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代 >> 

傀儡皇帝

傀儡皇帝

    傀儡皇帝

  • 作者:多加香菜分类:古代主角:楚遇 叶峥嵘来源:知乎时间:2024-05-21 14:12
  • 小说《傀儡皇帝》正倾情推荐中,小说傀儡皇帝围绕主人公楚遇叶峥嵘开展故事,作者多加香菜所著的小说内容是:楚遇的确是个傀儡皇帝,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也只想要成为一个摆烂的咸鱼。
  • 立即阅读

精彩段落

朕是个傀儡皇帝。

最近被贴身太监强制爱了。

朕本来以为,两个男人,无非就是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况且他一个太监,办案工具都没有。

可没想到,这厮竟拿出国库里的上等宝玉。

“陛下,臣虽然是太监,但也能让陛下享受极人之乐~”

朕没想到,他居然玩的那么花。

朕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狗皇帝。

能坐上这九五至尊的宝座,纯属是意外。

朕的兄弟姐妹们,为了这个位子,争得你死我活。

哎,一不小心,都没活下来。

真是争得你死我也死。

一时间,皇位空虚,朝内怨声载道。

然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我的身上。

我,楚遇,人生最大爱好,钓鱼。

人生宗旨,摆烂,当个咸鱼。

所以我与世无争、与世隔绝。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为了皇位争的头破血流时,我在钓鱼。

大哥二哥三弟四妹嘎的消息传来时,我在钓鱼。

传位的圣旨快马加鞭递到我手上时,我依然在钓鱼。

ok,这下不能再钓了。

我被连夜绑回了宫。

身上的行头一换,吾皇万岁一喊。

朕这个新皇帝就上任了。

从坐上皇位的那天,朕就知道。

朕只是个皮囊稍微好看点的空壳。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朕是个傀儡。

而背后操纵傀儡的人,就是赫赫有名的当朝宦官叶峥嵘。

叶峥嵘有多有名朕不知道。

朕只知道,朕即位那天,虽然满朝将臣跪的是朕。

但看得都是叶峥嵘的脸色。

朕说句平身,都得看叶峥嵘有没有准许才敢起来。

得,原来朕只是个被架空权力的傀儡皇帝。

这可真令朕宫寒。

但好在,朕不用事事亲为,可以一身轻了。

哦耶,又可以钓鱼了。

朕刚抓了一桶蚯蚓,打算当鱼饵。

一扭头,正对上叶峥嵘阴沉的眉眼。

吓得朕一桶蚯蚓全倒在了他那墨色华服上。

好了,本来阴沉的脸色,现在更黑了。

朕的表面,波澜不惊。

“快给爱卿拿毛巾擦擦,嗨,你瞧瞧朕这一时手滑。”

朕的内心,冷汗直冒。

完了完了,今天把鱼饲料砸这死太监身上。

明天这死太监就得把朕噶了当鱼饲料。

怎么办怎么办呜呜呜。

叶峥嵘不愧是把持朝政、架空皇权多年的大奸臣,心态就是倍好。

被泼了一身蚯蚓,依然是面不改色,甚至冲着朕拱手作揖:“被陛下泼蚯蚓,是臣的荣幸。”

哦是吗,那朕可信了。

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悄悄把朕刀了哈。

嬷嬷拱手奉上绫罗绸缎,让这死太监擦拭一下身体。

叶峥嵘捋了捋袖子,边擦边看向我手里的木桶:“不知陛下急匆匆地是要赶去哪?”

旁边嬷嬷:“陛下是去钓鱼。”

正准备找个理由蒙混过去的朕:嗯?

你哪冒出来的,朕还没开口呢!

显着你有嘴了是吧?

叶峥嵘阴恻恻一笑:“如今正是国事繁忙的时候,陛下却还想着钓鱼,不如多去精进一下自己的武艺才学。”

虽然是规劝的语气,但看向朕的目光,很是歹毒呢!

那渐渐眯起来的桃花眼,似乎想着法子取朕而代之呢。

朕虽然是个草包。

但也知道,是个人都不愿意让自己掌控的傀儡长脑子。

他说的精进才艺什么的,听起来是为朕好。

实际上是暗戳戳的警告。

你今天敢学,明天我就敢让你驾崩。

唉,没办法,为了活命,他让朕是个草包,那朕就草包给他看喽。

朕清清嗓子,谎话张口就来:“朕去钓鱼,其实是为了体察民情!”

叶峥嵘挑了挑眉:“哦?”

朕忙点点头,眼睛瞪得溜圆。

真诚的眼神半分都做不得假:“如今百姓过的什么日子,朕独坐高楼如何知晓?唯有钓之以鱼,将其开膛破肚,知其内里,继而才能知晓百姓究竟吃的是五谷杂粮,还是树皮野草啊!”

不愧是朕,机智如斯。

这副强词夺理的摸样,总该相信朕是个不学无术的昏君了吧!

叶峥嵘恍然大悟:“原来竟是我错怪陛下了。”

朕点头如捣蒜:“爱卿多虑了,朕忧国忧民的饭都吃不下,怎会只知道贪图玩乐呢!”

叶峥嵘煞有其事地点头:“是吗?”

随之又摸了摸下巴笑道:“可是臣听说,陛下早上可是吃了三碗米饭,胃口似乎好得很呢。”

朕被噎了一下。

果然呢。

这老狐狸,这死太监。

在朕身边安插了那么多眼线。

一举一动都逃不过老狐狸的眼睛。

他是变态吗?

朕又转念一想,这叶峥嵘十三岁就进宫净身做太监了。

心理扭曲实属正常。

还是顺着他点好。

朕咳了两声,有些尴尬:“啊,其实朕吧,平常的饭量能干五碗呢,三碗那是心情不好。”

嗯,对,就是这样,爱信不信,不信扣眼珠子。

叶峥嵘噗嗤笑了一下:“那是臣多虑了,陛下赎罪。”

嘴上说着请朕赎罪,实际上连低个头都没有。

而朕还得装作宽宏大量的样子:“爱卿哪的话,有你是朕的福气,朕就需要你这种能时刻监督朕的人!”

叶峥嵘微点一下头:“那臣便告退了。”

他真的,就差把我看不起你不尊重你写在脸上了。

连鞠个躬都不愿意。

而朕这个一点实权也没有的傀儡皇帝,不仅不能生气,还得陪个笑。

顺道再来一句:“爱卿慢走。”

真是太窝囊了。

谁家的皇帝被一个死太监骑在头上?

说出去笑掉大牙。

而令朕更没想到的是,以后不仅要被这死太监骑在头上。

还要被他压在身下。

叶峥嵘前脚刚走,朕后脚就开始收拾行李。

嬷嬷在旁边看得胆战心惊:“陛下您这是?”

朕骂骂咧咧地把衣服团成一团丢进包裹里。

“别叫我陛下,你是那个死太监的走狗,快滚回你的狗窝!”

嬷嬷一听我这话眼神立马就冷了下来。

果然,被朕猜中了。

一看身份暴露,嬷嬷也不装了,掉头就想往门口跑。

哦吼,想通风报信。

那可不行。

朕忙从包裹中扯出来个烂布条把人五花大绑起来。

完事后,朕悄咪咪开条门缝,打算溜之大吉。

这傀儡皇帝谁爱当谁当。

朕要回老家钓鱼!

刚走两步,一个严重的问题摆在眼前。

朕……不认路。

不知东南西北,只知道上下左右。

就这么七拐八拐,差点被守夜的侍卫发现。

还好朕反应灵敏,扭头推开一间房闪躲进去。

好消息,没人。

坏消息,这好像是那个死太监的房间。

整个房间芳香沁人,跟叶峥嵘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

朕暗骂一声,倒了八辈子霉,居然溜到叶峥嵘房间来了。

刚准备出去,就发现门外的声音由远及近。

不好,有人回来了。

慌乱间,朕盘柱而上,挂在天花板上。

还好中间有条横梁,能让朕骑一下。

门开,为首的是叶峥嵘。

后面跟了几位朝中大臣。

接着门被锁上。

几人在底下窃窃私语。

一位白发斑斑的老者捋了捋胡子。

“叶大人,据老臣所知,这位民间寻回的真龙天子,大字不识一个,是个货真价实的草包。不如今夜便将陛下……然后大人可以取而代之。”

其他几人一块附和。

朕在上面气的牙痒痒。

好家伙,想把朕除之而后快呢。

老毕登,回去就砍你脑袋。

叶峥嵘却轻笑了一声:“陛下不过十六,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稍加挑拨可以帮我们除去不少麻烦。”

几人又在下面窃窃私语了一番。

便一一向叶峥嵘告辞。

终于清净了,朕的胳膊也快废了。

底下的叶峥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也是,这是他的房间。

夜深了,也该入睡了。

朕等着他入睡悄咪咪离开呢。

结果等来等去等来了一桶热水。

哦对,睡觉前得沐浴一番。

把这茬给忘了。

辣眼睛。

叶峥嵘慢条斯理地解着衣带。

褪下了外袍。

朕在上面等的花都快谢了。

心里一遍遍渴求,快点吧,朕的胳膊快断了!

可惜叶峥嵘听不到朕的内心呼唤。

手上动作反而更慢了。

解个发带从额头摸到锁骨。

就在朕快要坚持不住时。

这死太监似乎想起了什么,脚下一动,拐进了里屋。

好机会。

朕抱着柱子蜿蜒而下,还没等歇口气。

里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甚至还有渐行渐近的脚步声。

完了完了。

朕心跳如擂鼓,四下寻找可以躲的东西。

眼看着脚步声越来越近。

而离朕最近的能躲的,只有热气环绕的木桶。

不管了!

情急之下,朕慌不择乱地踩着鞋进了浴桶里。

深吸一口气,然后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地潜入水底。

木桶够大,足以容纳四五个人,水面又铺满了花瓣,一时半会应该发现不了。

吧?

朕正想着,一只细白的脚腕突然落了下来。

差点踩朕脸上。

朕慌忙一闪,正好被另只脚腕踩上肩膀。

那只脚用了力气,踩得朕一个踉跄差点一口气上不来。

这下朕算是清醒了,这老狐狸八成知道朕在水下。

想着法地戏耍朕呢!

朕使了好大一股劲,才掰着死太监的腿冲出水面。

然后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心道,这死太监摆明了想要弑君,往死里整朕。

结果一抬头,差点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血脉喷张,鼻血横流。

原来泡了水的死太监……这么好看呢。