痛,一股莫名的记忆,瞬间插入了他的脑海。

    他看到了原本叶苏的未来,那里,什么温暖都没有,只有一片的黑暗,而在黑暗之中,却又交错着无数人的眼睛。

    叶景的,叶然的,白暮的,无一例外,那目光冷漠,甚至有浓的化不开的恨意。

    像一条一条冰凉的锁链,牢牢的将耶稣整个人缠绕起来,窒息感瞬间袭来,没有一丝一毫挣扎的空间。

    最后,他看到原来的叶苏倒在血泊之中,有泪水从叶苏的眼角滑落,慢慢的,耶稣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如果是原本的叶苏在这里,他们两个理应相处的格外愉快,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会看到如此绝望的回忆?

    全部都是来自未来的叶苏的,绝望的让人无法呼吸。

    不行,这个未来绝对不可以有。

    手机突如其来的铃声,将叶苏整个人从这种幻想之中拔了出来,感到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滑落,哪怕不用去触碰,他都知道那是泪水。

    刚刚的那段回忆中,原来的叶苏太过于痛苦,居然连他,都会一起难过。

    “苏苏,你怎么了?”

    清越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带着满满的担忧。

    “没事,刚刚……鼻子莫名的酸了一下。”

    他说完擦去泪水,接通的电话。

    “喂?叶苏?”

    电话那一头的声音低沉而带有磁性。

    叶苏只听到过一次,就是叶景那天在餐桌上说的那句话。

    他不由的轻轻颤抖了一下,有些害怕。

    紧接着恭敬的回答:“嗯,我是。”

    “今晚是爷爷的生日,你和叶然一起回来吧。”

    命令的语气,丝毫不带留情,不给任何转圜的余地。

    然而这正和叶苏的意。

    他现在又有了一个目的,要调查叶苏为什么会死,还是那么绝望的死去。

    他好歹算是叶家挂名的孩子,只要没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按理来说不应该会出现这种事情。

    这件事情看来得从叶家那边入手。

    如果能得到叶景的相信和保护,明显事半功倍。

    他软软地应下了。

    电话那一头的人没有再多说些什么,干净利落的挂断了电话。

    他一转头就对上了叶然疑惑的眼神。

    “怎么了?”

    电话里的内容没有必要瞒叶然,按照叶苏原本的性格来说,叶景这个电话足够让他回去了。

    “然然,今晚我和你一起回去吧,刚刚……叶大少爷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回去给爷爷过生日。”

    他对于叶景的称呼是叶大少爷,之前也许会叫哥哥,但是现在不行了,现在坐在他对面的这个人,才是叶景的亲生弟弟。

    叶然动了动嘴唇,却发现自己没有什么立场去劝说这件事情,只好暗暗压住了躁动的内心。

    叶苏和叶然一起乘车回到了叶家。

    曾经属于叶苏的那个卧室依然空着,似乎等待着哪一天叶苏能够回来住。

    一股酸水从他的心中流过,让他鼻头也有些酸酸的。

    叶家对他真的很好,这间屋子很大,也很豪华,是属于叶家亲生子的,不应该属于他这个鸠占鹊巢的人。

    可是,这屋子却依然为他留着。

    也许,也许叶景那天的话,并没有赶他离开的意思?可是那句话除了对他说,又能对什么人说呢?

    指尖滑过屋内的衣橱,轻轻的拉开,里面清一色的白,如同他醒来的那天早上,除去那些被他带走的衣服,真的没有任何的变化。

    床上放置了一套西服,依旧是纯白的颜色,穿在身上妥贴自然,没有丝毫不合适的地方。

    这一切一切的细节,让叶苏觉得这个家并没有拒绝他,可他又实在没有办法放下叶景当时的那句话。

    等他收拾好下去,才发现叶然也穿了一件一模一样的西服,黑色的。

    他们两个人站在一起,真的像极了一同长大的双胞胎。

    不仅是面部相似的不可思议,就连身上散发的气质,都是那种柔软的。

    像是两块布满了奶油的蛋糕,柔柔软软的放在那里,等待着人去品尝。

    叶家的老宅在一处深山顶上,宁静而又贴近自然,从车刚刚驶入山上开始,就进入了叶家的地盘。

    这里是叶家很早就买下的一座山,而山顶上,则修建了宛若古宅一般的住宅。

    它不同于西欧式的建筑,从一开始的大门就要步行进去了,木质的大门缓缓打开,也许是因为冬天的原因,里面看起来一片萧条,石板路冷漠的展示在眼前。

    叶苏和叶然结伴而行,一起慢吞吞的走了进去,在又经过一扇门之后,总算来到了温暖的室内。

    灯光明亮而清晰,大厅里已经有很多人在等待了,他们两个人的悄悄进来,并没有打扰到任何人。

    叶苏没有带叶然直接走正中央的旋梯,那里太明显了,好在角落里还有一处楼梯,是平日里专门利佣人用的,现在倒是方便了他们两个。

    轻轻的敲响爷爷房间的门,两人很快就被放了进去。

    如叶苏记忆中的一样,爷爷年纪虽然大了,却不丧失威严,此时坐在那里,一身唐装。

    围在周围的人,看到他们两人进来之后,神色各异,更多的人是一个观望的态度。

    叶景神色淡然的扫过他们两个,一句话没说。

    “叶然是吧?到我这里来。”

    苍老的声音开口,第1个呼唤的却是叶然。

    这完全在叶苏的意料之中。

    叶然从未见过爷爷,此刻有些紧张,小脸煞白,却又不敢乱看,强迫自己走了过去,动作显得格外不自然。

    但是没有人敢指责他。

    爷爷看着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视线又落在了叶苏的身上。

    “叶苏你也过来。”

    叶苏就好像没有想到会被叫到一样,身体微微的颤了一下,那双水润的眼睛落到威严的老人身上,身板子不由得挺直了。

    他走过去和叶然一样站在老人的面前。

    刚刚两个人都在门口站着,别人还没有什么感觉,他们现在站在老人的身旁,明亮的灯光打在两人的身上,这个时候其他人才反应过来。

    他们两个人真的很像,完全就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有不少人心中开始嘀咕,难道当年,生的果然是一对双胞胎吗?

    老人长叹了一口气,伸手慢慢的握住了叶然的手,眼中慢慢透露出慈祥的光芒。

    叶老偏向于谁,已经相当的明显了。

    叶苏的心中涌过一抹酸涩,眼眶热热的,他闭上眼睛,用力的将泪水憋了回去,睁开时,刚好撞进了叶老疏离的目光之中。

    那目光严肃,此时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如果不是叶父叶母之前就已经传出两人是双胞胎,叶老可能就已经将这个鸠占鹊巢的人给赶出去了。

    不过毕竟是养了18年的孙子,他轻轻的冷哼了一声,什么也没说,再次将目光转到了叶然的身上。

    这个态度已经相当的明显了,虽然很柔和,但不妨碍周围看戏的人都得到了讯息。

    看来叶苏果然是个假少爷,根本不用费心费力,再去讨好叶苏了,现在要讨好的人是叶然才对。

    明明他们两个人站的距离很近,此刻却好像有了天涯海角的距离。

    叶然明明穿的是一身黑色的,此时却耀眼的不可思议。

    而一身白色西服的叶苏,暗淡的仿佛窗外的月光,一片轻薄的乌云飘来,就能将他所有的光芒遮去。

    叶苏想张口说些什么,叶老却轻轻的挥了挥手,他只好低头慢慢的走了出去。

    这场寿宴的外面五光十色,房间内的暖气开的也很足,但他只感觉一阵一阵的冰凉。

    血缘关系真的比养育了18年的关系还要亲密吗?叶苏不敢去猜测。

    这种狸猫换太子的事情,终究会有一个人会被抛弃的,叶苏很显然就是被抛弃的那一方。

    他没有下楼去大厅,而是晃悠着来到了2楼的露天阳台上,将玻璃门轻轻拉上,和热闹的大厅直接隔绝。

    阳台这里空无一人,每个人都在大厅里辗转各个舞台,努力扩展自己的人缘,只有叶苏是不属于这里的。

    寒冷的夜风吹来,将他身上的温度全部带走。

    他冻得有些瑟瑟发抖,却依然没有回去的想法。

    阳台的玻璃门再次开合,他转过头去,这次出来的人大腹便便,很胖,带着一身的酒气,手中还拿着一个玻璃杯。

    叶苏有些厌恶的躲到角落去。

    然而这个人仿佛就是为他来的,双眼迷离,脸上带着猥琐的笑。

    “这不是叶家少爷吗?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是要被赶出叶家了吗。”

    那男人说着,笑声逐渐放肆起来。

    声音顺着冷空气扩散到很远的地方,但是却不会让二楼的人注意到这里。

    男人笑着,眼睛色眯眯的打量着叶苏。

    叶苏不记得这个人,慢慢的向后退去,撞在了阳台的扶手上,他已经退无可退了。

    男人迎上来,伸手抬起他的下巴,那双肥又粗糙的手,摸索着他洁白的皮肤。

    “想必叶小少爷还不知道吧?那份报告是我放到叶总的桌子上的,叶然也是我带回来的。我说过的,我会让你无法拒绝我的。”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开关,猛然打开了叶苏的一段记忆。

    叶苏瞪大眼睛。

    面前的这个人叫陈宝来,在去年的同一天,同样在阳台上骚扰过他,当时被他拒绝了,还给叶景打去了电话。

    那个时候,陈宝来恶狠狠的瞪着他,说出了刚刚那句话。

    恐惧感瞬间爬升。

    叶苏连呼吸都止住了,有泪水慢慢的在眼眶里聚集。

    之前叶苏有理由打给叶景让他来救,但现在叶苏没有理由了,叶苏根本不是他的弟弟。

    他没理由去救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对,毫不相关的人。

    这个词语在叶苏的脑海中闪过时,他的心脏一顿一顿的疼痛。

    他想喊叫出声,陈宝来却直接堵住了他的嘴,那油腻的肥手摸索着他嫩白的小手,眼神也放纵了起来。

    “叶小少爷,反正你又不是Omega,给我一次怎么了?你现在不是叶家的人了,没准以后我还能庇护着你点。”

    叶苏发出微妙的呜咽声,被他放在兜里的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一下。

    不过这并不影响陈宝来,那满身的酒气全部蹭到了叶苏的身上。

    陈宝来也不急着去做些什么,单单看着叶苏如此绝望的神情,就让他心中一阵的愉悦。

    这里可是叶家的宅子,如果真的在这里……好像,更加令人兴奋了。

    带着酒臭的气息喷洒出来,全部被吐到了叶苏的脸上。

    叶苏一阵一阵的犯恶心,眼角的泪此时终于滑了下来,绝望一点一点的产生,就连挣扎的动作都变小了很多。

    看来今天,是注定逃离不了这里了。

  •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小说
  • 假少爷深陷强A修罗场

  • 作者:清月灵玖   类型:现代   状态:未完结
  • 小说详情
  • 热门小说更多>>

    •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小说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

      银元酒

      《【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是由作者银元酒所著,韩鹤影是小说ABO和精神病们共度的日日夜夜中的主人公,主要讲述了:韩鹤影喜欢上了自己的玫瑰,所以他得到了玫瑰之后,也想要玫瑰属于他。
    • 【ABO】强势标记小说

      【ABO】强势标记

      土豆不菜

      《【ABO】强势标记》的主角是贺知秋简修言,是作者土豆不菜所著的一本纯爱小说,小说ABO强势标记主要讲述了:贺知秋是真的一点都想不明白,在他最需要简修言的时候,简修言消失不见了。
    •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

      『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

      若水

      正火热连载的小说《『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的作者是若水,该书主要人物是顾辰钰霍堔,重生恐A的Omega长官竟然闪婚了小说讲述了: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为国而奉献,但现在才知道并不是如此。网友热评:传闻不举其实打桩机宠妻上将攻&超会脑补可甜可飒恐A科研受
    • 吊桥效应小说

      吊桥效应

      归来山

      《吊桥效应》是由作者归来山倾情打造的小说,傅纪书李雁是小说的主角,小说吊桥效应讲述了:李雁只是想要留在傅纪书的身边,而他成功做到了之后,现在很是后悔,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小说

      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

      k姐

      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正倾情推荐中,小说腹黑小狼狗撩人反被撩围绕主人公桓朔郁原开展故事,作者k姐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桓朔原本以为自己对郁原只是玩玩而已,可什么时候上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